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件坏事!郑恩宠再被传唤六小时
 
人民报记者李子木
 
2006-9-29
 
【人民报消息】郑恩宠今年6月5日出狱后,9月29日第5次被传唤,这次是为了让他封口,不许揭发已经倒台的陈良宇。

从一个客观的视角来看,这不是件坏事!这是大好事。为什么,想想看,政治局委员,准政治局常委陈良宇被拉下来了,会有多少人对中共重新燃起希望之火?所以上海帮马上传唤郑恩宠六小时,高调告诉国人,别以为陈良宇被抓了,中共就不耍流氓了,没那回事,流氓不但要耍,而且要使出浑身解数!

出狱后被诸多海内外媒体拜访,不懈揭发上海帮陈良宇等人贪污黑幕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9月29日突然又被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区派出所传唤6小时。郑恩宠说,传唤中上海公安以他的女儿前途相威胁,要他封口,不要涉入揭发陈良宇案。并明确提出,不准接受采访,不只外国媒体,还包括大陆媒体。

中共近日加强了对陈良宇报导的限制,要求国内媒体只登新华社的消息。但新华网的消息由于高层的激烈斗争也非常不稳定,今天偏向这边,明天偏向那边,甚至同一天,你登你的,我登我的,新华网的报导题目就是一场精彩的戏码。

郑恩宠于29日晚间点接受大纪元专访时,叙述了被传唤的经过。当天下午2点多,郑恩宠正独自在家中午睡,一女(穿制服)三男(穿便衣)的公安大声叫门,声称要谈话。郑恩宠要求不出示传唤证,不谈话,其中叫做张敏(音)的女公安随即从口袋里拿出空白传唤单当场填写,其后将郑恩宠带到附近的上海帮闸北区国庆路派出所,问话6小时,期间女公安多次故意在传唤单上漏填日期以及不给存根等,最后在郑恩宠坚持下才悻悻作罢。

手段卑鄙

郑恩宠被传唤前一天下午,两个自称是市公安局的人到他女儿所在学校,声称要找他女儿谈话。他女儿坚持要对方留下姓名,否则就不谈话,对方始终不愿透露姓名,谈话最后取消。

郑恩宠说,问话的其中一人向他表示,昨日去过他女儿学校,并以他女儿相威胁,这恶棍对郑恩宠说:“你女儿明年毕业了,你要为她着想。昨天我穿便衣到你女儿学校,下次我不穿便衣,穿警服,让所有的学生都看到你女儿被带走了……你这个人很讲面子,下次我开十辆警车到你家里,下来几十位警察穿着制服都到你家里,看你在小区里有没有面子做人!”

穿着警服耍流氓,受害者倒没有面子做人,这个世道还能让它存在吗?

郑恩宠认为,他们一方面要通过威胁他女儿要他封口,另一方面又警告他的女儿,不要帮助父亲传递讯息,因为他们怀疑郑恩宠被切断包括电话、电脑等外界联系后,还能发出举报信,是他女儿帮助的。

郑恩宠愤怒的说:“他们知道和我以及我太太谈都没有用,就搞我的女儿……他们就是想搞坏你的名声,他们知道我做律师,都敢这么样,可见他们对老百姓多么凶残!”

上海帮和胡温对着干

政治局委员陈良宇的罪行够不上枪毙水准是不可能被一撸到底的,陈良宇也不是由于郑恩宠的揭发而下台的,那么上海帮怕什么呢?

传唤过程中,他们多次对他威逼利诱,不要再评论陈良宇案。公安对他说:“你现实一点,陈良宇的事情,你不要参与,不要揭发,有的材料从别人嘴里讲出来,不要从你律师的嘴里讲出去……拥护中共中央对陈良宇的决定的话也不准谈。”

从这些话可以得知,上海帮表面上服从决定,实质上还在利用自己的势力和胡温对着干。

郑恩宠从头到尾保持沉默,也没有在公安笔录上签字,而是另外要了4张纸,继续揭发黄菊、陈良宇和韩正。

其中一名始终不肯透露姓名的警察,态度极其凶恶, 特别看了郑恩宠写的4页材料后,进来对他猛拍桌子,郑恩宠说:“他们除了没动武之外,所有侮辱人格的话都用尽了,甚至比文化大革命还恶毒!”

上海公安又威胁他:“我就是人民政府,我就是有资格的流氓,在我面前所有的犯人,全部规规矩矩……第一你跨不出你家这道门,第二你不能跨出国门,你想申请护照,我愿给你就给你,我不愿给你就不给你……不准接受采访,不只是外国媒体,还包括本国媒体。”

不要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

这话听着真熟悉,高智晟回陕西给母亲扫墓时,陕西公安流氓也是这么说的。郑恩宠指出,这次传唤他,背后是有更高层在指挥:“我出门时,看到国庆路增加了10多辆警车,凭我的经验判断,出面后面有指挥的,我写了东西,我写完一张纸,他们就交上去。”

郑恩宠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些出面的小流氓后面还暗藏着中共内部有权有势的老流氓,这些家伙是中共耍邪搞恶的主要力量。

所以像郑恩宠受迫害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报导出来,多多报导出来,随时报导出来,让那些因为陈良宇下台而对中共又抱有幻想的人清醒、理智起来──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共产党的本质决不会改变,共产党必亡的结果决不会改变。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