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地盤發生危機!賈慶林黃菊李長春被逼提辭職(多圖)
 
林淩
 
2004-9-7
 

胡錦濤在西柏坡

【人民報消息】 據新華社八月十五日《內參》報導:八月中旬,胡錦濤在四川視察,曾到農村農民家中探訪。胡親眼看到農民家室貧困,對省委書記、省長說:「共產黨有責任,做領導幹部有瀆職、罪責感。問一下:(你們)對農民的付出,又作了多大回報?」胡多次掉淚。我想,要是能把他們就地免職,胡也許就不哭了。

這裏還有一則消息,原訂在四中全會前夕出版的《江澤民軍事思想文選》,已擱置。其原因,對外公開的說法是:「江澤民同志致函中共中央,本人不同意出版」,這怎麼可能呢?8月30日江澤民會見全軍通用裝備成建製成系統代表後,新華網報導說「會議的主要任務是,以江澤民國防和軍隊建設思想為指導」,一個字都沒有提鄧小平。更有甚者,在政治局常委中分工負責抓宣傳、理論的李長春在二OO二年十二月初說:「『建國』以來,我黨始終貫徹三個代表思想……」!

所以,《江澤民軍事思想文選》夭折的真實原因是,張震、洪學智、楊白冰等十多位老上將上書反對,稱:「把小平和其他老帥,放到什麼位置?」

中共正處於最混亂的時刻

中共是個非常奇怪、複雜的畸形組合體。真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各派力量上下左右前後裏外互動。你批評了一個小人物,可能得罪了一個大人物,倒霉倒到家還不知碰了哪根筋。可有的時候一個小人物能搬倒一個大人物,這後面沒有人授權根本做不到。

錯綜複雜的力量在較量著,中共處於最混亂的時刻。


九月十六日召開四中全會,七月中旬,有二十多名中央委員、十六名中紀委委員,分別向中央委員會抨擊賈慶林、黃菊、李長春,促其下臺。賈、黃、李在中央政治局的組織生活會上,被迫表示願意退下。

其實這三位根本沒資格進政治局常委會,因為他們各自在地方工作期間的表現,被認為劣跡斑斑,讓他們下臺的強烈呼聲從來沒有停止過。

賈慶林在福建大貪

爭鳴雜誌9月刊報導,賈慶林、賀國強主政福建期間,是福建省走私瘋狂的年代、土地開發出售瘋狂的年代、資產資金外流瘋狂的年代。福建省僅因走私而被捕、被通緝的黨政、公安、司法、海關的處級以上幹部就有六百多名。據統計,該省的省、市二級政府部門,有七十多個黨組織爛掉,要重新改組。九七年,賈慶林調京,賀國強被調重慶市任一把手時,黨內就有強烈的反對意見。賴昌星特大走私案案發後,賈慶林、賀國強和王兆國,都被迫在黨內作了檢查。賈慶林還差點兒和貪污老婆辦離婚手續以示清白。賈、賀、王都被迫上交了在福建時期用小金庫的錢分到的別墅。賀國強、王兆國還都上交了夫人獲贈的首飾、名錶等禮品。

賈慶林為了逃避法律制裁,多次要求辭職還鄉,但江澤民非要把他推到最高權力機構,因為賈慶林還擔負著保護江澤民的任務。

大色鬼黃菊在上海有「五怕」

專好搞女人的黃菊是上海市歷屆民意最差的市委書記,上海社會對黃菊的評議是:「開會,作作報告、吹吹牛皮還可以;辦起事來、一塌糊塗。」據傳,黃菊在上海有五怕:一怕徐匡迪的社會民意太高壓死他;二怕有資歷的老政協委員不買賬;三怕搞女人的毒癮讓老婆受不住要離婚;四怕南京軍區、市警備區爆他的性醜聞;五怕中央對上海搞秘密調查。黃菊還有一絕,就是在任何場合給江澤民拍馬屁決不怯場!

李長春把遼、豫、粵三省禍亂得無法收拾

賈、黃、李被江澤民推進中央高層後,黨內、社會上的反對聲浪、聯署要求將他們解職、舉報的信函從未間斷,尤其是李長春,曾在遼寧省、河南省、廣東省當省委書記,被此三省黨內舉報、反對的信函就有二千多封。

禍國殃民的李長春、陳至立

李長春在遼寧省任省長期間,曾虛報經濟增長率和國民經濟產值;四年省長任期,給國企帶來二千多億壞賬,占全國國企當時壞賬的三分之一。九O年初,他在大連「考察」時,因曾和瀋陽軍區歌舞團女演員搞出緋聞,影響極壞才調到河南省的。在河南省的八年,他又與一位醫院的女藥劑師亂搞,當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後,河南省委還在繼續告狀。狀紙說李長春隱瞞、封鎖了十五個地區三十多萬愛滋病患的狀況,封鎖了二千多萬人處於不能溫飽的情況。在九七年秋中共十五大上李謊稱:全省已有九千萬人解決溫飽、四千萬人進入小康。因為在河南搞得怨聲載道,民不聊生,江澤民認為李長春是個難得的人才,又把他調往廣東省攪和。

李長春進入中央之前,在廣東省呆了五年,他一到這靠近香港的沿海省,就提出要搞紅燈區,搞賽馬賭博,被及時制止。在廣東那五年,李長春又創造了五個「一」記錄:銀行壞賬占全國三分之一,走私、資金外流、幹部外逃、刑事犯罪率,均占全國第一!

這三個貪爛淫占的傢伙,十六大卻被江保送,一步到位,進了中央最高層。有人奇怪這種人怎麼有資格進政治局常委會呢?江就是挑這種人進中共最高層,沒禍害到這份兒上還進不去!

十六大前中央五次開會決定江澤民全退。江失去了黨政軍三權就意味著失去政治生命和肉體生命。根據江的罪行,無論哪個人接班都要送他回“姥姥家”。所以江要讓那些貪爛淫占、禍國殃民的、有把柄在自己手裡的、聽從自己擺布的占領中共最高領導層,這樣江才安全。

必然發生的事情

鄧力群近期出席黨組織生活會時說:共產黨已背叛馬克思主義,社會制度已背離了社會主義,共產黨員已成為「全民黨員」,黨組織生活會成了金錢、名利、權力的討論會。

鄧力群說的沒有錯,中共搞革命時,他江澤民還在當漢奸,中共生死存亡與他有什麼關係?這麼折騰中共會垮,他江澤民不知道嗎?要不知道,他把幾十億美金存放在加勒比海地區的銀行裏幹什麼?那不就是等中共、中國被他搞垮之後,跑到國外去繼續享受嗎?江那麼重視海軍空軍幹什麼?還搞什麼空降,那是為攻臺嗎?那是為了他出逃做準備的。

賈、黃、李被迫提出下臺

賈、黃、李是三只爛蝦,調到中央當然不會改變其腐爛程度。據透露,中央書記處、中紀委、中組部受中央政治局決議授權,每半年在黨內、社會上就中央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的工作進行考核、評議。三次考核、評議的結果,三只爛蝦都「不合格」。這不奇怪,爛蝦換個地方不還是爛蝦嗎?

四中全會先解決江的問題

十六大時,喬石、宋平等元老都表達了反對這三人晉升到中央領導核心層的意見,在上屆政治局常委會裏也同樣強烈反彈。去年三中全會前夕以及在會上,都有中央委員、地方黨政幹部聯署致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就賈慶林、黃菊、李長春在他們任職期間的問題,要求進行調查、核實,對黨、對人民有個交待,對賈慶林、黃菊、李長春的問題有個組織結論。

七月中旬,有二十多名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十六名中紀委委員,分別向中央委員會提出:對賈慶林、黃菊、李長春在地方工作期間的問題,中央要有個明確意見;並指:對賈慶林、黃菊、李長春的問題不妥善解決,黨內、社會上是會產生看法的。他們指出:賈慶林、黃菊、李長春的問題,不是個人上下的問題,而是黨中央集體領導班子的純潔性、權威性和全國人民代表性的問題。對賈、黃、李三人的問題繼續拖延,有損於黨中央的聲譽,不利於黨的建設,不利於反腐敗工作,不利於黨和人民群眾的密切關係,並促其下臺。

賈、黃、李都在中央政治局的組織生活會上被迫提出:個人的情況不能影響、削弱中央集體領導班子的權威和工作,只要對中央有利,願在任何時候退下來,並表示到十七大屆滿時,會從政治局退下。

胡錦濤、曾慶紅會見了這些中央委員、中紀委委員, 表示要從黨的全盤工作作出決定,原則上班子在本屆任期內不作調整,全力把當前工作抓好、做好。這些被會見高官表達了對胡、曾的意見不能令人信服,並保留自己的意見。

放棄臭水坑──中共

胡錦濤和曾慶紅表面上談的理由都差不多,但實際上完全是兩碼事。胡當然想先解決賊頭江澤民的問題,這個問題解決了,必然樹倒猢猻散;而曾慶紅希望在最高領導機構裏多幾個人攪和著,這樣視線就少往自己這兒集中。

這些委員們的建議確實很好,賈、黃、李不但應該立即下臺,而且十六大時他們根本就不應該上臺。不過,光他們三個人下去,中共領導班子就純潔了、權威了、就代表人民了?別的不說,比他們破壞力更大的曾慶紅還在臺上,屠夫羅幹還沒有停止殺戮,一個臭水坑裏撈出去三只爛蝦能有多大的變化?更何況那瞎了一隻眼的癩蛤蟆江澤民還在其中指揮著攪渾水。

最好的辦法就是放棄那個臭水坑,把其中所有的生物撈出篩選,爛的臭的統統棄掉,好的送往它們該生息的地方。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文明史沒有中共出現的時候不是活得更滋潤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