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怎麼弄成了這個樣子?(圖)
 
作者:龍泉墨客
 
2004年8月2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唐人章碣的《焚書坑》譏諷秦始皇焚書坑儒,詩中有兩句很有意思:「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本來秦始皇的遠大目標是要讓「鐵打的江山萬萬年」,使得皇帝從自己開始,「二世、三世至千萬世,傳之無窮」。爲了這一目標,秦始皇首先收集天下的兵器及銅鐵製品,鑄成十二個巨大的銅像,徹底根絕武器了的來源;然後又把農、醫等之外的書燒了,把敢於讀書、議書的人殺了,從而在思想上也完全鉗制百姓。其謀略不可謂不深遠,其考慮不可謂不周密。只可惜焚書的灰燼未冷,天下就開始大亂。首先起來反秦的陳勝、吳廣,「斬木爲兵,揭竿爲旗」─不用銅鐵照樣造反;推翻秦朝的劉邦、項羽原來並非讀書人出生。始皇本來打算 「千萬世」,偏偏二世而亡。秦王朝「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在歷史上只存在了短短15年。

人再算也不如天算,人再強也強不過歷史規律。不過有人似乎總是弄不明白這一點。自秦始皇燒書以後,在西方就有希特勒燒所有非德意志思想的書,在中國又有江老大將所有法輪功書籍付之一炬。江的打算也很細密:把法輪功的書和音像資料一燒,把法輪功的網站一封,從此就沒有人知道法輪功到底教的是甚麼,想怎麼說都可以了。於是乎馬上就有趙致真之流,把李先生的講課片段製作在電視片中,李先生談到,預言家講的1999年會有大劫難,實際上這個劫難是不存在的。而趙致真們將「不存在」中的「不」字剪掉了,以證明法輪功宣揚世界末日──因爲他們已經確信,中國大陸的觀衆無法與原來的講話錄像覈對。又有御用電視臺播放李先生的講課錄像,證明法輪功叫人不要看病──他們確知,觀衆無從知道李先生原來這段話的上下文是:煉功者不要用氣功給別人看病,以免誤人害己。更有一些御用喉舌,將自殺、自焚、殺人的故事都往法輪功上套──因爲觀衆、讀者都無法知道法輪功原著中,認爲自殺、殺人都會造成很大的罪業,是修煉人要絕對禁止的行爲。

自從御用喉舌們替全國百姓作出思考和判斷後,國人便不必費心用自己的腦袋分析和查證了──即使有敢於得出不同結論的,也得爲自己的前途考慮,爲家人考慮。解決了民衆輿論的後顧之憂以後,江老大就開始滿懷信心了:「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法輪功人員「轉化率」指標下達到每個監獄、勞教所;指標完成情況和獎金、升遷掛鉤。與此同時一道道「密令」和「口諭」層層傳達到基層。既然有老大有令,又有個人利益的誘惑,底下的嘍羅們自然也不含糊:「上面有令,打死算自殺!」「對法輪功人員怎麼做都不過分!」「我們有死亡指標!」一具具屍體擡出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的時候,「執法人員」無一例外的按照「指示」貼上「自殺」、「病死」等等標籤。

看起來江老大的周密部署也是無懈可擊的。在中國,一旦被最高當權者劃爲另類,這50年來政治運動中積累的整人手段,足以使任何一個人生不如死。89年64 前夕的時候,中央電視臺報導北京市每天有上百萬市民在天安門廣場,可是鎮壓開始後,一夜之間,還有幾個人再敢說不?奉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似乎真是無路可走:不轉化面臨的最終是肉體死亡;轉化、背叛自己的良心最終是精神死亡。總而言之,「消滅法輪功」一定是指日可待的。

在這場真誠與謊言、善良與仇恨、寬容與暴力的對峙中,20多個「三個月」過去了。也許正應了江老大弄不明白的那句老話,「人算不如天算」。他想不到的是,精心策劃的「殺手鑭」──用來煽動仇恨的「天安門自焚案」,居然就讓人僅僅憑藉錄像帶本身而看出來10多個破綻;他想不到,耗資幾十億的百姓血汗錢,讓兒子親自主持封鎖資訊的「金盾」工程居然被不知名的「動態網」、「極景公司」給突破了;他想不到,法輪功學員甘冒牢獄、酷刑之險採用各種方式講真像:貼標語、掛橫幅、發光盤、傳單;他想不到,這看似簡單的「講真像」把強與弱翻了個:明白了造謠的宣傳與殘酷鎮壓真像的百姓開始反感這場違反中國憲法的鎮壓,知道了真像的領導開始保護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甚至了解真像的公安、獄警也開始對法輪功學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明白真像的各國政府也不再理會來自江氏喉舌的造謠,法輪功洪傳世界60個國家與地區……

江老大還想不到的是,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將他以及他手下的得力干將們告上了10多個國家的法庭。江老大更想不到,「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通」已對他本人以及一切死心塌地追隨他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大小嘍羅們發出「追查通告」──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誓將他們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追查到底,直至將他們繩之以法。

人再強也強不過歷史規律。那些殘害人民,曾經權傾朝野、不可一世的暴君,也都有許多想不到:墨索里尼想不到自己死後會和情婦一起被倒掛在電線杆上,齊奧塞斯庫想不到自己會橫屍街頭、被羣衆的唾末所淹沒,皮諾切特想不到自己的晚年還會面臨被引渡回國審判的命運……

或許江老大也看到了腳下的路走不通,只不過已是騎虎難下了。今年6月5日,他曾往地藏菩薩的道場九華山,去旃壇林寺燒香禱告,一時轟動海內外。眼下馬上就是農曆七月半的鬼節,按舊俗當去城隍廟燒香。不過,不論老大是否去城隍廟,手下的人懸崖勒馬,將功贖罪,或許還有退路。有一幅出自安徽定遠縣城隍廟的對聯,以「酸、鹹、辣、甜、苦」五味,巧對「黃、白、紅、黑、青」五色,頗具特色。特抄錄如下,給江老大的手下願覓退路者欣賞:

淚酸血鹹,悔不該手辣口甜,只道世間無苦海;
金黃銀白,但見了眼紅心黑,哪知頭上有青天。

 
分享:
 
人氣:20,25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