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火在柏林燃烧!──为自由中国起跑(多图)
 
2007-8-19
 
【人民报消息】在奥运圣地希腊点燃的人权圣火昨日(8月18日)抵达德国首都柏林。“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欧洲分团”、德国国际人权协会、共产暴力极权受害者协会联盟以及纪念共产极权受害者图书馆协会当日在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联合举办了迎接人权圣火的仪式。



德国圣火传递大使,原东德运动员,曾创下4X100米世界记录的茵尼斯·盖博尔(Ines Geipel)教授,从在雅典的人权圣火点火仪式上,手举圣火火种的,由于中共的迫害而失去父亲陈法度手里,接过人权圣火的火炬。

大纪元记者田宇德国柏林报导,8月正午的阳光洒满了柏林城,几天前不时带来一阵小雨的朵朵阴云被驱赶的不见了踪影。8月18日这个周六的中午,几万民众从四面八方涌往坐落在柏林城西的奥林匹克体育场。这里将要举办新一个季度的德国甲级足球联赛。

能够容纳7万观众的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就是1936年德国举办奥运会的比赛场地。当时是纳粹当政,纳粹排犹运动也已经开始。国际奥委会没有采取决断性的措施,取消纳粹德国举办奥运会的权力,以至于纳粹当局将第11届奥运会办成了一个展示权威的宣传大会。

纳粹倒台之后,柏林奥运会被人们看作是奥运史上的一大丑闻。1954年庆祝奥运会60周年时,国际奥委会不得不为自己的错误进行检讨,并发表了公报。70年过去,这个体育场依然静静地躺在柏林城边,提醒着人们勿忘历史的教训。

这一天,提早而来的球迷们与往常一样,成群结伴地迎着乐声,向体育场走去。与往日不同的是,在所有通往体育场的路边,都有一些身穿白色T恤衫,T恤衫上印着人权圣火标志图案的人向过往的行人递送有关中国人权的传单。

“如果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绝不该袖手旁观”,一位路过的年轻德国女子指着传单上高蓉蓉被电棍电焦了的脸说。高蓉蓉是东北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而被迫害致死。

球迷们像流水一样涌入体育场,传单也像流水一样传到球迷的手中。中午三点整,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正前方的广场上响起了一阵歌声。在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演唱的“人权圣火之歌”的歌声伴随下,柏林迎接人权圣火的仪式正式开始了。广场上的人群高举着“没有人权不要奥运”、“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横幅。

圣火到柏林

“对于所有的关心正义、自由和人权的人来说,今天是重要的一天,因为我们站在柏林,雅典之后的全球人权圣火传递的第一站”,英国上院议员,“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欧洲分团团长卡洛林·考克斯男爵夫人在她的发言中表示,“通过在五大洲传递这一圣火,我们希望全世界都来关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

在德国“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代表宣读了考克斯男爵夫人的致辞之后,本次人权圣火在德国传递活动的协办单位:德国国际人权协会(IGFM) 及共产暴力极权受害者协会联盟的代表分别上台发言。共产暴力极权受害者协会联盟旗下有三十五个协会,均由前东德和苏联占领区的共产极权受害者和抵抗苏共和德共的人士组成,在德国共有大约200万会员。

该协会主席瓦格纳先生在发言中说:“1936年,奥运会蜕变为纳粹的宣传秀。而今日我们又面对着几乎相同的情形。 但这一次不是在德国,而是在中国。” 身为基督教会神父的瓦格纳先生对西方的对华政策提出了批评,他说:“西方政治和经济正在牺牲其伦理价值来换取短暂的经济利益,或者是对中共表面上的许诺存有幻想。……希特勒当年用被屠杀人的身体制作肥皂,而在当今的中国,人们在死囚器官的买卖中竟然挖掘出巨大利润的商机!……柏林这个地方在提醒着我们,如果奥运人士不考虑奥运的伦理价值,那么奥运将导向何方?”

总部设于法兰克福的德国国际人权协会一向关注共产极权国家的人权问题。其中国部负责人科普尔先生在迎接人权圣火的大会上提醒人们不要忘记:“中国仍然是酷刑大国和人权侵犯的大国,中共当局对法轮功修炼者异常残酷的迫害既已构成了杯葛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理由。”科普尔先生在大会上宣布,德国国际人权协会在几天前已经正式做出了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的决定。

向自由奔跑




德国圣火传递大使茵尼斯·盖博尔(Ines Geipel)教授引领一些自愿参加的德国民众开始第一程路跑。

随后,德国圣火传递大使茵尼斯·盖博尔教授登上了讲台。盖博尔教授曾经是前东德国家田径队队员。1984年,她和三名队友创造了女子4x100米接力的世界记录,现在这个纪录仍然没有被打破。1985年因为政治原因中断了她的运动员生涯,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活。而就在她将要毕业的时候,平静的大学生活被天安门广场上的枪声打破。

当时,她在电视里看到了天安门广场学生遭到中共当局镇压的画面,尽管当时的东德政府对中共采取武力镇压民主运动表示支持,盖博尔却和一个同学一起在大学的食堂门口贴了一张大字报,上面写着:“德国同学们,不要视而不见,我们应该支持天安门广场上的中国学生!”这一纸宣言给盖博尔带来了麻烦,她因此被学校开除,又被反复审讯。盖博尔选择了逃亡。就在柏林墙倒塌的前几个月,盖博尔和成千上万的东德人一样,从匈牙利转道,逃离东德,到了西德。

盖博尔从此脱离了体育行业,成为了一名作家,现在“柏林表演艺术大学”担任教授。2005年她在阅读解密的东德秘密警察档案时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曾是东德的高级情报人员。同年8月,盖博尔主动要求德国田径协会把她的名字从世界纪录保持者的名单中除去,“我认为这个世界纪录是肮脏的”,盖博尔表示说。2006年5月,德国田径协会接受了她的请求,把她的名字用一个星号代替。

面对着柏林参加集会的民众,面对着对准主席台的镜头,盖博尔教授表达了她的意愿:“我们今天来到这个广场是为了传递一个明确的信息:只要在中国还有成千上万的政治谋杀还在发生,我们就决不允许明年在北京举办一场显得歌舞升平的奥运会。我们要对于一个存在着酷刑,谋杀和国民被迫流亡的国家说‘不’!我们要对一场认可这一情况的奥运会,说‘不’!我们要求针对所有在中国发生的政治和宗教迫害成立一个独立的国际调查委员会,调查那里所发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我们要求关闭所有的劳教所并废除死刑。”

“我知道生活在共产极权社会意味着什么。”盖博尔回忆道,在得知人权圣火全球传递的活动即将举行的那一刹那,她就清楚地知道:“我要为一个自由的中国参加路跑。”

下午四点,“人权圣火之歌”再次响起,澳洲法轮功学员戴志珍7岁的女儿,从雅典参加了人权圣火点火仪式后随妈妈赶到德国的法度手举着燃烧着的火炬走进了会场。法度的爸爸因炼法轮功而在2001年7月被警察毒打致死。

盖博尔蹲下身来,从法度手里接过了人权圣火的火炬。一时间,蜂拥先前的媒体记者纷纷按下了照相机的快门,把一个金发的德国运动员高举着人权圣火,手里拉着一个黑发的中国小女孩,准备为自由中国起跑的镜头收入了史册。




德国圣火传递大使茵尼斯·盖博尔(Ines Geipel)教授举着火炬,牵着刚满七岁的陈法度的小手,领队路跑。

“我们现在身处柏林。在这个城市,人们知道什么叫做崩溃的感受。这种感受会引起恐惧,但也能激发能量。生活在北京的人们应该知道,我们在这里跟他们共同起跑,目的是行动起来。让我们带着对自由中国的向往起跑!” 在媒体记者的簇拥下,盖博尔手拉着法度,引领着柏林前来支持人权圣火传递活动的民众开始向市中心的威廉纪念教堂奔跑。

“我知道共産党是什么东西”

第一段路程跑过之后,前东德游泳健将乌特·克劳瑟(Ute Krause)从盖博尔教授手中接过了火炬,开始为第二段的路程领跑。乌特·克劳瑟前东德国家女子游泳队成员,也是东德“金牌政策”的受害者。当时的东德为了赢得体育大国的名声,系统地让年轻的女运动员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兴奋剂,给她们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乌特·克劳瑟在15岁的时候,她的教练给她拿来一种“补充体力的维生素”要她吃,结果在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里,她暴长15公斤,肩膀变得很宽,腹部变得很硬,她回忆说“我觉得我的这个身体对我非常陌生。”直至今日乌特·克劳瑟仍然饱受神经性贪食症折磨,就是神经性的狂吃并紧接着狂吐,不能自己,发作起来有时这种循环一天之内反复几次。




人权圣火传递接力第二程的领跑者之一,前东德运动员Ute Krause女士在路跑中。

和她一起迎接火炬的是安德里亚斯·克利戈尔。安德里亚斯身材高大,声音低沉。不知道的人无法想像的到,他曾经就是著名的“激素海迪”。

安德里亚斯原名海迪·克利利尔。他一度是东德著名的女铅球运动员。1979年,当海迪还是个13岁的小姑娘时被选入东德田径队。此后,除了每天艰苦的训练外,海迪被迫服用大剂量的男性激素。1982至1984年更是被命服用高剂量的提高运动成绩的药物。这种药物是东德60年代研制出的一种产品,被运动员们称为“蓝豆,或蓝光”(因为包装颜色是蓝色的)。1986年海迪在欧洲田径赛中获得铅球冠军。但是她的身体却因服用过多的兴奋剂变得让她自己认不出了模样。1997年,海迪被迫做了变性手术,改名为安德里亚斯。




人权圣火传递接力跑第二程的两位领跑者——前东德运动员Andreas Krieger(左)和Ute Krause(右)。

时过多年,安德里亚斯的身体状况始终得不到恢复。“尽管我身体不好,不能长跑,我也要来参加路跑。哪怕是只能跑几步,我也尽了我的微薄之力”。安德里亚斯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我以前不了解法轮功,但我了解共产党是什么东西。” 安德里亚斯坦承在他的朋友们决定来参加人权圣火传递的时候,他起初有些犹豫,“因为我对法轮功不够了解”。在他读了不少有关法轮功的报导之后,安德里亚斯打消了心中的疑虑,专程从距离柏林250公里的马格德堡赶到柏林,参加人权圣火的传递。

在全程大约7公里的路途中,不断加入圣火传递路跑的人群越来越壮大。继古巴人权组织的代表为第三段路程领跑之后,台湾侨胞的团队高举人权圣火的火炬担任了第四段路程的领跑。

当天下午大约5点半的时候,浩浩荡荡的路跑队伍在热烈的掌声中抵达了柏林市中心的威廉纪念教堂。威廉纪念教堂在二战中遭到轰炸,为了让人们永远记住暴力、极权、战争所带来的伤害,柏林市政府决定不修复被炸坏的塔楼,让它永远地竖立在市中心的闹区,呼唤和平。

柏林的8月

夕阳挂在柏林8月傍晚的天际。8月是德国历史上大事频出的月份。

1936年8月1日至16日,希特勒的纳粹政权在柏林举办了第11届奥运会,从此更加嚣张地走上了极权的血腥道路;1961年8月13日,苏共控制下的东德一夜间在建起了一道让无数家庭骨肉分离的柏林墙,展示着共产强权的冷酷。柏林的8月从此成为了人们不得不记住的月份。

如今,2007年的8月18日,奥运人权圣火在柏林城中的熊熊燃烧。从这一天起,柏林城的历史又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