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談WPA被迫取消北京調查
 
2004-3-30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王珍採訪報導) 據最新消息,世界精神病學協會(WPA)主席Okasha醫生3月26日收到一封來自中國精神病學協會(CSP)主席的信,使WPA不得不取消原定4月4日赴北京調查的計劃。美國精神病學協會(APA)成員Viviana Gallii醫生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她相信很可能是因為中國官方不能履行早先與WPA達成的協議,使WPA不得不推遲到中國的調查。

Gallii醫生同時也是中國精神觀察的成員,以下是Gallii醫生接受採訪的內容。
  
記者:Gallii醫生,您好。世界精神病學協會取消了原定4月4日赴北京的調查,您是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Gallii:我感到很遺憾。WPA主席Okasha醫生沒有公開信的內容,只是說他不得已推遲,直到中國同意接受WPA通過這次調查所得出的結論。
  
在此之前,WPA已經成立了由英、美、加、澳、丹麥、挪威、摩洛哥世界一流精神病專家組成的8人調查組,計劃到中國檢查醫療記錄,在征得同意的情況下,會見病人、家屬、醫生,並對那些被指控進行精神虐待的案例進行調查。
  
據我所知,WPA曾經給中國至少500個法輪功學員的名單,WPA要求和其中部份學員面談。現在推測,很可能是中國官方不能履行早先與WPA達成的協議計劃。
  
記者:您剛才提到WPA有至少500個法輪功學員的名單,他們被指控遭精神虐待?
  
Gallii:是的。從2000年開始,法新社、路透社、美聯社等海外媒體不斷報導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案例。據人權組織提供給WPA的資料,中國有幾百名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入精神病院、戒毒所,強迫注射損壞神經的藥物,施以電刑及長時間捆綁、灌食等虐待,至少有十多人死亡。
  
人權組織並指控,中國有超過一百所省、市、縣、區精神病院參與迫害,其中包括南京精神病院、南京腦科醫院、山東膠州市精神病院、河南省精神病院、安徽合肥市第四人民醫院等。
  
世界精神病學協會(WPA)對此表示強烈關注。WPA首先要求中國精神病學協會(CSP)作內部調查並上交調查報告,CSP在報告中拒絕承認濫用精神病治療,但又不能解釋WPA提出的疑問。紐約醫學院精神科教授Abraham Haplern 認為,CSP主要是受到來自官方的壓力,因此任何由中國官方組織的所謂「調查」,沒有真實可靠性。
  
2001年5月和7月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和英國皇家精神病協會分別通過決議要求WPA進行獨立調查。2002年8月在120個國家參加的WPA年會上,通過「世界精神病學協會」(WPA)與「世界精神病學會」(SP)赴北京舉行聯合調查的決議。
  
但決議在通過後的1年半內沒有得到中國方面的合作,直到2004年1月10-11日WPA主席Okasha醫生在北京會見中國精神病學協會主席和中國衛生部長後,中國才同意WPA和SP於2004年4月4日在北京舉行聯合調查的計劃,但現在又出現新的變數。
  
記者:有報導提到中國勞教所給法輪功學員注射冬眠靈以及一些不明藥物,導致記憶喪失、精神恍惚甚至失常、死亡?
  
Gallii:冬眠靈是一種抗精神病藥物。但是如果給正常人使用、或劑量過多,負作用會很大,包括長時間昏睡、精神恍惚、極度煩躁、不能辨認親人、流口水、肌肉痙攣、抽風、甚至死亡等。
  
記者:您是如何看待中國把法輪功學員當作精神病人進行「治療」?
  
Gallii:這樣做違反了最起碼的國際準則和職業道德。WPA明確指出,信仰、政治、文化不能作為精神病診斷的標準。2002年8月,人權觀察與日內瓦精神病治療委員會共同發表了中國濫用精神病治療詳細報告,也明確指出中國把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診斷為精神病,不符合國際精神病診斷的標準。
  
很多案例顯示,法輪功學員被注射過量的強烈抗精神病藥物,導致精神失常甚至死亡。
  
當然我也認為,中國大多數精神病醫生並沒有參與這種濫用精神病治療進行的人權迫害,他們在用各種方式抵制這種褻瀆精神病學職業尊嚴的行為,我個人對此表示敬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