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希同要翻案狀告老江 (圖)
 
作者:夏文思
 
2004-3-4
 
【人民報消息】陳希同獲假釋,高調狀告江澤民並獲得中共黨內一定程度回應。陳希同是否為胡溫新班子權斗江澤民上海幫,手中一隻棋子?

在北京幫和上海幫權力斗爭中敗下陣來的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於一九九八年被江澤民以「腐化墮落」罪判刑十六年,去年江澤民十六大辭去總書記退居二線,不久即傳出已獲假釋的陳希同決心向中央上五萬言書,狀告江澤民政治迫害及江澤民父子貪污腐敗問題。曾以陳希同案背景創作反腐小說《天怒》的北京作家陳放已證實確有其事。據筆者最新消息陳放因對外發表講話而受到壓力,不再對外講話,他原來說,「看來老江勢力消退得很厲害」也並非那回事。而陳希同仍在家中繼續寫申訴書,準備翻案。

胡溫決定假釋陳希同

實際上陳希同早在二○○二年已因患癌症而保外就醫獲釋,在家中治病服刑,而兩個月前才被北京當局宣布假釋,可以自由活動會朋友。但陳希同妻子接受境外記者查詢時說,陳希同堅持自己清白,案子是冤枉的,不承認假釋,要求當局無條件釋放他。陳希同在判刑後先後關押在秦城監獄和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的監獄,在判刑之前陳希同曾在獄中自殺未遂。其子陳小同也因牽連其父案子判刑十二年,現仍在服刑中。

陳希同獲假釋據悉是中共新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作出的決定。陳放在這之前告訴海外記者,陳希同寫了五萬字的申訴書,指控江澤民對他的政治迫害,稱自己是權力斗爭的犧牲品,陳並舉報江澤民父子的經濟犯罪問題。他說他曾與江澤民合夥做生意,江澤民兒子江綿恒非法轉移國有資產涉金額一千五百萬元人民幣。

北京官員不滿上海幫,向中央陳情

在此之前,據傳一批在職和退休的北京官員集體向中央上書要求釋放陳希同,他們指陳希同是權力斗爭的犧牲品,陳希同雖然有經濟問題,但和現在腐敗的官員相比則輕很多。胡耀邦助手李穆認為這些老幹部上書中央主要是不滿以江澤民為首的上海幫。

一位北京傳媒人說,上海周正毅大醜聞被揭發出來但卻被江澤民強力壓住,揭發者鄭恩寵律師甚至被判刑,使中共黨內一批原本即同情陳希同的老幹部更替陳不值。他們問:陳希同收受貴重禮物,揮霍公款便要判十六年,與周正毅勾結的上海高官們(包括已到中央的黃菊和江澤民的電信業大王兒子江綿恒)受賄、貪污、以權謀利、圈占國有土地,違規貸款,經濟犯罪五毒俱全,他們應該判多少年?

但胡溫釋放陳希同是因為這批黨內同志的陳情還是基於其他考慮,目前尚不清楚。

陳希同稱他和江澤民曾合夥做生意,顯見兩人關係以前還是比較好的,後來惡化以至到你死我活地步應是在六四後的事了。

六四前陳希同和江澤民一為北京市委書記,一為上海市委書記,都是政治局委員,地位相等。六四時期兩人都參與鎮壓學運(江澤民在上海鎮壓世界經濟導報)有功,不過論功還是陳希同大一些,但是鄧小平等元老並非論功行賞,功勞小的江澤民作了總書記,上海幫入主中南海,陳希同自然不服,於是才有了雙方的明爭暗斗。據悉北京幫當時完全不買上海幫的賬,朱熔基、吳邦國從上海進京當副總理後,連安排住房、子女入學的問題都解決不了,中央曾批評北京是獨立王國。

陳希同告密信竟落入江澤民之手

一九九四年鄧小平身體不行後,兩派為了搶權,衝突加劇。陳希同聯合不滿上海幫的七個省市負責人(包括後來患病去世的四川省委書記蕭秧)聯名寫信給鄧小平、陳雲、彭真等元老,以談對當時中央工作的意見為名而告江澤民的狀。當時陳希同曾在公開場合指責江澤民「一味高調反自由化,實質就是以階級斗爭為綱,小平同志沒有這個意思。」

但陳希同意想不到他告江澤民的密信會落到江的手上。他獲釋後告訴陳放,「當年我信任小平同志,寫了一封告江澤民的信給小平同志,歷數老江的諸多問題。我過高估計了小平同志對我的信任,沒想到他會把我的信直接給了老江,這樣就留下了禍根。這是老江對我政治上的打擊。」

陳希同告江澤民的信如何落到江的手中還有另一種說法,指當時陳希同托另一位元老薄一波轉信給鄧小平,但被薄一波出賣。江澤民因而以栽培薄一波之子薄熙來作為回報,所以薄熙來才會從大連市長升任遼寧省長,在十六大當上中央委員。這次薄熙來調任商業部長,有人解釋是胡溫調虎離山,將薄熙來趕出其權力老巢。因此這一調職對薄熙來是福是禍尚難定論。

而最令人矚目的是,薄熙來前腳離開遼寧,遼寧省委書記聞世震二月二十二日就在該省人大會上痛斥某些幹部搞浮誇風,搞所謂形象工程、政績工程,並說了要避免「城市建設得像歐洲,農村發展得像非洲」的話,似乎是指著薄熙來的鼻子罵人,因為薄熙來任大連市長時以搞形象工程、花架子工程著名。

第一個以反腐之名整垮政敵的個案

據悉江澤民決定以反腐之名整垮北京幫,是借查辦陳希同秘書涉案的江蘇無錫鄧斌非法集資案著手,再查首鋼周北方案和北京東方廣場案,從外圍將火逐漸燒到陳希同身上,一九九五年兩會結束後陳希同副手,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被迫自殺,陳希同被調查,北京幫迅即瓦解。這是中共政壇上第一次以反腐作為權力斗爭的工具而成功打倒政敵。據悉在陳希同倒臺前夕的兩會期間,北京幫已察覺苗頭不對,曾作出激烈反擊。北京市的人大代表在發言中已對中央處理周北方案和東方廣場案提出疑問,批評中央不是反腐而是搞派性,抓北京市委幾個秘書是為了打擊報復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當時兩會時江澤民欽點的兩位副總理吳邦國和姜春雲(尤其是後者)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反彈,不利的流言四播,最後大量代表投了反對票,據悉也是北京團帶頭造反。這成了北京幫崩潰前對上海幫的最後一次反撲。

這次陳希同獲得假釋,以及陳希同高調狀告江澤民並獲得黨內一定程度的呼應,因為時移勢易,當初黨政軍大權獨攬一手遮天的江澤民已退居二線,中共出現兩個權力中心(以江澤民為首的上海幫和胡溫為首的新班子),陳希同的新動向可以視為兩派臺下激烈權力斗爭的一個跡象。陳放在接受訪問時說,「看來老江勢力消退得很厲害。」但陳放在說了此話後不久即受到來自官方的壓力,說明老江勢力仍然不能小視。據陳放說,二○○二中八九月份他曾到陳希同家見陳希同,送了陳希同一本《天怒》,陳希同看了沒有生氣,只說寫得不全面不完整。並且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他是失敗者,《天怒》一書對他判刑與否及判多少年刑不起作用。

陳希同似乎對他狀告江澤民的前景很樂觀。他對陳放說「我的問題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陳希同案的結局當然與中共兩個權力中心互斗的結果密切有關,因此關注中國的政情者正屏息以待。

2004年3月開放雜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