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的怪現象(多圖)
 
盧笙
 
2004-8-25
 

陳至立坐在那裏公開噁心黨中央和中央軍委!

【人民報消息】您聽著新鮮吧,大陸媒體為學生鳴不平,家長不幹了。

中央社8月24日報導,繼北京航天航空大學爆發收取「好處費」弊案後,中國西安財經學院再爆招生索要「錄取費」醜聞。西安財經學院以報考人數太多為由,要求以該校為第二志願的考生交三萬元才能獲錄取,包括考試成績已超過錄取標準的學生也不例外。

報導說,一名考生家長近日向西安華商報投訴指出,他的孩子參加今年高考,第二志願填了西安財經學院,高考成績五百二十分,已超過該學院第一志願錄取分數。不料,該校招生辦公室職員來電,要求在半小時內前往指定銀行繳交人民幣三萬元,才能獲得安排入學。這名家長到銀行交錢後,對方甚至未開具發票收據。

對此,被指控索要錄取費的西安財經學院招生辦公室主任田莉,以工作忙碌為由,拒絕對外說明。

報導說,令人驚訝的是,在華商報報導這則大學招生醜聞後,每天都有一、二十名家長到報社前抗議,表示自己願意交錢讓孩子上大學,而報紙的報導已令學校不敢收錢,孩子為此不能上學「都是媒體的錯」。

看了這則消息,我首先埋怨那些家長太自私,助長那些高校的貪婪,很快我又想到一個問題:醜聞揭露後,結果會怎樣?受害的是誰?家長到報社前抗議已經做出了答案。

媒體揭露了醜聞,沒有人處理,這使腐爛的高校賊膽更大。

統管全國、全軍教育的國務委員陳至立有時間給身在雅典的袁偉民打電話祝賀第一塊體育金牌,卻沒有時間處理教育口的腐敗!

黃金高

不是說崗位責任制嗎?為什麼陳至立能因為在大陸犯下的罪行而在坦桑尼亞被法警拘押上了法庭,卻不能在中國被拘押上法庭呢?她對中華民族所犯下的滔天大罪足以燒死她自己!

如果,醜聞繼續被揭露,而被索要錄取費的受害學生還要經受更大的迫害,那麼不但教育界沒有救了,這個國家就沒有救了。

反腐英雄黃金高的遭遇不在於他穿了六年防彈背心,而在於他後來道出困惑、說出真話之後來自上級的重壓;撰寫「中國農民調查」受到關注的安徽作家陳桂棣春桃夫婦,因揭發農民苦情及官員迂腐,被阜陽市政協副主席張西德控告「名譽侵權」;連姚明這麼有名的大明星也沒逃過領導嚴厲的斥責,只因為他對有些球員「不珍惜為國家打球的榮譽」而動怒!

討三年未發的工資被砍斷手筋

中共有幾個人是真的「珍惜國家的榮譽」?江澤民被媒體報導出的每一件事都是竭盡全力在羞辱中華民族,羞辱中國。他受到斥責了嗎?他受到法律制裁了嗎?他依然是中國領導人,排位僅在胡錦濤之後的國家領導人,這不可笑嗎?這不是中華民族的悲哀嗎?

沒有江澤民的禍國殃民,哪裏有江姘婦陳至立的禍亂中華教育,哪裏能有被索要錄取費的受害學生家長跑到報社去、抗議記者揭露教育界醜聞這種奇聞怪事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