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接連驚現“天書” 人類歷史已到最後一頁(多圖)
 
張傑連
 
2008-2-17
 



重慶地區發現的神秘古書上的文字,歷時兩年無人能識。

【人民報消息】何為“天書” ,顧名思義,就是天上的書,天上的文字,是宇宙中生命更廣泛使用的通用語言。

人類存在的是一個特殊的迷的空間。地上的人當然看不懂“天書”,也沒有機會看到,當然也不讓人輕易看到。只有修煉有術之人,方能窺視天上的文字形式,可是天機又是不可泄露。

對於天上的文字和中國文化之間的關係,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於2006年2月25日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時有一段精闢的論述石破天驚:

“其實我一直跟大家講,我說中國文化是神在人類傳的文化,是半神文化,所以裏邊有許多文化的因素是帶有很深內涵的,而其他民族的語言文字在天上是沒有的。而中國的這種文字與天上的文字是很近似,與天上的文字寫法是一樣的寫法,筆畫不同。那其他民族的文字在天上是沒有的。也有人看到天上天神用某個民族的文字給其寫了什麼東西展示給人,其實那是神給人演化出來的你看的懂的文字而已。因為中國的文化是半神文化,不全是、也不全不是,就是這麼一個狀態。”

也就在講法當年的冬天,幾乎是在前後同一時段,一本既無人能識又和當今漢文筆劃極為相像的“天書” ,在渝、鄂、湘、黔四省市接合部的酉陽土家族聚居地被發現,一年後又一本用同樣文字而書成的不同“天書” 被再次發現。“天書”歷時兩年無一人能識,這些文字到底是何人所寫、所留,又為何人所擁有?各方專家一頭霧水。

2008年2月15日《重慶晨報》詳細報導了這一奇事,並配發了有關文字圖片,重慶酉陽現“天書”一時間被廣泛轉載。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面對真實存在的一筆一畫,它們真是“天書” 嗎?這兩本希世文字書的現世而引發的大眾關注到底又是有怎樣的寓意?

購舊貨得“天書”

38歲的周永樂家住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是個愛好當地民族文化器物收藏的土家族生意人,在桃花源景區內開辦有“武陵土家民俗展覽館”。

2006年冬,周永樂到酉陽宜居鎮收購舊貨,從一戶鄉下農家買了一堆古舊書籍。回到家進行整理時,他無意中發現一本線裝的古書十分特別。

這本書的紙張是武陵山區歷史上常用的“皮紙”,共20多頁,豎排,字跡工整有力,漢字造型,近似繁體字,用毛筆書寫。但上面的字從封面到正文,周永樂竟然全都不認識,這頓時讓他傻了眼。

細看之下,周永樂發現,在正文每個字的旁邊,還有一個不起眼的漢字,類似註解和翻譯。根據這些漢字來“翻譯”,這本書的書名叫《古三字經》。

這些文字到底是哪裏來的?怎麼自己從來沒有見過?周永樂查閱了《說文解字》、《鐘鼎文》、《康熙字典》等書籍,希望能弄清這些字所表達的意思和這些字的種類,並相繼找了縣民宗委的文化研究專家,以及當地健在的高齡老人諮詢,都沒有結果,沒人能夠對這些文字作出解釋。




周永樂展示自己找到的“神秘古書”。

神秘古書接連出現

2007年春夏,龔灘古鎮因烏江修建水電站進行整體搬遷。周永樂到一座古宅收購舊物,突然,一本缺了封面的舊書讓其眼前一亮:這本書上的字跟自己先前收回的那本書上的居然一模一樣!

買回家後,周永樂細細端詳,發現這是一本字典類的古書籍,同樣為毛筆抄寫,豎排線裝,其內容大字為先前發現的神秘文字,緊隨其下的小字為漢字註解。把兩本書進行對比,周永樂發現,兩書文字寫法相同的,其漢字註解也相同,因此可以判斷兩本書是使用的同一種語言文字。

由於土家族是公認只有語言沒有文字的民族,人們自然設想這是不是土家族的早期文字,後來失傳了。也有專家認為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人口78萬,其中超過60%為土家族,超過23%為苗族,另外還有17個少數民族,地域上緊臨湖北、湖南、貴州。那麼這部奇特古書使用的文字是否還與與苗族文字、湖南的“女書”、貴州“水書”有關?




神秘古書上的文字。

“天書” 是真正的天上文字

文字不僅僅是用來交流的,中國二維的漢字構造比一維的字母文字的信息量要大的多,其中蘊藏了深厚的文化道德內涵,中國的先人對我們自己的文字是非常尊敬的。文字內有神的訊息,這個觀念在歷史一直保存至近代,在民間有“敬字亭”設立,紙上一旦寫上文字,不能任意棄置,不用字紙、書冊就送到敬字亭內焚化,在臺灣還有這類現代人認為的“民俗”遺跡。

那麼能和五千年神傳文字一一對應的文字又會是什麼呢?那是人拍腦袋就能想出來的嗎?兩本使用相同文字的不同“天書” 的現世可以說明這樣的文字是系統存在的,並與人間的文字一一相應,那麼神會傳兩套文字給人嗎,顯然不會,那麼它們存在在哪裏,為什麼會留下呢,顯然這些就是上界的文字,那是更高更廣泛宇宙生命使用的文字,實際上人間的文字就是從那裏變化後傳給人的。當然,要能認識到這一點,首先要突破的就是中共給國人布下的無神論的僵化思維。

發現人周永樂認為,自己雖然直到今天也沒有弄清這些神秘文字的來歷,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們是某種文字跟漢字的結合,或者是從漢字中演化出來的文字。“這些字的偏旁部首有些類似漢字的偏旁部首,但是在結構上卻又不同。”

與人間文字比較,這種“寫法相同,筆畫不同” 正是天界文字的特徵。

那麼誰才能記錄下了這些文字,並懂得其含義而精心用人間的文字一一註釋,顯然,只有修煉得道之人才能做的到,因為只有他們才能突破時空看到宇宙真實的另一面。




神秘古書上的文字。

修煉人記錄了天書

最古老的記錄天書可追溯到倉頡造字的傳說。相傳文字是華夏先祖黃帝的史官倉頡創造的。倉頡的容貌異於常人,他頭上有四隻眼睛,可以看見神明,他就用他的慧目記錄下了神明留給人的“上古文字” 。其實神佛不僅給人留下了文字,也給人安排了一個文字的演化過程。

修煉界知道,當人的元神不受大腦的束縛時,一切記憶都會打開,對於那些宇宙的通用文字根本不用學習,直接就可知道其含義。說白了,不是人看不懂它們,而是人人都能看懂,畢竟它們就是人類生命從天界降生為人之前一直都使用的語言,人的真正的生命對於它們是再熟悉不過了,只不過是人的肉身大腦被有意鎖住而“失憶” 了。

每個人都可以嘗試這樣的體驗,若能平心靜氣的細細品位那些天書,相信就會有那份內心深處的親切如故的感受。

這樣看來,運用人間推理的專家對“天書”是根本無從下手,這不是耗時或加大研究的問題,而是是否能徹底轉變人的僵化的思維模式後的認識飛躍的問題。只有求證於修煉得道之人,或是自身修煉昇華之後,許多答案不解自明。

關於天上的文字,佛家道家都有不少故事。講人打坐入定,元神上天了,發現天上相同名字的書和地上的都不一樣了,字和含義都發生了變化。就像發現的兩本“天書”之一,根據註釋是“古三字經” ,可能和人間的“三字經”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了。

武陵山區是個很特殊的地方

“天書”的紙張是武陵山區歷史上常用的“皮紙”,可見記錄“天書”之人很可能是武陵山裡的修道人。“天書”或是和其修行有關,也有可能是將來要順應天象,啟悟眾生之用。一般來說,讓人隨便看到不該知道的天機是犯天條的,所以“天書”的面世絕非偶然,一定和人間此刻大的天象變化有關。

據史學家考證,武陵山區是個很特殊的地方。武陵之得名,可能當與上古炎黃時代一位赫赫有名的傳說人物,即東南部族集團的首領蚩尤大有關係。

遠古時期,蚩尤率領九黎族侵掠炎帝族,炎帝族被驅逐到涿鹿,只好向黃帝族求援。於是黃帝聯合炎帝族等許多部落與九黎族在涿鹿的田野上展開了一場生死存亡的大決戰,史稱涿鹿之戰。

蚩尤戰敗被黃帝擒殺之後,其屍體被肢解,從古籍與民間的口頭傳說總共有四處蚩尤冢墓。據有關古籍記載,蚩尤遺族就是後來的“三苗”,在其後漫長的歷史過程中逐漸演化成了今日的苗族,故而,在苗族人的心目中奉蚩尤為始祖。




鳳凰古城風光圖片──苗族蚩尤祭。

蚩尤遺族在漫長的遷徙過程中,在武陵地區形成了三苗及其後裔“苗蠻”的聚集地之一。由於少數民族有帶著先人遺骨一同遷徙的風俗習慣,史學家推測未見記載的蚩尤頭骨的處理,很可能就葬在武陵,是蚩尤的四處冢墓之後的第五處冢墓,那麼,武陵這個地方就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武”對應著蚩尤的軍事歷史地位,“陵”則是王者的墓藏地之意 。

距今四千多年前的堯舜時代,善卷出現在湖南的武陵地區。善卷是一位得道高士,他在武陵布道教書,教化頑民,堯帝跑來向善卷討教治理三苗的對策;大禹採納了善卷的建議,將三苗破滅;舜帝要將天下讓給善卷,善卷不肯接受而隱居深山。據史學家考證,善卷很可能是蚩尤遺族後代的一位首領,但是其風格與原來飆厲逼人,敢與炎黃爭鋒的戰將蚩尤完全不同,而是一派傲然出世,對功名利祿不屑一顧的得道隱士之風骨。

可見武陵山區真是個特殊的地方,修佛修道,藏龍臥虎,“天書” 從此地而成也並非偶然。而最終發現“天書” 之地的重慶酉陽縣是土家族聚集地,面對只有語言,沒有文字的土家族而言,“天書”更顯其“字” 的神性。

“天書”的啟示

那麼為什麼在“天書”發現兩年後的今天,“天書” 的消息會通過媒體被廣泛傳播呢,真是上天的安排,又是何種用意呢?

我們看到在此之前,也有非常特別的事情在人間發生,可笑的是,往往都是官方的媒體亂忙活一番之後,結果發現原來都是衝著中共的氣管來的,大事不妙之後,已是覆水難收。可見上天啟悟眾生的大智慧與救人的一片苦心。




貴州平塘的億年天成“藏字石”。

貴州平塘的億年天成“藏字石” ,在專家鑒定、媒體熱炒後,人們赫然發現巨石上面,除了中共推舉的五個字的後面還跟著一個關鍵的動詞“亡” 字,結果使得“中國共產黨亡” 的六字“亡共石” 家喻戶曉,平塘也成為旅遊熱點,而原先中共立意 的“救星石”,則自然轉成了“亡共方能救民” 的含義 。



韓國全羅南道順天市海龍面的須彌山禪院,
佛像面部開了十朵優曇婆羅花。

接連不斷的在大陸及海外四處盛開,並被官方媒體多次報導的佛花即“優曇婆羅花” ,開始時是媒體的獵奇,但在較真的民眾緊逼追問要求解釋是為何物之下,專家躲閃回避,官方開始封殺。原來佛經早就預言,千年“優曇婆羅花” 開放,預示著轉輪聖王已在世間正法救度眾生。而當下不懼中共迫害,緊急救人不綴的修煉團體就是只有法輪功,莫不是法輪功的法輪就是佛經上預言的轉輪,中共越想越怕。



神韻藝術團2008年全球超級巡演。

現在正值北美神韻藝術團2008年全球超級巡演,展現中華神傳文化之美,所到之處,東西方民眾無不讚嘆折服,神韻衝擊波也通過各種渠道影響到了國內。試想被中共處心積慮砍殺的中原神洲之神傳文化的根一旦續接,中共那套以無神論為核心的精心控制民眾的黨文化思維就將受到巨大衝擊,黨文化的垮塌,也預示著中共的最後的生存土壤的消亡。面對這一輪“天滅中共” 的天象,可想見中共的末日恐懼。

然而,感受神傳文化的關鍵是破除國人的無神論的黨文化思維,宇宙中的生命誰能幫忙誰就立下功勞。民間注意到,近年來,外星人飛碟的高頻率的顯像,而且越現越明,也很可能是他們作為宇宙生命的一員,順天象助世人醒悟,以擇美好未來的善舉。

再看重慶即時現“天書” ,把上天的文字一一擺在世人面前,更是徹底打破中共無神論的強力一擊。對於習慣眼見為實的中國人是最深刻的教化:中華神傳文化,神傳文字皆非虛言傳說,而是真實的客觀存在。

“天書”當頭,彷彿神明臨世,猶如當頭棒喝,令世人快快醒悟,不能再跟隨中共,誹謗佛法,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弟子,否則天法難容。

不僅如此,大陸越來越頻繁發生的天災人禍也在不斷警示世人,中共犯下了抵毀佛法的彌天大罪,即將招致天遣而滅,世人唯有脫離中共及其一切組織,方得上天認可,免除最終的滅頂大難。

其實,無論世人相信與否,“天書” 文字實際上已經證明了高層生命空間的存在,以及人類文字和天上文字之間的關係,以此也寓意著人與神佛的敬天知命的關係。

既然,天時已到,這裏不妨把一位不識字的修煉孩童,曾經用天目看到的四個天字並畫下來的一幅字圖,也一併供世人啟悟。並不確定其所對應的人間漢字,但依照字樣猜測可能是“同化佛(或大)法” 之意。




一位不識字的修煉孩童,曾經用天目看到的四個天字
並畫下來的一幅字圖,供世人啟悟。並不確定其所對應的
人間漢字,但依照字樣猜測可能是“同化佛(或大)法”之意。

結語

顯然人間的謎底正在逐漸的全面揭開,過去絕對不可能示人的天機都在逐漸展露,這充份說明了人類歷史的最後一頁已經到來。當今的世人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危,千萬要睜大眼睛,對於一時難以接受的事實,不要輕易的斷然拒絕。要明白自己真實的處境,從中共下套的虎狼皮中脫骨而生,真的是要有堅定的正念,雖然不易,但只要覺悟,神佛就會助你新生。




其實,只要認真的問自己一個問題,或許就能知道該樣去做:如果真有神佛存在,那麼你會覺得誰會是真正的為你著想的一方呢?是殘害了8000萬生命的中共黨,還是在歷史的關鍵時期不斷傳遞給人救生信息的天意神旨,以及那些冒著生命之險,把救生的真相交到你手上,擺在你面前的大法修煉人。

你的答案是什麼,實乃機緣一念間!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