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是个大象,实际只生出一只老鼠(多图)
 
人民报记者肖辛
 
2007-1-31
 

只有垃圾政府才能造就这种垃圾文化!

【人民报消息】 彻底匍匐在中共脚下的张艺谋近期导演的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和歌剧《秦始皇》两个作品遭到恶评。

只有垃圾政府才能造就这种垃圾文化

导演的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耗资3.6亿人民的血汗钱,中共疯狂,他也疯狂,这部影片在曝露中国女性的半胸中宣扬乱伦、血腥和暴力。

中国著名导演叶大鹰近日在他的博客中发表两篇文章,叶导表示:“我想把下面的词汇加起来作为我对这部影片的观后感:邪恶+弱智+扭曲+病态+反道德+反人类+丧心病狂……”。 “违反人性的乱伦,无所顾忌的血腥暴力展现,对罪恶淋漓尽致的渲染是这部影片的全部故事内容。没有正义,没有希望,没有光明。”


抵御精神污染!
叶导写道:“在看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我感受到魔鬼华丽的外表下险恶的用心,他们公然的站在人类道德的对面张牙舞爪的向我们宣泄,我想我把这部影片的创作者比喻成魔鬼是一点也不过分的,无论是从人类基本道德的角度看还是从社会良知的观点以及宗教的政治的正义的需要,都不应该原谅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现象──允许这样的魔鬼作品横行于世,它是有毒的,它在残害我们的心灵瓦解我们的道德践踏我们的善良。”

他并呼吁:“我也希望和我有相同观点的朋友们联合起来,一起来捍卫我们的社会道德,保卫我们的心灵健康,抵御精神污染!” 文章获得诸多网友留言支持。

网友“rty”说,“……昨夜,与朋友看了一遍《满城皇帝黄金甲》,让人不得不想想,所谓的大导演张艺谋的思想之卑鄙与伦理道德之低下。所谓的巨资贺岁片,更像是伤风败俗使人反胃的烂作,他忘了社会基本的伦理道德与人类情感。”

网友“三君”说,“只有垃圾政府才能造就垃圾文化。”

赔钱也要在大都会连续上演《秦始皇》


匍匐中共脚下的无耻导演张艺谋。
中共还砸下重金让摄影师出身的电影导演张艺谋在纽约搞出了歌剧《秦始皇》。和宋祖英民歌演唱会除了她一个是中国人外,伴唱、乐队都是洋人一样,歌剧《秦始皇》的主角由一个媚共的外国歌唱家多明高来扮演。中国艺术家都不让出国,频频出国的这些忘八可着劲的糟蹋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篡改五千年的文明史。

《秦始皇》赔钱也要在大都会连续上演,除了要与广受好评的新唐人圣诞晚会一别苗头外,其还负担着中共所赋予的特殊任务在其中──渲染暴力万岁。

中共需要篡改历史

作者张文强说,歌剧《秦始皇》把历史中的亡国之恨淡化,更把道义全部抛弃,剩下的就只有「中央一套」起主导作用了。

他们虚构了一个秦始皇的女儿栎阳公主。剧中说栎阳公主是个下半身瘫痪的人,她和高渐离上演了一出激情戏后,瘫痪病就莫名其妙的好了。高渐离也不想报亡国之仇了。接下去,高渐离开始为敌对国秦国写作国歌,并被未来的老丈人秦始皇封为宰相。最后栎阳公主因为不能嫁给高渐离而殉情,高渐离气愤至极以致神经失常。国恨家仇统统消失在儿女私情中。

此时编导还安排了一个诡异的细节。高渐离宣泄愤怒的办法是咬断自己的舌头,将鲜血吐向秦始皇,并将自己的琴砸烂。导演张艺谋按照自己做人的标准,把古人为国尽忠不惜掉头的气节全部删掉,而让造成高渐离一切痛苦之根源的秦始皇挥剑杀死了高渐离,并解释为秦始皇是「为了减轻高渐离的痛苦」而为。彷佛天下的暴君都是为了百姓好而不得不成为暴君的。

宣传是只大象,实际只生出一只老鼠


堕落的作曲家谭盾。
歌剧《秦始皇》在纽约一上演,就被专业评论家评论为「烂到吐血」。

美国发行量最大的严肃日报《华尔街日报》首席乐评家威尔森(Heidi Waleson )直率指出:“我们被告知,这个剧要反映秦始皇探索更大的真理,而不是武力征服,但在剧中,根本没有这个内容。而且多明高的演唱,也根本没让我们感觉到这点,即使他的西班牙口音,也没有使他更像一个中国皇帝。”

《费城探询报》乐评家斯特恩斯说,《秦始皇》的舞台摆设“很像一个圣诞节”,“你经常感觉,这是一个舞台大合唱( a staged cantata )。”他的结论是:这出歌剧虚张声势,没有内涵;事先宣传成一个大象,而实际上只生出一只老鼠。

音乐夸张缺乏内涵牛逼哄哄

歌剧《秦始皇》为了强调中共的崛起,竟然向暴君喊出了万岁。

作者李劼在《张艺谋和谭盾的合谋》一文中写道:歌剧《秦始皇》的舞台,说得难听点像是一片变相的高粱地。而且,张艺谋还真的把当年在《红高粱》里设置的性交场面,堂而皇之的搬到了《秦始皇》的舞台上。


多明高在舞台上像熊一样吼叫。
文章说,《秦始皇》一剧在折磨观众的同时,当然也没有放过演员。出演此剧的歌剧演员之辛苦,是可以想见的。女高音需要具备在唱到高音的时候突然发出怪叫的能力,男高音得把嗓门调制到相当夸张的程度。至于重唱和合唱部分,毫无新意不说,就算是模仿前人也模仿得十分生硬。唯有在唱到始皇万岁和始皇的国家万岁的时候,舞台上的声音突然变得整齐划一,显得精神起来,仿佛吸足了鸦片一样。因为谭作曲知道,在这种地方是开不得玩笑的。宏亮的万岁声,听上去颇有点当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那样的理直气壮,配上《黄河大合唱》式的气势和《东方红》式的抒情。假如舞台上的演员突然变成戴着红袖章的红卫兵,观众应该不会感到奇怪。当然了,最为尴尬的是那位男主角。看着多明高在舞台上像熊一样的吼叫着,弄不清究竟是秦始皇累着了多明高,还是多明高累着了秦始皇。

与张艺谋坟墓般的舞台最为般配的,无疑是谭作曲阴森森的旋律。这是他们下意识的流露。那样的下意识表明,制作者其实未必真的喜欢他们津津乐道描述的国家,他们很想到跟他们所描述的国家不一样的国家里获得成功,引人注目。为此,他们又必须把中共的独裁统治写得牛逼哄哄。秦始皇是牛逼的,那口大钟是牛逼的,谭作曲所谓现代派音乐手法也是牛逼的。

任何一个没有被歌剧《秦始皇》的国家主义弄糊涂的观众,走出剧院时可能都会生一个疑问:为什么来到自由国家的艺术家如谭盾者,会以如此东拼西凑的方式弄出一部中共酷爱的血腥暴力歌剧? 他并不是别无选择。

(人民报首发)

听我的,看新唐人晚会,你将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出精选及全球30城市售票
新唐人2007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纽约场售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