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艺人周立波:我不想强奸全国人民(图)
 
2010-2-19
 
【人民报消息】作者夏小强近日在网上发表文章道,大受欢迎的“海派清口”创始人周立波日前接受记者采访,在谈到他坚持不上春晚的原因时说:“其实你应该看到周立波的高尚,文化是需要认同感和共鸣的,周立波没有办法去和全国人民谈春播秋收,上海的生活方式是海派清口的主流,也没有必要到春晚上去炫耀。没有文化的共鸣等于是强奸,我不想强奸全国人民。这是我高尚的地方。”

周立波的话一针见血。短短几年,周立波风靡大江南北不是偶然,他的海派清口在嬉笑怒骂的表面蕴藏着文化的内涵。

文章道,周立波善于从百姓过往的生活以及当下的时事中寻找素材,话题热辣,角度新鲜,尺度大胆又拿住分寸,表演亦庄亦谐,台词充满丰富的想像力,这让怀旧又新潮的上海人直呼过瘾。他的表演大都偏重逻辑,用有趣的故事来说明一个很严肃的主题,也用搞笑的手段蕴含着文化的思考,往往使观众在笑后勾起对城市的思考,产生一种集体的回忆和共鸣。

他讽刺假货,开涮股市,揶揄统计数据、大牌明星,模仿领导人(以逼真的模仿嘲讽中共新老领导人),他的可贵之处在于批评社会,不向权贵献媚,这是就是他的“高尚”。

周立波说“没有文化的共鸣等于是强奸,我不想强奸全国人民。这是我高尚的地方。”也就是说,一些走红春晚的节目和演员没有文化的共鸣,是在强奸全国人民。

有调查称,观众对虎年春晚的满意度还不足两成。民众反映,春晚的质量品位越来越差,奢侈豪华的行头、把观众当傻子、主持人公开强奸民意等等。

有网友称:“今年看的不是春晚,是广告!节目里广告随处可见,央视‘就差钱’!”。今年春晚,让人记忆深刻的节目不多,倒是那些无孔不入、大胆露骨的“植入性广告”,让人过目不忘。业内人士估计,一场春晚央视坐收6.5亿元广告“大红包”。

尤其今年春晚赵本山小品《捐助》中,“搜狐”的名字出现了五六次之多,甚至连搜狐旗下的搜狐视频和搜索引擎都由小沈阳扮演的记者一一介绍,并数次强调其“全球直播”的功能,不少观众大骂受不了。“不知道本山大叔这次又收了多少钱?”

早在去年,赵本山的小品《不差钱》曾因为在结尾处几次提到搜狐而盛传赵本山拿了百万酬劳。

赵本山曾在原籍辽宁省广大地区利用演员的知名度,配合诈骗犯王奉友不遗余力地鼓吹“蚁力神”功效,自己从30亿非法集资中分到了一杯羹,却让10多万人倾家荡产导致数万人包围辽宁沈阳省市机关,超过20人自杀。

文章道,农民出身的赵本山在春晚舞台混了20年,每一年小品都是讽刺,不过讽刺的对象多是农民。

赵本山节目内容庸俗,言辞粗鄙,无聊下流,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一讽刺残疾人,二讽刺肥胖者,三讽刺精神病患,模仿残疾人,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曾炮轰年度最烂电影《三枪》太下贱的洪晃对赵本山批判道:“小品最初的本意,就是针砭时弊的讽刺丑恶、歌颂优良品德。我是特别受不了这样的小品里头,还有这一种笑贫不笑娼的元素,永远拿边缘人类弱势群体和穷人开涮。”

赵本山的小品也不是没有“文化”,有的却是为党歌功颂德,高唱主旋律的“党文化”,也只有赵本山这样的人,才会成为央视的宠儿。

央视每年的春节晚会集中了全国“顶级”的演员和艺术家和创作班子,全国几百家电视台转播并直接延伸到海外。每年的春节晚会就是过去一年的政治、社会和艺术创作的缩影,可称为党文化的集中突出表现。到二十一世纪的“春晚”,干脆不许讽刺一丝一毫中共统治的黑暗,预定主题,专门为“春晚”写专用歌词,“好日子 ”,“越来越好”,“五福临门”,“万家欢乐”,“盛世大联欢”,以党国庆典取代民族欢乐,以党文化取缔传统文化。百姓的痛苦、民族的危机在处处弥漫的浓厚政治气氛中蒸发掉了。

正像韩寒在一篇博文中说的:“春晚在政治正确和万无一失的前提上,直播是延时的,群众是安排的,歌曲是假唱的,杂技是录播的,小品是阉割的,相声已经被摧毁了,连本来就是作假的魔术还要再作点假。于是我们中国的文艺晚会是永远不会出演播事故的。”

在央视春晚中,徒弟小沈阳曾开导师傅赵本山说:“钱乃身外之物,人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人死了钱没花了。”

赵本山未解其意,说了一句心里话:“还有一个比这更痛苦的呢,就是人活着,钱没了。”

赵本山不遗余力的配合著央视“强奸着全国人民”,为了钱财名气,不择手段,他认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活着没钱,当央视和春晚被民众彻底唾弃走下历史舞台,“强奸犯”干的坏事被清算的时候,恐怕最痛苦的事情就不仅仅是活着没钱那么简单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