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越来越难反驳的话(图)
 
黄芩
 
2008-9-16
 
【人民报消息】学生时代曾遇到一件难忘的事。假期里我在德国斯图加特火车站的一家咖啡馆里做跑堂,一位德国客人来过几次后就给我留下了印象,他总是跟我用简单的中文打招呼,我感到挺高兴。谁知有一次,等我端完咖啡后,他居然拉着我的手跟我上杆子,他身旁坐着的一位女士沉默不语,我当然没给他机会,甩开他的手就再没理他,他一直泡到快关店了还没要走的意思,我只好上前去催他付款,因为我们要打烊了。他不理我,还是一旁的女士掏的钱,他嘴里嘀里嘟噜着什么,我没吱声,收完费就迳直走回柜台。

谁知他突然从座位上冲到我跟前,指着我的鼻子大骂,说我对他不尊敬,给脸不要脸等等,还特别大声地说:“我跟一个中国女孩睡了半年觉,你们的民族精神就是说谎。”他的话让我很生气,我想说我们中华民族有五千年文化,我们是礼仪之邦,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可我也知道,当时留学生中的确有些人满口谎言,连姓名都是假的,何况我不清楚他和那女孩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想让自己被绕进去,于是将想说的话硬给吞下去,我只是说:“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想跟我动手动脚,门儿都没有。”后来有其他客人帮忙出面把他赶走了,事后老板对我说:“如果他下次再这样,你就叫警察。”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又同那位女士一起来店里,我一看是他们就不想招呼,请同事苏珊娜帮忙,她招呼过他们后回来满脸狐疑地问我:“我觉得他挺和善的呀,没看出有什么问题,你为什么不去服务呢?”我说他就是上次骂我那家伙,因为那次苏珊娜没在场,所以不认识他,但上次的事闹得不小,苏珊娜后来也听说了。她一听是那人,马上跳起来要去赶他走,我想拦都拦不住,她冲到那人面前,对他说:“对不起,您是不受本店欢迎的人,请您立即离开。”那人显得很尴尬,连忙讪笑:“对不起,上次我的中文不好,让那位女士误会了。”“不对,上次您是用德文清清楚楚地说的,说了什么您自己心里清楚。”苏珊娜揭穿他,毫不留情地将他们赶走了。不过苏珊娜回来后跟我说她感到对那位女士有些不公平,因为她并没干什么坏事,也被一起赶走了。我告诉她上次他闹事时那位女士就在旁边,而且一句话也没说,也不劝阻那人。苏珊娜一听马上松一口气:“那赶走她也没错。”

几天之后,那位女士单独来了,她非常和善地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我很抱歉,让您受委屈了。”我说:“对不起,连您也得一起被赶走。”她连忙说:“没事儿,我不但不生气,反而还特别高兴。那人是我先生,他经常这样当着我的面跟别人调情,我一直敢怒不敢言,他尤其喜欢招惹亚洲女孩,但大部份亚洲女孩都忍气吞声,也有些人甚至顺杆爬跟着他转,您是第一个不买他帐的亚洲姑娘,因此他觉得没面子,就特别生气。不过我真的非常感谢您,感谢您让他碰了这个钉子。”

原来她竟然是那人的太太,摊上这么个无赖男人太可怜了。同时我为她的真诚感动,要将家丑外扬对她来说不容易,我很想问她既如此为何不离开,而要被他那样当面侮辱,但终归没问,她一定有她的苦衷,我只能由衷地说:“非常感谢您专程来跟我说这些。”

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很多细节早已淡忘,但那德国人的一句话:“你们的民族精神就是说谎。”还真让我既不服气、又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话能好好堵那无赖的嘴,耿耿于怀了好多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好像越来越找不到答案,现如今,似乎只剩下说天凉好个秋的份了。

不对呀!想我中华故土,五千年文明史,岂是什么说谎的民族精神,我们的祖先不是曾有过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时期吗?我们也曾是礼仪之邦,信奉佛、道、神,知晓仁、义、礼、智、信,可那样的辉煌如今在哪里?在无神论的侵蚀下,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尤其是经历了文革,中国的人与人之间再也没有了相互信任,时刻要提访别人,连亲人之间都不敢说真话。坑人专坑熟悉的人,整个社会已经处在道德崩溃的边缘。

大陆媒体连篇累牍地报导打假,从假烟、假酒、假药、假鸡蛋、纸包子到周老虎,总也打不完,越打假货越多,最后连打假的人都造假了;几百人在街上围观流氓强奸妇女,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制止;好心扶了摔倒老太太的人却被倒打一耙,法庭还判他罚款;修炼真、善、忍的人被打压、被非法判刑和活摘器官;昨天才在万人大会上大谈廉政,今天就被“双规”的当政者比比皆是;在不少人写的出国经历中,那种为占到西方社会高福利的便宜、欺骗国外善良民众后沾沾自喜的心态表露无遗。




《悉尼晨锋报》头版标题:
“孩子的心破碎了(HEARBREAK KID)”
“开幕式丑闻(Opening Ceremony Scandal)”。

目前这些乱象不但没有收敛,反而铺天盖地的蔓延,北京奥运会时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中共当局面对全球民众和政府大做俯卧撑,在奥运期间大搞假抗议区,两名年近八十的老太太申请抗议不但不批准,反而被判一年劳教。在开幕式上搞假烟火、假脚印、假演唱、假少数民族和假文化,我们不禁要问:这些难道真的就是我们中华民族应有的精神吗?

这几天,网上铺天盖地的是三鹿奶粉事件,谁知明日又有什么在等着我们。让我感到悲哀的是,那个无赖德国人的话——“你们的民族精神就是说谎。”怎么就那么难以反驳呢?!

后记:

前几天和仲维光先生谈起了此事,他认为首先,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绝不是说谎,我们的民族精神是内向的,甚至在我们的民族精神里,外部的指责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内心的自责和自我检查,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人作了坏事,连鬼都饶不了他,几代人都要受到制裁,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有一种自我约束的不能说谎。

但为什么中国人现在说谎越来越普遍了呢,他认为那位德国人指责的对象实际上应该是共产党。对于共产党社会的特点,哈维尔就讲过,整个共产党社会就生活在谎言中。如果在极权主义社会里每个人为真实而生活的话,那么这个极权主义社会就会不攻自破。而且对整个极权主义社会研究的专家们也都知道,极权主义社会整个是编织的一个谎言,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谎言越演越烈的原因。

五十年代共产党开始散布他们的谎言,而且开始用它们这种谎言式的统治来毁灭中国社会,一波波的政治运动使得各种说实话的人遭受惩罚,直到今天中国传统的文化已经被共产党像犁地一样的深翻,彻底被毁灭了。

共产党极权主义社会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反传统,这在中国也不例外,因为传统是要人们说实话的,因为传统是要人们有道德的,因为传统是要人们热爱自己的生活、延续自己生命的,所以传统实际上和共产党的权力是相悖的。因此那个德国人所说的:“你们的民族精神就是说谎。”他说错了,实际上共产党的传统、现在中国所散布的、所制造的这些东西才是说谎,而绝不是中华民族的精神。

仲维光觉得如果这个德国人看一看他在东德的同胞过去的表现,亲自接触一下他就会发现现在的中国人和过去的东德人有惊人的雷同之处,那就是共产党社会的人都习惯于或不得不去说谎。

今天从国内出来的人为什么不敢反抗德国人呢,这也是共产党造成的,因为从共产党那个社会逃出来是很不容易的,出来维生是很困难的,所以人们就利用各种方法能留下来,对于那些个别德国人的欺负,他们也只有忍气吞声,已经习惯这样的不平等了,这个现象大家都看到了,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如果中国现在像49年之前那样自由,那么中国人也会据理力争,也不会一味的忍气吞声,也仍然会去维护他们说真话的权利。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