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的神性与魔考
 
童文薰
 
2007-8-13
 
【人民报消息】2008是奥运年,网路上有一则传说,认为凡是奥运年,都是恶魔大举活动之年,也是天象巨变之年,而2008北京奥运则是人类的最后一场奥运──因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将至……

奥林匹克──宙斯的家乡

奥运的历史最早可以远推到公元前1300多年,当时各项运动竞技已在希腊当地流行,但史载第一届奥运则是公元前776年在奥林匹克──也就是天神宙斯的家乡举行。近代的奥运在十九世纪末才又恢复,之后慢慢扩大为今日的规模。

2700年前希腊人举行的奥运会,其实是宗教活动的一环。希腊人的世界观,可以说是一个以众神为中心的世界观。他们认为惟有将人类最美好的体魄、力量、技艺、勇气、意志以及真诚善良的道德全部敬献给诸神,才能展现对神的崇敬,才是生命中至高无上的追求。

整个奥运会的进行──自神坛前点燃圣火开始,祭司引导祈祷、敬献贡品、宣誓等等仪式;运动会结束后,献祭宙斯,晚上则为优胜者举行庆功宴会,并给他们戴上橄榄叶桂冠,从头到尾就是一套完整的祭祀程序。最初奥运会禁止妇女参加和观赏,一来是因为参赛者均是赤身竞技的男性,但最根本的原因是宗教祭祀仪式禁止女姓参与。

正因为是宗教祭祀,所以当时希腊各城邦虽然互相征伐,但在奥林匹克竞赛期间,所有的战争完全停止,在奥林匹克境内不准携带武器或打斗。这一切都是为了敬神。但可叹的是,原本神圣的奥运,却抵不住金钱与权力的腐蚀。选手与支持者不择手段追求奖牌,金钱的介入使奥运变质为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禁药风波、过度商业化、政治角力aa更严重的是奥运一次又一次沦为军事强权竞逐的装饰品。

奥运主办国──战争发动国

1896 年,高举着神圣的火炬,近代的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雅典重新举办。短短廿年后,1916年奥运会的主办权由德国取得,届期却因为德国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而被迫取消。这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是八百多万人,但大战结束的那一年,全世界因为西班牙大流感而死亡的总人数则超过二千万人!如果不是因为战争破坏了社会的基础使得环境恶劣、医疗资源匮乏,当年因为流感而死亡的人数也许不会这么多。

廿世纪人类共有二场世界大战。1936年德国又取得奥运主办权,奥运的主角本是荣耀神的选手,但1936年的柏林奥运主角却是希特勒个人与德国这个极权国家。同年德国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次战争死亡的总人数超过七千万人,按当时全球人口数,每百人死亡三人。

接下来1940年的奥运主办国则是发动侵华战争的日本!该次的东京奥运也因为战争而被迫取消。

苏联是1980年的奥运主办国,但却毫不在乎的选择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之后苏联不顾美国等六十多个国家共同抵制,照样举办 1980年莫斯科奥运。此项侵略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最后促使美国培植宾拉登这号人物来抵抗苏联,埋下了后来911事件,以及至今尾大不掉的恐怖主义问题,伊拉克战争也可以说是这个事件的再延续。

奥运主办国为何总是战争发动国?这不是巧合。因为奥运虽然还保有原来的名义,保有一种“神圣”的象征,但本质上已经完全丧失了奥运最初敬神与和平的本质。奥运的主办权从1916年起就屡次被强权狂人所利用,作为对内镇压异己、剥削百姓、鼓吹狭隘疯狂的民族主义,对外建立强权地位的手段。奥委会一再给予这些残暴专制政权发挥魔性的机会,数次战争中高达上亿条的人命虽然不能直接挂在奥委会的头上,但是经过这么多的教训,奥会委员学会了如何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吗?

金钱与女色的力量可以左右良心的方向,这是奥运委员面临的魔考。现代奥运沾了太多的兵灾与血腥,变成一场远离神性的活动,远离最初人们想要荣耀神的目标,变成狂人“展现国力”、“恢复民族自信心”的“武台”。即使有了如此惨痛的前车之鉴,奥委会仍然把2008年的主办权给了人权记录血迹从未干涸的中国共产党。

北京奥运的哀歌

自从中共获得 2008奥运主办权之后,北京居民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土地开发商与官方勾结,滥行圈地、暴力拆迁使得多少千年百年的古迹毁于挖土机的怪手之下,多少家庭因此失去遮风避雨之处!一切的侵权行为都在“2008奥运”这个旗帜下被消音。China一词从今而后可以直接音译为“拆哪”!只要用油漆在门上墙上写上一个“拆”字,再多的人权物权都被拆得片瓦不存。争取权利的居民变成流离失所的访民,然后成为被关押的囚犯、被劳教的对象,真正的家毁人亡。

人们对于受害者冷漠,因为期待着2008奥运的商机与“概念”。但是对于北京奥运有着清楚视野的人,看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面貌。记者无国界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启动北京2008手铐奥运行动,设计了六种语言的手铐奥运标志,协助世人看清2008年奥运的真实样貌。

2008奥运已经成为一个保证不尊重人权的政权的人质。那么言论自由呢?据闻中共已经着手收建构一项黑名单,凡是名单内的人士,均无法取得2008奥运期间的入境签证。为了粉饰香港“七一”活动,中共情治单位已在世人面前演示了一回它将如何对待想在2008奥运期间到北京见证中国人权的人士──裹在镇爆毯里丢上飞机。

联合国亲善大使、好莱坞女星米亚法萝(Mia Farrow)为了苏丹政府在达尔富尔的种族大屠杀,对国际奥会提出严正抗议,因为中共是苏丹的最大经援国,连武器也是中共所提供。因此她将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称为“种族灭绝运动会”(genocide games),同时敬告电影导演也是北京奥运艺术顾问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不要冒险成为“北京奥运的莱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是曾为希特勒拍摄1936年奥运宣传影片的德国导演。

美国麻州史密斯学院文学教授里维斯(Eric Reeves)是世界上知名的达尔富尔人道危机专家。他说:“现在是使中共感到羞愧的时候了。中共共谋达尔富尔种族灭绝,使它的奥运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成为可怕的反讽字眼。”

神圣的赛跑

浑浑浊世中,总有诤诤之士。在二战期间奥运停办了,却有一位1924奥运金牌得主,从人间的赛场进入了神的跑道。知名的传记电影《火战车Chariots of Fire》,记载了这位奥运金得主李岱尔(Eric Liddell)的一生。这部电影在1981年荣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影片、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原著音乐四项大奖。

因信仰的缘故,李岱尔曾经因为坚持星期日为圣日而不出赛,结果失去一面稳操胜券的金牌。但李岱尔最后还是带着奥运金牌的荣耀,自英国爱丁堡大学毕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动荡的时代,李岱尔受感召成为传教士到中国传道。中国对日抗战期间,他虽然被日军关押在集中营里,仍不停止在狱中传道。他自称一生中无论作任何事,都是为神而奔跑。他说:“当我跑时,我感受到神的喜悦。”至今这位奥运金牌得主,仍长眠在中国的土地上。这才是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不为钱不为名,一个神圣的跑者。

基督的门徒保罗,是一位成长于希腊的犹太人,他深知当时奥林匹克运动竞技的真义。保罗有一段经常被引用的话:“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越来越多的世人关切着2008北京奥运背后隐藏的罪恶,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欧洲分团七月初在伦敦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启动欧洲人权圣火计划。一个月后的8月9日,全球人权圣火在奥运会的发源地希腊雅典燃起;来自拉脱维亚的运动员、2006年冬季奥运会单人平底滑雪项目铜牌得主 Martins Rubenis担任欧洲圣火传递大使(http://www.cipfg.org/)。这场神圣的人权圣火路跑已开始,反人类的种族灭绝罪行和奥运不能同时在中国进行,因为那将是对奥运与诸神的最大亵渎。

转自(新纪元周刊)文章略有改动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