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口上的中共
 
华途
 
2007-8-13
 
【人民报消息】十年前的一次饭局上,一位政协的朋友给我们念了几首顺口溜,说是在当年“两会”期间广泛流传的“政治民谣”,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其中一首叫“共产主义在中国”:

机关学校是执政党
乡镇农村是在野党
合资企业是地下党
公检法军是黑手党

并解释说这是几代政协委员总结出来的经典绝句。

在十年后的今天,我有缘再接触这位已经退休的老政协,提起当年这首民谣,老先生颇有感概的说:那首民谣已经“与时俱进”,被新一代政协委员改写了,被赋予新的时代特征:

机关学校是骗子党
乡镇农村是刮民党
合资企业是黑帮党
公检法军是杀人党

下面是根据老先生的分析整理部份。

1) 机关学校是骗子党:

十年前,中共当时利用改革开放的所谓“经济成果”,大搞“科技兴省”、“科技兴教”;加上“六四”镇压学运的余波还在,所以还能控制住局面,马列、共产邪教理论还堂而皇之的在大学传播。但是,在十年后的今天,一方面是由于中国贪腐侵权恶性案件加剧,民怨沸腾;另一方面由于“九评”在大陆的广泛流传,中国人民包括大学生已经没人再相信“共产主义”,而且普遍憎恨共产党的歪理邪说。目前中共各级党委系统只能靠营造一些虚假繁荣或举办“奥运”这样的活动来煽动民族情绪,期骗人民,一旦遇到质疑就赤裸裸地武力打压;连当年被称为“都市里一块净土”的高校,目前也纷纷爆发学生抗议上当受骗、拿不到文凭等大规模事件。还有当年的“学术腐败”已经发展到了官学勾结造假贩假,甚至连色情交易的“潜规则”就进入了高校学位系统;“所以”,老先生说“中共在机关和学校已经不能再 ‘有效’执政,而成了‘骗子党’”。

2) 乡镇农村是刮民党:

十年前,中共的乡镇干部宣称他们是中共干部中的弱势群体,主要靠乡财政向农民征收的税收和摊派的费用来支持生活:“没有医保,没有房改,没有节假日,固定工资几百块,只具有档案的意义”。当然也就没有人主动交纳“党费”,在乡镇的中共基层党组织几乎瘫痪,故有“在野党”之称。

近年来,面对中共从中央到县级的大贪小贪们,这些心态极度不平等“干部中的弱势群体”,终于找到“与时俱进”大捞一把的途经:那就是打着招商引资、经济发展的幌子,或出卖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山林、矿山、鱼塘;或不顾环境和生态引进有毒有害项目,从中牟取暴利,收取贿赂,到处引发失去农民兄弟的大型暴动,如去年广东汕尾东洲村的抗暴活动,中共出动坦克去镇压;有些资源贫乏的地区,“穷则思变”的乡镇干部们,甚至做起“人的生意”:如广西博白打着“计划生育”旗号,组织队伍开着大卡车进村抢掠,号称“鬼子进村”,见什么抢什么,终于触发博白民众的拚死抵抗(因为民众砸了中共基层党委的牌子,此事目前被中共淡化)。山西最近揭露惊动世界的“黑砖窑”童工事件;四川有的人口密集的农村地区,组织孕妇为高档餐厅定期培植、提供“婴儿汤”的婴儿来源以牟取暴利,据说都与这批被中共称为“改革开放、与时俱进”的 “三代表”、被农民戏称为“刮民党”中共基层干部有关。

对此现象,笔者认识的一位乡镇干部颇有感叹:说这些民谣都是事实,但我们乡镇干部也是我们的党逼出来的,我们地位低微,不能控制吼舌(县级才有中共宣传部),所以党的负面黑锅都让我们兜了,我们不服啊。不信吗?有诗为证:

乡镇干部喝黄酒说黄话看黄碟;县级干部喝白酒打白条摸白腿;市级干部喝红酒收红包亲红嘴;省级干部喝洋酒座洋车泡洋妞;中央干部喝名酒说名言GAN明星。

2007-7-7

(待续)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