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香港机场警察落泪的九小时(图)
 
张一静
 
2007-7-1
 
【人民报消息】距离香港七一周年两天前夕的一个深夜,长荣航空一架来自香港的飞机降落在台湾桃园国际机场,上百名旅客拖着行李走出入境闸门,人权律师朱婉琪也在其中。不过,她的脸上没有出国旅行的轻松,反而满脸痛心,因为在两个小时之前,她才被屈从中共压力的港警五花大绑、架上飞机,强行暴力遣返台湾。

朱婉琪,是一个典型的台湾社会菁英。她是美国纽约州律师,高中北一女毕业,拥有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律硕士、台湾东吴大学法律硕士。在当律师之前,曾经是《天下杂志》的记者,同时当过将近一年的外交官。美国纽约遭受恐怖攻击的九一一事件,她也是少数的生还者之一。

小时候就是“侠女”性格

从小就是大家眼中的“侠女”,喜欢打抱不平,她曾经当街把插队搭计程车的人从车里拉出来,或是劝阻严厉责骂孩子的母亲,甚至在公车上请年轻人让座给老年人。

朱婉琪八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当年正是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的一九九九年,修炼一个月之后,她便写信给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要求关切法轮功问题。

随着中共虐杀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越演越烈,朱婉琪约在三年前辞去每月六千美金的高薪工作,专心当一名人权律师,开始在国际社会奔走,向国际法庭、联合国等声援中国学员,同时发起控告江泽民,因而被中共视为“头号不受欢迎人物”之一。

这一次,朱婉琪四天之内之所以两度闯关香港,除了观察一国两制的成效之外,为的就是与香港律师讨论司法覆核案,研究港府侵犯台湾法轮功学员入境基本人权的案情。更重要的是,要对前来香港参加七一活动的中共领导人胡锦涛说:“停止迫害法轮功,法办元凶江泽民!”

这是朱婉琪这一生第四次被港府暴力遣返,前后历时九小时,距离她第三次被暴力遣返,也仅仅相距四天。回忆起这第四次的暴力遣返,尽管她是一位女性,但却毫无惊慌之意,反而流露无限的悲悯,只为香港人民感到惋惜。

第四次遣返事件发生在六月二十八日,当天上午十点,朱婉琪还到台湾立法院举行记者会,强烈谴责她在六月二十四日的香港行遭到第三次暴力遣返,同时当场表明,记者会结束之后,她将要搭当天中午十二点四十分的长荣班机,再次入境香港。

虽是女性,但面对邪恶无恐惧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班机飞越台湾海峡的航程中,朱婉琪想到“我是来救人的,再给香港政府扳回颜面的机会”,心头那一把正义及良知的火炬便熊熊燃烧,将那些恐惧化为灰烬。

两点多钟一下飞机,朱婉琪背着简单的行囊,步入香港机场准备通关。通关闸道的香港入境处官员,将朱婉琪的资料在电脑中比对,发现她在“黑名单”之内,顿时收起原本微笑迎接观光客的笑脸,神情漠然的请机场航警,将她带到机场办公室。

入境处的官员早已熟悉朱婉琪“这号人物”,看到朱婉琪,颇有“你怎么又来了”的心绪,四目相对,双方的心情都非常复杂。此时此景,朱婉琪觉得非常讽刺,原本用于遣返毒贩、恐怖份子的手段,却用在和平、理性的人权律师。

进入机场办公室之后,朱婉琪被十多名男女警察团团围住,等待更高阶的官员做出是否遣返的决定。在等待的过程中,朱婉琪告诉这十几名基层警察,对于上级长官不公不义侵犯人权的命令,可以拒绝执行。

但多数官员都面露无奈、凝重的表情,有几位女警对她说:“朱律师,我们是很尊敬你的,我们都知道你的事情,但我们在执行命令。”

朱婉琪继续正色道:“我是全球反对香港二十三条立法的台湾代表,我不只为中国人权讲话,也替香港人权讲话,现在你们却要把一个支持你们的人权律师遣返,当午夜梦回时,你们不会感到良心不安吗?”

话说到这里,一位女警的眼眶当场红了起来,转身离开,一位男警则低下了头开始沉默,现场的气氛无奈中泛着沉重。

这种气氛朱婉琪感受到了,又继续对他们说:“即便你们没有最后的决定权,但我希望你们都能够一起发出善念,‘好人不要被遣返’,这对你们的未来都是有好处的。”此话一出,这些航警们脸上原本沉重凝结的表情,顿时柔和了起来。

心怀慈悲令航警落泪

尽管朱婉琪遭到违反国际公约的对待,但对于眼前的这一群香港基层警察却没有一丝惧怕或怨气,反而是流露出无限的悲悯。这也让一位负责检查朱婉琪行李的女警,为自己执行违心的公务感到汗颜,翻查行李时眼眶泛红、双手颤抖。

朱婉琪回想起来,非常为这些航警感到心疼:“他们其实是有良知的,但却因为他们的高阶长官一个错误的命令,而受到牵累,做出他们不愿意违背良心的事情。”

后来一位女性官员林佩玲主任出现了,表明香港入境事务处机场管制科指挥官陈孟麟决定遣返朱婉琪,尽管朱婉琪继续劝说,但仍然无效。

突然之间,警察们摘下朱婉琪的眼镜,十几名男女警察扑向她,用镇暴毯像裹粽子般的将她搬上抬车,然后推出机场办公室。

十几名警察就这样一路推着朱婉琪,狂奔机门口。在这过程中,朱婉琪尽管呼吸急促、四肢难受,但并没有反抗,只是不断的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对你们自己不好,会遭到恶报的。”试图不断唤醒他们的良知。

这条入境处办公室到达机门口之间的机场走道,朱婉琪第三次被遣返时也被抬着走过,当时朱婉琪用英语对其他旅客大喊:“我是人权律师,但却被暴力遣返,只因为我反对共产党!”

当时身边的航警竟然没有人掩住她的嘴巴,就这样任凭朱婉琪大喊十余分钟直到机门口,仿佛认同朱婉琪说出了他们的心声。有些外国游客听见了,看到这一幕非常吃惊。

等到朱婉琪被推到机门口时,在被松绑之后,朱婉琪对航警们说:“你们遣返的是一个好人”,一个女警对她点点头。看到航警们气喘嘘嘘、挥汗如雨,朱婉琪又说: “我今天为香港而来是要做最正的事情,神都在保护着,所以现在感觉很自在,你们做的却是违心的事情,身体才会感到有压力,你们应该都来炼法轮功。”

朱婉琪当场又取出台湾知名点心“麻糬”请这些航警们吃,一个遭到暴力对待的人权律师,心里全无恨意只是友善,让航警们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场景回到第四次的暴力遣返,到达机门口之后,朱婉琪稍微受到松绑,后来一位长荣航空公司驻港的值班主管出现,表示长荣必须将她载回台湾,但朱婉琪没有同意:“一个人权律师,若是这样轻易对不公不义妥协,又怎么去保护其他人的权益呢?”

这位值班主管受到感动,虽然现实上为难,并不愿勉强朱婉琪登机,就让原本要载送朱婉琪的班机先飞了。不过,港府入境处最后还是要求长荣航空,若不配合遣返朱婉琪就要对其罚款,并且再度强押朱婉琪上了飞机。即便被押上飞机,朱婉琪还是要求见机长,表达不愿登机的自由意志,但没有被接受。

在被押上飞机之前的空档时间里,朱婉琪仍然不断的向身边的航警苦劝:“台湾法轮功学员来香港没有恶意,只是想向中共领导人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这群人当中甚至还有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老太太,这样的人会对香港产生什么危害呢?希望你们不要做出伤害港台两地情谊的事情。”

航警们听得哑口无言、没有一人反驳,只是沉默不语。有位女警转身表现的很难过,有的转身离的远一些,不想面对眼前天人交战的煎熬。

朱婉琪认为,光看香港入境处官员的表现全过程,就知道他们被强迫执行违心的公务,根本没有行政、司法的独立空间,这正好戳破中共“一国两制”、“港人自治”的谎言。

雪地里小女孩故事激励人心

回想在走遍全世界的足迹当中,最令朱婉琪最难忘的是在俄罗斯雪地的一个小女孩的故事。当时正值俄罗斯最寒冷的冬天,一个约莫六岁大的俄罗斯小女孩裸着脚踝穿双破鞋,在市集里发揭露法轮功迫害的传单,因为太冷,小女孩边跳着,边发传单。

朱婉琪见状之后相当不解,小女孩为什么不穿袜呢?小女孩的妈妈怎么能够放任自己的女儿这样呢?

后来旁人告诉她,小女孩与她的母亲都是法轮功学员,有一天,妈妈问女儿:“我们的钱很少,你要我用来帮你买袜子,还是用来印制法轮功真相传单,你选择哪一个?”后来小女孩选择后者。

朱婉琪听了之后,当场在冬天的雪地里热泪盈眶,久久不能自己。多年过去了,这个雪地里的场景常常浮现在朱婉琪的脑海中,细细的回味着,同时激励自己,要在人权界中继续奋力奔走,直到世界上再也没有角落里的迫害。


---------------------------------------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