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下一步要做什么?
 
大纪元记者高凌
 
2006-8-23
 
【人民报消息】“当你现在的胆气还不足以使你站起来的时候,你在心理上去抛弃中共恶势力,不要再相信它的谎言,尤其是那些具有党员身份的人,你尽快的退出这个邪恶的暴政集团,这是你能做的,而且在形式上你可以用你的假名!因为你不退出来,这个反动的势力做的每一件恶事、包括对我高智晟的迫害都借用了你的一个名字!”──高智晟

高智晟律师被抓捕了。从今年的2月份开始,牵动着许许多多人心神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至今天,是高律师被中共抓捕的第8天,耿和和孩子被监禁的第7天。一切仍无消息。

在中共对高律师过去长达9个月的打压和围堵的过程中,作为一名和高律师长期保持联系的记者,我感受到了高律师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变化和提升的每一步。可以说,整整9个月,是中共自己精心打造、锻铸了一个彻底批判中共体制的维护人权、法治、自由、公正的、充满人性光辉的战士。

在9个月的过程中,高律师从尖锐地批判地方官僚腐败黑恶势力、呼吁中央权威,到直指中共体制;从遣句用词稍有考量,到无所顾忌,以笔代矛,酣畅淋漓;从泣血呼号胡温两位长者的人性、勇气,到顿首失望后的尖锐批评——期间的变化轨迹清晰可循。

很多人都在问,为什么中共在此时抓高律师?我们怎样才能帮助高律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个人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中共此时抓高律师要阻挡他做什么?高律师下一步要做什么?他要回应什么?他最关心的是什么?

在8月5日和高律师的通话过程中,谈到近期高律师所遭受的殴打、攻击、排斥、带给亲人的不解、压力及引起这一切的原因时,高律师说了这样一段话:“我现在衡量一个人的人性的标准,我就是以他们对法轮功群体遭受迫害的态度上去衡量!在这个问题上,一些人表现的甚至不配做人!他们非常的会说话,非常善于言辞!”

在看到遭受着亲人离别伤痛的过程中,高律师感慨:“我们批评这是一个不重视生命的社会,但是在亲人的圈子里面,一个生命的存留都是惊天动地!这正是一个社会最可怕的一面,对他人的、亲属之外生命的淡漠冷漠……

“这反映了我们人性中的两面:当一个生命和自己有亲缘或者在自己亲友的圈子里时候,人们明白人命关天的这个道理,明白这个生命的存留所给亲人之间造成的如此刻骨铭心的伤痛。但是,一旦这个生命放到了他人的位置的时候,为什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了呢?就不尊重他人了呢?这是这个社会最缺失的东西,一个结构性缺失的东西。”

他反问他的大姐:“我所关注的这个领域的生命,许许多多的甚至是非常年轻的生命,没有任何疾病下就被夺走了,被我们批判的这些势力和这些价值在制造着这样的灾难,姐姐,到今天,你们怎么看待这些事情呢?”

在答谢美国声援他的决议案中,他“狂傲”地指出:“如果这次美国的政府愿意去实施这个议案的话,那就不应该把层面仅仅的停留在高智晟的层面上,因为高智晟的灾难来源于对另外一个更大的受迫害的群体——法轮功的关注,才导致了我个人的灾难。”

“今天的中国迫在眉睫的问题不是高智晟的命运问题,不是高智晟律师事务所恢复与否的问题。在以前我的文章中我曾经阐述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决不会仅仅停留在对这些自由信仰者的迫害,它迟早要扩展到整体的中国人的身上,我个人现在就在经历着这种残暴镇压的手段和过程,我们正在承受着这样的手段和过程的熬煎!所以在我的文章当中,我曾经呼吁过:维权反迫害首先就应该堂堂正正的从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

在与欧盟副主席埃德华通话时,高律师却又谦卑地用鞠躬来向这位欧洲人表达他敬意,因为“他关注的是更大的受害群体而不是我个人的命运,这才是问题的症结!对现在、包括未来做出同样选择和行动的西方政要及政府,我同样会表达我真诚的敬意!就像在我文章中所指出的,这不是仅仅一个群体或一个民族的灾难,这是整个人类的一个耻辱和灾难!”

高律师自踏入了法轮功群体遭受迫害这一大陆的“禁区”之后,在关注着国内弱势群体的同时,高律师持续地回应着每一件发生在法轮功群体中的事件:4.25和平上访纪念日、7.20反迫害纪念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加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真相调查团、王文怡事件……

下一步高律师要回应的是什么?

在此之前,高律师曾委托我,帮助他提供在中国大陆因为拥有或散发《九评共产党》而被抓捕和判刑的60或70岁以上老人的名单,他说,他要为这件事情写文章。

当一位月薪高达3万人民币的机长因传九评劝退党遭到威胁而不得不申请避难的事件发生后,我们所熟悉的高律师要做的是什么?

是的,高律师马上就要公开的声援袁胜,高律师马上就要公开的谈论《九评共产党》以及带来的退党效应,高律师马上就要为那些仅仅因为家里放了《九评》的光碟或书籍便被抓捕判刑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们呐喊!

在过去的采访中,他清晰的表达了他的观点:“当你现在的胆气还不足以使你站起来的时候,你在心理上去抛弃中共恶势力,不要再相信它的谎言,尤其是那些具有党员身份的人,你尽快的退出这个邪恶的暴政集团,这是你能做的,而且在形式上你可以用你的假名!因为你不退出来,这个反动的势力做的每一件恶事、包括对我高智晟的迫害都借用了你的一个名字!”

但是读者可以回顾一下,在高律师所有的文章中,还没有一篇正式点评《九评》及退党的文字,高律师在等待什么?是高律师害怕么?不是。是什么?

高律师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成熟的机会——就如同他自己的公开退党声明,是在他完成了为法轮功呼吁的第三封公开信后的第二天,向全世界宣称:“十几天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它,中国共产党!它把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无懈可击、掷地有声的一个选择!

袁胜,给全世界再一次带来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所有人来关注《九评》和退党!不管西方世界怎样观望,不管多少人在指责嘲笑,高智晟,这个不断吸收着方方面面智慧的草莽英雄,都会在他看准的时机打出重重的一拳——高声呼应袁胜事件,大声谈论《九评共产党》、退党大潮、以及中共因此而对法轮功群体实施的进一步的打压和迫害!这决不是中国共产党愿意看到的!

于是,8月15日,他们终于下手了。

高律师下一步要做什么?高律师希望我们帮助些什么?我想这是每一个一直关注高智晟的人的都想知道和了解的。

作为记者,我会陆续公布与高律师的部份谈话录音,传递高律师真实的心声。

在公布的录音中,涉及了一些具体的人名事件,暂时不与公布,只希望关注高律师的人能真正的了解高律师的想法、观点及愿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