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云惨雾笼罩下的“六一”(图)
 
黄天辰
 
2010-6-2
 



“中国特色”!──领导与“祖国的花朵”们。

【人民报消息】“六一”到了,本该是孩子们欢庆的日子,然而中国的孩子和家长们真能高兴得起来吗?

如果说孩子们纷纷被家长送去学武术,是希望他们遇到有什么人持刀砍来,至少知道该如何躲避;如果说本该是平静的校园,如今却要由众多保安持枪把守;如果说将孩子送到幼儿园,本可以安心工作,却不得不提心吊胆担心孩子随时会遭到不测。这一切,怎么能让家长放心,又怎么能让孩子开心呢。

据黑龙江新闻网报导,5月24日,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天增小区的“红缨潜能开发双语婴幼园”老师纪海琳,用长条木质教鞭暴打3岁女孩于佳佳致遍体鳞伤。佳佳目前非常害怕陌生人,常常一个人蜷缩在墙角,也不爱开口说话。近日,正准备去外地“避风”的纪海琳被当地公安抓获。

佳佳只是一个三岁的幼儿,能拿教鞭将她打得遍体鳞伤的老师得有多狠。可叹的是这些现象并非罕见。更有甚者,还有小孩被老师教唆的同学毒打。

《广州日报》报导,汕头市龙湖区一家高价幼儿园老师教唆一名女童掌掴、脚踹另外一名男童,并将过程用手机录下来发到网络上。视频内,4岁女孩在老师的“指挥”下,一只手拽住自己同龄男孩的衣服,然后用另外一只小手去打耳光,站起来用脚踹男孩的腹部……男孩坐在地上哭,视频内有老师的笑声和教唆女孩该如何殴打男孩,更有多名小孩在一旁惊呆“观看”。

老师教唆幼儿施暴事件引发家长的愤怒,并向警方报案,这家幼儿园面临被关停。据了解,视频拍摄者蓝老师22岁,指挥打人的李老师27岁,已经怀孕。

指挥打人的老师自己将为人母,竟然做出教唆孩子行暴的恶劣行径,还不知羞耻地将视频放到互联网,其心理是何等的畸形和扭曲。

可悲的是中国儿童们要承受的还不光这些。

据明报消息,3月30日,浙江一名母亲因3岁女儿不懂背诵李白著名诗作《静夜思》,体罚女儿,岂料出手过重,打死女儿。法医报告指,女孩头部曾遭多次持久拍打,致死原因为颅内大量出血,与摔伤不符。该名母亲最后承认错手杀女。据说该母亲是贵州人,家境贫寒,与老公生有两男一女,女儿最小,夫妻俩都分外疼爱。

明明分外疼爱,何以出手如此之狠?

然而这些都不是新近才出现的,而是早就存在于中共这个畸形发展的社会里了。当克拉玛依大火中孩子们耳边响起:“都坐下别动,让领导先走。”时;当黑心的商人往奶粉中掺入三聚氰胺时;当四川大地震领导的办公楼岿然不动,而孩子们的校舍大片倒塌时;哪里有人顾及到这些被中共口口声声称做“祖国的花朵”的孩子们。

中共解体了传统的价值观,对财富不择手段地攫取,对人民不择手段地欺骗和压榨,上梁不正下梁歪,迅速带动着全社会走向流氓化。最近在大陆两个月内发生的多起“杀童事件”,更是把这一切推向了高潮。孩子被弱势群体当成更弱势的群体杀戮对象。中国的传统美德,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而今,已成为遥不可及的神话。

当一个民族已经无法保护其弱小,甚至弱小成了那些无法斗过强权的弱势群体更弱势的目标,这样的民族还有什么前途和命运可言。

六月一日当天,湖南永州市零陵区法院发生枪击事件。事件造成四死三伤,其中包括三名法官,凶嫌当场吞枪自杀。事件发生后,网民一片欢呼,因为开枪者不再将枪口对准孩子,似乎是在“六一”为孩子们献上了一份大礼。然而,43岁的开枪者自己有个儿子,那些死伤的法官和警察也都有家、有孩子。

愁云惨雾依旧笼罩着“六一”,也笼罩着未来的日子。只要中共还在中华大地生存和涂炭,笼罩着家长和孩子们心上的将是提心吊胆的日日夜夜。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