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透露過的密聞!掀起江氏父子往日醜事(多圖)
 
姜青
 
2004-8-11
 

江綿恒把持的「中國網通」

【人民報消息】一家官方媒體在7月刊出一篇報導,指江澤民兒子、「中國第一貪」江綿恒為董事的中國「網通」涉及「病態競爭」。文章指在中國山西、內蒙古、山東、四川、海南等地,「網通」和「電信」兩家公司因線路問題,發生了多起糾紛。最讓人發指的是,有些通信電桿遭刑事破壞,被人截斷,在個別地方更發生線頭裸露在外,造成安全隱患的情況。

新華網7月8日報導,隨著電信市場競爭日漸激烈,由管網線路糾紛引發的惡性爭端也屢屢發生。據報導,今年4月2日晚11點左右,山西省朔州市小平易鄉安莊村村民發現大約有十多人分乘四輛車,對這裏的十多根通訊線桿進行了破壞。

報導指中國網通朔州市分公司總經理馬海生更公開叫板,承認破壞線路事件「是他們所為」,理由是「中國電信設置的桿路離他們公司的桿路太近,不符合相關規定,存在安全隱患」。

中國電信朔州市分公司網路部線路主管楊勇指出,從3月27日以來,他們受到類似的破壞已多達十多次,其中最嚴重的一次就是有37根通信電桿被截斷,損失大約在45萬元人民幣左右。

江綿恒領導下的「中國網通」在不到三年時間已成為中國第三大電訊公司,與中國電信業霸主「中國電信」平分了中國電話市場。今年5月開始,中國北方十省的電話市場,更由「中國網通」一家獨占。一些媒體指出,江綿恒仗勢在進行「病態競爭」。

其實,江綿恒這種病老早就有的。早到什麼程度呢?在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時,江綿恒還沒去美國留學時,就有前科。這是發生在蘇州的事,直接牽扯到江澤民。

江蘇鎮江諫壁電廠

要說還得從頭說起,才能說的清。

在長江邊上,蘇州的蘇南,在遠離大城市的地方,有兩個最大的電廠都在鎮子上,一個是「鎮江諫壁電廠」、一個是「碩放望亭電廠」。

電廠不能不和「煤」搭上緊密關係。現在陳良宇和山西省委書記犯橫,人家就拿煤卡他,結果驚動了江的經濟大臣曾培炎出面說和,上海市副市長放下身段去說軟話,結果還不得而知。可見煤是電廠的命脈。

蘇南鎮上的這兩個電廠周圍都是與其有關的單位,例如為職工子弟辦的小學校、為家屬辦的服務公司,要不浪費煤灰還得建磚瓦廠,熱水養鰻魚等等各種公司。這兩個電廠養活著電廠工作人員和數以萬計的退休職工和職工親屬,電廠是他們唯一的生活希望和來源。

這兩個大電廠需要的煤非常多,都是整車皮整車皮的往那裏運。電廠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部門──煤炭質量檢測部門。這個部門全部是職工的子弟組成的。一想就知道這個部門權力非常大,因為各地運來的煤要不要,就得他們一句話,如果質量檢測部門說不合格,那還能留嗎?所以油水很大,誰都要巴結他們。

在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時,江綿恒想獨吞這兩塊肥肉,專管這兩個電廠的煤炭質量檢測部門。那兩個電廠能幹嗎?這可是牽扯到自己子弟的經濟利益啊,所以堅決抵制。江綿恒為此耿耿於懷。

但胳膊沒扭過大腿,原因是這兩個電廠歸上海電管局管,上海電管局受雙重領導,一個是中國水電部,另外因為兩廠總部在上海,所以同時受上海市委管轄,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一個電話過去,比往宋祖英手裡塞小紙條還容易,事情就搞定了,兩個廠的煤炭質量檢測部門都讓江綿恒一個人霸占了、壟斷了,部門的領導被撤掉,換上了江綿恒的心腹。

江氏父子發成這副德行了!

後來,全國倒騰煤,價錢越來越高,各地發電廠都搞不到煤,但江綿恒有江澤民做後盾,始終能拿到,那時煤是浮動價,江綿恒拿到的煤是低價,翻手賣給電廠就是高價,電廠根本不敢問,怕得罪了他,連煤都沒有。到底江綿恒管了多少年,撈了多少錢至今都是個未知數。

一九八八年,已經成了小富翁的江綿恒留學去了美國,他回到上海又一次霸占了上海聯和投資公司董事長的位置,當了中國網通董事,成為中國電訊大王。1999年江澤民讓根本沒有資格的江綿恒當上了中科院副院長,神五上天時,江綿恒又一次摘桃子,排行在功臣榜第二位,在總裝備部長李繼耐的後面。……

從江綿恒的發家史,人們可以看出,這是一對貪婪無厭的流氓父子,江綿恒仗勢進行「病態競爭」是有家族遺產史的,到現在他那在海外被起訴的屠夫父親不還在「病態競爭」江前胡後、競爭中國第一把手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