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春不是人吗?!云南特大灾害是这样抢救的 (多图)
 
青晴
 
2010-9-6
 

有着20多户人家的山村已经被整片滑落的山石完全掩埋。
武警打着数面代表「伟光正」的红旗,徒步走来…救人!

【人民报消息】9月4日,新华网刊登了一篇有关天灾人祸的新闻,说保山特大山体滑坡已致24人死亡,村民将进行整村搬迁。其中「特大山体滑坡」和「整村搬迁」这几个字很冲击人的眼球。

9月1日晚,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瓦马乡大石房村民小组,发生特大型山体滑坡,致使这个「村民小组」截至9月4日17时,24人死亡(找到尸体)、24人失踪(埋在下面)。 一个「村民小组」就死48人,可见此次灾情有多严重。

此地区祸不单行,据新华网报道说,今年前期是「百年不遇的旱灾」,雨季以来又遇到「持续强降雨」,致使该地区造成特大山体滑坡。

据介绍,当地一带地形条件极易引发滑坡、崩塌,其中瓦马乡大石房村民小组和瓦窑镇磨房村等4个村民小组同处一个滑坡体,该滑坡体地质环境脆弱,和舟曲一样,都属于不适合人居住的地区,可是这些地区依然居住着人!

云南保山特大山体滑坡:几秒钟什么都没了

中新网9月2日报道,记者走在泥泞的山路上,灾害现场一片狼藉,这个有着20多户人家的山村已经被整片滑落的山石完全掩埋,已经看不出村子原来的模样。


图片上没有泪水,也没有张老汉!
云南保山隆阳区瓦马乡河东村大石房村民小组村民张宝贵2日晚见到记者时,正蹲在自家被冲垮的房前抽泣着:「我今年78岁了,家里就我和老伴还有一个儿媳妇。昨晚儿媳妇才给我老伴按摩完腿,给我送了药,转身走出门,只听见『嗡』的几声,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就在那短短的几秒钟,我的房子没了,猪圈也被冲垮了,现在我老伴和儿媳妇都找不到了。」「我儿子在外打工,这场突如其来的灾害把通讯全部中断了,他现在一定很着急。」雨继续在下,张老汉的泪水和着悲惨回忆一直没有停止……

「一点一点的」清挖,「积极有序地」救援

9月3日,云南网报道说,据武警保山支队的杨参谋介绍,由于发生滑坡山体的土质结构比较特殊,滑坡后的部分山体还在不断渗水,有的坡段甚至会喷出碗口粗的水。此次滑坡中有一个现象──很多巨型的石头仿佛从天而降,给施救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在现场,不时可以看见很多石头几乎跟一间平房差不多大。

报道说,此次搜救还有一个困难。由于搜救现场没有生命探测仪等仪器,搜救人员只能依靠幸存群众及派出所民警的回忆来估测被埋人员的大概位置。而且是用铲子、锄头、钢锹、十字镐等小型器械,「一点一点的」清挖被埋房屋上的泥石。


这种速度哪里是救人?!
一位在现场指挥搜救的保山公安消防支队民警说,2日凌晨3时许他们赶至现场搜救时,「还能从石块的缝隙中听到有人轻微的呼救声和喘息声,但10多个小时过去后,现在早已听不到声音了」。

报道说,救援人员在「积极有序地」开展救援,「只要有一丝希望在,我们就要尽百倍努力去抢救!」话听着挺顺耳,但连官媒记者都良心发现的报道:两边山上有很多的围观群众,他们期盼的眼神,「无不让人揪心。」

中共官石头心

报道说,大石房村民小组所处位置地质条件脆弱,生存环境恶劣,根据地质专家现场勘测意见,进行整村异地搬迁安置是必须的。

隆阳区副区长赵茂琦打着官腔说,「隆阳区将科学规划、科学设计,尽快组织实施制定恢复重建方案,做好重建选址工作,争取明年春节前让受灾群众搬入新居」。

注意这几个字:将「科学」规划、「科学」设计,这不是废话吗?人命关天的事居然一拖就是半年,但半年并不等于就可以住上安全房,因为副区长许诺的只是「尽快」和「争取」。假如,这位副区长的父母妻子儿女都住在这个地区,他会怎样处理呢?当然,永远没有这个假如,所以许诺永远是「尽快」和「争取」。

中共倒象是自己宣传里的「邪恶的美帝国主义」

前不久曾看过新华网8月10日对舟曲泥石流的一个报导,说以做小生意为生的舟曲县城关镇北街的居民刘涛,洪灾发生时,他和母亲正在家睡觉,突然一阵恐怖的「隆隆」声吓得他们跑了出去。跑出家门不到10秒钟,他们家的二层小楼顷刻间就被「掏空」。不幸中的万幸,他们还活着。

报道说,「为了答谢救援官兵,刘涛和妈妈把以前准备出售的30吨西瓜全部拿了出来,给部队官兵解渴。」有志愿救援者说,带着救灾的食品、物品到了灾区,结果自己和灾民抢吃抢喝。政府这个时候到哪里去了?这在民主国家的人看来,简直匪夷所思。刚刚发生过的美国前总统卡特赴朝鲜救人一事就很说明问题。

现年30岁的美国波士顿居民戈梅斯,今年1月因「非法入境」而被朝方扣留。朝鲜中央裁判所4月以「敌视朝鲜民族」罪和「非法入境」罪判处戈梅斯8年劳动教化徒刑,并处以7000万元朝币(70万美金)的罚款。

中新网7月9日说,戈梅斯进入朝鲜是因为他「不想继续生活在资本主义世界」。但报道又说,戈梅斯是「在强烈的犯罪感、以及美国政府迟迟未采取营救措施而产生的失望情绪」驱使下选择自杀(未遂)。结局都已经知道了,美国前总统卡特坐专机去了一趟朝鲜,把戈梅斯接回美国去了。


在美国FBI工作近30年的中共间谍金无怠,
1985 年11月22日在家中被捕。
戈梅斯自己闯了祸,还对美国政府「迟迟未采取营救措施」而抱怨,反过头来看中共,那个1944年被周恩来收买、为中共效劳了37余年的情报间谍金无怠,退休后被叛逃美国的中共情报官员俞强声出卖,将面临终身监禁,他希望中共把他交换回去,但中共通过外交部正式宣布「不认识这个人、根本没有这回事、一派胡言」,于是1986年他死了。他的遗孀周谨予出版《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一书,说可能是北京特工为灭口而杀掉了金无怠。

60岁以上的中国人都记得八路军的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其中一句是「不动民众一针一线」。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现实中做到的不是中共,而是美国!

在中共官网上,每次出现天灾人祸时,都会报导受灾民众把仅有的救命食品和净水拿出来给那些派来救灾的军人,而自己饿着肚子。这个时候那个到处购买外国国债券的政府哪里去了?向巴基斯坦洪灾地区无偿提供一亿人民币「人道主义」援助的政府哪里去了呢?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姜瑜9月2日答记者问,说作为巴基斯坦的亲密邻邦和全天候伙伴,中国政府已经分几批向巴方提供了价值一亿多元人民币的人道主义物资援助。此外,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红十字会、地方政府和中资企业也以不同形式向巴方提供了援助。也就是说,对巴的「人道主义」援助远不止一亿多元人民币。

姜瑜答记者问后的第二天,9月3日,新华网在报道云南保山特大滑坡时说:武警保山支队支队长苏迁虎在救援现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武警后方也在积极组织生活用品,『争取』保证一个家庭2条棉被。」汶川地震时、舟曲泥石流和云南保山特大山体滑坡的「人道主义」救助都半斤八两!

9月3日,新华网报道说:来自上里浊村的徐继苹是大学生村干部,3日早上7时她骑摩托车行驶7公里,又徒步2公里到达大石房村小组。她在路口看守着几箱矿泉水、饼干和方便面。她说:「今天来的还有其他6个大学生村干部。可是我是女的,他们不让我进现场,只能在这里做点能做的事情。这些水和饼干是老百姓背来的,原本是发放给受灾群众的,可是老百姓心疼救灾现场的官兵们,要留给他们。

这一段报导多么可怕,9月1日发生特大山体滑坡,而3日政府居然还没有给受灾群众提供任何食品和水!汶川地震就是如此,那些派去的士兵饿的连自己都救不了,何谈救灾!

这事要发生在美国,那还得了,不但中共政府要骂声震天,而且美国人自己骂政府骂的更快。实际上这种事在美国也极难发生,除非这个政党不想下一届执政。

一些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中国人都好奇的说,实际上美国好象宣传里的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而中共倒象是它自己宣传里的「邪恶的美帝国主义」。

这就是思维混乱的现代中国


五个被碾死的学生!
邓小平说:「我是人民的儿子」,也就是中国十几亿人的儿子,是我们所有人的儿子。可是,有儿子拿坦克车把老子碾成肉酱的吗?

中共党官从上到下,都口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老百姓是「国家的主人」。可这60余年中国全乱套了,仆人从一进门就不干活,一个甲子年都是主人养着;仆人骑在主人头上拉屎撒尿,敢哼一声举刀就砍。主人住了几辈子的祖产,说拆就拆;仆人看中主人家的哪位女性,说强奸就强奸;……

数十年过去了,主人还叫「主人」,仆人还叫「仆人」,但「人民的公仆」和「国家的主人」的实际概念被明目张胆的篡改了,什么活儿不干的仆人给整天辛苦劳作的主人一点残羹剩饭,主人都感激涕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是和非被颠倒了,黑和白被混淆了,这就是现代中国。


一架S70J专用救援直升机将一个载人吊篮吊起。
对比对比美国和中共国的那些受灾新闻图片,就会有非常强烈的感受:美国政府是人民选出来的,就必须得「侍候」好人民。纳税人平时供养着政府和军队,就是在需要时用的。因此,士兵向灾民发放食品时,双方都感觉很平常,而且美国为了救一个人甚至让一架S70J专用救援直升机使用载人吊篮。

但在中共国,被供养者反倒成了恩人。在中共拍摄的无数图片上,废墟下埋着主人,废墟上插着仆人的「国旗」,这真是具有巨大的讽刺意味。

在无数的新华网图片上,灾民们家没了,亲人没了,瞬间一贫如洗、家破人亡,但镜头下却总是出现「笑容灿烂」。

面对这些图片,不禁让人困惑:专门管全党、全国宣传口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不是人吗?没有人的起码思维能力吗?!△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