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麗滿老公出來罵咧子(圖)
 
喬劁
 
2012-3-31
 

新華網3月31日要聞:網絡謠言是"毒瘤" 不可等閑視之,造謠傳謠須依法懲處!
網絡謠言只許共產黨一家子單傳!

【人民報消息】江氏嫡親網多維上一位筆名叫「沈虎寧」的新手上陣,只會寫句子,不會寫文章,還要出高層內幕。被網友戲稱「沈一句」

別看「沈一句」只會寫句子,卻一句驚人,把黃麗滿的老公大隨惹急了,出來罵咧子。

3月29日,沈虎寧出消息《黃麗滿現身闢謠:江澤民26日還在練大字》。說「就江澤民病重住院的消息,有關人士採訪了黃麗滿,黃麗滿斥之為『無恥』,黃麗滿說她親眼所見,江澤民同志本月26日還在家中練習大字(書法),何來住院一說?她同時奉勸那些造謠生事的人,最好閉上臭嘴。」

有好事的通知了身在深圳的黃麗滿和她丈夫,黃麗滿的表情很難用語言形容,大隨一聽就罵開了咧子:「誰造的謠,我操他八輩兒祖宗!」也難怪大隨暴跳如雷,江澤民80年代給他戴的綠帽子,什麼時候想起來,什麼時候讓他血壓升高。

黃麗滿,電子工業部退休的人提起她和江澤民的那段往事,都會一邊笑一邊回憶,說不知道江部長當時是怎麼看上她的,論相貌論才華,當時她在部裏都排不上號。不過要論膽子大能鬧騷,穿著時髦,她倒是屬第一。

每到午休時間,黃麗滿就悄悄閃進了江部長的辦公室。同事們只要聽隔壁部長室的門鎖卡噠一響,大家就都神秘的交換眼神不言語了。在電子工業部裏,江澤民和黃麗滿的緋聞達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黃麗滿的丈夫大隨卻被蒙在鼓裏,以為老婆火箭式升級是因為太能幹。

後來,上海市長汪道涵打算退休,提出讓老戰友「江上青的養子」江澤民當上海市長。其實江澤民是漢奸的兒子,江上青只是他的六叔。後來,江澤民當上了上海市長。臨走時,江把自己在部裡的老姘頭黃麗滿提升當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江到上海後,黃家很快就裝上了北京上海專線電話。

中共體制幹部家的各種費用是否報銷,是根據級別來決定的。黃麗滿是司局級幹部,雖然長途電話費是公家報帳,但因為黃副廳長家的長途電話帳單實在太過嚇人,電子工業部財務部門無法向上級部門交代,於是上交電信局去核實, 結果發現不是有人偷截電話使用,而是絕大部分電話是打到上海的某一個特定電話號碼,這個電話號碼是上海市委的,是市長專用電話,而且每次電話差不多都超過兩個小時。黃同江澤民的淫亂關係終於在家裏捂不住了,黃的丈夫大隨此時才知道,原來老婆升官是賣肉換來的,於是翻出她的風流老賬,說和這個不要臉的東西離婚!

誰也調解不了,這個花邊新聞在電子工業部一時成為笑談。江澤民不得不趕緊跑到北京找黃的丈夫調解,最後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電子集團公司去做生意,並保證讓他發大財。而黃則一個人留在北京,江澤民赴京匯報工作時晚上還踏踏實實有個伴兒。


2011年3月8日廣東人大代表黃麗滿
在小組討論會上。
後來,深圳特區成為一塊大肥肉,江澤民也成為六四屠殺的最大受益者,手握黨政軍三大權,於是把黃麗滿調到深圳,幾折騰後,1995年後,黃麗滿當上深圳市委副書記;1998年又當上省委副書記;2001年後,江澤民權勢最大時期,黃麗終於當上深圳市委書記。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會,江澤民的最後一個職務軍委主席拿下,2005年1月黃麗滿任省人大主任,一個退休前的臺階。2008年3月任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華僑委員會副主任,連省人大主任的頭銜都讓給了別人。2012年黃麗滿是廣東省157個人大代表中的一個。

大隨說:「他們扯上我老婆,說親眼看見他現在還能寫大字,這豈不等於大喇叭嗓子喊江澤民確實不行了嗎?要真行,你拍張照片呀,拍個錄像嘛,幹麼繞這麼大圈子……你當別人都是傻瓜哪!」△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