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花三千萬美金拍片!張藝謀執導「十面埋伏」給老江送葬(圖)
 
盧笙
 
2004-7-16
 
【人民報消息】張藝謀自從被江澤民看中,拍板給三千萬美金拍電影《英雄》時就打上了江氏印記,成了為江澤民個人意圖服務的藝術界敗類。

自那以後,他就徹底的墮落了。

新華網南寧2003年11月10日報導,由張藝謀擔任總導演的大型桂林山水實景演出《劉三姐》,自10月1日晚開演以來,儘管門票價格不菲,但能夠容納2200人的觀眾席,幾乎場場爆滿。原來裏面有少女全身裸露的表演!

據製片人講,張藝謀的《十面埋伏》時空背景設在大唐盛世,描寫的是兩個捕快,一個盲歌妓,三人上演一段難解的「三角習題」。張藝謀利用名星效應、陣容豪華,揮金如土。據浙江在線2003年9月4日轉載北京青年報的報導說,製片人張偉平向記者透露,《英雄》的總投資是3100萬美元,而《十面埋伏》的投資跟《英雄》差不多。

記者問:《英雄》講述了一個“刺秦”的故事,《十面埋伏》又“牽”上了什麼朝代?“扯”上了哪位帝王?

張偉平說:明代,但沒有帝王,是兩個捕快和一個盲歌伎生死相戀、愛恨情仇的故事。章子怡演盲歌伎,梅艷芳演江湖女俠,金城武和劉德華自然就是兩個捕快了。

也就是一個女人和兩個男人的三角關係。這是江澤民的寫實篇,江澤民要把自己給陳至立、黃麗滿和幾個英的丈夫戴綠帽子的八角關係醜事「正正名」。

報導說,記者有個非常大的困惑:如果說中國版《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牛虻》將外景地選擇在了烏克蘭,那是因為故事就發生在那裏或歐洲,但一個純粹東方的古裝武俠片,其外景地為什麼也會選擇在烏克蘭呢?

張偉平說:張藝謀跑了國內很多地方,也去過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但他還是認為烏克蘭最適合我們這部影片的拍攝。那裏優美的自然環境和清新的空氣,可以讓導演充分發揮他的想象力和創造力。

拍中國古典戲要去外國找靈感,取外國景,這拍出來的豈不是大雜燴?

江澤民找陳至立禍亂中國教育,找宋祖英、張藝謀等禍亂中華民族的藝術。宋祖英到外國口口聲聲說弘揚中華文化,結果她那純粹的中國民歌演唱會卻完全雇用外國樂團伴奏,最可笑的是高價雇用外國合唱團給伴唱中國民歌,他們那混濁不清的發音連字都咬不准,更談不上理解詞意,這樣中不中、西不西的雜種演唱會就是在有意識的滅絕老祖宗的藝術遺產,使中華民族文化喪失根!

張藝謀被江澤民收買以後,不但幫助江篡改中國歷史,而且把江滅絕人性的恐怖行為美化為品德高尚的英雄,用性藝術腐蝕人民,為獨裁者殺戮人民鳴鑼開道。一些專家學者說,張藝謀已經走得太遠了,他的藝術就是毒藥。

北京青年報記者說: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英雄》的總投資是3100萬美元,而《十面埋伏》又將投入多少?

張偉平:跟《英雄》差不多吧。我們會在拍攝和製作上投入更多的資金,前期運作,光在烏克蘭買花種子就花了幾十萬(美金),請當地的60多個花農已經忙活了三個多月,現在漫山遍野都開滿了五顏六色的鮮花。當年拍《紅高粱》,藝謀就讓人種了十幾畝的高粱,也因這部影片夯實了中國第五代電影導演的基礎。如今他又在烏克蘭種花,這是否預示著一次歷史的循環不敢妄言,但我敢說,到時候一定會看到一部非常燦爛的武俠片。

三千多萬元美金扔出去了,為的就是演個三角亂愛。我們國家有多少下崗工人和上不起學的孩子!還有沒錢給母親治病而全家服毒自盡的人!如果把這些錢補貼給那些被強行搬遷的民眾,也許又可以少死幾個“擾亂社會治安”的人。

中央社臺北十六日以《北京首映十面埋伏票房不如預期》為題報導,中國大陸導演張藝謀執導的「十面埋伏」影片,在強勢商業宣傳下未演先轟動,但北京「東方新世紀」等影院今天零時首映時,票房不如預期,遠不如「英雄」電影首映會盛況。

北京晨報報導,許多上映「十面埋伏」的戲院都吸引許多影迷,不過,未必都是衝著「十」片而來,例如一名美國人表示純粹只是想看電影,來到影院碰巧趕上放映「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在大陸首善之都的首映情況顯然不甚理想,一家頗具規模、上映「十」片的戲院售票員說,直到昨天下午五時僅售出九十張票,所幸至零時開場前共售出三百張票。

而中央社十六日的報導坦率得可愛,說「炎炎夏日,到戲院看電影、吹冷氣是個不錯的享受!」,嗚呼,看「十面埋伏」是為了免費吹冷氣!可惜了那三千多萬美金!

中國人幹什麼都圖個吉利,連個電話號碼也要個「八八九九」,誰會花幾千萬美金給自己買個「十面埋伏」呢?!這種事只有老江幹得出來,讓張藝謀執導「十面埋伏」加劇自己的困境,給自己送葬!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