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鄭大世流淚 網上歡騰為哪般(圖)
 
黃天辰
 
2010-6-23
 

拿硬通幣的鄭大世在比賽中(左);在北韓國境哨所軍人們對逃北女性詢問,
用木棒和腳對其進行毆打的場面被拍(中);北朝鮮方美善的丈夫於2002年
餓死,她和子女一起出逃,後被中國警方抓到並遣送回北朝鮮,遭酷刑腿上
留下大坑疤,2004年她再次逃出朝鮮(右)。

【人民報消息】朝鮮足球隊隊長鄭大世出生成長都在日本,父母是韓國旅日僑民,本人是韓國籍,一直效力於日本川崎前鋒足球俱樂部,並夢想能加盟歐洲俱樂部。去年突然心血來潮,執意要在本屆世界杯預選賽前加入朝鮮國籍,並為朝鮮隊效力。這次在球場聽到朝鮮國歌,淚流滿面。這些事在西方見怪不怪,西方也有一些享受自由卻又詛咒民主的左派人士、毛派人士。

誰知,鄭大世在世界杯的這一把鼻涕眼淚居然讓中國的網站上一片歡騰。“愛國主義”一時間充斥著網上論壇。

其實稍加注意就會發現,其他朝鮮隊員、畢生沐浴在“金太陽”的陽光雨露下,理應比鄭大世更加熱愛“金太陽”,更加熱愛朝鮮祖國,可為什麼他們中卻無一人流淚?

愛國是沒有錯的,只是盲目的愛國就有問題了。愛爾蘭政治家和哲學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曾經說過:要讓我們愛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國家應該可愛才行。

據媒體報導,鄭大世的朝鮮隊友、主力隊員的月薪是12元人民幣,不到2英鎊,每週不到0.5英鎊。朝鮮足球體制純軍事化管理,球員被要求刻苦訓練,而訓練環境卻非常艱苦,設備非常簡陋。球員的收入十分微薄,養家糊口都相當困難。朝鮮上一次參加的世界杯是1966年,在8強賽中,他們讓葡萄牙隊在0比 3的情況反敗為勝,為此部份朝鮮隊員被送進勞改營。

現實中的朝鮮共產政權,極力發展軍備,百姓苦不堪言,民眾不斷地面臨饑荒的威脅,有些地方甚至連樹皮都被啃光了,常需要國際糧食援助才能勉強存活。曾有一部記錄片《越過天國的國境》,描述朝鮮逃亡者悲慘生活,記載了他們冒著生命危險越過邊境,進入中國大陸尋求生存的希望。隆冬季節欲渡江被凍死的朝鮮逃亡者、中朝國境線上的販賣朝鮮婦女的現場、朝鮮逃亡者的冒死出逃。這一個個場面,是生在日本、長在日本,周薪4000英鎊的鄭大世根本就體會不到的。

說到鄭大世愛朝鮮,也是令人費解,為什麼日本出生和長大的韓國人,會去愛北朝鮮。有人分析說,因為鄭大世從小被送進朝鮮人辦的學校,被洗腦的結果。

在日本,很多朝鮮孩子從小就進入了由朝鮮總聯控制的學校上學。鄭大世也是如此。孩子們聽慣了朝鮮國歌和教育,得出的結論是,韓國是美國的殖民地,只有朝鮮是本土。洗腦的效果就是如今看到的鄭大世的淚水。

不禁想起了朋友講的故事。到了80年代初,北京外文局各語種的專家大都是幾十年來一直住在中國的外國人,為了語言更新的需求,他們聘請了大批新的外國專家。新專家中很多人在了解了中國的實際情況後,都很吃驚和失望。那時候有一對日本專家夫婦,中文說得呱呱叫,男的長得像電影演員孫道臨,女的長得像宋慶齡,只是個頭矮一點。

有一天那位日本女專家跟大家聊天,別人問她為什麼要到中國來。“繼續革命呀。”她用中文大聲宣稱。大夥兒聽不懂了,這算什麼理由呀,比這響亮的口號有的是。她解釋說,是因為“繼續革命”讓人聽起來就是不斷進步的意思,很振奮,代表著中國非常好,所以他們夫婦很嚮往中國。大家就問她到了中國感覺如何。誰知日本女專家大笑著說:“他媽的!繼續個屁!”她的故意爆粗嘴,惹來哄堂大笑。她說現實中的中國跟他們以前聽到的中國對外宣傳完全兩回事兒。

據《朝鮮日報》報導,最近瀕臨餓死的朝鮮民眾拖家帶口來到各地黨委大樓前抗議說“與其餓死,不如在這裏被打死”,並引起了動亂。如果鄭大世也回朝鮮過一段日子,也跟其他球員一樣拿著每週0.5英鎊的薪水,在集中營式的基地訓練,也啃啃樹皮,眼看著親人被餓死,不知他會作何感想。說不定打死他也不願意再為朝鮮隊賣力了,更別提聽朝鮮國歌時流淚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