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海洋的下場是中共特務的參照
 
作者:陳實
 
2006-2-15
 
【人民報消息】最近,因為北美華人李淵博士被中共特務暴力襲擊,使得國際社會特別關注中共特務和海外間諜的問題。

中共在國內就有一支龐大的特務機構監視國內人民,如監視地下教會、維權人士、異議人士、自由作家、法輪功學員、上訪人士等。

如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全家人3個多月以來,被40多個特務24小時貼身跟蹤,特務中有男有女,配備十多輛汽車、摩托車,增援的特務可以幾分鐘之內便「從天而降」。高律師說:「維持這個完全類黑社會組織的龐大群體的費用是可想而知的。」

2005年6月9日,脫離中共、逃到澳洲的前天津市610辦公室警官郝鳳軍對澳洲ABC電視臺披露,中共在駐澳使、領館以外,布置了不僅僅是千名的間諜,更有一個隨時補充、不斷形成的龐大特工網絡。郝鳳軍告訴記者:610組織有非同一般的特權,其每年運作和專案費用耗費國家上億元,僅是活動經費就是7000萬,專案經費至少和它是持平的。

那麼中共在其它國家布置了多少間諜特務?尤其是被中共視為敵人的西方民主國家的間諜是多少?

中共要維持整個國內、國外的特務、間諜系統所需要的費用,是一個大的無法想象的數目!

中國有9億農民和上千萬下崗工人沒飯吃、沒錢看病、孩子沒錢上學,大陸民眾連溫飽、生存都無法保障,可是中共為了維持它的存在和權力,根本不顧老百姓的死活,耗費天文數字的人民血汗錢建立和維持一個龐大的特務機構為其獨裁流氓政權服務。

一位上訪老人淚流滿面的對高律師控訴:「這個制度的這群畜生,我們永遠養活著他們,他們永遠殘害著我們啊!把我的房產搶走50年啦!至今賴著不給,為了要求他們返還屬於我們自己的財產,竟多次被他們毆打、非法關押,我們憑什麼必須養活他們?」

中共就像一個巨型毒瘤政權,不從事生產,卻霸占、肆意揮霍國家和民眾的所有財富。

《九評共產黨》說:「共產黨的邪惡,使它成為所有社會力量的天敵。從成立之日起,共產黨就在一個接一個的危機中掙扎,其最大危機一直是生存危機,存在就是恐懼,永恒的危機感。危機中的恐懼成了共產黨最高利益所在——艱難維持黨的集團存在和權力。」

近些年來,互聯網越來越普及,成了民眾快速傳遞信息的渠道。為了監視、監控網絡活動,中共建立數十萬網絡警察(網特),遍布全中國網絡的每一條線路上,阻截一切使中共感到恐懼的信息。

我有一位北美朋友,有一天她在互聯網上與一個大陸網特不期而遇,網特告訴她,我們在網上一但查到與「法輪功」有關的人時,一分鐘之內就可將此消息傳到發生地,三分鐘之內當地警察就可去抓人。

中共要解決恐懼和危機感,中共必然妄想每分每秒都能死死控制全國和全社會,甚至要控制全中國人的思想和言行,恐懼症使中共連海外華人的言行和思想都想控制。

據前中共駐澳洲高級外交官陳用林揭露,中共海外特務綁架海外華人會大陸,這種事每年都發生。郝鳳軍也披露,中共把不信任的海外特務綁架回中共滅口。

「騙」是中共九大遺傳基因之一,中共過去騙國民黨、騙民主黨派、騙農民、騙資本家,用「統戰」欺騙了全國各階層的民眾,竊取了政權。中共的特務要想控制海外華人,就要去「騙」,就要裝模作樣,帶上假面具偽裝起來,混入海外華人的社團,騙取團體成員的信任,打聽消息,用盡各種下流、卑鄙的手段搜集情報,包括電話竊聽、郵件搜查、阻截真相信息等,然後用流氓黑社會手段對這些成員製造恐怖。

2002年6月,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瑞典、德國、香港、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亞等地的許許多多準備去冰島的法輪功學員,意外發現自己的名字被列在黑名單上,而他們中許多人都是默默無聞的學員,名字和個人資料從未公開過,那麼中共在海外的黑名單是怎麼搞到的呢?肯定是派遣了特務混進各地法輪功團體收集了名單。

又如,2004年6月底,曾慶紅雇傭南非當地的黑社會槍擊剛剛抵達南非的澳洲法輪功學員,整個事件的過程可以看出,遭槍擊的澳洲學員在南非的行程和計劃,無論巨細全部被中共竊取。

近日,法輪功學員、大紀元技術總監的李淵博士,這位為貝爾實驗室工作多年,曾獲有二十幾個專利的美國著名科學家,2月8日在美國亞特蘭大家中,遭持槍的中共流氓特務暴力襲擊、捆綁毆打致傷,家中電腦及文件等被搶走。李淵博士表示:「這次遭歹徒襲擊,是中共有預謀而來的。打我之狠、以及作案的時間,完全是一種瘋狂的報復行為。」美國主流社會和海外華人認為,這是中共特務執行中共的暴力指令,在海外採用黑社會流氓手段暴力迫害法輪功學員。

《九評共產黨》指出:「歷史的教訓是: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

中共海外特務既然身在海外,完全有便利條件可以去了解:為什麼中共要派你去監視這個團體?這個團體是什麼樣的團體?這個團體的宗旨是什麼?團體內的成員都是什麼樣的人?等等問題。假如這些問題都弄清楚了,或許自己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陳用林和郝鳳軍應該是特務們最好的榜樣。

陳用林在了解了法輪功真象,讀了《九評共產黨》後,2005年6月毅然脫離中共,選擇投奔自由和正義。2006年2月10日陳用林第一次回到中領館門前公開露面,參加聲援高智晟和國內維權人士所發起的維權絕食接力運動,希望喚醒更多中國人的良知。他說:「我希望昔日的同事朋友們從良知出發,以後能夠為挽救自己做點事情,不要做中共的培葬品。」

當然,也有不少特務人性全無,就是不願分辨是非,不願分辨善惡,甘願接受中共的謊言洗腦,用中共的是非標準作為自己的是非標準,選擇聽從中共的指揮,做流氓中共惡黨迫害民眾的打手,這樣的特務,人民不會饒恕它們,歷史也不會饒恕它們,上天會讓它們為自己的罪惡付出代價。

拿近代歷史來說,中共最大的特務頭子周恩來,斷子絕孫,最後在癌症中痛苦死去。

近幾年也有很多例子。

99年7.20以後升任北京國家安全局副主任的劉海洋,2000年3月,劉因迫害法輪功「成績突出,榮立個人二等功」,2002年底被確診為骨淋巴癌,在痛苦煎熬了三年之後,劉於 2005年9月死於北京,年僅50歲。死時十分痛苦,其腦袋萎縮成只有小倭瓜大小,整個臉部完全變了型,醜陋得不像個人樣。

湖北省武穴市國安大隊長甘某和副隊長何某,2005年8月6日到外地整法輪功學員的黑材料,在回家的途中於黃石長江大橋出了車禍,何某當場死亡,甘某在痛苦掙扎後也搶救無效死亡。

大連市國家安全局的於處長專門負責監聽法輪功學員電話,2003年春節前暴斃。

法輪功創始人表示:「從現在起,我與眾神完全撤掉人類這種職業的前程,撤掉在99年「7.20」之後所有中共惡黨製造出的流氓特務的人生福份,叫他們在自己造下的罪惡償還中走完極短的人生。」

所有在海內外的中共特務如不改悔,都將面臨和劉海洋等特務同樣的下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