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钢觉醒了的工人的声明
 
北京首钢觉醒了的工人
 
2007-6-15
 
【人民报消息】

怜蜂

不分酷热与严寒,昼夜辛苦不得闲。
血汗酿成蜂蜜后,谁人受累谁尝甜。

这首诗已经在我们首钢工人中流传了好几年了,由于中共恶党的独裁暴政和我们首钢集团职工们所做的一件错事,也就是在1999年这个恶党镇压法轮功时采取了默认和纵容的态度,几乎全部职工都在会上表过态,说过“我跟共产党走”,“共产党叫我干啥就干啥”,这样的话,在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过字。从此以后就怕了共产恶党,对其所行之恶,麻木不仁,对别人所受迫害莫不关心。这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共产恶党越来越恶,坏人越来越坏,贪官越来越贪,迫害面越来越广。

现在我们这些工人,毫无人权,毫无人格尊严,失去了过去的一切福利待遇,已经成为了恶党贪官,奸商恶贾,地痞流氓们的挣钱工具。我们在钢铁行业的特种岗位上工作,三班倒,没日没夜的干着又苦又累又危险还要有一定生产技能的工作,可我们拿到的只是仅能勉强维持基本生活的每月2000元左右的工资,其余劳动成果都被恶党贪官们强夺而去。而那些当官的,就是所谓的管理岗位的工作者们,普通管岗每月3000元左右,科级的恶党支部书记,车间主任,科长们,每月5000元左右,处级的恶党党委书记,厂长们是年薪制每月工资就超过10000元了。而这些人都是近几年来,在恶党独裁暴政统治下所特有的劣胜优汰的腐败体制下,通过请客送礼,拉关系,走后门等不正当手段当上官的,这些技术上不怎么样,又不愿意老老实实干活,只会吹牛拍马,造谣污蔑,整人治人的人,一旦当上了官就更坏了,现在这些人拿着比我们高几倍的工资还有贪污到的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钱,每天仗着恶党的势力,吃喝玩乐,请客送礼,行贿受贿,上歌厅,洗桑拿,养情人,到处腐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过去每当我们议论《怜蜂》这首诗时,都会长叹一声,我受累来,官尝甜,可是也毫无办法。最近,由于大法弟子们的讲真相,由于我们首钢职工中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的越来越多,更主要的是,我们通过对《九评》《解体党文化》的学习,提高了自身的道德修养,成为了明真相觉醒了的首钢工人。我们明明白白的知道了,我们的劳动成果被谁所抢,为什么被抢,我们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们不是可怜的蜜蜂,我们是堂堂正正的顶天立地的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也有这个能力。我们不能等着天上掉馅饼,天灭中共的天象下要有人跟着动,我们要有所做为,我们要做我们应该做的事。这样才能对的起我们的良心,才能对的起我们的后代子孙。为了表明我们的态度,说明我们要做的事情,我们北京首钢觉醒了的工人特发表严正声明如下:

一、1999年中共恶党镇压法轮功时,在恶党,党支部书记把门,要求全部表态,有一个不表态,大家都不能回家、都不能下班的情况下,所说的那句话:“我跟共产党走,党叫我干啥就干啥”作废,不算数了,因为那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说的,当时有很多首钢职工都是用这句话或与之相近的话表态的,只要你说了这句话,你就可以下班了,可以回家了,你就算过关了,否则你就要被迫害。所以这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我们不会跟着共产党走了,绝对不会了。因为跟着共产党走,不是变成蜜蜂就是变成恶狼,不是遭人欺负被人抢,就是要欺负别人抢别人,被人欺负被人抢我们不愿意,欺负别人抢别人,我们更不能干。因为“欠命还命,欠债还钱,善恶有报”的天理,我们还是明白的。我们要把这个恶党扔到一边去,不理它,不怕它,揭露它的邪恶,在“天灭中共”的天象下,推它一把,踩它一脚,想办法解体它。当然,我们还要为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平等的实行“按劳分配”工资制度的新中国,贡献我们的一份力量的。

二、中共恶党镇压法轮功后,首钢的恶人们曾几次强迫全体职工在事先准备好的,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和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如果谁不签就送洗脑班迫害。我们郑重声明这些签字是无效的,不光无效,这也是恶党在侵犯人权。我们有些职工在签字时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写错,或少写一笔,或用同音异型字,或写的特乱,或写的特小,以此来证明这些签字不是本人意愿,而是被强迫的。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都可以做为将来审判恶党及邪恶党徒侵犯人权罪行的证据。虽然不是本意,但也没有反对,这就形成了对恶党镇压法轮功暴行的默认和纵容。我们已经知错了,请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们原谅我们的自私与懦弱。我们会用实际行动改正我们的错误的。现在我们这些觉醒了的工人中,有的在主动了解大法真相,有的已经开始阅读大法书籍,有的已经开始了修炼,成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

三、在我们首钢,恶党越来越不得人心,工人中的党员开始了软顶,开会不是请假就是不来,党费也不交,对此,恶党采取了本上开会,编造记录,硬扣党费的办法,来维持恶党的表面形式。我们觉醒了的工人中有一些人曾经是恶党的党小组长,这些人郑重声明:我们在担任恶党党小组长时,由恶党党支部书记授意,我们执笔所写的下列材料:1、党小组学习会记录;2、党小组生活会记录;3、对非党积极份子的培养考察记录;全部作废。这些记录虽然记的很全,有时间,有地点,还有个人发言记录,领导检查记录与批示,跟真的一样,但都是我们瞎编的,这些会根本就没开,实际上也开不起来。从我们发表退党声明的那天起,这些事我们就不干了,当时觉得没什么,小组内的党员也都说,不就是糊弄共产党吗,你小组长爱怎么编就怎么编,我们都认帐,只要不叫我们开会就行。现在我们认识到,编造记录,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实际上是在犯罪。现在首钢的大小官们,什么都敢编,生产记录,安全记录,检查员记录,甚至有些原始记录都是伪造的,这就是首钢安全事故、质量事故逐年增多的根本原因。

四、目前,在首钢我们已经觉醒了的工人还是少数,我们会用秘密的传九评、传大法真相资料、传破网软件自由之门,公开的讲真相的办法,使我们身边不明真相的工人们,尽快的明真相,尽快的觉醒。我们要发挥北京人能侃会聊的特点,每天给工友们发表个新闻,讲一段故事,带着大伙骂一骂共产党,再揭一揭贪官们的丑事。只要我们生产一线的工人们都不怕了共产党,那这个恶党在首钢也就没地方呆了,也就解体了。过去我们怕共产恶党,不就是怕下岗吗,不就是怕失去相对比较稳定的工作,和比其他单位稍高一点的工资吗,现在我们的工作也不稳定了,钱也比其他单位高不了多少了,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啦,我们再也不愿意受这个恶党的窝囊气了,我们该说我们想说的话,该干我们想干的事了。

五、现在恶党的贪官们还在首钢行恶,欺压工人,我们真心的希望这些人能够弃恶从善,改邪归正,退出恶党,回到我们工人中来,我们欢迎你们。如果你们再助恶党行恶,你们的所做所为,我们都给你们记着呢,等到审判恶党的那一天,我们工人也不会饶过你们的。

六、我们北京首钢觉醒了的工人,对冒着生死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们,对以高智晟律师为代表的维权律师们,对以唐子教授、袁红冰教授为代表的中国的真正的知识份子们,对以军中声音为代表的要用军事政变方式推翻恶党独裁暴政的中国的真正的军人们,表示敬意了,我们佩服你们,我们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让我们共同努力,争取早一天解体共产恶党,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平等的新中国。

北京首钢觉醒了的工人
2007-6-14

(大纪元)


---------------------------------------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