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老江開涮?14年前江題詞突現新華網(多圖)
 
鄂新
 
2004-9-4
 

江14年前的題詞今天搬出來了!

【人民報消息】《希望之聲》近日採訪了原胡耀邦時期中央黨校理論研究室主任阮銘先生,阮銘不認為現在是兩個中央,兩個權力中心的鬥爭,江澤民現在四面楚歌,根本談不上是個中央,更談不上是權力中心,江澤民只代表著沒落、過時的力量,在做最後的掙扎。阮銘先生並說江澤民「越老越不要臉」。

新華網現在掛著的第一條「要聞」是《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為總後青藏兵站部題詞》,看到題目之後,俺以為“老不要臉的”題完「鄧小平銅像」後又有新作,打開一看才知道是1990年7月18日寫的,十四餘年前的膏藥今天拿出來賣當然是過了有效期!

俺不用想就知道,這個題詞一上新華網,那網友的吐沫星子就滿天飛舞。俺孩子娘說,如果這是“老不要臉”的人上的,那是饑不擇食、神經錯位,如果是其他人上的,明顯是拿老江開涮!

新華網北京9月4日電(人民日報記者姜潔 新華社記者 黃國柱、胥金章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 唐向東)像一道絢麗的彩虹,跨過江河,穿越雪峰,從西寧延伸到雄偉的布達拉宮;似一條潔白的哈達,承載關愛,表達深情,連接著內地與壯麗的雪域高原。

它,就是聞名遐邇的青藏線。

長年在這條神奇“天路”上奔波、奮戰、堅守的總後勤部青藏兵站部的官兵,用青春的熱血鑄就著對祖國的忠誠,以無私的奉獻譜寫出愛民的華章。

1990年7月,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簽署命令,授予這支英雄部隊“青藏高原模範兵站部”榮譽稱號,並為他們題詞:“弘揚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戰鬥的革命精神”。

看了報導,俺覺得這三個“特別”今天拿出來有現實意義,這是對江澤民的最好總結。

江比大熊貓能吃苦!

比如這個「特別能吃苦」精神,就充份體現在江澤民本人身上。今年大陸的酷暑是幾十年未見的,在大熊貓抱著冰塊、稀有東北虎熱死、醫院裏躺著幾十上百個中暑人的情況下,怕暗殺的江澤民頂著胡錦濤的名四處流竄。您說江沒有「特別能吃苦」精神做得到嗎?

再說老江那「特別能忍耐」精神,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能頂著白眼兒和罵聲,帶著老姘頭陳至立出現軍事會議,還把她安排在第一排就座,沒有「特別能忍耐」精神,是做不到的。還有,往宋祖英手裏遞小紙條雖只需幾秒鐘,可除了事先的準備工作之外,為了這幾秒鐘還要強迫自己看幾個小時的全場演出,還要為遞紙條尋找機會。您可以想象得到,這場演出江不知摸了多少回口袋,看小紙條是否還在。沒有「特別能忍耐」精神,紙條還沒遞過去,人早虛脫了!

江澤民「特別能戰鬥」精神是海內外皆知的。首先是拒不下臺;政治局開了五次會議,江好容易同意下臺了,來了個張萬年挾槍桿子逼宮留任軍委主席;接下去在中國最大的官方媒體上數次高調報導,軍委主席帶著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出席會議,就是政協、人大會議也不例外。儘管高層堅決反對,外國政要反應強烈,江照做不誤,沒有「特別能戰鬥」精神,早就謝幕了。

美國眾議院七朝元老、眾議院國家安全委員會資深成員科特-威爾頓是美國民選官員中唯一在中國大陸的國防大學兩次演講的人。在國防、軍事、和中美關係問題上,威爾頓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和極大的威信。他向媒體披露,美國政界人士對江澤民深具戒心,認為江是讓人頭痛的麻煩製造者。

沒有「特別能戰鬥」精神,江怎能「讓人頭痛」,怎能被譽為「麻煩製造者」?

美國副總統切尼對江澤民不屑一瞥

在中國政壇,江澤民常常顯示自己是美中關係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和美國總統私交很好,是外交關係中的老手和關鍵人物,並以此作為繼續賴在軍委主席位置上的藉口。但由威爾頓所揭示出的情況看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美國政界對江澤民已經深懷戒心,布什對他早已不耐煩了。

沒有「特別能戰鬥」精神,江怎能讓美國政界對他已經「深」懷戒心,怎能讓布什對他「早」已不耐煩了?

縱上所述,俺覺得新華網把《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為總後青藏兵站部題詞》當作「要聞」裡的第一條實在太必要了、太及時了,太正確了。不過俺覺得新華網做的還不夠,雖然是要聞可題目字太小,應該上頭版頭條,因為這三個「特別」就是對江澤民的最好總結,就是江澤民的「三個代表」!

後記:剛才寫文章時,第一條「要聞」是《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為總後青藏兵站部題詞》,現在換成《香港紀念鄧小平誕辰百年展落幕12萬人參觀》,看來雖然老江「特別能戰鬥」,但占領陣地的時間實在太短暫,這恐怕還不能算贏,挺多只能算是「麻煩製造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