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首相买不起房谈起
 
周晓辉
 
2010-9-7
 
【人民报消息】在网络上看到有文章说日本首相菅直人一直买不起房子,这倒是个稀奇事。就我所知,日本的房价除了东京繁华地带寸土寸金外,其他地方虽高但并没有超出日本人的承受能力。

以一套占地100平方米的二层楼房来说,加上装修,总价也不过两三千万日元,约合二百多万人民币;而日本普通人年薪在300到500万日元,扣除日常花销,最多10年就可以买一套像样的住房,而且不用贷款。而菅直人过去做众议院议员时,年薪就近3000万日元。那么,以菅直人的收入,为什么却买不起一套住房呢?

有日本人对此解释说,虽然菅直人的工资高,但因为做议员的开销大,比如工作聚会、演讲器材、交通费用、助手的工资等都要自己掏腰包,所以最终所剩无几,自然买不起房了。所以,在日本,只有有钱了才去当官,而不是当官了才有钱。这样做的好处自然是减少腐败的发生。

“有钱了才去当官,而不是当官了才有钱”对于当下中国人而言,犹如在听《天方夜谭》,因为在中国是“当官了才有钱”。为什么呢?原来在中国这个一党专政的国家里,权力高度集中,当官就意味着有权,有权就意味着有钱。不妨看看目前流行在中国大陆的官场顺口溜: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劳苦应该,捞点应该;无人监督,浑水摸鱼;升官无望,多劳多得;行将退休,揩上浮油;傍住大款,分一杯羹;贪图享受,金钱至上。可以说,无论是大官、小官,只要有足够的胆量,那必是“财源滚滚来”。

也正是依仗着权力,对于那一浪高似一浪的房价,中国的官员们依旧是坦然自若。不用说高官们拥有数套豪宅乃是平常之事,就连那普通的地方官员、甚至公务员,哪个没有几套?

比如今年4月初,网上曾登过一则《湖南省长沙市官员财产公示第一人》的帖子。发布当天,跟贴就逾万条。帖子的内容是:长沙市天心区规划局局长张力率先公示个人财产。其中房产为三套,一套126平米;一套184平米;一套240平米。随即,帖子中的主角张力就向记者澄清,帖子并非是他所发,可能因自己得罪了人,所以被“黑”了。他表示,自己的个人财产中,房产有5套,其中有“房改房”和“单位房”,还有价值为24万和13万的汽车两部、数十万股票。以张局长的工资来算(每月3800元),无论如何也是买不起这么多房子和汽车的。乖乖,看来不是某人将张局长“黑”了,而是张局长把自己和老百姓都给“黑”了。

那么,官员们是靠着什么法子得到这么多房子的呢?腐败的权且不说,单说官员们是如何通过“合理合法”的手段地拥有房子的。这些掌握着权力的官员们,利用手中职务之便,要么将本来安排建设经济适用房的土地变成别墅用地、商品房用地,要么将经济适用房变成有权人的特权房。前者自然可以从开发商那里得到好处,后者自然是“挂羊头卖狗肉”,让你老百姓说不出来啥。还有一些单位,一边给公务员发着“住房补贴”,另一边又提供远低于市场价格的“集资房”,货币、实物保障两头享受。

如山东省日照市曾被曝在市区“绝版”黄金地段兴建3500套官员住宅楼;陕西省眉县610套经济适用房中,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占绝大多数,而分配给城区两个社区居民的名额只有22套;陕西咸阳公务员“团购”的低价房每平方米只需2800元,市价则是每平方米3100元。

而在北京黄金地段房价每平方米高达3、4万的情况下,一些中央部委及下属行政事业单位、大型央企和北京市地方政府系统的内部集资房、团购房、经济适用房的价格让人瞠目结舌。据《经济观察报》今年4月10日报导,北京海淀区四道口中央部委机关的内部职工住房均价为4500元/平方米,而同一地段的市场价已高达 4万元。北京华远集团总裁任志强也表示,北京有很多低价的定向住房,都流向了政府机关。如2009年,面向社会供应的保障性住房只有不到20%流向社会,其余80%多都定向给了国家机关、特定对像等。

试想,官员们一方面享受着通过抬高土地价格而带来的好处,一方面则享有不止一套的“特权房”,有些甚至将这些房子转手倒卖,赚取高额利润。官员们的所为使谁收到伤害已是不言而喻了。

2010年初,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历史系教授秦晖就在经济学家年会上以廉租房为例表示,中国一搞福利政策就容易搞成“富福利”,给弱者的福利往往没有给特权者的福利增加得快。诚如斯言!

那么,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日本有工资高却买不起房子的首相,而中国却没有工资低而买不起房子的官员呢?大概根本原因就在于在民主体制下,官员们不能享有超越其权限以外的特权,否则选民们绝不会不答应。而在中共一党专政下,缺乏制衡的权力却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民贱君贵”,即便老百姓是怨声载道。看来,惟有走向民主,中国老百姓才不会被轻贱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