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扎麵人!薄熙來果真近日心臟不適(多圖)
 
林淩
 
2011-4-17
 




(上)2009年,薄瓜瓜在英國留學期間留下眾多艷照,現已轉到美國嘗鮮。
(中)2011年3月21日,人民日報報導,重慶20萬幹部下鄉駐村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
(下)2011年3月28日,重慶市九龍坡區巴國城文化廣場,薄熙來讓娃娃們向黨發毒誓。

【人民報消息】重慶一位能掐會算的人偶然機會見到薄熙來,事後他說,薄熙來一定會死於非命,而且死相難看。不過到這兩天為止,薄熙來依然在高調樹立自己的形像。

4月17日新華網刊登了重慶日報的報導《薄熙來批「為富不仁」:掙了大錢還想掙黑錢》,內容與題目似乎距離很大。內容是4月14日,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會見「2010感動重慶十大人物」。

一個是無償獻血多年的普通下崗職工楊躍章。一個是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心血管內科教授黃嵐,他冒輻射風險,堅持上手術臺,頭髮脫落,身體受損。第三個說的是家住綦江縣打通鎮的年過七旬李學珍,16年來,她堅持在路邊院壩放兩桶涼茶,供過路人免費飲用。李學珍做這好事最困難的是,為了燒茶,每天都得下山背幾百斤的水,走上千步的石梯。這確實非常讓人震驚,到2011年,重慶市高速公路廁所都和江青當年的臥室一樣是恒溫,薄瓜瓜從英國牛津大學轉學到了美國哈佛甘乃迪學院,李學珍和鄰居們還沒有水管子!

第四個說的是平凡的補鞋匠黃和平,他到重慶20多年,在他擺攤的社區,街坊鄰居遇到麻煩事,喊一聲「黃皮匠」,他就樂呵呵地跑去無償幫忙。8年來,他還堅持義務背不沾親不帶故的78歲的蔣爺爺上下樓。

第五個說的是雙目近乎失明的歌樂山派出所民警王才元,在派出所接個電話什麼的,有時遇到群眾吵架,他去調解,人們一看他眼神不好,於心不忍「馬上就不吵了」。

去年重慶有特大新聞,所有民警包括所長們一夜之間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任何人沒有職位,要重新應聘上崗。薄熙來說要優先錄取在「打黑」中表現好的警察,表現不好的下崗甚至成為囚犯。


4月14日,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會見
「2010感動重慶十大人物」。
成為「2010感動重慶十大人物」之一的民警王才元雙目幾乎失明,坐在他對面的薄熙來問:「你現在瞅得見我嗎?」「眼病有沒有繼續惡化?」「每天上下班怎麼辦?」王才元的眼睛為何變成了這樣,何時變成了這樣,為何竟然沒有被下崗還成了薄時代的榜樣,這些在報導中都是迷。

另外幾位還有,巫溪縣鄉村教師趙世術,獨守講臺30多年,身殘後仍堅持不懈,將400多山裏娃送出了大山。大學生「村官」羅瑞雪紮根農村,沒回城裡;司法所長劉玉美最終「積勞成疾」;重慶小夥兒楊陽在玉樹地震中,救出了7名「藏族同胞」;武警李順多次在危急關頭「解救人質」。

事實如何尚不得而知,但對重慶今年1月13日的新聞「擬建全球最高『雙子塔』打造國家中心城市」,和3月31日新聞「重慶萬州欲花10億元巨資造瀑布群 稱政府不掏錢」是最大的諷刺。

維基解密曾揭示,中共中央無法停止購買美國國債券的最大原因,是中央決策層需要吃「回扣」,這回扣中央決策層人人有份,被直接匯入他們及其家屬的海外賬戶。而國內的巨大工程的所謂招標,實際上也是看誰給的回扣多,這生意就給誰,而且為了多得回扣,就不得不提高「成本」預算。大貪官薄熙來在大殺大關一批不聽話的官員後,才敢在小小重慶市連續搞世界級大項目。

在聽了補鞋匠黃和平的義務服務比補鞋糊口用的時間還多後,薄熙來嚴厲警告那些想在他的貪腐大鍋裏分一瓢羹高湯的重慶黨官們,薄說:「咱們的勞動者真是心地善良!與那些掙了很多錢,卻還在想方設法掙『黑錢』,為富不仁的人相比,真是天差地別!」

為了讓重慶幹部們自顧不暇,減少他們在城裡盯著自己、製造噪音,薄熙來動用了毛澤東文革後期整治紅衛兵的辦法,把幹部們送到農村去。

人民日報今年3月21日以《重慶20萬幹部下鄉駐村 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為題,報導說:「按照重慶市委要求,重慶市的幹部打起背包進農家,用農家筷、吃農家飯、睡農家床、蓋農家被、幹農家活,累計參加勞動85.2萬天。2010年,重慶全市機關幹部參加『三進三同』近20萬人次,參與率達98.9%。」

報導還說:「現在的重慶,數以十萬計的機關幹部正參與『三進三同』:進基層、進村子、進農戶,和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35萬名幹部職工『結窮親』57.6萬戶,結親率99.4%,活動覆蓋全市。」

其實薄熙來沒必要這麼辛苦動歪腦筋,他只做一個動作就能堵住悠悠眾口,那就是讓兒子薄瓜瓜娶了供路人免費飲茶的李學珍老人的孫女,結下這門窮親戚。

1987年出生於北京的薄瓜瓜,他媽媽谷開來和他奶奶胡明一樣不光彩,都是第三者插足,把元配給擠走了。

薄瓜瓜12歲不想繼續在中國念書,於是去了新加坡,不久又去了英國,借著他祖父「薄一波」這個名字,成為英國著名貴族學校哈羅公學的首位中國大陸留學生。哈羅公學每年學費2萬多英鎊,相當於人民幣40萬左右。十多年前,40萬人民幣可不是現在的40萬概念。外媒說,薄熙來光靠工資,不吃不喝100年,也供不起薄瓜瓜的學費,問薄熙來供兒子上學的錢是從哪裏來的。

當重慶的孩子正在響應薄熙來號召唱紅歌時,薄瓜瓜在英國玩橄欖球、騎馬、擊劍,哪樣都沒落下。2006年他被列入《時尚先生》雜誌的「少年中國」系列,2009年薄瓜瓜在英國摟著兩個外國洋妞的淫亂照已經傳遍了中國網絡。


西藏旅遊薄瓜瓜背著陳曉丹。
當35萬名重慶幹部職工「結窮親」57.6萬戶,結親率99.4%時,薄熙來屬於那0.6%裡面的人。以圖為證,谷開來插一杠子生的兒子薄瓜瓜在西藏旅遊時摟著陳曉丹的親密照片又一次傳遍了中國網絡,旁邊還有警車保衛。

陳曉丹是中共元老陳雲孫女,現任國家開發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元的女兒,2006年正在杜克大學讀書的陳曉丹以「紅色貴族之後」跨進巴黎「克利翁名媛舞會」。現在薄瓜瓜和陳曉丹都在美國就讀,瓜瓜就讀哈佛甘乃迪學院,陳曉丹就讀哈佛商學院。

重慶人罵道:「他讓我們孩子宣誓效忠共產黨,他自己的兩個兒子卻在美國讀書、享受,老天爺應該早點兒把他收走,否則天理不公!」

薄熙來在監獄裏被踢腫肛門時,恨極毛澤東;當他手握權力時,卻時刻模仿毛澤東。毛生前所用過的一切手段都正在被薄熙來複製。但是薄熙來有一個先天不足,就是國門已開,現代的網絡非常發達。

毛時代國門緊閉,只能看共產黨的報紙和聽共產黨的廣播,大陸百姓以為臺灣民眾窮的以賣血為生。現在,薄瓜瓜在外國的醜聞照都能貼出來,薄熙來有輒麼?

薄熙來自己在家摟著妞兒看A片,卻強迫重慶衛視改紅色頻道,而且不許接廣告。中國人都知道,靠廣告賺錢是鄧小平「改革開放」後模仿西方私有制才出現的,毛時代一切都是黨的,所有企業都是國有的,掙的工資都是鐵飯碗,電視臺不需要做廣告!薄熙來照六、七十年代的葫蘆畫2011年的瓢,豈不是腦殘?

你薄熙來要全搬毛時代的電視模式,你得給重慶衛視固定工資,哪怕沒一個人看,也得保證工作人員能養家糊口。薄熙來是如何處理的,3億元的廣告費,市政府只貼補一半,羊毛出在羊身上,這錢還是得老百姓出。另一半1.5億損失由電視臺自己負擔,結果不但紅色頻道收視率慘跌谷底,而且大量裁員、降薪,招致社會怨聲載道。

被中共捧上神壇的毛澤東臨死時對他的老婆江青及政治局委員們說:「我死了以後,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

而模仿毛的薄熙來現在不過是小小山城重慶的市委書記,和毛當年的地位是天壤之別,「紅太陽」的老婆兒子都沒好果子吃,薄三兒的野心怎麼能實現呢?

薄熙來註定是失敗者,而且會死的很難看,這不需要有功能的人去掐算,他根據自己都做了哪些缺德事就能掐算出來。當年毛一揮手一片紅海洋時,為何薄三兒和哥哥捏個毛澤東麵人,天天用針扎?同理。

據說,現在捏薄熙來麵人,天天用針扎其心臟部位、用小刀宰的人越來越多,而薄熙來近日確實心臟不適,渾身不舒服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