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舉辦“特奧會”與製造殘疾人(多圖)
 
歐陽非
 
2007-10-6
 
【人民報消息】二零零七年十月初夏季“特奧會”(殘疾人的特殊奧運會)在上海開幕,場面之宏大,可謂是“盛況空前”,中共喉舌更是以“從天下大同到和諧盛世”來大唱讚歌。

中共真的是關心起殘疾人來嗎?當然不是。熱衷於舉辦各種國際會議、賽事的背後,只是中共一貫的面子和形象工程的延伸。讓人痛心疾首的是,中共一方面用鼓聲來歡迎各國殘疾運動員,吹噓中共對於(外國人)生命的珍視,另一方面,中共卻在自己的土地上一幕接一幕的表演著把健康人製造成殘疾人的傷天害理的殘忍戲。

人們難以想象,在中共大肆宣傳“平等包容、尊重人性”的“特奧精神”時,在喃喃自語“樂善好施、扶貧濟困、尊老愛幼、扶弱助殘”的傳統美德時,在中共的勞教所、監獄、洗腦班,正在發生著什麼呢?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寫所謂的不修煉的保證,各種酷刑摧殘,無所不用其極,迫害致死了至少三千多法輪功學員,導致了大量法輪功學員終生殘疾,有的被迫截肢,或四肢變形喪失功能;有的雙目失明;有的雙耳失聰;有的全身癱瘓;有的面容被毀……並且遭遇這種不幸的法輪功學員還在繼續增加。

上明慧網查一下被酷刑和藥物迫害致殘的法輪功學員,其數量之大,何止千千萬萬,這還是只被曝光出來的冰山一角。毒打、體罰刑、銬刑、電刑、摧殘性灌食、吊刑、凍刑、坐刑、捆綁刑、不明藥物注射刑、燒燙火刑、錐刑、性侵害、折壓碾刑、悶刑、蟲獸刑等等,都是中共用來折磨人的道具。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家住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豐茂林場的王新春,騎自行車去山上林場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派出所惡警所長王維非法抓捕。在王維和公安局長崔玉中指使下,惡警把王新春凍成冰的雙腳放入燙水中,造成嚴重的凍傷,王新春後來雙腳潰爛脫落,給他造成了終生殘疾。



王新春被迫害致殘,雙腳脫落。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二日晚,濟南法輪功學員徐法月(山東礦院九七屆學生)在居住地點被濟南市公安局政保處強行非法帶走。在六裏山派出所,徐法月被緊銬成“大字”形,身上只蓋了一床薄被,手和腳裸露在外邊,大小便一律在床上,小便時都濕透了內外褲及褥子也沒人管,在零下十幾度的監號裏光著腳衝著大開的號門,造成嚴重凍傷。最終大腳趾被部份切除,三腳趾徹底切除,小腳趾部份切除,造成終生殘疾。

山東濟南大法弟子徐法月遭受迫害,被截肢的腳趾。

一九九九年十月,黑龍江省雙城市大法弟子付麗,第二次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前被武警非法抓捕,後被雙城市六一零押回。在萬家勞教所裏,她被惡警用繩子捆綁兩個大拇指,再將人吊起,大拇指承受著全身的重量,致使付麗雙手殘疾,生活不能自理。

圖為被迫害者付麗本人展示的真實圖片。

* 河北石家莊法輪功學員李慧琪被殘害得全身癱瘓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日,原河北石家莊油漆廠職工李慧琪在講真相時遭惡人舉報,被石家莊維明街派出所(原名“興華街派出所”)綁架。李慧琪在被非法勞教期間,身體被摧殘的幾次出現危急。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李慧琪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被送至河北省人民醫院搶救。至此家屬方得以見,而此時的李慧琪已經皮包著骨頭,生命垂危。李慧琪最後被診斷為“格林巴利綜合症”,後轉至河北省第三醫院治療。李慧琪被迫害得全身癱瘓,經常呈昏迷狀態。泌尿系統感染(四個+),肺部嚴重感染,氣管被切開,靠插管維持呼吸,全身不時出現抽搐。



在痛苦中煎熬的李慧琪。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下午王海燕在廣州東山區王府井百貨公司附近講真相發資料被惡人跟蹤舉報,被綁架到廣州東山區農林下路派出所,造成眼睛球壁組織和視神經受傷,而腦部多處瘀傷,左耳膜受傷,一隻耳朵沒聽力,全身上下青紅紫綠、血跡斑斑。後來右眼球完全凹陷,眼珠萎縮,連黑色瞳孔都完全消失翻白,看上去連走路都很費力,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二年以前的王海燕。


現在的王海燕。

二零零三年七月在遼寧省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工作的女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公安劫持到龍山勞動教養院。遭受遼寧省瀋陽龍山勞動教養院惡警電擊近七小時,面部被嚴重毀容。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被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叫到值班室,銬在暖氣管上摧殘折磨。唐玉寶、姜兆華連續電擊高蓉蓉數個小時,從下午三點至晚上九點多鐘。當時高蓉蓉的面部嚴重毀容,面目皆非,腫大變形,滿是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很高變形,連朝夕相處的犯人都認不出她來了。高蓉蓉在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圖一 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法輪功學員高蓉蓉。



圖二 高蓉蓉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被酷刑折磨,
臉上是電燒灼傷。照片是受傷十天後拍攝的。

家住大連市中山區怡和街四十一號的法輪功學員曲輝因堅持信仰,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被關入了大連市勞動教養院。在勞教所裏遭受苦役、洗腦、酷刑,生殖器被電擊折磨潰爛,頸椎骨折,高位截癱,最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擔架抬出了教養院。近四年來,曲輝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的。



法輪功學員曲輝。

家住吉林省農安縣哈拉海鎮車站鐵路家屬住宅的法輪功學員鄒硯傑,二零零一年底被綁架到派出所。由一個身強體壯的青年被迫害成了一個失去雙腳的殘疾人。由於他已喪失了勞動能力(妻子已與他離婚),只能由父母照料。現在他與父母相依為命,為躲避迫害一家人只能漂泊在外……



吉林農安縣鄒硯傑遭迫害雙腿截肢。

大法弟子周清是湖北孝感京山縣第一高級中學優秀的物理教師,被多次非法關押。二零零四年七月,周清被孝感國安綁架,在孝感看守所遭到嚴重迫害,造成雙腿癱瘓,肌肉萎縮,無法說話。在此情況下,又被邪黨強行劫持到省洗腦班,其間被注射不明藥物,迫害至生命垂危才由家人取保候審。在身體沒有完全恢復的情況下,周清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再次被孝感國安綁架。孝感市孝南區中共邪黨法院於二零零五年七月對周清非法判刑四年。周清現仍被非法關押。

河北保定大法弟子崔煥英被望都縣洗腦班迫害左眼失明

長春大法弟子楊光被長春市公安局一處酷刑逼供雙腿致殘

黑龍江省海林市法輪功學員朱福菊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上大掛”迫害致殘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黨會英被保定八裏莊勞教所迫害致殘並超期劫持

浙江縉雲縣惡警對大法弟子樊中莊刑訊逼供,將樊中莊迫害致殘

……

被迫害致殘的案例,太多太多,這還是冰山一角,真實的迫害程度超出正常人的想象。

中共的流氓就在於掩蓋迫害,用謊言去欺騙世界,並阻止人們去揭露真相。很多被迫害致殘的法輪功學員正是在講真相中被非法抓捕的。

中共不除,世界將不得安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