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法轮功的财政黑洞渐曝光 党内吁逮捕江泽民(多图)
 
2007-8-1
 


罗干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
(九评之五插图)

【人民报消息】随着中共十七大的来临,从中国大陆释放的消息显示今年72岁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下台似已成定局。罗干正急于为自己安排后事,以图阻止或推延随时可能发生的被清算结局。

大纪元记者文华8月1日综合报道述,近来罗干、周永康、曾庆红等江泽民亲信,多次向全国各地下达密令,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以阻止退党、腿团、退队大潮的快速发展。江泽民当年为镇压法轮功动用了外交、武警、国安、军队系统、国务院行政系统、党务系统、财政系统等相关资源和人力,牵动的层面之大、规模非常之大,至今仍然被系统的掩盖,甚至包括胡锦涛本人以及中共其他高层人员都不甚了解这场迫害的惨烈和动用国家资源的真实全貌。

这些年,中共为对付法轮功在国内外用钱开路。中共在海外办报、收购媒体、收买各国情报人员、官员、学者,还派出庞大的演出团全球巡演来针对法轮功学员举办的新年晚会。中共用镇压法轮功名义拨款的资金大多都流入贪官私人手中。

据悉,如今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巨大经济投入已让国库不堪重负,迫害的真相逐步让中共高层开始掌握和镇压法轮功产生的财政黑洞日渐曝光。中共党内岀于自保的考虑,呼吁逮捕江泽民等的意见越来越强烈。



河北保定巿某小巷出现的退党标语。(明慧网)

罗干密令大规模抓捕法轮功

今年三月以来,罗干、周永康(公安部部长)等多次下达密令,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抓捕法轮功学员。密令要求各地对法轮功展开“新一轮的严厉打压”, 各单位一把手负总责,抓捕行动要秘密进行,“外松内紧,特别注意不要被海外曝光”。

为监督密令的执行,罗干曾在五月到石家庄,七月到山东济南“督阵”。周永康也在五月到长春亲自部署迫害方案,并在长春投入八千万元购置电话语音监听设备。七月五日周永康在电视电话会上明确强调,要加强对农村法轮功群众的打压,竭力阻止传“九评”劝三退。

据明慧网报导,三月以来,从东北的吉林长春、黑龙江大庆、本溪等到华北的石家庄、华东的烟台等地,都连续发生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如四月中下旬,本溪公安非法抓捕70多名法轮功学员;四月中旬滨州地区38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五月九日长春抓捕了40名法轮功学员,六月份大连有近150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陆续转入劳教所;七月石家庄市劳教所专门腾出一栋楼关押法轮功学员,每个警察必须在本片区找四个法轮功学员“家访谈话”,并根据情况伺机抓捕。

从6月15日以来的五十多天里,仅湖南祁东县就有15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目前仅山东省女子监狱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近三百人;在吉林,因惧怕十七大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当地公安严密监控,并指示可不通过任何程序对法轮功人判处三年以上徒刑。

七月以来,河北各市县出现大量法轮功真相标语和三退传单,于是河北公安增派人力,加大蹲坑力度,并让各派出所强迫法轮功学员签字、按手印,发现与传单上手纹相似的就抓人。在一些县市,公安还张贴布告,“举报”“抓获”法轮功或提供可靠情报的,一次奖励数百元,在四川米易奖励金可高达一千元。



2007年唐山街头出现的法轮功横幅。(明慧网)

公安干警也自发的悄悄抵制

面对来自高层的镇压密令,不少明白法轮功真相的公安干警也自发的悄悄抵制。他们有的事先通知法轮功学员离家躲几天、把书籍资料收藏好;有的奉命去抄家变成做客聊天;有的奉命把人带走后又暗中放回。大多数警察和办事人员都在抱怨上面逼他们干缺德事。在不少单位,基层干部主动保护法轮功学员,说他们忙着工作或忙着照顾家庭和孩子,不用再单独谈话,直接通过了检查。



2007年唐山街头出现的法轮功横幅。(明慧网)

胡锦涛手中的枢纽

为什么罗干等江泽民的亲信要如此卖力的镇压法轮功呢?外界分析说,法轮功问题是江泽民的“软档、七寸”,同时也是胡锦涛手中最有利的宝剑。中共十七大江湖斗(江泽民与胡锦涛)的焦点,归根结底都围绕着双方在法轮功问题上的态度是否坚决和果断,法轮功问题成了 “触一发而动全身”的机关和枢纽。

江泽民一方竭力想把法轮功消灭以此来表明自己的“胜利”。八年过去了,法轮功不但没倒下,反而越来越强大。2005年出版了《江泽民其人》,把其罪行广而告之,令其臭名昭著。法轮功还在海外20多起诉讼案中,把江泽民告上法庭,令其随时可能被绳之以法。法轮功还多次呼吁中国政府“法办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610总头目)”等人,为此江泽民非常惧怕法轮功,他几次派人暗杀胡锦涛,重要考虑之一也是为阻止胡在法轮功问题上掌握主动权。

江泽民目前担心的不是他个人及家族的巨额贪污,因为中共官员几乎无官不贪,中共的反腐只是政治内斗中给老百姓看的华丽外衣;江泽民也不担心他出卖的三百多万平方公里本应属于中华儿女国土的黑幕被揭开,因为中共体制内没人敢捅破这层遮羞纸,谁这样干了就等于埋葬了中共自己。

江泽民最提心吊胆的就是被中共御用媒体谎称为“已被消灭了”的法轮功。因为他与胡温的最大差别就在于: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和头号凶手,江泽民八年来对法轮功群众欠下累累血债,如今国际社会呼声最高、国内社会反抗最激烈的就是法轮功问题。江泽民对法轮功欠的血债太大,竭力逃避将被送上审判台的结局。

中共为了全力保北京奥运的如期举行,就不得不面对巨大的国际压力:调查中共劳教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就不得不揪出其幕后的政法委书记罗干、公安部部长周永康、刘京,以及迫害元凶江泽民。

有北京中共高层消息人士分析,一旦逮捕了江泽民,胡锦涛不仅能马上平息国际舆论和国内民愤,从而给自己在国际国内树立巨大威信,同时也能名正言顺的把江派残余一个个铲除干净,为自己“当家做主”制造最有利条件。

“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另外,前些年,江泽民通过黄菊、罗干、曾庆红等对国家财政的控制,动用巨额国库资金来为迫害政策做经济后盾,至于为此花费了多少国库资金,胡锦涛不得而知。有消息说,江泽民至少动用了1/4的国家财政收入的社会资源来迫害法轮功,也有消息说,可能更多,接近国家财政收入的一半的社会资源。



九评之五插图。

迫害政策制造的巨大财政黑洞

早在五年前,罗干的嫡系、辽宁省司法厅某高级官员在马三家劳教所大会上就曾公开承认:“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从九九年720以来,为维持八年镇压,中共不得不动用所有国家机器,包括军队、媒体、公安、警察、武警、国安、司法系统、人大、外交、伪宗教团体等等,额外的投入巨额资金,为执行迫害政策开路。特别是如今的中国人,不给钱是没人干事的,中共内部不少官员抱怨,对法轮功的镇压是现行政府最大也最不必要的财政包袱。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发现,江泽民当时不顾中共政治局其他六个常委的反对,执意要镇压法轮功,结果只好谎言开道,金钱铺路。近年来随着胡锦涛的主政,他也看出了些门道。

比如在国内镇压法轮功的人员开支上,全国各地的武警、公安、国安,数千个县市的各级610成员及其大批雇佣人员,每年的工资花费就上千亿元人民币,在互联网的封锁和电话的监控、监狱劳教所的扩建等,每项工程动辄数百亿;在国外,中共为散布其迫害“合法性”,花巨额资金收买了海外媒体,特别是华文报纸电视台等;为躲避国际制裁,中共不得不搞银弹外交,用牺牲经济利益的办法换取外国对中共人权迫害的沉默。

一位中共国务院财政部的官员私下说:“镇压政策是钱堆出来的,没有钱,镇压就维持不下去。”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