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以后又会是什么样?
 
荷雨
 
2008-6-24
 
【人民报消息】自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起,在纽约法拉盛,中共特务及受到煽动的不明真相者攻击法轮功学员,迄今已一月有余。法拉盛见证了中共特务帮凶的暴虐、奸诈与张狂,法拉盛见证了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善良与坚忍,现在,觉醒的民众站出来声援支持法轮功,抵制恶势力,那么,再过一个月后的法拉盛又会是什么样?

看法轮功大游行 心里充满了希望和安宁

从事销售工作的张先生在法拉盛已生活了十年了,看到法轮功学员六月十四日的大游行通告,他特地带两个儿子来声援、支持。他说:“我看了好多次法轮功大游行了,每次看,我每次都会被深深的感动。法轮功不分国界,也不分民族,看到很多其他族裔的人都来修炼我们中国的传统功法,看到那么多人来参加大游行,我感觉很激动、很兴奋,法轮大法真好!”

对这次法拉盛暴力事件,张先生认为共产党确实太腐败,法轮功把中共在四川大地震中的恶行、把事实真相揭露出来,是对中国负责,现在也只有法轮功学员敢讲真话,面对那些暴徒的围攻、辱骂和殴打,他们真正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人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对那些被中共操纵来捣乱的人,“我觉的他们真是很卑鄙、很无耻。”

他说,“这段时间以来,我都看《新唐人》中文电视,我觉得说的是事实。现在那些其它中文电视其实就是中共的喉舌,就象中央八台、中央九台一样,我们现在都不看。不是说我不爱国,我是真爱国,其实法轮功也才是真正爱国。我们就是反中共,爱中国。”

经历过“六四”的张先生,因对中共彻底失望而忍痛离开了中国,为活得象个人样儿来到美国。前段时间看到中共又把魔爪伸到美国,他曾一度在愤怒中感到无奈;然而从法轮功大游行所呈现的洪大气势和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中,他的心里又燃起希望、充满安宁。

正气高涨 邪恶败落

六月十四日,在游行起点的街道上,挤满了驻足观看的人群,人们纷纷为游行队伍鼓掌、照相。一矮个妇人却一边走一边对着游行队伍用很下流的话谩骂。一位来自大陆的中年男士立即对其大声制止、责问:“你凭什么辱骂他们?!这是在自由的美国,你不喜欢就回国好了!你在妨碍我欣赏他们,我不能容忍你辱骂他们!你为什么要骂他们?!”

那妇人一边语无伦次的嘟囔着:“好!好!好!我是神经病!我脑子有问题……”,一边心虚的躲开了。

当被问到为什么要站出来制止恶行时,这位从事教育工作的李先生回答:“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震撼人心灵的场面。我很佩服法轮功学员,他们很勇敢!我看到他们在太阳底下发报纸,告诉人真相,多辛苦呀!我看了都心痛!那帮家伙还骂他们,说他们是为了钱去发报纸!简直令人无法容忍!美国是个能自由表达自己思想的地方,我认同‘中共不等于中国’的观点。我认为中共不应该打压法轮功,迫害是不对的!”

站在旁边的唐先生来自香港,是法拉盛的老居民了,他也勇敢表达自己的看法:那些人造谣说法轮功说 “天灭中国”,其实人家说的是“天佑中国”,“天灭中共”。那些人(中共帮凶)就是胡搅蛮缠,歪曲事实。唐先生认为,“中共和中国绝对不一样,中共这几十年的所做所为根本不能代表中国!法轮功没骂中国,他们只是不同意中共的做法而已。在这自由的土地,每个人都有信仰自由,都可以自由发表意见,但决不能用暴力去攻击别人的信仰。”

唐先生觉得前段时间的法拉盛象回到文革,“中共的做法太离谱了,决不能让它把暴力革命的那套搬到这里来!法轮功的和平、理性的抵制迫害是对的。”

在图书馆前的街道边,当一位戴着墨镜和礼帽、身板挺直的老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个男子凑到跟前阴阳怪气的叫骂了一句匆匆溜走,这位自号“纽约侠客”、曾从事戏剧艺术工作的老人,声音洪亮、抑扬顿挫的冲那男子说:“美国是个自由和多元化的社会,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看法,用谩骂去压制对方本身就是无能和懦弱的表现。有道理就讲道理,你办你的媒体,我办我的媒体,大家可以把真理辩清楚,这才是真本事。那些闹事的人纯属愚盲,他们不讲道理,因为他们根本就没道理!”

八旬老人声援正义

年过八旬的郭老先生从台湾来到美国,已在法拉盛居住了三十多年。目睹最近中共在法拉盛的红色暴行后,刚开始时忧心忡忡:“我四九年中共占领大陆时去到台湾,后来中共威胁台湾我来到美国,现在中共的魔爪又伸到海外来,在法拉盛就有许多中共特务,这样下去,哪有安宁啊?我们再往哪里躲啊? ”

对那些被中共领馆收买去围攻法轮功学员的人,郭老先生声音颤抖着说:“这些人都忘了他们为什么来美国,他们也是为躲避共产党的迫害才来的啊!现在他们为了一点点钱又跟着中共去迫害别人!”

郭老对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迫害下坚持讲真话由衷的敬佩,他说:“现在除了法轮功以外没人再讲真话,他们讲的‘真善忍’没错。如果没有法轮功,中共它说什么就是什么,法轮功劝人退党退垮它,中国就有希望了!”

受法轮功学员的感召,行走不便的郭老带着助走梯来到大游行后的集会现场,一直在烈日下坚守着声援正义。

我们不能再做旁观者

来自大陆的朝鲜族妇女全银珠,对公开站起来声援法轮功、谴责中共也有过顾虑,因为她担心自己在中国的父母、兄弟姐妹会受到中共迫害。但最终良知战胜了恐惧,她说,站出来支持正义是人活在人世间必须做的事。

面对中共一次次的欺骗和对无辜者的行恶,全银珠说:“我们不能再做旁观者,不要再做帮凶,我们必须站出来,讲出真相、替受害者说话,防止悲剧重演,这才是真正的爱国!如果大家再不站出来支持正义,中国就不会有希望了。”

法轮功学员给全世界上了一课

民运人士唐柏桥先生认为,通过法拉盛事件,法轮功学员给全世界上了一课,让人们知道了什么是善的力量,知道了善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他觉得“法轮功学员非常了不起,他们现在所做的,是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放弃了的事——抵制中共邪恶势力。包括许多民运力量都放弃了,他们选择了与共产党合作,因为他们害怕一站起来就会被中共镇压掉,这其实是宣布自己跪下了,但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永远不会。”

接触法轮功已久的他指出,从法轮功的书籍也好,从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也好,他深知“法轮功不屑于参与常人的政治。可他们为什么要劝人退党呢?因为他们看到了共产党的邪恶,他们知道只有把共产党从中华大地上清除,中国人才能得救;他们所做的就是为了使更多中国人免遭灾难。中共提出‘多难兴邦’,象它知道后面还有更多灾难似的,中共真是丧尽天良!”

唐柏桥先生说:“二战时的希特勒和日本军国主义也很张狂的,可它们最后都崩溃而亡。今天的中共也一样,你别看它一个月前收买了那么些人在法拉盛闹事,那么嚣张;可一个月后的现在,他们就象地下游击队一样,干完坏事后到处钻啊,躲啊;我说,你再看一个月以后又会是什么样?”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