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人反對平反六四之謬論剖析
 
作者:司馬泰
 
2004-3-14
 
【人民報消息】很具諷刺意味的是,經過中共這十幾年關於六四的負面教育而成長起來的年輕一代,有些人竟走得比中共還遠,在中共把六四從「反革命動亂」悄悄改稱「政治風波」,竭力淡化之時,這些人卻大喊「鎮壓有理」,超出了中共當初只想蒙一時並非蒙一世的初衷,搞得中共留給自己的臺階都被這些年輕人給拆了。

這些年輕人青一色是改革開放的既得利益者,他們鎮壓有理的說詞一大堆,就實質講,其實就是一條「假設理論」:

如果沒有果斷鎮壓,中國就沒有穩定,就沒有這十幾年的高速經濟發展,就沒有外國對中國的仰慕。

溫家保在出訪美國和最近的兩會記者會上被人問到平反六四的態度時,翻來覆去喃喃而語的也是這種「穩定團結發展」之類的東西。

溫家保的穩定準確地說是「黨的穩定」而非民族的穩定。一個政黨,同時「制定法律,解釋法律,執行法律」,從理論上就必然是個腐敗的框架,對社會而言就是先天不穩定。

第一,中共獨裁本身就是中國的最大不穩定因素。

這些年輕人有一個基本的認識誤區,就是中共代表國家利益,這是完全錯誤的。

共產黨作為一個政黨,早已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利益集團,它必然是自私的,是把黨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所以中共常警告說「亡黨亡國」,黨永遠在國的前面,這是中共的基本邏輯。歷史上在中共同蘇聯和日本的交易上已經多次用出賣國家利益來維護其黨的利益;近年來江澤民出賣大片國土更是對民族犯下彌天大罪。在其他西方國家,有政黨輪替,維護黨的利益損害了國家利益時就要下臺,這就有個天然的制衡作用,而中共是唯一的執政黨,從機制上就對國家有潛在的威脅。

而中共又是一個獨裁政黨,獨裁者的個人行為又常常左右黨的政策。獨裁者的特徵就是貪戀權位,疑神疑鬼,嫉賢妒能,極端情緒化,從人格上就決定了讓中共獨裁統治中國具有最大的不穩定性。

中共建國以後的歷次政治運動就是明證。在改革開放之後,人們都不相信還會有大規模的鎮壓運動之時,六四慘案發生了;在六四之後,人們認為中共一定會吸取教訓,再也不會出現這種事情時,鋪天蓋地對法輪功大打出手了,快五年了,還在持續。

中共獨裁者永遠的出發點就是「不鎮壓就要亡黨了」,「敵人在和共產黨爭取群眾」,所以獨裁者出於個人的利益,一定要用「亡黨」為藉口動用整個黨,進而操縱整個國家機器對群眾加以鎮壓。定下鎮壓的政策以後,如何製造罪證那是下一步的事了。

明白了中共不可能代表國家利益,而是黨的集團利益優先的時候,喊「鎮壓有理」的這些年輕人,怎麼保證在下一次你們自身的利益同黨的利益衝突時,中共不作出同樣的鎮壓舉動呢?你們高喊「鎮壓有理」的慷慨激昂不就是在醞釀下一次文革的生動體現嗎?

所以,極權的中共對所有人都是個威脅,別看你今天親它親得不得了。

第二,中國經濟的發展絕不是中共炫耀的資本,相反,是證明中共罪惡的證據。

中國經濟有所發展,是中國人民在被中共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以後的自然結果。就如同強盜把一個人從頭到腳綁起來了,還要這個人幹活,能幹出好活嗎?強盜一點一點地剪斷繩子,這個人活動自由了,勞動效率自然就一點一點地提高了。這算是強盜的功勞嗎?正相反,這正好證明強盜過去幹的事太壞了。

六四以後,經濟增長成了中共維護合法性的基礎,崇拜GDP,結果如何呢?

新華社報導,2003年中國貢獻了世界經濟總量的不到4%,對鋼材、水泥等材料的消耗卻占到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以犧牲環境和後代的機會為代價;在轟轟烈烈的「圈地」熱潮中最近幾年全國耕地就減少了1億畝,光是去年,全國耕地就凈減少3800多萬畝;我國糧食產量自1998年以來連續多年呈現下滑態勢,國內糧食價格猛然走高;幾年來多數農戶收入出現徘徊甚至減收,就是越來越窮了,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持續擴大,現在已是農民增收形勢最嚴峻時期。(詳情就看《「兩會」揭露江時代GDP崇拜的惡果》)

可以看出,所謂的「十幾年的高速經濟發展」根本就不是值得驕傲的事,是一個完全「不科學的發展觀」,因為最近中共「兩會」才提出了一個所謂的正宗「科學發展觀」,就是否定GDP崇拜,不能盲目追求高速經濟發展,不然,兒孫們的原料都給糟光了。

所以,用六四以後的15年的高速發展來為中共背書,中共自己現在都有所保留了,咱們喊「鎮壓有理」的年輕人還懵頭懵腦呢!

由於缺乏監督制衡,中共幾十年來每一次變革和重大政策出臺都是在社會矛盾積蓄到「亡黨」的時候,出於維持黨的利益,才出來調和矛盾。現在在「穩定壓倒一切」的口號下,無數的社會矛盾被強行壓制住,沒有了疏通的渠道,一旦爆發,就如同火山一樣,中國必然出現社會的大動蕩,一切可能都將從頭來過。

那麼,你說中共將是民族多大的罪人?

第三,外國人看好中國,同中共毫不相干,只是因為有一個13億人的龐大市場。

換了任何一個政黨,外國人就不看好這個大市場了嗎?這是中共盜取由人民自己構成的財富來吹捧中共,灌輸給這些「喊鎮壓有理」的年輕人,弄得他們有時連常識都沒了。再舉個例子。

一朋友愛國愛得很,天天叫中國有多富。不幸地是中共出了個「一號文件」,中共自己都在叫窮了,咱們的愛國人兒卻不買帳。我問中共官方出版的資料顯示河北安徽的好多農民如何如何窮,你猜對方說啥?他說「那些地方本來就窮嘛,我說的中國富了,不包括那些地方。」我就奇怪了,我問道,自古以來河北安徽是不是就是中國領土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這句中共常用的愛國主義廣告詞把對方一下弄懵了。

就是說,很多高喊愛國的人,天天說外國人仰慕中國的人,在他們的潛意識裡,早把中國的領土出賣殆盡,只剩下「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和上刀山下火海一定要統一的臺灣了。

第四,民主概念太泛,人天生一張嘴,不如還人民言論自由,不費中共一分一喱。

一個政府獨裁執政,缺乏監督制衡,稍有邏輯的人都知道這種系統不穩定。讓人民說話,是一個最基本的監督政府的手段。比起如何推行民主,還給人民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則是又有效又可行的。

這個基本要求,竟也遭到「鎮壓有理」者的強烈反對:說溫飽才是基本人權。

我說,如果人要餓死了,不讓他說話,或者不讓看到的人說話,外界就不知道,他如何得救呢?

他們說,人沒有飯吃,如何說得出話呢?

這就是中共典型的強盜邏輯。

中國有13億人,他們是不是都還活著?還有一口氣?活著就能說話,就應該讓他們說話。如果說言論自由了,國家就不穩定了嗎?

SARS期間從不讓說話到讓說實話,中國倒了嗎?謝天謝地,因為允許講真話,民族方才躲過此一大劫!

參考資料:

「兩會」揭露江時代GDP崇拜的惡果 http://www.dajiyuan.com/gb/4/3/10/n482345.ht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