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悠大王」赵本山跑到美国狗挠门(图)
 
文正
 
2007-3-18
 
【人民报消息】“忽悠”一词出自东北人的口语,有“拐、蒙、骗,说大话” 的意思,本来流传并不广的一个词,由赵本山之口流传中国大陆乃至海外。中共刻意要把赵本山打造成“小品大王”,“超级大腕”,但许多人却认定赵本山乃是一个“忽悠大王”。

今年殃视的春晚会上,赵本山与宋丹丹表演小品《策划》。

赵本山在小品《策划》中与牛群的对话中说:‘鸡你是拿不走了,可以端走,我一块没动。’可电视观众都看到了,鸡刚端上桌时,赵本山吃了一块鸡肉,这就是赵本山的“忽悠”本事,众目睽睽之下,他就能脸不变色、心不慌地睁着眼睛撒谎骗人,中共要的就是这样的“超级大腕”。

中共营造的党文化中,其所使用的一些所谓的“名导演”、“名演员”、“名作家”、等所谓的党文化中的“文化名人”,其为人行事,在传统的中国人眼中,只能视作流氓痞子。赵本山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典型代表。

读过《九评共产党》的人都知道,中共有 “中国特色”的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中的“痞”,是把流氓痞子组成其基本队伍。“痞是邪的基础,邪就得用痞。共产革命是痞子流氓起义,经典的‘巴黎公社’纯粹是社会流氓的杀人放火打砸抢。连马克思也看不起流氓无产阶级,他在《共产党宣言》中说‘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的腐化的部份,他们在一些地方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但是,由于他们的整个生活状况,他们更甘心于被人收买,去干反动的勾当。’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农民天生的分散性与愚昧性,甚至不够格称作阶级。

中国共产党从恶的方面发展马克思的东西,毛泽东说‘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流氓无产者加持了中共的暴烈,建立了早期农村苏维埃政权。‘革命’,这个被共产党的话语系统灌注了正面意义的语词,实在是所有善良人的恐惧和灾难,是取‘命’来的。文革时讨论流氓无产者,共产党认为自己被叫做‘流氓’不好听,缩写为‘无产者’。痞的另一个表现是耍无赖,……:”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中共的这种“痞”的邪恶基因,在赵本山身上附上的不少。而赵本山在党文化名人中冒尖的过程,也是党文化名人中流氓痞子越聚越多,党文化的流氓本质暴露的越来越充分的过程。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赵本山出生在辽宁省铁岭市开原县莲花乡的莲花村。那个时候,共产邪灵附体对全国民众施行的是饥饿手段,全国民众基本上都吃不饱,因吃不饱,造成了几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但中共有钱不到国外买粮食救人,却用钱到国外换黄金储备起来,存心让全国民众处于一种随时有可能被饿死的边缘。这种每天为填饱肚子而思、而动的状况,使人道沦为畜生道了,共产邪灵附体邪恶的造成这种状况,是为它当时推行顺服工具论,以及后来宣扬生存权高于人权服务的。并从中造出一些兽性强,人性弱,甚至无人性的完全接受共产邪灵附体的那一套歪理邪说的变异人来而作的。赵本山曾对记者说,“吃不饱,这是童年留给我最强烈的印象。印象中那时候几乎没吃过整顿的饭,当时最大的理想,就是想离开农村,农村太苦了。” 想离开农村的赵本山找到的离开农村的终南捷径是搞歌颂共产邪灵附体的文艺宣传,而他使用的主要表演形式是二人转。

有一位东北人这样谈到二人转时,这样说:“由于二人转及其演员的走红,使得二人转几乎成了东北象征,身为东北人,我却因为二人转感到深深的耻辱。

二人转在东北也绝不是什么所有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身为东北人,本人对二人转极为厌恶,我认识的人中多数都没到剧场看过二人转,因为二人转在它的源生地东北,二人转的走红也只是这几年的事,在此之前它登不上大雅之堂,正规剧场不可能上演这种东西,二人转只能在一些边远的小剧场甚至是农村演出,并且只有在农村最受欢迎,就是在二人转红透大江南北的今天,在东北的任何一个大城市,想找一个演出二人转的剧场都不是很容易,原因很简单,二人转实在是太俗了。

我不想附庸什么风雅,我也不是什么高雅之人,在下也是一俗人,只是这俗也要有个度,我还没有俗到喜欢二人转的地步,二人转的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通俗,二人转只能说是低俗粗俗,甚至于可以说是下流的恶俗。在东北的小剧场中,二人转绝不像电视上看到的那样,虽然电视上看到的已经很不像样了,很多下流粗俗的东西充斥其中,二人转中的黄段子荤段子东北俗称“趔大膘”,其粗俗暴露不亚于脱衣舞,甚至还没有脱衣舞的美感。

二人转另一个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方是无耻,很多二人转演员本身就是以丑为美,以出卖自己的尊严职悦观众,在出卖自己尊严的同时,更会无耻地践踏别人的尊严,尤其是残疾人的尊严,赵本山的成名作是模仿盲人,很多二人转演员最拿手的就是模仿傻子、瘸子、弱智、口吃,不信的话你可以随便买一本二人转VCD,从头到尾几乎都是这些东西。二人转做为一种地方戏,做为一个艺术门类,且不奢谈什么思想性艺术性,最起码的审美总该有点吧?可惜二人转最大的特点就是以粗俗为通俗,以恶心为幽默,如果非要称其为艺术,二人转就是典型的审丑艺术,这种审丑艺术如今正在中国大行其道,相信在即将到来的春节联欢晚会上,这种以粗俗为通俗,以恶心为幽默的所谓小品和相声一定还是主角。

老子曾经说过:‘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人们都知道‘美’之所以为美是因为与‘恶’ 作了比较的缘故。人们都知道‘善’之所以为善是因为与‘不善’作了比较的缘故,可如今中国在二人转的恶俗之风带领下,已经到了‘天下皆以丑之为美,不知丑为何物’的地步了,相信总有一天会达到‘天下皆以恶之为善,不知恶为何物’的程度……” (《赵本山的二人转是东北人的耻辱!》)

赵本山自述的一段经历可作为这位东北人写的这篇文章之旁注:“回顾过去,赵本山坦率地说他刚唱二人转的时候经常被哄下场甚至撵下台,有一次戏园子卖雪糕的对赵本山说,没关系,我跟经理说不让观众哄你,从此还真没人起哄了。赵本山对卖雪糕的大哥感激不尽,没想到对方也实在:你不上场,人家谁抽空来买我的雪糕呀,我的雪糕不全化了。” (《赵本山:人一火了 生活中虚假的东西就多了》)

以上,就是赵本山赖以成名的二人转及赵本山演二人转的水平之根底,有人要问了:按人间的常理来推,赵本山是不可能靠如此低俗粗俗的二人转和经常被哄下场甚至撵下台的表演水平火起来的。

对,按人间的常理来推,赵本山不可能火起来,但是,赵本山火起来的年代正好遇到了一个特殊的年代,就是蛤蟆精转世的江泽民当政害人的年代,这个年代的共产邪灵需要安排赵本山这样一个形象“蔫哏”的角色在其文艺舞台上充大王,才能与在国内外政治舞台上到处丢人现眼、出丑卖乖的江泽民相匹配。不然的话,就使共产邪灵操控的这台丑戏显得太不协调了。有人以另外一种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

“从著名的小品演员到电视剧制作人再到辽足新掌门,赵本山让他的人生轨迹画出了一个巨大的上升曲线。本报记者通过采访才发现,赵本山在东北不仅仅是个简单的艺人,他有着广阔而深厚的社会背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可见一斑:东北很多媒体都为赵本山专门指定记者,这恐怕是全国其他艺人都无法享受的待遇。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赵本山今天的成就其实也不仅仅靠他个人的力量,很多神秘的幕后推手,在为他“勾画”人生曲线中的关键点暗中使劲。” (《从小品王到董事长 赵本山发迹的神秘幕后推手》)

这人文中说的是这个空间的事,我讲的是另外空间的事,合在一起,有助于读者理解赵本山为什么能火起来。

共产邪灵安排赵本山与江泽民相匹配,并不是为了让他俩在人世间风光无限的,而是利用他俩对修炼人犯罪之后,最终下地狱受刑罚去偿还其罪业的。

1999 年7月20日,共产邪灵与江泽民发动了反宇宙、反人类的非法残酷镇压法轮功的邪恶运动。 7年多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中共酷刑折磨致死致残几千人,劳教判刑几十万人,强制洗脑数百万人罚款、毁书、抄家,无恶不做,造谣、诬蔑、诽谤宣传攻击佛法,黑白颠倒,搅得世界天昏地暗,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恶的妖魔。这个恶魔灭绝人性、残害生命、人神共愤、天理难容,天灭中共正是现在进行时。

在这场非法残酷镇压法轮功的邪恶运动中,中共邪党头子之一的曾庆红找来赵本山,要他用小品这种方式去暗骂法轮功。赵本山一伙拚命执行 “人们一定不会忘记,2001年春节前的大年三十下午,江罗集团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导演了一场震惊中外火烧活人的所谓‘法轮功自焚’事件,然后栽赃陷害法轮功,几个小时之后的北京春节除夕晚会上,一台含沙射影诽谤、丑化法轮功的《卖拐》小品‘火’了大江南北,‘自焚’‘卖拐’上下配合,修炼法轮功的人被诬衊为‘自杀和杀人的魔鬼’,成了痴呆傻的弱智儿。《卖拐》剧作者正是何庆魁,《卖拐》也因配合了形势需要,而获得2001春节联欢晚会节目评选“一等奖”。

据了解,《卖拐》的导演赵本山,编剧何庆魁,演员赵本山、范伟、高秀敏等已被列入“追查国际”对制作污蔑法轮功的电影、电视、戏剧之相关责任人及单位的追查公告中。(《何庆魁被曝与高秀敏属"非法同居"》)

上了“追查国际”追查公告中的犯罪人名单的人,其犯罪行为是会遭到天惩的。

《卖拐》的演员高秀敏于2005年8月18日在长春家中因突发心脏病而亡,年仅46岁;

《卖拐》的编剧何庆魁2005年8月因侵犯著作权被告上法庭后三天,他前妻生的大儿子知道父亲有麻烦,就想回来帮他,急订第二天从广州飞长春的机票。临行前的晚上,一帮朋友拉住他给他饯行,在醉酒的状态下,开车在广州撞到大货车,当场死亡。也可以说,他的儿子因他而亡;何庆魁说:“儿子是天,高秀敏是我心中的大树,就在这不到十天里,我是先塌天,后拔树,老天为什么要让我们遭受这样的灾难呀!”是啊,老天为什么要让你们遭受这样的灾难呀,那你是不是要反思一下自己,做了什么反天理,无人性的恶事呢?,

《卖拐》的演员范伟于去年10月8日,在内蒙古多伦县近郊拍摄电视剧《左伟和杜叶的婚姻生活》的一个驾驶摩托车的镜头时,摔入路边一个两米左右缓坡的沟里。,初步诊断为胸椎十二骨折,住进了北京301医院接受治疗。

以上这三人的遭遇,就是天惩的内容之一。

有人要问了,那赵本山呢?他不是《卖拐》案中的主要罪犯吗?他怎么没事呢?

谁说赵本山没事,赵本山曾经说过,“过去在农村,第一想法就是想进城,农村活太累,还吃不饱穿不暖;后来进城了演二人转也挺受欢迎,就琢磨着想上电视出大名;后来全国都知道我了,我就想挣钱,把钱挣足了;现在钱挣够了,我突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人这一生受人尊重才是最重要的。” (《赵本山:人一火了生活中虚假的东西就多了》)

也就是说赵本山现在把受人尊重看作是最重要的。但他不知道怎样才能真正受人尊重,他自认为凭他的“忽悠”本事,在中国已“忽悠”到了人尊重,到国外也照样能“忽悠”到了人尊重,于是,在今年殃视的春晚会上,他“忽悠”了那么多电视观众后,又在共产邪灵附体的操控下,到美国来“忽悠”美籍华人了。那么,效果如何呢?请看这篇题为《无聊和下流 低俗的很!美国律师炮轰赵本山》报导中的内容:

“纽约律师陈梅说:‘在赵本山的演出之后,我接了很多电话,很多人抗议他的演出内容,我个人也有同感。比较第二天姜昆的演出,赵本山的内涵有待考察。我可以用四个字来囊括他们的演出:无聊和下流。赵本山的演出团队,演员上台一讽刺残疾人,二讽刺肥胖者,三讽刺精神病患,他的演员模仿瘸子等残疾人,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连赵本山本人出场时都说了一句话‘大概全中国的精神病人都在我赵本山刘老根队伍里。’

前中华学苑张校长:‘赵本山的演出非常低俗,我是辽宁人,按理说应该捧几句,但赵本山的尾巴翘的太高了,捧不得了。说句实话,赵本山的演出水平不高,档次属下里巴人一等,语言低俗,在纽约演出时,赵本山本人说'哥俩娶一个媳妇',又解释不是哥俩用一个媳妇,什么话!低俗的很!我感到他给辽宁人丢份儿。我是辽西人,我们辽西把下里巴人这一层又分为两等,一种是狗挠门,一种叫傻柱子接媳妇。傻柱子到春节接媳妇回家过年,虽然情节简单,但还是有情节。狗挠门却没有情节,那是狗的自然属性,谈不上有情节,小狗就爱干这个动作,赵本山的演出就属于狗挠门。’"

不受共产邪灵附体的操控的美籍华人看人观事的准确性真高,直接点出了赵本山的演出:“无聊和下流,赵本山的演出就属于狗挠门。”赵本山这次到美国来,不仅是“忽悠”到了这样一针见血的评语,而且还 “忽悠”到了被人告上了法庭,索赔一百万美元的官司。这也就是赵本山这次到美国来“忽悠”到的另类尊重,这种另类尊重就是天惩的内容之一。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别想“忽悠”过去。不管赵本山“忽悠”的本事有多大,最终“忽悠”的只能是他自己。


---------------------------------------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全球中国舞舞蹈大赛启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