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聲”闢謠!查韋斯PK老江(圖)
 
戚思
 
2012-4-26
 

壞事幹絕的查韋斯癌症反覆發作,趕快親吻耶穌受難的十字架。
希望耶穌保佑他癌症去根兒,繼續以操控選舉的方式竊國!



【人民報消息】委內瑞拉有一個對癌症總統查韋斯非常不利的法律,那就是總統因私離境5天以上,必須被國會批准,而且要把權力交給臨時替代人。交出權力對以操控選舉方式竊國的查韋斯來說,比交出性命還難。

老天爺對這種想一直獨裁下去的親共無賴總是有辦法處置的。

2011年8月份,查韋斯骨盆位置長了腫瘤。9月3日已經準備做第四次化療了。2012年2月中旬在去年切除腫瘤的部位,又發現了一個直徑2.5厘米的腫瘤。癌症轉移了,又做了一次手術!

至今,手術做了多次,委內瑞拉政府也沒透露查韋斯癌症的更多細節。哥倫比亞腫瘤學家塞巴斯蒂安- 昆德羅說: 「聲明中披露的信息都是公眾已知的,即他的骨盆位置長了腫瘤。骨盆位置有好幾個器官,包括前列腺、部分膀胱和部份結腸。外界很難確定哪部份長了腫瘤。」

巴西記者佩雷拉在博客上寫道,查韋斯做了一次探測性的腹部手術,因為病情似乎比預料的要嚴重。古巴的醫療團隊中包含巴西和俄羅斯醫生。而維基解密則公布了美國得克薩斯州一家情報公司的電子郵件,其中提到,一名委內瑞拉消息人士透露,古巴醫生斷定查韋斯還有兩年生命,而俄羅斯醫生則認為他活不到一年時間。

2012年10月份是總統大選,當了十幾年總統的查韋斯在命都保不住的情況下,堅持要繼續連任!

查韋斯在古巴接受完第二輪放射性治療後回國後,4月5日他參加了在家鄉巴裏納斯(Barinas)舉行的一場復活節前的彌撒,在儀式中他含淚演講,祈禱上帝助其戰勝癌症。

4月9日廣州日報以相當調侃的題目《查韋斯向天祈命 上帝啊別帶我走》報導說,查韋斯近日在家鄉出席彌撒,談及病情時握住雙親的手,在民眾面前當場揮淚,畫面通過國家電視臺傳到全國。查韋斯4日才從古巴做完應對癌症的放射性治療,7日又再赴古巴做第三次治療。

查韋斯在參加彌撒時表示,患上癌症對自己來說是「切身的威脅」。確實如此,內部的敵人總比外部的厲害,美國對查韋斯有些束手無策,但2011年6月癌症一入侵身體後,查韋斯從來沒說三道四,一直表現乖乖,醫生說切哪兒就切哪兒,醫生說化療多少次就多少次。

4月23日,查韋斯承認切癌瘤和化療的過程「艱苦」,承認自己「需要休息」,並說:「你們可以問問任何接受過放射治療的人,那是什麼感覺!」不管是啥感覺,查韋斯都無條件配合。

廣州日報報導說,查韋斯說:「倘若命該如此,只能坦然承受。儘管人世多苦,但仍祈求上帝賜我生命。我能背負100座十字架,戴上荊棘冠,但請別帶我走,我還有壯志未酬。」查韋斯以操控選舉方式竊國任總統一職長達13年,並計劃在今年10月的總統選舉中尋求第三次連任。

查韋斯4月6日接受電視訪問時表示,他7日會再次前往古巴,進行第三次的放射性治療。他說:「我將繼續為我的生命及健康奮戰。」 這次的療程將歷時5周,不過中途必須短暫返國,否則權力要暫時轉移。

中新網4月25日報導說《查韋斯古巴治癌首次現身 稱上帝插手治療》。看這個題目,查韋斯的癌症出現奇蹟般好轉,但文章裏卻在查韋斯稱「上帝插手治療」中間加了一個字,意思就全變了。原來是查韋斯稱「上帝『會』插手治療」,表達的只是他的願望而已。中新網去掉一字,是想把查韋斯忽悠活了。

新聞中有一張委內瑞拉政府公布的查韋斯近期照片,查韋斯正在親吻耶穌受難的十字架,準備他死後接他班競選下屆總統的二女兒依偎在身邊。

報導說,委內瑞拉總統烏戈-查韋斯4月23日從古巴打電話給委內瑞拉國家電視臺,「親聲」破解關於他已死亡的謠言。

查韋斯說,謠言影響太大,以致令他的母親擔憂。他不得不給母親打電話。可見他的母親很了解兒子的病情隨時都會惡化,才會如此擔憂。

相對查韋斯的「親聲」並現身破謠,周永康利用老江造勢的動作就有限的多了,老江既不能「親聲」也不能「親影」,報導還不能出現在官媒上。周永康只能利用常年豢養的海外馬弁媒體來幫助忽悠。那所謂內幕寫的糙的簡直沒法兒看,連人話都說不利索。

委內瑞拉反對派的總統候選人恩裏克-卡普裏萊譴責查韋斯,說他沒有以恰當方式履行職責。「借助推特」治國、不徵詢任何人意見就在古巴通過「推特」批准委內瑞拉法律,說「這是對我國民眾的侮辱。這個國家的問題不能通過推特解決。」

雖然奄奄一息的查韋斯這樣做確實太出格了,但比起植物人江澤民來說還勉強說的過去。不管怎樣,「推特」治國的查韋斯,起碼人家還「推」了一把。老江呢?都靠昧著良心的媒體瞎忽悠。

所以,查韋斯PK老江,那是絕對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