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聚焦!这个问题必须立即解决(图)
 
作者:龚平
 
2004-3-11
 
【人民报消息】

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或许是因为中国历史太多的专制与严酷统治,或许是出于自我保全的本能,对于权力者即使是显而易见的巨大错误,人们常常习惯于保持沉默,因为说真话意味著巨大的付出、高昂的代价。正因为如此,敢于顶住压力、冒著风险大声说出真话的人,就显得特别难能可贵。他们表现了人应该拥有的良知,人应该拥有的尊严与勇气,成为历史的聚焦,即使经过漫长岁月,仍然光芒四射。

今天,历史聚焦在蒋彦永医师身上。当初,在萨斯被层层隐瞒之时,他冒著「叛国叛党」、身陷囹圄、甚至在宣传媒体可能的攻击诬蔑下身败名裂的风险,说出了真话。不为别的,只为不让更多宝贵的生命在欺国欺民的谎言中遭受疾病的肆虐、死神的吞噬。现在,他又为六四直言。从他的信里,可以看出忍受一种强权对无辜百姓的残杀是一种怎样的痛苦与煎熬,这就是良知。良知不灭,就必然有其发声的一天。15年的坚持,蒋彦永医师声音今天终于得以响亮传播全球,来之不易,可喜可贺。

我们庆幸蒋彦永医师在萨斯中度过了难关,得到了应有的荣誉与尊敬。但我们现在还无从知道,这次他是否能够同样平安地走过来。这段路途,似乎比抗萨之路还要漫长,因为它没有萨斯急性病那样人人面临生命危险的紧迫性,已经由此而来的巨大现实的国内国际压力。但正是这种艰难与遥渺,更映衬出蒋彦永医师的光辉良知与非凡勇气--一个真正中国人的风骨。

法轮功问题检验两会

从很大程度上说,蒋彦永医师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中国社会各界,包括各级官员的真实相态。作为透视中国未来政局走势重要窗口的两会,作为影响中国社会重要因素的两会代表,此刻经受著历史同样的审视。

从法理上说,宪法规定了人大是真正的权力机关,他们有权选举与罢免最高国家领导人,包括军委主席。国务院、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必须向「两会」做工作报告,并获得多数人大代表的通过。从社会需要来看,中国目前各种社会问题不断涌现,单凭一党与政府行政系统已经无法解决,两会代表的社会信息与民间声音,可以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具有越来越大的实际决策的影响力。从身份背景来看,两会的五千名代表是中国大陆最有权力的一个群体,集中了各级机关的最重要领导,社会各界的精英,拥有很大的权力与人脉资源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正式与非正式的影响力。种种此类条件,决定了他们应当承担起相应的法律、管理与民声的责任。

据某些媒体报导,这次会议很多代表显示出更强烈的参政议政愿望,表明他们不再满足于仅仅做个「举手通过」的橡皮图章,行政与司法部门负责人将在「两会」上经受更多的考验。这些迹象是否会成为现实,目前还很难下结论。但是可以肯定,在这个方面,法轮功问题将是对所有代表的重大考验与检验。他们在这次会议上对违背大多数官员、民众意志,对国家、对人民造成巨大恶果的迫害持何种态度,将受到普遍关注。

镇压法轮功不得民心

从根本上讲,这是镇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政府官员的认同,百姓更不支持。法轮功作为一种高层次气功修炼方法,曾得到很多政府官员与群众的欢迎,风行全国。在法轮功受到下层公安骚扰干涉的几年中,中央以乔石为首的调查团对法轮功仍然持正面评价。就在法轮功被打压的前夜,朱熔基仍然以开明态度接见法轮功代表解决天津警察无礼殴打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在对法轮功四年的残酷打压中,在媒体连篇累牍的攻击重,还有非常多的正直官员,包括中央政治局成员没有发表任何支持打击法轮功的言论。因此,对法轮功的镇压,无非是因为上层几个小人的煽风点火,因为江泽民三位一体,凭藉自己党、政、军的独裁权力,靠江泽民一手操办指挥的6.10办公室,而暂时得以把自己个人意志凌驾于整体官员之上,凌驾于全国百姓之上。在巨大权势压力下,很多官员被迫对镇压违心表态,在畸形奖励的激励下一些素质低下官员进行配合。这对那些大批良心尚存的官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侮辱,是一种痛苦的压抑。

镇压法轮功耗费国力

从决策的角度来说,镇压法轮功恶果累累,是现代政府管理史上的最大笑话与长久的耻辱,是现代任何一个正常决策系统都不可能作出的决定,只能说是个别人在极端冲动下作出的毫无理性的决策。

首先,迫害法轮功无端耗费了国家巨额的人力、物力、财力,任何稍懂经济学的人,都不会做此等荒唐的决策。从监管法轮功学员,到制造诬陷材料,兴建监狱,搞洗脑班,没一样不是巨大的开支。据报导,2001年12月,江泽民一次性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2001年2月27日,江泽民曾一次性拨发40亿元人民币安装大量的监视仪器监控法轮功学员等。在天安门一地,搜捕法轮功学员一天的开销就高达170万到250万人民币,即每年达 6亿2千万至9亿1千万。这还只是镇压法轮功费用的一个零头。

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2002年底公布的数据,希望工程自1989年实施至2002年13年间,才累计集资20亿元,救助250多万名失学儿童,建设希望小学9000多所。也就是说,镇压法轮功的三个小方面就就可以搞四个多希望工程,援助1000万失学儿童!中国穷吗?不穷。只是国库的财富、百姓的血汗钱,没有被用在真正解决国计民生问题上,而是被这样白白耗费,甚至用制造社会问题。

如此投入大量资源镇压无辜百姓不只是这一种损失,而是一种多重的损失,它使既有的国家财富被浪费,又使庞大的实施镇压的人力资源无法进行从事正常的财富创造,同时还摧毁了被迫害群体的生产力。不仅如此,它伤害了年轻一代的生产力,制造著未来社会冲突的祸根,让未来的管理系统不得不耗费更多的精力与物力去解决今天错误而导致的各种问题,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其次,迫害法轮功使整个国家系统成为江泽民个人发泄私愤的工具,严重损害了正常的国家运作职能。从电视,报纸,广播对法轮功的诬蔑,到公检法,教育,外交等系统针对法轮功的打压,远远偏离了任何一个正常国家政权管理社会的职能,而其他正常的职能却可以不去执行。例如,为了抓捕法轮功学员,警察可以不去捉拿真正的罪犯,监狱甚至可以把那些服刑犯释放出来以关押和平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这样一个复杂社会,当国家放弃本应承担的社会职能时,中国的社会治安、黑社会、腐败等各种问题就持续恶化了,因为这些任务现在都没有打击法轮功来得重要。这对于国家的长治久安,构成了最大威胁。前段时间的民意调查显示,社会治安、腐败、警察滥权等问题成为百姓关心的焦点,并显示强烈不满情绪,这显然跟江泽民极力打压法轮功的后果紧密相关。

第三,迫害法轮功大大损害了中国的形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与六四的屠杀没有甚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迫害更加持久,打击面更加宽广,手法更加隐蔽,信息封锁更加严密。这对中国走向一个大国是个巨大的伤害。因为一个国家的当权者无法善待自己的国民,国际社会如何期待他能够善待他国的国民?如果一个国家以这样一种国格出现的时候,人们又怎能不小心谨慎,防之又防?所以,中国迈向国际社会,走向大国的过程已经被江泽民迫害自己主流民众的决定完全打断。这个后果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将会更加突出。因为这种对无辜百姓的迫害,不可能被永远封闭真相,不可能永远被国际社会漠视。

第四,迫害法轮功还沉重打击了中国的道德底线。他们要求的不过是可以修炼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功这样一种最基本的权利,他们没有损害到任何其他人的利益,反而对社会有巨大的道德贡献。当人们一种善良的追求受到强力阻挡与打击时,大众对道德法则的维系,对人性的持守就走向了绝望。这必然加剧社会道德水准的下滑,甚至使社会赖以生存稳定的正常价值体系完全崩溃,社会秩序将会空前混乱,由此而引发的社会问题将无法预计。因为当人心彻底变坏的时候,社会的监督成本,激励成本就会无比高昂。因为人自私的本性可以促动人随时进行损公利己的盘算,如何能够时时刻刻,事事处处去监督,如何能够满足人永不歇止的私念以达成激励的效果,让别人去照自己要求去做?如果人心、道德的变坏无法遏止与挽回,那任何民族都没有发展、复兴与强大的可能。毫无疑问,如果中华民族真的走到谁也不希望看到的那一步,江泽民以及他的追随者被千刀万剐也还不清这笔债。而现在漠视这场灾难的人,也同样要受到历史的拷问,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镇压法轮功必然失败

即使忽略所有这些经济、政治、声誉、道德、社会等问题不说,对法轮功的打压也是毫不现实的,必然失败的。

众所周知,一个有广泛社会基础的无辜团体是不应该也不能够被树为敌人的。镇压前按政府统计数据估计有七千万到一亿人,共产党员也有巨大数量人在炼。中国社会的民间联系纽带极其密集,那么法轮功还连带更大数量的人群。现在江泽民只要你炼法轮功,只要你为法轮功说话,就要进行打压,就是在对自己党内人士,对工农大众,对各个阶层的人士的打压。你可以封人的嘴,也可以肉体上打垮别人,但你却做不到让人心服,也无法不让人不满、不怨恨你。一阵时间内这种打压可以见效,但是长期来看,那就是一座活火山。他只要压制不力,就会爆发。对法轮功的不公与打压,或迟或早,江泽民都要为之付出代价,一场反迫害的运动的出现只是迟早的事。

历史上的经验也已经表明,对一个真正有坚定信仰团体的打压是无法奏效的。不管是古罗马迫害基督教,还是古印度打压佛教,还是前苏联镇压东正教,最后迫害者消失了,政权解体了,各类宗教还有。法轮功不是个宗教,但法轮功学员对天理、对道德准则的信仰与当年的信仰者丝毫不差。他们以真善忍为原则,注定他们没有敌人。真正了解真相的人,都不可能把他们当成敌人,与他对立只有邪恶。他们只要求停止迫害,没有人能够拒绝这样的一个要求。在道义上,法轮功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对当政者来说,没有比主动去树立一个不可战胜的敌人更愚昧危险的事情了,而江泽民就是在做这样一件事情。

从实际情况来看,江泽民从声称三个月,十个月,到三年,五年,仍然无法打倒法轮功,相反,法轮功已经得到世界60多个国家主流社会的认可。打压之初法轮功是在夹缝中生存,现在虽然还处弱势,但已经根深叶茂,打不下去。在当今社会,谁有能力去消灭一个遍布全球、享有良好口碑的民众团体?没有。他能经受了这五年打压,就必然能够经受另一个五年,甚至更久。再加上法轮功学员人数更为众多、广布全球,打压难度为迫害者无法长期承受;今天的通讯发达,辨认真相更加容易;人们素质的提高,不像过去那样盲目服从,甚至共产党高层很多人都不同意这场迫害;人权理念的建立,使得暴力压迫的在国际社会倍受谴责、孤立...所有这些因素,都决定了镇压最后必然会走向失败。即使江泽民有更多的资源投进去,也没有办法。一鼓作气,二鼓衰,三鼓歇。现在江泽民是鼓都鼓不起来了。法轮功在艰难中日益壮大,而江泽民的权力与影响,却已经无可挽回地日渐衰落。不管江泽民怎样执意要镇压到底,都是一场不可能取胜的赌博。这对于执政党来说,也是一个最大的消耗与自我摧残,空前的自我伤害。因为江泽民挟持利用的是整个执政党体系的力量。再继续下去,整个执政党都会被拖得不堪其惫,耗尽所有财力、信用、道义与群众资源。在对法轮功学员镇压过程中所使用的卑鄙的灭绝人性的残酷手段,让政权合法性荡然无存,这对于任何执政者来说,都是最可怕的。因此,在中国,不管持任何立场的人,不管从那个角度,只要愿意理智地去分析,都会清楚这场迫害对谁都没有任何好处,必须早日终结。

直面法轮功,展现良知与勇气

在捍卫人性价值上,在保护无辜生命上,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因此,他们要求停止迫害的努力与呼声,将会日复一日地发展。代表们是否有远见去帮助早日促成实现这批群众善良愿望?在江泽民还在台上,法轮功还只是民间弱势团体的时候,他们是否敢于走出对江泽民权力的恐惧,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持续,在两会期间又传出7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死的消息。看到那么多惨烈的牺牲,两会代表是否聆听良知的召唤?对这场让千百万法轮功学员直接受害,让更多人间接受害的浩劫,肩负重任的两会代表,是否能够尽下自己的责任,直面目前中国最急需解决的重大问题?

据报导,原北京大学校长、著名学者丁石荪就曾在人大常委会上对对待法轮功问题提出异议。几年之前对法轮功展开大规模迫害的时,当时作为人大副委员长的丁石荪拒绝出席会议,然后专门在一封信中表达了他不同的看法。对于其他的两会代表,他们是否能够以丁石荪教授为榜样,为法轮功大胆发声呢?今天,吕加平,蒋彦永这样的脊梁一个个都站出来了,一场说真话、反迫害的浪潮已经开始,必将轰轰烈烈,波澜壮阔,他们又该如何做?是顺应潮流,还是自甘落后?

历史的此刻,扫瞄著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古人说,在其位,谋其政。著名思想家郑板桥也说过,做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两会代表独特的身份,注定了社会对他们更高的要求。为民众说话,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权力在手,却不为民谋利,甚至漠视邪恶迫害百姓,严格地说,也是一种犯罪。在法轮功问题上,考验著他们的远见,考验著他们的良心,考验著他们的勇气。他们是甘心于作个装饰的摆设,继续在误国误民的政策上保持沉默,自甘于堕落,还是勇敢说话,捍卫自己的良知,展现勇气?时间虽然过去了四年,但他们还有机会,他们仍然可以在不同的场合,采用不同的方式,帮助解决法轮功问题。笔者呼吁他们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与合法权利,作个表率,让两会以此为契机,出现新的嬗变,走向新的开始,不负百姓托付,不辱自身声名,为历史留下闪亮的一页。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