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遭曾庆红围攻 党给温留个"尾巴"(多图)
 
萧良量
 
2012-12-2
 

2003年两会卸任的朱鎔基
痛哭失声!
【人民报消息】中共十八大前后,有人开始寄期望于中共新届领导班子「新官上任三把火」。其实每一届党代会召开前,都有很多人对不民选、不透明的极权新班子寄予希望。

十五届朱鎔基刚当总理时,曾经有一口棺材和99口棺材之誓言,十六大前他因为超龄退下时要求给自己一个评价,哪怕是六四开、五五开也行。2003年3月两会卸任后,5月份朱鎔基看到了自己当政后期的真正国家财政报表,几次痛哭失声,甚至昏厥过去,原来朱鎔基以前看到的一些报表是假的,江泽民背着他拿了国库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财力去干残害无辜的恶事,最高峰时几乎达到二分之一。从此朱鎔基再也不争自己的历史地位了。

十六、十七这两届被称作「胡温时代」,实际上在关键时刻,胡和温都没有权力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除非自己想干的事与党不谋而合。

初上位受热评 胡锦涛遭曾庆红围攻

2002年12月4日,是中共国第四部宪法通过二十周年。自第一部宪法通过以来,共开过二次纪念集会,第一次是1955年9月,相隔47年,2002年是第二次纪念集会,2003年3月才卸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不肯出席。

据知情人讲,因为2002年10月22日江泽民到了芝加哥就接到了法庭的诉讼状,所以表面看是抵制宪法纪念会,实质是怕法律制裁。

中央政治局原决定,此次纪念宪法公布实施二十周年大会,由胡锦涛主持会议并作总结发言,由国家主席江泽民作主题发言。一月初,江突然变卦,称:「宪法属于法律范围,还是由(总理)李鹏同志主持」。

原会议要求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人大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都要出席。但江泽民临时变卦,特意把自己的亲信、政治局常委黄菊、吴官正、李长春都支到地方去参加「十六大精神宣讲活动」了,致使会议程序大乱。原定李鹏宣读江泽民、朱鎔基、李瑞环、尉健行、万里、乔石、宋平等给大会的贺词,但是,李鹏宣读了自己的贺词后,接下来要宣读朱鎔基的贺词时,才发觉如果一一宣读,惟独少了江泽民的贺词,那江反对宪法实施的消息就会马上传开,李鹏只好临时刹住,改称:有关领导同志和各界的贺词,就不一一宣读了。

胡讲话获好评,江泽民怕宪法


江泽民最怕宪法!
香港《争鸣》杂志2003年1月刊透露,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副主席(3月将接班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在会上的讲话,令三千与会者自发的响起九次热烈的掌声,讲话有三次被掌声所打断,在党内、全国都引起了良好反响。会后,中共中央收到了二千七百多件来自省、部党政部门、科研部门、大专院校、八个民主党派中央和工商联的支持函电。

胡锦涛的讲话稿是中南海笔杆子写的,十六大政治局常委会讨论通过的。在送交即将卸任的江泽民审阅时,江不作任何批示,压着不理。2002年12月4日大会开完之后,收集到的积极反馈使江倒抽一口凉气,江要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把这次大会精神扼杀在萌芽中,于是他在胡的讲话稿上批示:「某些看法,有保留」。

2002年12月8日、14日,中央书记处二次讨论,是否以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名义,将胡锦涛在纪念宪法大会上的讲话,以重要文件的形式要求学习胡锦涛讲话,但未通过,原因是以曾庆红为首的江家帮坚决反对。

为什么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能压住总书记胡锦涛的讲话稿下发呢,而且还是政治局常委会讨论通过的?政治局常委会就是党的最高权力机构,党的最高权力机构集体说话都不算数?!

这种现象到现在依然屡屡发生,让人不能不深思。 登雪山者有一个须知:不能在皑皑雪山中大声呼叫和唱歌,因为攀登雪山者的声音与积雪共振可以发生雪崩式的灾难性后果。中共党是邪恶的,任何一位党的领袖都是党的一份子,如果其人的政策或言论是邪恶的,就与党发生共振,最后就可以顺利实施;如果政策或言论是人性的,是与邪党背道而驰,那么就孤立无助,有人想仗义直言,那就一起打下去。「彭德怀的反党集团」与其它大大小小的反党集团都是这么来的。在场的很多老干部明明知道彭德怀说的是真话、是真心为老百姓鸣冤的,但为了明哲保身也不敢站出来替他辩护。而那些跟着毛「指鹿为马」的都得了实惠。

党是邪恶的,只有邪恶的人才能生存,越是邪恶的人越能爬到邪恶金字塔的顶端。薄一波向老朋友掏心窝子说的一番话,证明了这一点:「文化大革命中拣了条命,别说人要整死咱们,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连我儿子小熙来也给我一顿铁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这个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结果,薄熙来真的是在一路制造血案中越爬越高。直到党要灭亡前极其衰弱时才摔下来。看似薄熙来生不逢时,其实历史就是这么安排的。

温家宝要的政改不是体制内改革


温家宝的眼泪是真诚的!

黄菊活着,陈良宇还没有关进去时,温家宝曾经希望进行「宏观调控」、体制内改革,但是走到最后即将交班的前两年,他发现体制内改革和体制改革一字之差,却完全是两个概念。一个是维护共产党,一个是解体共产党。

今年9月20日在布鲁塞尔会见比利时华人华侨时,温家宝说:「我们必须继续坚持经济体制改革,坚持发展生产,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我们也必须坚持政治体制改革,推动社会公平正义,发展民主和法治,让每个人都拥有自由和平等的权利。」

「推动社会公平正义,发展民主和法治,让每个人都拥有自由和平等的权利」与世界是接了轨,但却是在要党的命。

到明年3月两会卸任总理的温家宝,十八大后首次进行的国事访问是出访泰国。2012年11月20日晚,温家宝抵达泰国首都曼谷,离开机场后,直接前往泰国中华总商会与泰国华侨华人代表会面,并发表讲话。媒体惊异他在对华侨演讲中只字未提「政改」。

从11月8日起温家宝已经不是政治局常委,连中央委员也不是,而制定政策是党的专利,党已经向全世界表了态:「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党要走绝路死路。即将卸任的温家宝出访时不便谈这些敏感问题。。

温家宝对泰国华侨华人代表说了一段私房话:「我想对大家说,还有几个月我就要退休了,归隐林泉。我总觉得似乎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完,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办好。但是,我心里常常默念屈原在《离骚》里的两句词。一句是: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另一句是: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这两句的意思是,为了追求真理,即使我死九次也不后悔,为了自己的清白,即使死也要死得诚实和正直。我曾经说过,我为国家献身已经四十多年。我希望人们把我忘记──包括华人、华侨──把我忘记。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几千万华侨华人。」

当世界堕落到「真理」和「清白」不值钱的时候,温家宝的这段谈话引人瞩目。

党不愿晒出温家宝家族财产的深层原因

有人说温家宝说话越来越出位,离党话越来越远,这就不是一般的工作分歧了。江系血债帮看到温家宝要在十八大前解决活摘器官问题,更是对其越来越惧怕、越来越仇恨,以致在温家宝即将卸任时,把惊人厚度的材料抛撒向各大外国媒体。

这些外国媒体收到「喂料」后,立即让专业财会人员详细考证,结果发现爆料没有价值,即使按照西方制度来看,温家宝及其家人也没有贪腐问题。

外国大媒体没有动静,让周永康非常着急,最后再次收买《纽约时报》驻北京华裔记者黄安伟 (Edward Wong)。文章《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写成后,怕黄安伟在北京有麻烦,于是文章署名为《纽约时报》驻上海分社社长David Barboza(中文名:张大伟)。

张大伟借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裴敏欣的嘴,说出刊登这篇新闻的真正目地:裴敏欣「相信这篇报道将会在温家宝最后几个月的任期里削弱他的实力」。

为什么周永康等人想要削弱温的实力和威望呢?就是怕高层有人同意和实施温家宝的建议,要去解决「不施麻药,摘活人器官,还拿去赚钱」的不是人干的事,那他们就完了,党也完了。

因此,党不愿意把温家宝及其家族的财产晒出来,一个是不愿意还他清白;更重要的一点是害怕这股查腐败风刮下去止不住,把党刮趴下了。党希望这样浑沌下去,留个悬念,让温家宝及其家族黑不黑、白不白,不了了之。反右时管这叫「挂起来」,或叫「留个尾巴」,也就是党不给你核实、下结论,为了以后随时有借口整你。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


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突然腾空而起,吓坏恶警!
根据真人真事创作的油画《震撼》,作者陈肖平。

中国有句老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温家宝,5月19日晚你曾在中国地质大学发表过讲话,你说:「他只承认规律和真理,而不屈服于任何权威。」「因为地球太大,宇宙更大,自然是千变万化的,它处在变动之中。人类和社会也不会终止,它处在发展变化之中。」证明你是清醒的。

做你该做的,坚持你该坚持的!

「你知我知」并不重要,温家宝,关键是「天知」和「地知」,因为人从来都没有自己说了算过。△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