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山寨”了中国
 
赵静芝
 
2009年1月16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让孙大圣还俗,让杨子荣包二奶,这不是痴人说梦,它有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山寨”。对中国来说2008年是地地道道的“山寨年”:山寨手机、山寨MP3、山寨电脑、山寨鞋、山寨裤、山寨油、山寨米、山寨药、山寨车、继而到不久前在深圳上演的“山寨春晚”。在依山结寨、落草称雄的时代早已远去的今天,仿佛一夜之间,我们又回到遥远的从前。当恶搞和造假变成了时尚,我们不禁要问:谁是祸首?

君不见,中共本身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山寨党”,既没登记也不注册,违法把中国老百姓忽悠了将近六十年。如果1921年那会儿因为其党章涉嫌“阴谋颠覆国家政权”,不便登记,那自己掌权之后总可以按照自家颁布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登记一下吧,但中共为了显示自己牛皮,就是不干。连带那些“花瓶党”和长期患“生殖系统疾病”的全总、共青团、妇联、青联、工商联都没有一个进行过登记。要知道,在中国,你就是开个两个人经营的路边洗脚房都要办三个以上的牌照,可中共就好“山寨”这一口。

再说老毛,那完全是“山寨”的祖宗。此人在湖南长沙师范读书的时候,就是个 “山寨马列”的主儿,邓小平虽然也是半吊子“马列”,但人家好歹还读过马列ABC,老毛连《资本论》都没读过两页,就成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其人当年青灯黄卷,浸淫古籍,终日做着黄袍加身的迷梦。老毛先去井冈山收编了一支山寨部队,紧接着就不顾重婚之身和贺美人搞了个“山寨婚礼”。之后,这个“山寨书生”,把一个个正牌的“臭老九”张国焘、王明、张闻天、博古、凯丰等拉下马。老毛言必称马列,就如同洪秀全不读圣经整天拿基督说事一样,都是要把“山寨”进行到底的干将,那些“革命大道理”主要是用来行骗的。

老毛和“中共”那是“山寨二人组”的黄金搭档。往早里说,中共当年在瑞金闹独立,搞过“山寨苏维埃共和国”,比所谓“台独”更雷人。四十年代在中华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为了一己之私,大搞“山寨抗日”,把老蒋搞得七荤八素。当老毛的“山寨革命”终于“修成正果”之后,就开始在整个中国大规模进行“山寨运动”。先是对那些文化人进行了“山寨鸣放”,结果近六十万读书人不知道有诈,全部上了“贼船”,以后的20多年没过上一天消停的日子。最有趣的是搞“山寨跃进”,什么亩产十几万斤粮,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五年内赶超英国美国。

老毛和中共几乎是“山寨成瘾”,不把中国搞得鸡飞狗叫,不把老百姓搞得心惊肉跳,他们是不会停手的。于是,上世纪六十年的一场“山寨大革命”,直接性把中国拉回到黑暗的中世纪。看着神州大地遍地鳞伤,工厂农村气息奄奄,男女老少不知所措,老毛觉得爽,在1976年写下的“水调歌头”诗中,就把被他完全山寨化的中国描绘成“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的美景。一代山寨大王差点就狂呼:让“山寨”来得更猛烈些吧!

老毛死后,本想去见马克思,汇报一下把中国山寨化的心得,但中共也知道,他这个“山寨马列”一旦入了阴曹,非被马恩归入拉萨尔孝子贤孙之列,也会被列宁斯大林视为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冒进分子,与其在地府被老祖宗修理,还不如先把这块湖南腊肉搁在天安门广场上,恶心一下全国人民。于是,硬生生把世界上最大的广场糟蹋成“山寨广场”。

中共进入所谓的“山寨改革”之后,山寨文化在抄袭与超越的羊肠小道上一路狂奔,老百姓发现,搞了三十年的“改革”,主人翁越搞越穷,70%的资源都被一小部分特权阶层和太子党掌控。为了早日把“山寨”这个帽子甩到太平洋去,中共特意又推出了一系列的口号,什么三个代表、八荣八耻、和谐社会、可持续发展等。但“山寨”本质不变:冤民上访讨说法,抓;学者上书谏言,关;法轮功要说真相,整。直至去年“山寨英雄”杨佳横空出世,才让中共倒抽了一下冷气。如今,随着草民席卷全国的维权抗暴,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党权世袭代替皇权世袭,集体世袭代替家族世袭,中国已经被“山寨”太久了,需要对“山寨”来一番山寨了。



***************************************************************

2009神韵全球巡演时间表及购票信息


 
分享:
 
人气:16,22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