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雙火眼金睛(圖)
 
棣梓
 
2008-4-13
 
【人民報消息】

送你一雙火眼金睛識正邪
送你一身平安福份得光明

引子

五十多年來,在不允許任何中國人民講話的條件下,讓一個賣國侵略者講它的謊言,講一千遍、講一萬遍,直至講到成為“真理”。五十多年來,在不允許任何中國人民反迫害的條件下,強迫中國人民接受一個中國新沙皇獨裁政權的屠刀殺害,殺一千次、殺一萬次,直至殺到中國人民承認這個賣國政權成為“偉大、光榮、正確” 的領導核心。五十多年來,在不允許任何中國人民製造自己祖國旗幟的條件下,只許高舉馬列主義旗幟,舉一千次、舉一萬次,一直把這個恥辱舉成中華民族的“尊嚴”。五十多年來,在不允許中國人民存在任何組織,任何人身自由的條件下,把中華兒女一個一個蛻變成“揚眉吐氣”的馬列子孫,一直把他(她)們蛻變成不知道自己的祖宗是誰,不知道祖傳文化是什麼,不知道祖國是誰給我們留下的家園……這個組織叫中國共產黨,這個領袖就叫毛澤東。

在利益和正義之間你選擇了什麼?
在恥辱和尊嚴之間你選擇了什麼?
在倒退和前進之間你選擇了什麼?
在骯髒和道德之間你選擇了什麼?
在敗壞和良知之間你選擇了什麼?
在好處和責任之間你選擇了什麼?
在野蠻和文明之間你選擇了什麼?
在馬列子孫和中華兒女之間你選擇了什麼?

送你一雙火眼金睛識正邪

人總是有那麼一種願望:自己能有明眼高見,看透事物的本質,看透事物的結局,能知道未來和社會的興衰變化。甚至渴望:超高、超強、超越世間的一切等等。有所作為,大作為,輝煌成就自己的一生。然而,嚴酷的現實總是玩笑般的戲耍著人生。往往想戰勝消滅別人的人卻被別人戰勝消滅。如:二戰時的希特勒,東條英機,還有後來的奇奧塞斯庫,薩達姆等等之流。而想把別人托起的人,往往又被人高高的舉過頭頂,被人敬仰。如:聖瑪麗亞、釋迦牟尼、耶穌、老子、孔子等等。想出名的人出不了名,而不想出名的人卻名聲大振。世間的一切往往是與人的願望反差著進行,人們在各自的努力中,有成功者的喜悅,也有失敗者的憂傷。

人要想做一件好事,總是有同等大小壞的因素成為阻力,人要想做一件壞事,總是被同等大小正的因素去管制。人類總是在這種相生相克的理中發展著,進行著。在人類漫長的歷史上,有成就了好事流芳百世的明君,也有做了壞事遺臭萬年的小人。還有人說:流芳百世與遺臭萬年是等長距離。管他呢!反正都是名,享福就行。儘管這樣,人總還是有人性的。社會上還是想做好事的人多,因為做好事必定有好的結局,好事做完了心裏舒坦,踏實。

人世間的一切本來就是迷。如果你不用正確的思想主線去認真分析,辨認思考,就會誤入歧途。就容易把對的事情當成錯的,把錯的事情當成對的,遺恨終生。人到底為什麼就看不透世間的一切呢?人怎麼就那麼迷呢?人怎樣分辨哪些是正的,哪些是邪的,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哪些是好事,哪些是壞事呢?就是因為人自己沒有用本性的一面去看問題,而是用後天的觀念去看問題,所以就看不到問題的實質。沒有用本性去看問題,就說明這個人還不能自己主宰自己。能夠主宰自己的人,就是一個本性沒有被封存的人,他一定會有識破事物的慧眼能力。有人自己沒有主見,也不看別人的見解,他自己就等於封閉了自己,一個聰慧的人絕不會去搞一幫哄,更不會封閉自己,他會自己去看,去分析,去識別。一個人如果做壞事就會封存本性,一個本性封存的人是不具備慧眼的。一個本性覺醒的人,就能辨別什麼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壞。

人怎麼就能夠具備慧眼金睛呢?你不能象現在的中國人那樣用觀察政治動向、階級概念這種觀察問題的方法,去觀察未來,去觀察世間的變化。你是觀察不准的。因為人世間的一切都不是人自己說了算的。都不是人自己怎麼安排就怎麼定的。所以用這種方法不能觀察天象的變化。

慧眼真睛那是真實存在的功底,也叫根基。首先得學會從身邊的事實觀察事物。事實是什麼就是什麼,必須得講真,真實。不管人們怎麼說怎麼講,事物本身是真實的。虛假的東西永遠不能立足,永遠不能成為依靠,永遠不能成為基礎。也就是說得學會觀察事物的實相。在中共壟斷的、獨家的、一言堂的宣傳環境下,由於其對中國人民的近六十年的愚弄、欺騙,使得一部份人除中共的喉舌所言之外,一概不聽,只聽一言堂的說教;另一部份人既無法得到圈外的信息,乾脆什麼也不聽,也不信,自我封閉,麻木不仁。要具有火眼金睛,就要學會全方位的看事物。不要帶“太陽鏡”,不要帶有成見,不要帶任何觀念,不要抱有“目的”,要靜下心來,傾聽各方面的聲音,才能對事物有一個客觀、全面的了解,得出客觀、公正的結論。否則就達不到孫悟空的火眼金睛識妖破迷的能力。

比如說:一提法輪功,個別人就不想聽了。一提共產黨謊言欺騙,就罵上了。當然這不是大多數。象這樣的人,永遠都不能長出一雙火眼金睛來。為什麼呢?因為他沒有把這裏實實在在的東西了解清楚,沒有實實在在觀察事物本質的基礎作為根基。就容易出錯,就容易掉下來。人為什麼蹬空了,就是因為他腳下的基礎不實,人為什麼把事物看錯了?就是你沒有把那件事物的本質實相看清、看真。因為你沒有觀察事物能力的根基,你相信的是謊言,謊言是虛假的,是靠不住的,是不能作為基礎的。你觀察的是表面現象,而不是事物的本質,你看到的是形,而沒有看到它的勢,也就是內力。所以你容易把事物看錯。為什麼有的預言家預言的某些時段的事物那麼準確呢?就是因為他有那麼深厚的基礎。

又比如:“天滅中共”這是必然的一個天象,可有人說這是跟中共搞政治。人家共產黨有軍隊、有警察、有機槍、有大炮、有監獄、有大鐐、有手銬、有警棍及各種酷刑折磨手段。這只是看到共產黨的形,這只是表面現象。這不能證明中共有這些就不死亡了。中共的壽期已經到了。中共也是有定數的。中共要想再延續它的生命那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光看它的形,一個人的家產很豐厚不等於它還有壽命。中共有軍隊、有警察不等於它還有生存能力。你要看到它的勢,它所缺德的虛假的勢。要有學會看勢的功力。中共的大勢已去。

因為天象變化安排人類要邁向新紀元。人類的動向也必然要向這一步走,這是人類發展的一個階段,也叫一劫。跟冬春交接一樣,冬天去了,春天要來到,冬天不讓春天到來這行嗎?你不想讓冬天走,你能留住冬天嗎?你不想讓春天來,你能把春天推走嗎?你不想讓共產黨死,共產黨就死不了了嗎?共產黨也是有壽命期限的。這是天象變化下面安排的。你能頂的住天嗎?又比如:某人家裡的親人去世了,你能拉住他不去死嗎?因此說,人必須順應天象,不順應天象就要被淘汰。不是說中共有軍隊、有警察、有監獄中共就不死了。不是說醫生有醫療條件、有醫藥這個醫生就永遠活在世上不老不終了。因此,你要想了知未來,首先得把身邊的事情看實。

當今中國大陸很多明眼人,提出了很多尖銳的問題:說自從共產黨入侵中國大陸以後,中國就開始出現了很多很多的怪現象;把謊言當成真理;把陰謀說成策略、陽謀;把黑暗說成光明;把地獄說成天堂;把賣國當成愛國;把外辱當成尊嚴;把馬列當祖宗;把幽靈當神仙;把欺祖辱宗、認賊作父當英明;把背叛中華民族說成救中國;把侵略說成解放,把大煞星當成大救星;把大漢奸當成大君子;把賣國元兇當成開國元勛;把渺小當偉大;把恥辱當光榮;把歪道當正確;把邪說當真理;把醜陋當美麗;把獨裁當民主;把消滅人權當成以人為本;把殺害維護中華民族的尊嚴說成平息反革命暴亂;把活摘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器官說成處理邪教事務;把一句話就能解決的問題,加持到一級戰備狀態,對付手無寸鐵的民眾百姓,叫作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把中華兒女蛻變成馬列子孫叫作培養民族後代;把用馬列主義屠刀殺害中華兒女說成是保衛祖國;壞人懲治好人,邪惡審判正義,泯滅人性屠殺善良是中共的政策,等等。僅從以下幾個方面分析這些壞現象到底是怎麼來的,它的根源究竟發生在哪兒?

一、中共到底是個什麼物種 它來自於哪裏

我們中華民族誰生的共產黨,誰是共產黨生的?恐怕很多人都會回答誰也沒生共產黨,誰也不是共產黨生的。所以共產黨不是我們中華民族原有的東西,它是從哪裏來的?它是斯大林為顛覆中華民族政權輸出給中國的一個西來幽靈。說白了它是一個真正侵略中華民族的進口貨。如果用一句最老實的話講:它是中華民族文明歷史上最恥辱的外辱。所以中共才是一個真正的反華勢力。《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中闡述的非常清楚。

二十年代初,中華民族面臨世界上兩個侵略者。一個是白色法西斯:日本在中國實現東道樂土,建立亞洲共榮圈。另一個是蘇聯斯大林在中國建立無產階級專政,建立中華蘇維埃政權。

一提到日本侵略,人們認為只有日本是侵略者,而第一個侵略中國的不是日本而是蘇聯。是1929年中華民國要行使主權,收回中東路權的時候,斯大林背信棄義派他的加侖將軍率兵八萬,在我國東北、東西一百零四個縣展開全線進攻。我們的國民政府將軍韓光迪將軍為保衛中華民族的領土就率先戰死在抗俄的疆場上。

為顛覆中華民主政權,斯大林在1920年8月派蘇聯共產黨中央第三國際代表叫維津斯基到中國的上海建立的共產黨(不是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這是個假日期)。並建立了臨時中央委員會,是由蘇共建立了中共,並由第三國際命名為中國共產黨,又名中國支部。

從此以後斯大林向中國輸出的,也就是毛澤東先生給我們從蘇聯進口的,不僅是中國共產黨;還有在斯大林的親自指揮下,毛澤東按照斯大林的命令在中國發動的“武裝暴動、土地革命、建立蘇維埃政權”;也就是說毛澤東給我們進口了殺害中華兒女的馬列主義屠刀;8000萬中華兒女成了中共的試刀魂。在8000萬中華兒女的白骨堆成的平臺上建立了毛澤東從斯大林那裏給我們進口的紅色蘇維埃政權;還給我們進口了洋祖宗──馬恩列斯;還給我們進口了通向共產主義成為幽靈的金光大道──社會主義道路;還進口了馬列主義著作黨文化;還進口了無產階級獨裁專政;還進口了馬列主義旗幟。從此以後中華民族被毛澤東徹底倒退到斯大林的新沙皇獨裁政權控制的殖(赤)民地上。從此,中國人民被“解放”的沒有生活自由,沒有生產自由,沒有思想自由,沒有文化自由,沒有知識自由,沒有政治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沒有經濟自由,沒有認祖自由……所以中國共產黨虐待中華兒女時是不會心慈手軟的。

二、東道樂土的失敗與無產階級專政的成功

一九二零至一九四五年,我們中華民族,孫中山先生建立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面臨兩個法西斯侵略者:日本要在中國建立東道樂土,實行亞洲共榮;另一個是蘇聯斯大林要在中國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建立紅色蘇維埃政權。

當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侵入東三省後,蔣介石繼承孫中山先生的遺志,全面投入抗戰,大量的國民力量,軍政力量全力以赴奔向抗戰前線。著名的上海淞滬戰爭,國民黨投入兵力七十萬,日本投入兵力五十萬,一百二十萬人在上海展開那場激烈的大會戰。有哪一個是共產黨?這裏沒有一個人是共產黨人。共產黨宣傳說國民黨不抗戰,共產黨抗戰,你說這不是厚著臉皮說瞎話嗎?

國民黨由於長達十四年的前線抗戰消耗,國力和人力已經處在人困馬乏的極度疲憊狀態。所以就沒有能力繼續第二場戰爭。就好比兩個拳擊手,第一場比賽,他力氣很足,他贏了,連續第二場,他的體力就不充份了。有可能輸給對方。

國民黨在前線全面抗戰。共產黨在後方“拔白點”(割據叛亂),趁機發展擴張壯大自己。在斯大林的親自指揮,親手締造,親手培養下,中共養兵蓄銳,招兵買馬,種鴉片賣錢買槍、買炮、買子彈,就準備與國民黨開戰,奪取中華民主政權變為無產階級專政統治。因此國民黨打完了第一場抗日衛國戰,再打第二場中共的叛逆賣國戰就太不容易了。因為十四年的前線抗戰,傷痕累累,人困馬乏,國民黨是難以戰勝在後方已經素有準備且養精蓄銳,聚草屯糧,發展擴張,準備出手奪權的中共。因此,國民黨只抵抗了第一個侵略者──日軍的侵略,卻沒有能力防禦第二個侵略者──蘇共利用中共對中華民族的顛覆侵略。

所以說,中國共產黨戰勝國民黨的勝利不是中華民族的勝利,不是中國人民的勝利。而是斯大林顛覆中華民族政權成功的“偉大勝利”,是中國共產黨賣國背叛中華民族的“偉大勝利”,是把孫中山先生開創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倒退到蘇聯斯大林新沙皇獨裁政權上的“偉大勝利”,是把俄國的政權建立在中華民族大地上的蘇維埃政權的 “偉大勝利”,是中華民族被迫承受馬列主義蹂躪的“偉大勝利”,是用馬列主義屠刀殺害中華兒女成功的“偉大勝利”,是中華民族斷送在毛澤東萬劫不復的千秋恥辱的“偉大勝利”。------所以那些披著中華民族外衣殺害中華民族同胞的馬列子孫們自豪、驕傲,揚眉吐氣,高呼,歌唱偉大的共產黨萬歲,社會主義萬歲,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萬歲,偉大領袖毛主席萬歲。為什麼是這樣?因為日本人殺不到的中國人毛澤東全殺到了,斯大林想達而達不到的毛澤東全替它在中國實現了。

在長達十四年的抗戰中日軍被趕出中國了,而斯大林的無產階級專政鉆空成功了。這就是“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英明”。

自從共產黨侵入中國,在中國的國土上,不能存在中國人民的東西;在中國的國土上,中國人民不能舉中華民族的旗幟,只能舉馬列主義旗幟;在中國的國土上,不能承認中華民族的祖宗,被毛批罵為舊世界,只許供馬列為祖宗;在中國的國土上,中國人不能走中國人民的道路,必須走馬列的社會主義邁向共產主義的幽靈道路;在中國的國土上,做中華兒女成了罪人,當馬列子孫揚眉吐氣;在中國的國土上,不能學習中華民族的文化(罵為四舊),只許學馬列的黨文化;仁,義,禮,智,信被毛澤東批罵成精神枷鎖;真善忍被江澤民打擊成×教。什麼叫國恥?什麼叫尊嚴?不知道那些中國的馬列子孫們還有沒有良心,還有多長時間的驕傲,還有多長時間的瘋狂,還有多長時間的揚眉吐氣?

難道我們中華兒女有了人權自由就恥辱了嗎?難道我們舉起自己祖國的旗幟,不如舉著馬列主義旗幟有尊嚴嗎?難道我們不供馬列畫像,而供祖宗的畫像就不榮耀了嗎?難道我們不承受馬列主義屠刀殺害就是反黨嗎?難道我們不承受中共對中華民族的蹂躪就是不愛國嗎?

三、抗日衛國戰爭到底是誰打的 誰領導打

一提到抗日戰爭,在中共的壟斷宣傳下,現在的中國人都以為日本侵略者是被共產黨的小米加步槍趕出中國的。給人們的印象是國民黨從來不抗日。翻開歷史的真實記錄,人們才知道保衛我們民族血脈的抗日英雄打的那些苦仗,惡仗,大仗都是國民黨打的。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軍開始侵略我國東北,國民政府軍、政力量全面轉入抗日前方對付外侵,拉開了抗戰衛國的序幕。面對日軍侵略蹂躪民族之機,趁國難當頭之時,共產黨在後方拔白點,毛澤東與第二個侵略者斯大林勾結,大大的發展著叛變中華民族顛覆孫中山先生開闢的民主政權,積蓄武裝力量,忠實的執行著蘇聯交給中共的三大賣國求榮的反華任務:“武裝暴動,土地革命,在中華大地上建立蘇維埃政權。”

日本占領東三省兩個月後,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蘇聯國慶日,在斯大林的命令下,中國共產黨在江西的瑞金建立了“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第一個分裂中國的是共產黨,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的主席毛澤東,秘書長鄧小平。毛澤東的心不在抗日上,不在人民的安危上,它的心思是在政權上,它的心思是在後方發展壯大軍事力量,奪取中華民族的政權上。所以共產黨在延安,在大別山用種鴉片賺來的錢招兵買馬,大生產運動不是生產糧食支援前線,是生產大煙所賣的錢買槍,買炮,買子彈,聚草屯糧,養兵蓄銳,就是要等到國民黨與日軍在彈盡糧絕,人困馬乏,傷痕累累之機,中共一舉大獲成功。真可謂:“魚蚌相爭,漁翁得利”。

在國民黨的教科書中寫的抗戰十四年,在中共的教科書中寫的抗戰八年,一九二八年───一九三七年,中華民族面臨:東有日本侵略,北有蘇聯的顛覆,內有中共與蘇共勾結發動武裝叛亂,還有軍閥殘餘的殘餘。

在一九三七年全面抗戰前,國民黨陸軍270萬,海軍軍艦噸位十萬噸,空軍飛機600架。而中共農民造反大軍只有30萬。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逃到陜北所剩人馬三萬,槍隻1萬3千支。

一九三七年──一九四五年八年的抗戰中,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政府軍打的仗:二十二次大會戰,投入兵力十萬以上,只長沙一地就三次,一千一百一十七次大型戰役,或叫大型戰鬥,平型關,臺兒莊各是其中一次,小型戰鬥二萬八千九百三十一次,北京一位史學家撰寫的《抗戰紀實》國民黨軍隊死亡失蹤三百二十一萬一千九百一十四人,空軍陣亡四千三百二十一人,毀掉飛機兩千四百六十八架,海軍艦隊全部打光。

從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三年,不足五年時間,在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畢業的兩萬五千名國民黨青年軍官,其中一萬名戰死在全面抗戰爆發的頭四個月,國民黨二百零六位將軍面對面的被打死在抗日戰場上。參看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戰死在抗日戰場上的國民黨將軍》。共產黨的三個上校寫的《國民黨──一九三七》一九九三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出版社出版。開頭一句話: “五十多年前保衛我們偉大民族血脈的戰爭,究竟是誰打的,是誰領導打的,我們有權知道。”

而中國共產黨到今天為止,拿不出在抗日戰爭中死亡,陣亡的名單來,拿不出它連長以上的軍官是怎麼戰死在抗日戰場上的名單和事跡來。它的將軍關向應是病死在延安的醫院裏。它的將軍高敬亭是被新四軍處決的。原因是他不聽新四軍的命令,他想打日寇。因為中共的真正目地是積存力量奪取政權,不是為了抗戰,它怕消耗力量,所以它拿不出抗日戰爭中死亡,陣亡的軍官和事跡來。

共產黨的兩支軍隊,八路軍還參加過平型關戰鬥,娘子關戰鬥,陽明堡戰鬥等,它是百排小戰,不是百團大戰。儘管如此,八路軍還打過日寇,而新四軍從建軍到抗日結束從未打過日寇,它專打國民黨的抗日軍隊。

因此說:真正保衛我們中華民族血脈的功臣是國民黨,而真正背叛中華民族,高舉馬列旗幟,與斯大林勾結,在斯大林的直接命令指使下,在中國實行“武裝暴動,土地革命,建立蘇維埃政權”的是中國共產黨。當時國民黨在前方抗日,共產黨在後方拔白點,建立紅色根據地,成立紅色蘇區政府。中華民族面臨的兩個法西斯:日本白色法西斯於一九四五年八月投降了,而紅色法西斯共產黨最終侵略了中華民族。因為紅色法西斯蘇共有中共這個內奸接應而侵略成功。因此,今天中華民族承受中共的迫害是一個內奸賣國迫害,是一個欺祖辱宗,認賊作父蹂躪中華民族外侮侵略的迫害。孫中山先生開創的民主政權被俄國斯大林的新沙皇政權所取代。從此中華民族的祖宗換成了馬列,中華民族的文化換成了黨文化,中華兒女蛻變成了馬列子孫------詳情請看辛灝年先生的演講《中流砥柱》,《誰是新中國》和《九評共產黨》。國民黨的抗日是血寫的事實,不是墨寫的謊言。

四、毛澤東為啥要發動文化大革命

首先說什麼叫文化:文化一般指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中的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的總和。我們中華民族有上下五千年的文明歷史。有中華民族的神傳文化,有高尚的道德思想準則和自己民族的發展路線,自由的生活道路等等。

自從毛澤東與斯大林勾結顛覆侵略了中華民族政權成功之後,在八千萬中華兒女的屍骨堆築成的平臺上建立起蘇維埃政權以後,毛澤東給我們進口了祖宗──馬、恩、列、斯;還進口了黨文化──馬列著作;還進口了通向共產主義成為幽靈的金光大道──社會主義道路等等。

這樣一來,我們中國就有了兩套祖宗、兩套文化,兩套思維方式,兩套發展路線,兩套生活道路,也就是兩套社會制度或叫兩套社會系統。人民如果按照自己祖傳系統走,承認自己的祖宗,承認自己祖傳文化,承認祖傳道德,承認自己的民族制度等,人們自然就會認為毛澤東是個大漢奸,是一個真正的大漢奸,是一個竊國元兇,是民族的敗類。

如果讓人們按照毛澤東進口的斯大林顛覆的中華民族的政權走,那就得換祖宗、換文化、換思想、換民族發展路線,換社會系統等等,用黨文化名詞講叫作換政治結構或叫政治制度。

換祖宗:用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代替文武周公,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換文化:用馬恩列斯毛的黨文化著作代替五千年的神傳文明道德文化;換路線:用社會主義通向共產主義成為幽靈的道路,代替五千年文明自由發展的道路;換旗幟:用馬列主義旗幟代替中華民族的旗幟等等。

所以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帶領中華兒女蛻變成馬列子孫,成為最革命的紅小將,對中華民族的祖宗視為仇敵,大罵出口,大打出手,把代表中華民族的文化、文明,祖傳古跡統統都砸碎。毛澤東帶領紅衛兵所砸碎砸爛的舊世界都是今天價值連城的國寶,甚至是無價之寶。所以打倒的都是不想辱罵祖宗的,熱愛中華民族文化的,想走自己祖國道路的中華兒女,把他們打成反革命被批鬥,被槍斃等等。這些是不是事實?!你說毛澤東是個好人還是壞人?你說他是個漢奸還是開國元勛?把中國開到蘇聯新沙皇無產階級政權的道路上,這樣的元勛是個什麼元勛?你自己說。把給我們留下祖國,交給我們文化,養育我們的祖宗批罵個夠,你說這樣的領袖是個什麼領袖?如果我們的祖宗真不好,你不認就不認,自己的祖宗交給我們的文化都是道德高尚的文化,交給我們的行為都是道德高尚的行為……你不認自己的祖宗認別人當祖宗也行,你認個好人當祖宗我們也認了。你認一個教人“行兇、殺人、搶劫”(它自己叫暴力革命奪取政權……),教人作惡的人當祖宗,殺害了中華兒女八千多萬。這樣的領袖是個什麼領袖?就因為它殺中國人殺的多能把中華民族的政權倒退到蘇聯新沙皇獨裁政權上,這就偉大了嗎?文化大革命不僅是革了祖宗的命,革了文化的命,還革了民族的命,革了道德的命。我們老百姓,別說連個生存的權利都沒有。就連一個要臉的權利都沒有。不怪有人說:中共不穿衣服光著身子滿市跑,還罵別人沒捂眼睛不要臉。

五、什麼叫“反革命”

毛澤東活著時,反革命分子,反黨分子,反動分子太好當了。你說話稍不留神這批鬥會就輪著你頭上了。毛澤東好鬥,鬥爭會不斷。每天都得有靶子。它批罵祖宗,你說祖宗好,你就是個反革命,他要把祖傳文化燒掉,你留著祖傳文化就是反革命……(具體事實請參看《九評共產黨》)四十五歲以上的人都親身經歷過中共整反革命的運動。

毛澤東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鄧小平講: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

江澤民講: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

革命和反革命的根本界限:一個是殺人,一個是反殺人;一個是要行兇,一個是反行兇;一個是要搶劫,一個是反搶劫;一個是要作惡,一個是要行善。在毛時代反革命罪比殺人犯的罪行更嚴重。反革命這個詞後來被鄧小平取消了。是不是因為反革命很容易被人發現就是好人呢?殺好人,民眾是不服氣的,這些反革命正是人民需要的好人。

毛澤東和中共又想殺人,又想讓別人說它是好人,所以對人民就使用欺騙手段。比如毛澤東說:“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各級領導同志務必充份注意,萬萬不可粗心大意。”也就是說黨的生命不能光靠政策這個硬性規定,還必須得有策略這個手腕也叫損招兒。每個老百姓可以看看,共產黨哪個階段對人真實過?連中共內部都是勾心鬥角,謊話連篇。

毛澤東打擊地、富、反、壞、右。它為什麼要打擊這些人呢?正是共產黨的科學家們對人所認識的那樣:人是會使用勞動工具、有發明創造力的高級動物。它把人放在生物鏈中的一個環節。它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個生物鏈關係。在生物鏈中哪種動物惡,哪種動物就占上風,哪種動物善就要被欺負、被吃掉,就不能生存,就沒有立足之地。只有惡才表現為強。強體現在惡上,越惡越沒人敢惹,越惡越偉大,越惡越光榮,越惡越正確。

而我們中華民族的祖傳文化認為:人是高尚生靈,人有人性,獸有獸性,人不能與獸混同。人有善惡兩面,善表現為佛性,惡表現為魔性。修煉的人就是修去人的魔性,充實人的佛性。人能修成佛,而動物則不能。因為動物不具備人的特點,動物有獸性。人有人性,人有高尚的道德。人和人之間用人性相處。人如果失去了人性,就泯滅了人性,泯滅了人性的人叫禽獸不如。

而共產黨把自己稱為高級動物,與其它動物比較只是會使用勞動工具,有發明創造力。把生物鏈中的惡作為黨性,誰能觸及到黨誰就遭到懲罰,誰就遭殃。動物具有獸性,獸性即使沒人觸及也有大發之時。那麼那個獸性爆發之時什麼壞事都幹的出來。所以中國的老百姓一旦遇到中共獸性大發之時就該遭殃了,它對人民從來不講法律、秩序,想抓誰就抓誰,想吃誰就吃誰,想殺誰就殺誰,中華民族成了中共的集中營,中國大地成了中共迫害人民的牢籠。

六、一個秉性生就好鬥的邪暴中共為啥不敢在電視上公開提《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江澤民其人》

俗話說:一個清白的人不怕別人講他的歷史,一個骯髒的人最怕別人知道他的來龍去脈。

因為《九評》、《解體黨文化》、《江澤民其人》所指出的無一不是中共和其人在各個運動、各個地方、各個時段所行的事實。並且是否定不了的血寫的事實。

告訴你一句實話:人與神鬥只能害自己,而不是害了神,罪惡與慈悲較量,只能是自己毀滅自己而不得救,失去神給人的福份墜入深淵,償還自己所做的一切壞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天理永遠存在。

中共為什麼不在電視上攻擊《九評》?這得從中共打擊法輪功說起。一向以各種方法整人的政治運動而害人頻頻得手的中共,萬萬沒有想到:妄圖三個月打下法輪功,不但沒被消滅,反而更強盛。反倒中共自己把自己的大勢被消滅。這一現象有的明眼人看出來了,有的人還沒看出來。

中共在電視上說:“要把法輪功消滅的隱身匿跡”,它用這麼狠毒的心腸,在它自己控制的各種媒體上大炒、特炒、爆炒,炒的全世界沒有一個角落不知道中國有個法輪功,結果法輪功一下子名聲大振。

當中共對法輪功在電視上、報紙上大批特罵,左手甩臟、右手抹黑之時,全世界所有的眼睛都盯住了法輪功。最後全世界人民看到了法輪功的真,看到了法輪功的善,看到了法輪功的忍,看到了法輪功的美,看到了法輪功的人品高尚,看到了法輪功的神奇,看到了法輪功的法理博大精深。法輪功接受了全世界對他的檢驗。結果人們發現法輪功不象中共操控的電視、報紙上所栽贓的,所辱罵的那樣糟糕。而法輪功所做到的恰恰是全人類需要的,恰恰是全人類應該尊重的,恰恰是全人類應該遵循的。法輪功做到的恰恰是常人做不到的那麼好。

當江澤民利用共產黨預謀三個月打下法輪功,拿出國庫四分之一財力,發動全國各級宣傳機器,動用軍隊、警察、地方政府、司法、公安、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精神病院,發動全國人民攜帶著一股最惡毒、最血腥、最恐怖、最殘忍、最恥辱、最骯髒、最泯滅人性的氣焰撲向法輪功時,當中共使用古今中外罕有的刑具製造的駭人聽聞的刑法和各種難以想象的邪惡、殘忍迫害手段,在中國到處都顯現出天塌般的恐怖和血腥鎮壓時,當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非法抓捕、非法關押、非法判刑、非法管制一直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出售時,全世界人民和全中國人民看清了中共的邪教本質,中共用盡了各種邪惡大全的本領證實了自己的邪教本質。中共的這一“偉大的舉動”給自己在國際法庭上爭得一個反人類罪行的被告席位。元兇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被國際法庭以反人類罪起訴。他在做惡前只想怎麼害人,他沒想到他成了千古罪人。這就是以害別人的目地開始,以毀自己的結果而告終。

以上事實說明一個問題:不是誰有權誰就有理,誰沒有政權誰就沒有真理,誰有宣傳工具就可以任意撒謊,誰沒有宣傳機器誰就沒有說話的權利。天上的神長著眼,地上的人也長著眼。看到中共做惡清清楚楚,看到法輪功的善也清清楚楚。中共想象的並不是為了被別人起訴,它所想象的是如何整住別人。它在行惡前想的是怎麼把別人打垮。所以中共邪教不是人們一拍腦門想出來的,也不是誰用權利給它定出來的。是根據中共一貫長久的殺人歷史與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仇恨煽動、壓制民權、飛揚跋扈、獨裁專制、血腥鎮壓、殘酷暴行的滔天罪惡把自己證實出來的。

自從中共竊權之後,中共把大陸當成了它的私有作坊,想把人民壓出油來就壓出油來,想把人民榨出水來就榨出水來。中國大陸成了中共的器官加工廠,任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商品化出售。這一罪行被國際調查員稱:“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現在全世界已經成立了關於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獨立調查團,有亞洲分團,歐洲分團,北美分團,澳洲分團。

中共吸取這一教訓,所以它不在電視上公開提《九評》,不公開講《九評》裡的內容。因為中共給法輪功栽贓的“天安門自焚”案,被美國CNN記者專程到開封做了社會調查。如果中共在電視上攻擊《九評》時,是不是還會有法國記者去調查,澳洲記者去調查,非洲記者去調查。所以它不在電視上報紙上提《九評》。也不叫電視給《九評》定性。

“六四”慘景被國際人士和中華愛國人士把錄像帶拿走了。在天安門廣場上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錄像被國際正義人士和中華愛國人士帶走了。《九評》一旦提出來,誰敢保證沒人去落實《九評》中的問題呢?《九評》中的問題一落實,昨天中共對民眾的迫害功勞,就是今天的罪行。昨天中共還在床上停屍,恐怕今天就該入殮了。所以它為了讓中共這具死屍就不過早的入殮下葬,能在陽間多停一天是一天。所以它不在電視上公開提《九評》。也不給《九評》定性,背地裏怎麼傳那是他們內部的事。

詳情請看《九評共產黨》。那裏記述的全是中共的真實歷史。中共的邪教不是一天變成的。從它的祖宗馬克思的暴力革命奪取……理論就給中共奠定了反人類罪行的理論基礎。你聽聽那些在押犯人的話,他們沒有一個不贊成馬克思的“暴力革命奪取”和毛澤東的 “槍桿子裏面出政權的理論”的。

中共為什麼控制媒體,封殺網站,它就是怕別人知道它的底細。另外它更怕別人的好比出它的壞,別人的正比出它的邪,別人的善比出它的惡。他又想殺人,又想讓中國人民把它當善人。一邊殺人,一邊提和諧社會。毛澤東從本質上賣國,江澤民從中華民族的版圖上賣國。這些能叫人們看出來嗎?能叫人知道嗎?所以中共最怕法輪功講真相。

中共為什麼打擊法輪功?不是法輪功犯了錯,也不是法輪功要它的權,就是因為法輪功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有一個縣的“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在轉化法輪功學習班上親口講:“我們知道法輪功好,我們也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如果全國人民都追隨法輪功,把共產黨晾起來怎麼辦?所以必須打擊法輪功。”。

七、今天的生活比以前好是誰給的

今天的生活比以前好,究竟是共產黨給的,還是我們自己勞動得來的?

毛澤東時代,我們的生活窮苦至極,那是因為毛澤東割資本主義尾巴把人民割窮了。窮怕了,這些我們應該感謝誰?今天生活富起來了,有人說這是中共給的。錯了!這是因為中共捆綁人民勞動的手腳的繩索斷開了,是靠我們的雙手能勞動得來的。這不是中共給的。

前幾年農業稅,教育附加費,這個費,那個費,把人們一年的勞動剩餘全掏空了,還不夠。這幾年農業稅免收,還給你發點農業補貼。這些窮急了的中國農民從罵共產黨到感謝共產黨。真是一個大轉變,共產黨的腳跟又站穩了。因為農業稅收不直接從老百姓要了,這些老百姓以為中共真的不再喝他們的血了,不再啃他們身上的肉了。可是架不住時間長了就會感受出來了。物價一上漲這些稅,這些費都加在種子、化肥、農藥、農膜等的生產資料中去了。你買人家的貨,你已經不知不覺中掏了這筆錢了。這樣農民也不反共產黨的政策了。這時農民忽然明白了,原來中央政策辦公室是對付咱老百姓的,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共產黨一不做工,二不種地,它用什麼給你,它吃的、喝的、嫖的、賭的、玩的,都是我們老百姓的納稅錢,給我們發放的種糧農業補貼也是我們自己的錢,只是換了一種收稅、收費方式而已。

在當今全世界除非洲戰亂地區之外,世界各地隨著科技的發展,生產水平的日益提高,人們的生活水平也都不會是五、六十年代的生活水準。在世界較發達國家人們的生活水平遠不是中國人可比的。有一組數據很能說明問題:2006年中國大陸的人均年收入約為2010美金,而臺灣人均為14000美金,而在美國是人均 30000美金。

八、反人類罪行的本質是什麼

人為什麼有資格當人呢?就是人有人的本性,或叫屬性,或叫秉性。因為人的本性就是做人的根基。這個根基來自於真、善、忍這個特性。人如果沒有人性這個根基就不配做人了。因為真善忍就是人性的本質。所以真善忍能提醒人性,喚醒良知,喚醒道德。真善忍是人本質最美好的東西。只要人轉世成人,就具有真善忍這個本性。所以打擊法輪功不僅是打擊法輪功修煉者本身,而是打擊全人類的人性。包括行兇者自己。因為它們打擊法輪功,也在泯滅著自己的人性,所以全人類反對它。因為打擊法輪功,迫害真善忍者完全魔變了,一點人性都沒有了。神能給世間留下這個完全沒有人性的人嗎?

法輪功真善忍能把人性喚醒。打擊真善忍全人類都在反對,因為這是自帶的美好的本性。所以迫害法輪功就是迫害全人類的本性。這不是給中共上綱、這不是政治、這不是階級鬥爭、這不是權力爭奪、這是美好心靈的喚醒。所以打擊法輪功是實實在在的反人類罪行。這個實質不是用中共的政治鬥爭概念,階級鬥爭概念,形勢鬥爭概念解釋的了的,也不是用黨文化觀察事物的眼光能看的清的。

九、“穩定壓倒一切”是誰的穩定壓倒誰的一切

是中共的吃、喝、玩、樂、嫖、賭、貪、占、賄、娼的穩定壓倒下崗失業工人、失地農民、拆遷戶、移民戶的衣、食、住、行的一切?還是後者壓倒前者的一切呢?所有這些應該向人民交代清楚,不能光說表面上這些混淆人民耳目的辭藻。如果真存在不穩定因素,那它的禍根究竟來自於哪裏?

最近兩年,中央提出了穩定壓倒一切的口號。好象是在說中國形勢一片大好,豐衣足食。中共如此的愛民,只是人民不自量力。自從中共的改革開放政策出臺,下崗工人越來越多,失地農民越來越多,拆遷戶、移民戶不斷和各地政府爆發衝突。因為他們失去了起碼的衣食住行的生存環境,不得不成為上訪戶流落街頭、沒有歸宿。構成了干擾中共吃喝玩樂的不穩定因素。成了社會問題等等。中共借此來鎮壓人民。

是誰把工廠賣掉?使工人下崗失業,沒有生活出路;是誰強徵了百姓的土地?使他們變成了失地農民,無糧糊口;是誰強拆了市民的住房?使他們變成了拆遷戶無家可歸;是誰立項各種重覆建設工程,使那些世代居住在那裏的百姓變成了移民戶,沒有歸宿。他們成為訪民被中共“招待”進監獄成為囚犯。共產黨做事從不問自己,而是怎麼整治別人,壓服別人。這些訪民被冤枉成擾亂社會治安的破壞分子而投監入獄。是啊!這個政府如果不這麼做,它就不叫共產黨。

在中共的眼裏不管別人的生存、死活。什麼人權,民生都是威脅政權的不穩定因素。你要求解決吃水問題、住房問題,它說你是不穩定因素;你要求解決生活問題,它說你是不穩定因素;你要求解決工資問題,他說你是不穩定因素;你要求恢復工作,它說你是不穩定因素;你要維護你的正當權益,它說你是不穩定因素;---等等等等。為什麼要上訪?因為基層官吏他不給你解決,而往往這些問題大多是由他自身造成的。為什麼不逐級上訪?因為他的上級官吏要返回下級官吏給你解決,其結果仍然是得不到解決。相反,你往往會得到更大的報復,更大的冤屈!你含冤上訪時,它說你有損它的面子、形象,是不穩定因素;它的下級官吏是上級提拔的,當然的官官相護。在中國的所謂公、檢、法、司,統統都是中共對付弱勢群體、百姓的。少於四個人上訪,它說你是擾亂社會治安。多於四個人時,它說你觸犯上訪條例。你弱勢人單力孤時,它不理、不睬、拖延你。你弱勢人多時,它污衊你是圍攻。你人多勢眾時,它說你是暴亂、暴動,就會開槍鎮壓你。

十、中共能使奧運會變成鎮壓人民的血腥會

在說這個問題之前,先聽一位被迫害的青年唱的一首歌:黨啊,親愛的媽媽,請你把殺害兒女的屠刀扔掉,請你把抽打兒女的皮鞭放下。送給“偉大、光榮、正確”的媽媽幾句話,你五十多年的輝煌成就和功勞,把謊話說盡、壞事幹絕、流氓徹底、人性全滅、把獨裁飄揚成民主、把侵略誇獎成解放、把賣國歌唱成愛國。握著鐵拳的鐵媽媽,請你快回你的歐洲吧,別在我們中國耍賴逞兇啦。

中國共產黨稱:我們今天的政權來之不易。是這樣的,因為一個強盜闖入別人的家庭,蹂躪了他的母親,欺負了他的姐妹,殺害了他的父親兄弟,它是費了很大的勁的。一個蘇聯共產黨闖入中國當家做主,殺害了八千萬中華兒女,蹂躪了中華民族,蹧蹋了華夏山河,敗壞了我們神州五千年文明道德。用我們祖傳文化批罵我們的祖宗前輩,它把賣國歌唱成愛國,把獨裁飄揚成民主,把侵略誇獎成解放。砸毀祖宗的牌位,掛上馬恩列斯毛的畫像。用所謂的理想、報復、假愛國、假民主、假幸福等等,引誘欺騙眾多熱血青年入黨、入團、入隊。隨其作惡。敗壞中華民族古風,把他們帶進罪惡的深淵,真是千古罪惡,萬古罪惡。它真的費了很大的力氣。

奧運在我們中國召開,是我們的希望,也是我們民族的榮耀。但是奧運一旦在中共政權下召開,就由不得奧運本身,中共會借保衛奧運安全,成了中共開槍殺人的理由,去鎮壓維權人士、鎮壓愛國人民、鎮壓下崗工人、鎮壓失地農民、鎮壓拆遷戶、移民戶,異議人士。中共已經劃分出了十一種四十三類人不准參加奧運。中共正在把一個聖潔的奧運變成一個血腥奧運。把一個純潔的奧運玷汙成一個充滿罪惡的奧運。這是完全違背國際奧運的自由、民主、公平的精神的。奧運在中共政權下承辦,只會給大開殺戒的劊子手臉上貼金,而不是榮耀中華。

十一、軍隊警察監獄並不是中共這個賣國辱民蹂躪百姓的立命之本

一個人的生命延長是靠自身健康的機體免疫力去維持的,而不是靠藥物去維持的。一個政權的生命延續是靠贏得民心的,是靠一個正確公平的政治制度或叫社會系統的自身免疫去維持的,而不是靠軍隊、警察、監獄去維持的。

中國的軍隊、警察,他們一旦發現自己是中華兒女的一份子,而不是馬列子孫,他們會象蔣介石那樣,用中華兒女的責任捍衛自己的人民,捍衛自己的國家,捍衛自己的民族。而絕不會象毛澤東那樣趁國難當頭與斯大林勾結,建立共產政權殺害中華兒女,引狼入室蹂躪中華民族。他們就會發現中共這個賣國辱民的非法政權命令他們去鎮壓的中國人民,恰恰是應該用自己的神聖職責去保衛的父母兄弟姐妹。而不是保衛這個長期欺壓人民,魚肉百姓的毛澤東給我們進口的也是斯大林輸出到中國的這個賣國外辱的奢侈淫逸及對人民殘酷迫害的政權。他們的職責神聖不是去維護一個邪惡政權屠殺那些為衣食住行,甚至為當一個好人為職責時,他們會改變他們的立場,他們會扭轉這個乾坤,改變這個現狀。

因為他們應該為正義說話。應該為中華民族受苦受難、受淩辱、受蹂躪、被中共外辱封閉了口舌的兄弟姐妹開口說話的時候,他們會用自己的能力,給這個外辱中共治療它的妒忌病,流氓病、殘忍病、瘋狂病、滅絕人性病……。

所以中國的軍隊、警察、監獄並不是維持中共的永久養分。而是應該治療中共這些疾病的良藥。因為他們的職責維護的是中華民族,而不是維護侵犯中華民族的蘇式強盜。他們會覺的打開監獄的大門應該把中共塞進去,他們會把瞄準人民的槍口對準中共。因為共產黨是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因為一個軍隊、警察不去維護正義,不去保衛良知,它就會失去他真正神聖意義上的價值。

他們不會再去維護一個為奪取政權,極端自私的野心家,陰謀家,納粹家賊。

十二、共產黨為什麼這麼熱衷於搞政治 它為什麼最怕講清真相

因為政治在中共的嘴裏能給中共幽靈變換面具,政治能給中共製造畫皮,政治能偽裝中共的歷史,政治能掩蓋中共的滔天罪惡,政治能迷惑民眾的眼光,政治能使中國人不敢分清是非,政治能使中國人不敢主張正義,政治能使中國人不敢認祖歸宗,政治能使中國人不敢學習祖傳文化,政治能使中國人失去尊嚴,政治能使道德失去良知,政治能使人性扭曲到黨性上,政治能給中共輸血長肉,政治能使中共魔鬼起死回生,政治能使中共幽靈裝扮成正神,它所以搞政治,為了維護它的政權,隨心所欲,為所欲為,你要維護人權,它就可以用“政治”來打擊你。政治是中共玩弄人民的絕技。

中共的政治本質具有流氓性、野心性、陰謀性、謊言性、欺騙性、卑鄙性、殘忍性,滅絕人性性。

比如:中共把中國封閉起來,使中國的人民看不到外邊的世界,聽不到外邊的聲音。它把國民黨宣傳為不抗日,給其扣上一頂漢奸走狗、賣國賊的帽子,我們從小就把這個宣傳當成真的了。而且從小就以為日本侵略者是被共產黨用小米加步槍把裝備優良的小日本趕走的。甚至有人認為是八路軍用攪火棍子,掏火鉤子,鐵鍁把子,把小日本趕出中國的。而歷史事實根本不是這樣。又比如:打倒地主、富農和資本家,說他們的土地和資產是剝削勞動人民而來的。(白毛女如何如何受壓迫,半夜雞叫如何如何叫長工起早勞動)儘管是文藝作品,用這種藉口對地主、富農、資本家大打出手。歷次運動它都有一個打擊的藉口。又如:劉少奇的叛徒、內奸、公賊是一夜間扣上的。還有“六四”燒軍車,實際上是共產黨利用特務幹的。還有“天安門自焚事件”都是政府一手策劃的。又如:西藏抗暴中發生的搶銀行、搶商店,這都是中共派流氓特務親手幹的,而後它污衊成暴動、叛亂,有了這個藉口,它可以理直氣壯的向跪在地上請願的人民開槍。

中共的本性不是本著解決問題的目的去做事。而是本著怎麼“戰勝”別人。本來屬於政府的政策對人民有損害,而是應該改進,當人民上訪的時候,它就覺得有損於他的面子。就對訪民大打出手,大開殺戒。

中共不是教人誠服、信服、敬服、佩服;而是把人打服、壓服、殺服、整服。打拉同用、軟硬兼施。流氓卑鄙手段使盡。它又作惡,又想叫人說它好。明著冠冕堂皇,背地裏壞事幹絕。在人們承受不住,經受不住折磨,或被致死,它又贏了。因此它在政治上,屢屢得手。所以它講政治遠見性,政治敏感性。

政治能有遠見嗎?舉個例子說,有一個人今天騙你,你不知道,相信了,上當了。明天又用一種方式還騙你,你又上當了。天天騙你,你就沒有反應嗎?今天跟你耍流氓,你今天忍了,明天跟你耍流氓,天天跟你耍流氓,你能天天承受得住嗎?當你承受不住時,中共的流氓還有遠見嗎?

中共為什麼最怕講清真相?所謂講清真相就是把事情的真實經過或者是一個道理向人民講清楚,一旦把事實講清楚,中共再耍流氓就不靈了。再撒謊就沒人相信了。因為人民把它的實質看透了。一個魔術你把它說漏了就不靈了。中共這玩意兒也同樣。所以它最怕講清真相。當你長上一雙火眼金睛看透中共的本質以後,它再耍流氓之前你就知道了,它怎麼能再欺騙你呢?

中共為什麼這麼欺騙人民,人民還相信它呢?一個致命的原因是人民沒有看透他的本質。

中共把人民蒙在鼓裏,它在外面敲什麼你聽什麼,它從外邊給你看什麼你看什麼。別的聲音,別的畫面你什麼都聽不到、看不到。你要向外看,它就用崇洋媚外打你的眼,誰要聽外邊的聲音,他說你偷聽敵臺,塞你的耳朵。你要把頭伸出中共的鼓外,他說你有野心,把你的頭打回去。中共控制媒體,封鎖網絡。中國人處在上訪無門,說話無音,走路無腳這樣一種境地。何止是水深火熱能夠形容呢?中共為什麼有那麼多的機密、絕密呢?就是因為它的歷史不清白,它有見不得人的東西。

有人說:沒有共產黨領導中國就不穩定。大家認真的想想:中共執政這五十年,人民的精神上,物質上,生活上等等一切領域穩定過嗎?從土地改革,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到迫害法輪功,鎮壓西藏,工人下崗,失業農民失地無糧,拆遷戶無住處,移民既無耕地,又無職業。異議人士被打,維權人士被抓,訪民進監獄……這就是人民不法造成的嗎?這些根源不都是發生在共產黨那裏嗎?再說一個政府用暴力革命奪取的行兇殺人搶劫的行為,能把民風帶正嗎?這些不穩定因素的根源不都是出自於共產黨本身嗎?

再說中共的八榮八恥。你不講明白時,有些不明真相的人都跟著喊好,當你把這件事情講清楚,共產黨就翻臉了。什麼叫祖國,簡單的說,就是祖宗給我們留下的國家就叫祖國。我們的祖宗是誰?是文武周公、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是他們給我們留下的祖國。不是馬恩列斯毛鄧江胡溫留下的。那麼這個祖國是給中華兒女留下的還是給馬列子孫留下的?!是給中華民族留下的,還是給共產黨留下的?!按照老百姓的話說,你別看共產黨脫了褲子上吊死活不要臉,但是它最愛翻臉。

又比如:穩定壓倒一切,乍一聽很有道理,當你刨根問底,追到實處就不對了。究竟誰的穩定壓倒誰的一切?是中共的吃喝玩樂壓倒一切,還是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壓倒一切你把這件事情說清楚了中共就不幹了。

又比如:解放思想大討論。它的中心議題是十幾大、十幾大。不管十幾大,都是共產黨對人民用來洗腦的黨文化,黨建問題,並非民主,民生,民權問題。他所考慮的是怎樣整住人民。儘管它表面說的冠冕堂皇,它是把人民的思想變相的統一到黨文化上來。實際是再次禁錮人民的思想。這才是真正的思想枷鎖。

我們中國有五十六個民族,是個多種民族,多元文化的國家。我們討論文化,也不僅僅是共產黨一個文化。我們中華民族還有我們自己的民族文化。它把中華民族文化裁剪下來歌頌中共,也就好比一個幽靈把一件袈裟縫補成它的畫皮一樣。是對民族文化的破壞,不是對中華民族文化的建設和發展。如:道德本來是中華民族用來衡量一個人的品性的標準和做事準則,現在它用忠於不忠於共產黨為道德。它把它叫作社會主義道德觀。你說你共產黨很能,中華民族祖傳文化都是四舊,你可以不用中華民族文化,你另創一套也行。但你用的還是中華民族文化,你中共沒創造出一個你自己的字,一句你自己的話來,連發音都是民族的音。你說你有開創能力,有建設能力,你到月球上,火星上,建立一個新中國。你到天王星,海王星上建個新中國,你別在地球上把欺負已經有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蹂躪中華兒女叫作建設新中國。

前些年不是沒有人認清毛澤東的本質,只是埋在心裏罷了。現在依然有一部份糊塗人認為共產黨開始不錯是後來變壞了。現在有很多人明白過來了。中國光靠馬列暴力革命奪取的行兇殺人搶劫主義,毛澤東的槍桿子裏邊出政權的鬥爭思想,鄧小平的黑貓白貓的唯利是圖理論,最後發展到江澤民的一個流氓能頂三個婊子的重要思想,是發展不下去的。

十三、送你一身平安福份得光明

有人說,法輪大法使我疾病全無,身體健康;有人說,法輪大法使我化險為夷,遇難呈祥;還有人說,法輪大法使我避災驅邪;還有人說法輪大法使我全家和睦,心胸寬廣,平安幸福等等。是這樣的,這不是用多少金錢能買來的。這也不是什麼政權能左右得了的。金錢很重要,比金錢重要的是生命,比生命更重要的是正義和良知。因為一個人不主張正義和良知,那麼這個人就失去了生命的意義和存在的價值。

有人說,法輪大法一個月給你多少錢呢?使你這麼死心塌地。法輪大法是不給錢的。難道這疾病全無、身體健康省下的不是錢嗎?難道化險為夷遇難呈祥就不是福份嗎?難道這避邪驅災就不是幸福嗎?難道這心胸寬廣與人為善,就不是好處嗎?難道這一生平安用金錢可以買的到嗎?所有這一切即便擁有很高權力的人也是左右不了的吧……

五十多年來,中共已經把謊言說成真理溶在了我們的血液中,已經把恥辱當成尊嚴長在了我們的肌肉上,已經把馬列當作祖宗記在了我們的心中。今天突然要把這些東西從我們身上扒下來,所以每個人都有心靈的震撼,因為這要有一個痛苦的過程。儘管如此,也得把它從我們身上剝掉,因為它是剝奪我們生命的毒素。

當人們明白了真相,當人們發現自己的上當受騙,當人們能區分善惡,當人們敢於發出自己良心的正義呼聲,人們就會看到蒼天示意人間的貴州的“藏字石”所言中的天象。中共悲哀的結局就要發生了。




「中國共產黨」!──中國貴州境內驚現天成「亡共石」

退出中共,解體中共已是天象所趨,歷史的必然。

以上是我對這個世間的粗淺認識,希望我的看法能開啟您看透看準這個世間一切現象的火眼金睛。把握未來,過渡到新紀元中去,能得到未來不盡的光明和生命的永遠!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