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还有救吗?(多图)
 
作者:廖建明
 
2005-11-26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
【人民报消息】博尔顿(John R. Bolton)向联合国秘书长安南(Kofi Annan)报到后翌日,我也到了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由联合国暨美国国务院爲外国记者办的访问团。我返回华盛顿后,更加相信美国总统布殊派这位大使到联合国是正确无误的决定。

联合国千疮百孔,由我甫踏进联合国大楼已见端倪。大堂陈列历史图片展览,内容说在一九四五年六月二十六日,五十一个国家在三藩市签署《联合国宪章》成爲创始成员,其中一国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于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才成立,签署国明明是中华民国,联合国连这个基本的客观事实也可以篡改,怎不需要强硬如博尔顿的人来推动改革?

只能管鸡毛蒜皮

改革已成爲联合国的口头禅。191个会员国的元首大部份将出席下月的联合国60周年庆典,安南特别炮制洋洋万言的改革书,供他们审议拍板。我见到的联合国官员,都异口同声指联合国任重道远,改革后造福更多。但联合国逃不出既有的规律:大锣大鼓通过陈义甚高的宣言和义正词严的决议,然后不了了之。

我认爲联合国有先天缺陷,注定难茁壮成长。联合国大会191国无分大小,一律一国一票。如果大部份国家均具民主政制、重视人权自由,大家达成共识的机会大些;现在却是未上轨的国家当道,国际公义只是耳边风。再加上安全理事会拥有否决权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包括未完全洗心革面的俄罗斯、继续奴役最多人民的中国,与反美成狂的法国,哪有公道可言。

联合国成立六十年,安理会只有三次通过有意义的决议:一、一九五○年支援韩战;二、一九九一年支援驱逐伊拉克离科威特;三、九一一后支援推翻阿富汗的塔利班。试想有一天中国侵略台湾,安理会连讨论的机会也未必有,因爲中国可随时否决。联合国能处理的,只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

什麽都阻止不了


腐败亲共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
安南办公室的人向记者夸耀联合国的成绩时,特别提到属下世界卫生组织对付萨斯(sars)功不可没。因爲疾病无疆界,无国家能闭关自守,惟联合国方可肩负重任。这套说法的逻辑也许是:虽然台湾灾情不轻,但谁教你不是联合国一员,连做WHO观察员的资格也没有,所以二千三百万人的死活是例外。还有见微知著的小事,可见联合国底蕴。联合国今年四月有新规定,采访记者必须具会员国签发的护照才行,于是台湾记者再不能逾联合国大门半步。我不怪中国打压台湾(谁说政治是请客吃饭?),只恨联合国唯中国是从,还有什麽面目奢谈世界大同。

联合国总部虽位于纽约,但不受美国法律管辖。联合国本来想效法纽约市实施室内全面禁烟,但始终就是有人照吞云吐雾如仪。因此你见不到“禁止吸烟”的告示,只有效果可想而知的“Smoking Discouraged”。千言万语,都不及此事更能刻画联合国的写照:想阻止什麽都阻止不了。


转自《右派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