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訴江蔚為壯觀──如此多國際律師合力將一罪犯繩之以法,前從未有!(多圖)
 
2004-3-18
 
【人民報消息】



泰瑞-馬什從未到過中國,她很想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停止時去那裏觀訪。

3月18日,代表法輪功學員的律師泰瑞-馬什將把起訴江澤民一案的法律辯論文件遞交到美國第七巡迴法庭的上訴法庭。大紀元時報記者就此對泰瑞-馬什律師進行了專訪。

記者:泰瑞-馬什律師,請介紹一下起訴案的進展情況?

泰瑞-馬什:「1月20日,美國第七巡迴法庭的上訴法庭簽收了我提交的上訴文件。上訴文件中聲明:江澤民應服從訴訟,應服刑,並拒絕中國政府或任何一方提出的豁免要求。3月5日,被告一方對此上訴文件做出回應,3月18日,針對此回應我們再做出進一步回應。口頭辯論將由法庭安排,時間很可能在四月底或五月初,各方將坐在一起向陪審團陳述對此案的不同觀點。法官將花一段時間做出最終的決定,可能會是一週,一個月,兩個月,甚至更長時間。」

記者:江澤民現已不是國家元首,他是否仍享有外國元首豁免權?

泰瑞-馬什:「美國和國際法的判例法在豁免這個問題上都很明確。現任國家元首有絕對豁免權,不管是在位還是已經離任。但絕對豁免僅針對他在政府內部所犯的公務行為,當然不包括違法行為,也不包括酷刑和群體滅絕行為。對現任元首非官方行為的豁免包括私人行為,或象江所犯的酷刑,群體滅絕,反人類罪,稱為有限豁免,或程序豁免。此豁免以現任元首行使權力的期限而定。

一旦他離任,就完全公平審判。有許多現任元首被起訴的例子,如美國總統克林頓由於非官方行為被波拉.瓊斯起訴。那一訴訟案被稱為臨時的、程序的、或有限豁免。也就是說,允許他被起訴,也允許發傳票通知他被訴訟,他也被迫經歷被罷免的程序,但真正的審判將延遲到他離任。與此類似,還有其他三位總統在任職期間被訴訟。類似地,在許多國際案件中,許多國家的元首因其非官方行為在任職期間被起訴,當他們離任時,顯然就是一場公平的審判。豁免不是不受懲罰,也就是說,豁免不是說你永遠不對民事和刑事罪行負責。所以,江顯然在那些稱為有限豁免的範疇。象克林頓一樣,在任職期間被發傳票。他離任了,就是公平的審判。案件應繼續進行。」

記者:您對3月18日將提交的法律辯論有多大信心?

泰瑞-馬什:「對於這個法律辯論,我非常自信。第一個就是我剛剛提出的辯論,這個豁免不等於免於懲罰,一旦離任,將是一場公平的審判。我們的另一項辯論也非常有力,是以條約法,國際慣例法,及美國判例法為基礎,有些準則是超越這些法律的,被視為普世接受的,不因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眼下的政治苛求,或是一個政府的需求和期望而定。這些準則奠定人類文明和公共秩序的基石。這些準則包括Jus Cogens (拉丁語,正義至上),包括禁止奴役,禁止酷刑,禁止群體滅絕。這些人們已達成協議的準則,必須服從,這樣我們才能在一個文明制度下共事合作。

離開了這些準則,社會就會混亂,就會崩潰,就會有世界大戰。因此這些準則很重要。無論你信仰什麼,都沒有關係,我們共同擁有這些準則。當有人違反了這些準則,不管他是國家元首,前元首,他都要負責。我們簽署了兩項國際條約:酷刑國際公約,和群體滅絕國際公約。兩項國際公約中均規定,如果有人施以酷刑或群體滅絕,不管他的身份地位如何, 他都要負責。美國作為這些條約的簽署國之一,有責任推動此案。我只是指出:條約法勝於習慣法。這一點所有的律師都理解。」

記者:您提到的這個世界性的準則是文明社會的基石,這是否也是美國的立國之本?

泰瑞-馬什:「是的,這是我們辯論的另一部分。如果你看一下美國最初期,是建立在不能讓與的權力理念基礎之上的。這個國家是建立在這樣的理念之上的,也就是人人有生存權、有自由權、並且有追求幸福的權力。他們有權免受無根據的搜查、抓捕,有權免受正發生在中國的那樣的迫害。那些天賦人權是普遍適用的,超越國界的。如果你留意一下那些締造國家的先驅們、及憲法的論述,到處都有這樣的言論。因為沒有那些不能讓與的權力,也就沒有美國革命的正當理由,沒有在這個國家解放奴隸的正當理由。那些權力構成了美國人在這裏和世界上做事的準則。」

記者:在您看來,這一訴訟案有何重要性?

泰瑞-馬什:「我必須坦誠說,我認為這一訴訟案令我感到驚訝。當我第一次考慮遞交這一訴訟時,我認為這樣做是正確的。我要這樣做。所有的人都對我說,這將損害你作為一名律師的聲譽。沒人會想到你怎能起訴中國的主席?所以,只是因為應該那樣做,訴訟案就開始了。起初只有我們三、四個人一起做。自從我們遞交了訴訟後,顯然在中國和世界各地帶來了很好的影響,因為世界各地的律師紛紛開始起訴江澤民。兩個月前,我們在斯德哥爾摩開了一個會。那個會真是太好了,因為世界上最好的律師都來了,起訴皮諾切的律師、起訴米絡舍維奇的律師、很多都是實現了自己目標的律師。在會議期間,我們都認為以前從未有如此多的律師合力把一個罪犯繩之以法。所以,這一訴訟案不僅在中國,而且在世界各地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我希望世界各地對江澤民的起訴案中,至少有一個訴訟會成功。我也確信一定會有一個成功。」

記者:美國法律界人士對此案持何態度?

泰瑞-馬什:「最近我陸續得到了很多支持。美國有一些律師通過電子郵件和我保持聯繫。他們都是知名度很高的律師,他們在這一領域出過書,在豁免問題上出過書,寫過Jus Cogens的文章,寫過教科書。在我還是一名法學院的學生時,我就讀過他們的文章,現在他們在這一訴訟案上幫助我。當看到對他們來說參與把江繩之以法是多麼重要時,是很鼓舞人心的,他們在提供幫助時也不吝惜時間。他們幾乎都分文不收,只是義務幫忙。」

記者:中國政府對此訴訟案有何反應?

泰瑞-馬什:「自從訴訟案開始後,中國政府的反應很有趣。首先,他們否認訴訟案的存在,江公然否認自己被起訴。但訴訟案顯然已被遞交。躲在幕後的人不停地給國務院人員打電話。有人告訴我,這樣的電話不斷,並威脅說如果不取消訴訟案,中美關係將面臨危機。在美國這一司法獨立的民主國家,中國政府的這些干擾是不能被接受的。」

記者:這場對江澤民的起訴案對中國人民有何影響?

泰瑞-馬什:「這一訴訟案不是針對中國人民。實際上,我認為它對中國人民非常有好處,因為它把中國對法輪功迫害的真相揭露出來,它揭露了中國共產黨的一些人在江氏集團(也就是前主席江澤民和一小撮追隨他的人)的授意下製造的謊言,給法輪功這一純正精神信仰帶來了一場浩劫。

這一訴訟案針對的是江澤民和在中國一小撮追隨他迫害法輪功的人。但這一訴訟案也是為了中國人民,使他們真正受益,因為它揭露了在中國對法輪功迫害的真相,揭露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製造的謊言,把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們、相信做好人是對的人們妖魔化。正是這些人們在中國被江妖魔化、逮捕並被折磨。所以訴訟案是好的,因為它告訴中國人民,看,他們沒告訴你們真相;看,這背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們的確需要注意了。不僅僅是注意,你們需要看一下憲法、中國的法律、警察法、中國程序法、民法、刑法,因為他在中國所做的是違法的。他違反了太多的憲法賦予的權力,他違反了警察法,違反了警察法的8項條款。610辦公室的存在完全違反了太多的法律、政策,我無法把它們都羅列出來。你們在中國擁有一部優秀的憲法,那裏有法官和律師,你們應該一起運用法制體系制止在中國的迫害。」

記者:藉大紀元時報的這次採訪,您想對中國人說幾句話嗎?

泰瑞-馬什:「我從未去過中國。但我很想去中國,去和你們大家見面。我最希望在迫害停止時,在江澤民離任時,當全中國都知道江對法輪功的罪行是錯誤的、不能被接受時,當中國尋回幾千年前的傳統價值時,希望在那時候見到你們。」




圖為聯合國第60屆人權大會的第一天,日內瓦市內要求法辦江澤民的遊行隊伍。




聯合國第60屆人權大會在日內瓦召開,圖為會議大樓前要求法辦江澤民的大型箱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