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还是离中共远些为妙!
 
刘晓
 
2011-1-24
 
【人民报消息】不久前,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宴请胡锦涛的白宫宴会上,被誉为中国“钢琴天才”的郎朗继与爵士乐大师赫比‧汉考克合作演奏拉威尔的《鹅妈妈》片段后,竟然独奏了一曲中共歪曲朝鲜战争的电影《上甘岭》中的主题歌《我的祖国》。

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那场中共称之为“抗美援朝”的战争“抗”的正是美国这只“豺狼”,因为《我的祖国》中恰好有这样一句歌词:“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中共安排郎朗在这个时机演奏这个曲子,其用心何在诸位大可揣摩。只是当“单纯”的美国人了解这一内幕后,又该对这一公开的侮辱作何回应呢?也许自以为聪明的中共最后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暂且撇开美国如何反应不说,不妨说说为中共担此大任的郎朗。在演出结束后,郎朗接受了中共海外代言媒体香港凤凰卫视的独家专访。郎朗表示自己演奏这首乐曲时“非常激动”,“以前我也在很多场合弹过,但这次那种激动的感觉是头一次体会到”。

我不清楚郎朗为何如此激动,如果是因为见到了那么多的“大人物”而兴奋,我倒是可以理解;不过,如果是因为弹奏这曲歪曲历史的《我的祖国》而激动,那我只能理解为其过于幼稚或者被中共蒙蔽得太深。

身为80后的郎朗,通过中共媒体的宣传,大概早就应该知道《上甘岭》是“抗美援朝”的电影;甚至作为音乐家,也应该知道歌词的内容。如果知之而为之,也就是心甘情愿被利用,那他真的就要小心了,因为与中共这个“魔鬼”共舞的人最终都将被其戕害,而郎朗已经在这条路上走得有些远了。

早在2007年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之际,郎朗就参加了中共在天安门广场举办的庆祝活动,并身着红色礼服演奏了钢琴协奏曲《黄河》。而为了宣传北京奥运会,郎朗还于2006年拍摄了奥运宣传片《郎朗的歌——献给2008》。

2007年香港回归十周年庆典晚会上,郎朗压轴演出。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郎朗则表演了“辉煌时代”的序曲之《星光》中的钢琴部份。而有网友分析,郎朗所谓的“激情演绎”不过是作秀,是堂而皇之地造假,因为钢琴盖子根本没有打开。然而配合当局欺骗观众的郎朗却如此说道:“能在开幕式上表演,是我一生都值得骄傲的事情,这不仅是奥运家庭的聚会,也是一个梦想的实现……这是我新的人生起点。”

2009年10月,郎朗则参加了中共“国庆”联欢晚会的演出;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开幕式、广州亚运会开幕式上依旧闪现着郎朗的身影。如今,在美国白宫的宴会上,郎朗再次因为所弹奏的曲子成为关注的焦点。此时的美国人该如何看待这个他们眼中的“当今世界最年轻的钢琴大师”?而我们也根本无法知晓奥巴马是否会后悔自己的邀请。

也许,郎朗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中共所做的一切不仅让自己曾经获得的荣誉蒙上了阴影,而且正在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对于我之所言,郎朗乃至一些人很可能觉得我在危言耸听,或者是在无中生有,国内的愤青们也很可能愤而攻之,因为一个热爱自己国家的音乐家参加大型活动助兴又有何不可?而且政治又与郎朗何干?

只是郎朗和那些不屑之人是否知道中共并不等同于国家?而为一个独裁、专制、残害自己百姓的政权站台就是为之粉饰太平,就是与之同流合污,这与是否爱国完全是两码事。当所谓的艺术为这样的政治服务时,这样的艺术家即便再有才华,也终将被唾弃。

不知郎朗是否知道当年纳粹德国时期最为著名的女导演莱妮‧里芬施塔尔,才华横溢的她拍摄的《意志的胜利》至今从艺术角度都被认为毫无瑕疵。然而,正是这部“完美的杰作”煽动了无数德国人聚集在希特勒的旗帜之下。可以说,这部记录片在宣传上获得的巨大成功是“不可饶恕的”。

二战后,里芬施塔尔是第一批被送进监狱的电影人,她被定名为纳粹的同情人并几次遭到逮捕,其导演生涯也随之结束。1949年她从监狱出来后,改行做了摄影师。2003年9月8日,享年101岁的里芬施塔尔去世。生前的里芬施塔尔一直不承认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只是一遍遍重复道:“我只是一个艺术家,不太关心现实,只想留住过去的所有美好。”但一直批评她的艺术家苏珊‧桑格塔则说:“在真相和正义之间,我选择真相。而里芬施塔尔则选择了美,哪怕它是一种带罪的美。”

是的,“带罪的美”无论再美,也是充满了罪恶,任何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都不会选择与罪恶为伍。而郎朗和那些不解之人是否可以从里芬施塔尔的经历中有所感悟呢?此外,更为重要的是,现实中不少为中共站台的名人都早早夭亡,或者霉运不断,如罗京、高秀敏、侯耀文、毛和周的几名特型演员,等等。难道郎朗不想了解一下内在的因由吗?

最后郑重说一句:郎朗,上天赋予你超凡的艺术才华不是为了你给邪恶的政权粉饰太平的!为了你的将来,还是离中共远些为妙!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