灌園叟晚逢仙女之真實結局
 
於海心
 
2012-4-4
 
【人民報消息】灌園叟本名秋先,是宋仁宗年間人,如今蘇州的地方人氏。秋先是個莊戶人,因為喜歡栽花種果,後來乾脆撇了田業,專門種這些。日積月累,把自己的幾畝田園侍弄成了一個花團錦簇的園子。秋公對於花可謂博愛,不僅僅是愛護自己養的花草,在他眼裏,所有的花草都是一個生命。若是見到有人折花,一定要去阻止。他的理論是花被折了,如同人的夭折一樣可惜。他的花園裏湖光花色輝映,清香裊裊迎人。柴門竹徑幽深,草舍木榻無塵。

秋公每到花兒將開之時,便在花前獨酌,然後在花下睡臥。秋公愛花有三個習慣,醫花、葬花、浴花。若見了花枝被折,便用泥封好斷處,謂之醫花。花兒萎謝雕零,秋公便將落花用棕拂輕輕拂到盤中繼續觀賞,完全乾枯之後,再放入凈甕。甕滿之時,用茶酒祭奠之後,再埋入湖邊的長堤之下,頗有林下風氣。花瓣被雨打泥汙,秋公就將花瓣洗凈投入湖水中,謂之浴花。一幅心遠地自偏的隱士圖畫。

秋公喜歡栽花種果,為了避免花蕊果實被鳥兒啄食,便放谷粒於花果園中,鳥兒也懂得秋公的心思,從不曾啄傷秋公園內的花蕊與果兒。秋公園內的果實因此結的又大又甘美,每次果實豐收,秋公都要先供奉花神,再送與鄰居,最後自己品嘗,剩餘的拿去售賣,生活倒也滋潤。但是秋公只是愛花如命,對錢財淡淡,賣了銀子大多用來接濟鄰裏,因此鄰裏敬重他的為人,尊他為秋公,他自己只稱自己是灌園叟,澆花園的老頭兒。

後來呢,一個無賴,官二代,張委,同另外幾個官二代,和幾個家人,酒醉之後看到了秋公的花園,硬要來看。秋公平日捨不得外人來看,唯恐傷了花,見這些人醉醺醺的,更怕酒氣薰了花。結果這幾個官二代強拆民宅,不,是強闖民宅,筆誤。打了秋公打爛了花。秋公心疼得大哭。這一哭感動了上天,花神化作一個女子來到園中,花兒轉眼回到枝頭,而且開的更加絢爛,彷彿會對人笑一般。秋公原本是個根基好的人,見了神仙,就想修道。

秋公也真是厚道,自己無辜被惡霸打了一通,沒有想惡霸的壞,倒是反思自己平日不夠大方,不肯讓人來觀賞自己的園子,才招來這頓侮辱。第二天就打開自己的園門,任人賞花。知之馬上行之,君子之德也。

那幾個惡霸捏造了罪名把秋公送入監獄,花神來到秋公的夢裏安慰他,秋公知道自己會安然度過此劫。審判的官員大尹剛要給秋公上刑,忽然頭暈,心中疑惑秋公有冤,於是秋公免了一場酷刑。花神還告訴秋公,張委那幾個惡霸的行徑,上帝已經知道,即將有惡報在等著他們。

被張委打落的花朵,變做女子,施展法力,取了張委張霸這兩個為首的性命。秋公平日為人和善,鄉親們聯名上書保秋公,這大尹聽鄉親們道了原委,又見這麼多人作保,於是放了秋公。

當時的政治也清明,雖有官二代等惡霸,但是村民聯名上書保人,大尹也聽可傾聽民意,換做貪官酷吏的朝代,多少人上書,有當官的肯聽嗎?不等到人不行的時候不會放人吧。

話說秋公出獄後,堅定了修道之心,開始以花為食,漸漸斷絕人間煙火,園子裡的果實賣來的銀子,全部用於布施。功德圓滿之日,司花女傳達天地旨意,封秋公為護花使者,帶著合宅的花木,白日飛升。合村的人均看見,因此村名改為升仙裏,又名惜花村。

秋公的這些鄉親心地淳厚,在秋公遇難時沒有落井下石,仗義執言上書大尹,因此積下了福分得以見到秋公成仙。此時最有感觸的應該是那個大尹吧?他一定在慶幸自己當時沒有給秋公用刑,否則該當何罪?迫害好人會有惡報,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無論是法律還是天理,都會給人一個公正。那些做了壞事得到好處的人莫笑,來日方長,到生命的盡頭再回頭看看,善惡是否有報?如果死亡不是一個終點,而是一個起點,等待著你的是什麼?荊條還是鮮花都是自己種。

這篇文章被選入大陸的中學語文教材,最後秋公得道成仙,白日飛升的結局本是全文的點睛之筆、主旨所在,卻被硬生生截了去,無非是斷章取義之慣用手法。中國的小說,從幹寶的《搜神記》到唐傳奇,從宋元小說到四大名著,無一不是神傳文化滋養出的文學之花,修煉與因果報應作為重要內涵始終貫穿其中。這個故事是講人提高道德修養可以成仙。秋公今天還是鄉親的鄰居,明天就是白日飛升的仙人。何為仙?山中之人也,這個山,不一定是人跡罕至之山,心遠地自偏,鬧中取靜即為山。

如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沒人不相信,可是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相信的人就沒有那麼多了。其實前者是一個具體的現象,後者是把這個現象昇華成理論,具體與抽像的不同的表述而已。種花得花,種惡得惡,秋公和惡霸把這個道理從具體到抽像演繹了一次給人看。

神的良苦用心,古往今來,有人讀懂過、珍惜過,也有人嗤笑過、錯過。你我是讀者,是看客,你我也都有讀者,有看客,皆莫能置身事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