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新聞放在一起讓您感受感受(沒有圖片也夠了)
 
鮑光
 
2004-8-10
 
【人民報消息】這裏有兩個新聞,一個是國際紅十字會斥責中共打腫臉充胖子,不管國內老百姓死活,為拉攏孟加拉提供大筆援助。另一個是紐約時報報導的一個優秀高三畢業生是如何因交不起80美元(650元人民幣)學費被逼死的。

大家瞅瞅,中共還拿中國老百姓當人嗎?

中央社臺北10日電,國際紅十字會對中國政府無力應付已導致七千多萬災民的水災提出警訊之際,中國為拉攏與鄰國孟加拉的外交關係,提供孟加拉十萬美元現金和價值七百萬人民幣的救援物資。

新華社今天報導,中國駐孟大使館臨時代辦段稚筌和孟糧食與災害管理部秘書西迪基-喬杜裡,分別代表中孟政府在交接證書上簽字。

國際紅會昨天發表聲明說,中國面對數以千萬無家可歸的災民,安頓工作已使一些窮縣焦頭爛額,經費裝備都匱乏,地方當局根本無從應付,今後可能還會有更壞的情況發生。

聲明說,情況相當嚴峻,進一步加重貧苦情況將無可避免。大陸今年的洪澇災害造成七千一百六十三萬災民。

此時,紐約時報長篇報導了《四川農家貧困學生鄭慶明之死》,報導說,中國─80美元的債逼他上了絕路。如果他是中國城市精英中的一員,這點錢鄭慶明(譯音)買一個新潮的手機還不夠。但他是數千萬遠離中國財富的農民中的一個。他讀公立高中的學費就花去了他家每年收入的一大部分。

他想讀大學,但那意味著他首先得參加高校入學考試。他考進了全校最好的班,從而再次證明了他的學業潛能。但慶明的朋友和同學說,隨著高考臨近而他的學費仍沒著落,慶明被壓垮了。一位同宿舍的同學說慶明經常做惡夢,呻吟著關於學費和老師。慶明想上大學,不僅僅為了那份自豪感,更因為他需要照顧家人。

鄭家所在的村子,叫三層(譯音),位於一個山邊,須經過一條穿過梯田的土路方能到達。一條瀑布的水聲掩蓋了偶爾開過的卡車的聲音。打個電話需要走20分鐘到一個灰撲撲的路邊小店。

鄭家與其他幾家合住的房子除了電以外沒別的什麼東西。房子是一個用陳舊的土磚和木頭建的倉庫樣的建築,燒飯用明火。午飯時房子裡盡是煙,門窗都被熏黑了。

六月四日(一個對於中共敏感的日子),高考前三天,一個潮濕的早晨,慶明的老師又一次老調重彈:他必須交80美元的學費(大約650元人民幣,這對於盜竊國庫200多億元的江澤民來說不太可笑了嗎?),否則不能參加高考。慶明站在全班同學的面前,憤怒讓他忘記了羞辱。他慢慢的說了一句。「我沒錢。」

一位同學站了起來,表示願意賣血來幫助慶明。據後來調查此事的老師說,張老師回答說:「你要賣命我也不管。他交錢,否則就不能參加考試。」這真是,有陳至立那樣的領導,就不能不出這樣的教師!

幾個小時後,當晚9:30分後,一個在高三名列前茅的好學生、18歲的慶明走到了一個快速開來的火車前面,撞上他的火車是重慶-北京之間的特快1006號。被發現時,他的外套,裡面有一條胳膊和他的身份證,躺在離他屍體30碼的地方。

這兩個新聞說明了什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