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议员:纳粹的靴子与中共的钞票(图)
 
2008-8-3
 


2008年3月18日,吕卡与另外7位“国会西藏问题研究小组”的议员去中共使馆,要求去西藏的签证以了解实情。吕卡在进入使馆前接受采访。(摄影:章乐/大纪元)

【人民报消息】随着北京奥运的临近,人们对中共践踏人权的关注愈加强烈。法国国会议员力昂奈勒·吕卡(Lionnel Luca)更语出惊人,将今天害怕中共的“那些法国人”与当年签署“慕尼黑协定”的法国人相比,批评他们“负有极大的懦弱罪责”,甚至使用了“合作者(collabo,法语中专指与纳粹合作的法奸)”这一严厉的字眼儿。

大纪元记者章乐8月3日巴黎报导,法国国民议会最大的工作组、拥有576名议员中的182名的“国会西藏问题研究小组”主席吕卡是在8月1日接受著名电台RTL的专访时说这番话的。当记者问到对主要欧洲领导人中只有法国总统去北京参加奥运会是否感到遗憾时,这位与总统同属同一政党的议员给与了肯定的回答,并指出,因为今年是灾难性的1938年“慕尼黑协定”70周年,当年我们(法国人)负有极大的懦弱罪责,那时我们能听到纳粹靴子的响声。而今天只有商业合同和银行钞票带来的颤抖能解释我们的懦弱。

二战前夕,对捷克承诺有防卫义务的英、法两国,因害怕战争而向希特勒的领土要求让步,于1938年9月29日,背着捷克,与德、意签署协定,将捷克的苏台德地区划给纳粹德国,更胁迫捷克接受了条约。希特勒并讹称这是对西方最后一次领土要求,当时签署协议的、以对纳粹实行绥靖政策而留下恶名的英相张伯伦则兴高采烈地声称换来了“一代人的和平”。但时隔不久,1939年3月,纳粹德国就吞并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事件史称“慕尼黑阴谋”。

吕卡议员进一步指出,今天的法国人比当年还要恶劣,因为“今天我们并未被占领,并没有外国军队统治者我们,我们的国家和人民还是自由的呢。”他说:“懦弱可由害怕或意识形态的热情而产生,但今天没有后者,那么我们怕什么?怕中国人去香榭丽舍大道示威吗?真是的!我觉得有时候我们真的可鄙,而这在历史上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这不是吕卡第一次如此措辞强烈。7月22日在国民议会举行的新唐人记者会上,他已经提到“慕尼黑协定”,并谴责讨好中共的欧卫总裁Beretta 有如collabo。

记者还问到,对近日中国在英特网方面的食言,是否担心北京奥运会会成为西方人的一个陷阱,特别是对下周去北京的西方国家首脑?

吕卡回答说:“重要的是对任何从我们民主和人的尊严的立场看的侵权行为立即做出反应,而不是听任它们妄为,因为中共当局正在那边以它们的方式建构‘北京乐园(Beijing Land) ’气泡,所以所有去那边的人必要时都应该行动起来,解释、揭露,以使中(共)国的体制发生改变。”

吕卡回答说:“真正的陷阱是献慇勤。如果去北京的人只谈奥运和比赛结果,那显而易见,中共领导人就赢了。重要的是要把实际情况讲出来,而不是谈‘乐园’。……如果去了那边,又不尖锐的指出中共那些令人不能容忍的事情,那就是和‘慕尼黑协定’一样了。”

他还希望共和国总统,也是欧盟主席,能够提醒中国领导人对人权所承担的责任;当他从北京回来后能会见达赖喇嘛。他表示,在这方面,德国人对中(共)国的态度是我们的榜样。

关于最近胡锦涛在记者会上说不要把奥运政治化,吕卡回应说:这是只有中共领导人才从中获得灵感的笨蛋头脑,因为他们说不政治化,但他们除政治化之外不做别的,而且是最坏的政治,因为他们施行独裁。

吕卡以强硬反共著称。当记者问及他经常反对中共政权时,话音还未落地,吕卡就抢着回答说;“绝对!”但他分的很清楚,多次在公共场合明确说,他反对的是中共独裁,而非中国人民。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