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總領事清晨出動 舊金山官方怒“藏”火炬(多圖)
 
2008-4-12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龔誠報導)作家張傑連日前發表文章《奧火燃熏華人複雜的愛國情結》透露,此次北京奧運火炬經過美國舊金山,中共領館把它當成頭等政治任務來做。為確保萬無一失的造勢,4月9日清晨中共駐舊金山總領事高占生曾親自拿著高音話筒到現場親自打氣。但結果卻讓五千紅色人馬夾道等來“屈辱”。

文章還披露了這次美國舊金山官方突然更改火炬傳遞路線的真相。──舊金山市長髮言人巴勒德說:更改路線是為了讓人們“欣賞火炬,而不是使之成為政治表演劇場。”

下面是文章全文:


奧火燃熏華人複雜的愛國情結

愛國,本來是一個最普世的名詞,但是中共長期把中共與中國兩個不同的概念混為一談,造成了中國人特殊的超級複雜的愛國情結。奧火走一路燃熏一片愛國情,結果人們發現,“愛國” 可不是想當然,弄不好反而是在“誤國” 而不自知。

五千紅色人馬夾道等來“屈辱”




百米長的火炬傳遞專用道上,五千紅色人馬最後夾道歡迎到的卻是“大搖大擺”
走過去的,而且還受到了媒體擁訪的兩位“藏獨分子”(支持西藏人權的人士)。

一位舊金山現場的支持者發文抱怨說,“從天不亮就出門,在廣場上風吹日曬了七八個小時,死死地駐守在夾道兩邊,為的就是要歡迎火炬的到來。誰能料到,揮舞著五星紅旗的五千人馬,一腔熱血,竟然‘歡迎’了兩個藏獨分子(註:中共宣傳凡支持西藏人權的都稱藏獨分子,這種黨文化詞匯很多海外華人使用嫻熟)!整整一天,這條留給火炬手通過的跑道,就只有這兩個藏獨分子走過,別無他人。”

原來,百米長的火炬傳遞專用道上,唯一從夾道歡迎的人群中間英雄般“大搖大擺”走過的,卻是不知道哪裏進來的兩位支持西藏人權的人士,還受到了媒體的擁訪。

上貼人說他感到屈辱,並讓大家想想,這是為什麼?

舊金山總領事清晨到場打氣




4月9日清晨,中共駐舊金山總領事高占生親自
出馬到現場打氣,結果讓五千紅色人馬空等一場。

據消息人士透露,此次北京奧運火炬經過舊金山,中共領館把它當成頭等政治任務來做。火炬抵達舊金山前,中領館就已經召集各親共團體在領館專門召開會議,要求當地親共團體動員所有可以動員的人前往支持火炬。

中領館要求親共人士盡早趕到活動現場搶占有利的位置,並提供酒店房間供這些人士待在舊金山,以便一早搶占歡迎儀式上的位置。中領館一再向這些團體叮囑,如果邀請其他人前往歡迎火炬,千萬不要說是中共政權組織的這些活動。

為確保萬無一失的造勢,4月9日清晨中共駐舊金山總領事高占生還親自拿著高音話筒到現場打氣。

西方零距離感受共產紅色

這一次奧火,全球媒體聚焦,西方社會零距離感受共產專制下培育出的人文規範,一些反人性的紅色傳家寶的手法反而讓西方反感,甚至恐懼。

據舊金山紀事報報導,他們了解到為什麼支持北京奧運火炬的人士那麼早就到了現場,原來他們計劃接管這個活動。已經有上千的支持者被十幾輛大巴運到那裏,他們是中領館和中國團體從舊金山灣區的南灣、東灣和沙加緬度運過來的,還有遠從洛杉磯的人士也是被大巴運來。紐約時報的報導也提到,部份支持火炬的人士是中共領館從數英里外運過來的。

這些中國人早已習慣了的中共政治運動大會戰,但在西方人眼裏如同綁架與搶劫,讓自由社會裡的西方人感到極不舒服。就像那些中共派出的奧運火炬特警護衛隊,其實這些人相比較其國內的動作已經是太“手下留情”了,但是在倫敦和巴黎,他們在西方眼裡的粗暴行為和緊張姿態仍然引起輿論的強烈不滿,被2012年倫敦奧委會主席塞巴斯蒂安.科稱為“暴徒”,以至澳總理宣布,將不准許中國特警在澳大利亞境內陪同在奧運火炬手身邊,統統將被趕上汽車。

由此可見,奧火引發的除了對中國人權關注外,還直接展示了兩個制度下的人文衝突,這種碰撞與巨大反差,會驚醒許多對專制迷濛無知的西方人。

改路線拒絕政治秀

就像當年加州華人被組織歡迎江某的隊伍,等來的卻是江懼怕抗議人群,而走了後門垃圾通道的消息,五千紅色人馬最後也沒見到一絲火把的影子。

但這一次,有些不同。據說舊金山官方是在最後一分鐘因為“公眾安全”而修改火炬傳遞路線,雖然媒體指出AT&T公園,並不存在對火炬手的威脅,但十分明顯,這群情緒高漲的紅色人群讓西人看到了橫掃一切雜音的共產年代的狂熱,這才是真正讓西方人擔憂的“公眾安全”因素。市長髮言人巴勒德終於道出真相:更改路線是為了讓人們“欣賞火炬,而不是使之成為政治表演劇場。”




中共紅色人馬將有兩名支持西藏自由的乘客的出租車團團圍住。
(ROBYN BECK/AFP/Getty Images)

外界分析指出,舊金山的紅旗海洋犯了西方恐紅的大忌,露出了藏在後面的中共意識形態的牙爪。西方各大報紙和電視臺幾乎一邊倒地再次同情“弱勢”的藏人。西方媒體大呼原本宣揚國際奧運精神的火炬傳遞已經淪“中共秀”。如此一來,本來親中的人也不敢多嘴了,輿論出現了一面倒的抵制奧運、譴責中共的聲音。

愛國不是愛黨,黨、國不分的華人同胞,懷著善良的願望,想在中共的政治表演中去愛國,結果反而是在毀中華,誤中華,何來愛國之說。

離開中國才享有的自由

結合奧火事件,有人在網絡提出了一個更深入的話題。

海外華人利用別國的政治自由才能表達出自己的“愛國情操”,這是最讓人慚愧的事實。

華人包括藏人有幸離開中國後,才獲得了言論新聞遊行示威的自由,如果有機會且願意為他的祖國做什麼的話,首先要關注的就是讓國內的人民也能過上有尊嚴的生活,讓他們能夠享有他的同胞跑到國外之後才能享有的人類基本權利。不能去聲援中共政府進一步壓制本來就缺乏基本人權的國內華人包括西藏人。

也有人寫到:一些人口口聲聲說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看那兩個陣營以及它們之間的口水仗以及肢體碰撞,我想問那些所謂的愛國者你們真正把西藏人當作自己的兄弟姐妹了嗎?你們這樣對待自己的兄弟姐妹嗎?你不明白那位藏族兄弟為什麼一手拿五星紅旗一手拿雪山獅子旗是吧?告訴你吧,他認為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他不想把西藏跟中國分開,而你呢?你有這麼大的包容心嗎?

是呀,為什麼中國人不能表現出正常人類文明的作為,為什麼無論在哪裏,都很容易被民族情緒煽動,被鬥爭而吸引,這是從小教育的黨文化思維的潛在控制。這樣的“愛國”只能愛個空殼,而實際被利用來做的是“愛黨”,黨、國不分且錯位,這是中國人常常深陷精神痛苦的根源 。

一個矛盾的愛國者

網絡上一位被中共關閉的維權網站“天涯”的網民在舊金山舞紅旗的同時,卻高興不起來,他以高度的政治覺悟無奈的寫到:

“就在我們在召集去遊行聲援奧運火炬傳遞的時候。
在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在毫不遲疑地維護主權的時候。
在我們在互聯網的自由論壇上,與一切反華勢力激烈對辯的時候。
在我們讓五星紅旗在北美的城市街頭飄揚成一片海洋的時候。
在地球的另一端,我們這一切行動所支持的主體--祖國大地上
一個自由的論壇上,我們甚至不能說話?”

天涯網站被強行關閉了,而他還在關心上面的一個被官方強行火化屍體的殘酷事件,結果卻上不去了。他說“我心裏百味雜陳,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只覺得無法呼吸。”

他很迷惑,為什麼他在海外為“祖國”奮戰,而“祖國”卻不領情,照樣要關閉他的維權網站。其實,沒能把所謂的祖國和後面的黨區分開來,他就很難弄明白其中的道理。結果他感慨的寫到:

“我們恨
恨鐵不成鋼的恨
我們怒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怒
但無論是恨是怒是哀
超越一切的都是愛
家國之愛
正義之愛
手足同胞之愛”

真是一筆糊塗帳,最後還是現實的問道,“可是,如果我們不能說話的話,我該怎樣對你說:我愛你,我的祖國?”

是呀,不是祖國不要你說話,是那個黨不想聽你說人權“廢話”。最後,他只能乞求“但願只是服務器一時的故障吧,祖國的黎明到來的時候就好了”,可隨後在確認服務器確實被封後,不奈之下以“一個正直的中國人”呼籲,“希望大家在關注聖火的同時,也聲援一下,關注一下聖火下的罪惡。”

多少自認為正直的中國人,就這樣彎腰低頭的站在黨的矮檐下,做著一個矛盾的愛國者,有的一生到死都解脫不了這種被中共發酵變味的“愛國情結”。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