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出洞」,意欲何為?
 
作者:範英著
 
2004-2-20
 
【人民報消息】2月15日,中共《人民日報》報導了去年秋初江澤民視察國防科技大學的活動。新聞貴新把相隔半年少鹽無味的冷飯拿出來炒,就說把老百姓當做北京鴨灌輸些黨的思想吧,也當填點新料,這次填的全是腐料,其中有什麼蹊翹呢?

我們當然不能否定一切。報導中配發的大型圖片中,隨護的將校軍官軍裝筆挺,畢恭畢敬,眾星捧月,全神貫注地看最高統帥作秀之氣十足的眉飛色舞;神態端莊的戎裝美女,緩步在最前面引路;這些都有值得欣賞之處。還有文章起筆的「鳳頭」,更不能忽略:「2003年初秋的長沙,天高雲淡。座落在這座古城的國防科學技術大學,正以新的姿態向著創建具有我軍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學的目標邁進的時候,迎來了建校50周年華誕。……8月31日下午,一列車隊徐徐駛進國防科學技術大學的南大門。『來了,江主席來了!』國防科學技術大學的領導、專家教授和師生代表熱烈歡迎江主席的到來。」假如把這裏的「江」字換成「毛」字,把「天高雲淡」換成「鶯歌燕舞」,頓時就能讓時光倒流,把你拋入「文革」時期的造神氛圍中。

那麼,到底為什麼離2004年驚蟄節氣還有些時候,江澤民便像土撥鼠般爭先出洞,來個出人意外的亮相呢?

胡錦濤上到總書記寶座以來,連連造勢親民,始則赴平山西柏坡自交飯費,又在猴年到來之際,在張北農家包餃子,一招一驚奇。又有什麼降服SARS,取消收容制度,同溫家寶配合默契,一同創造了訪美、訪法成功的「美談」。有些國外媒體明言胡溫實權在鞏固,江澤民影響即將煙消雲散。「胡溫新政」都快作為裡程碑式的歷史語匯上辭典啦!此時此刻,老江還能坐得住嗎?來一次從天而降,叫人們清醒一點,太上皇在此!

用不了幾天,臺灣就選總統了。陳水扁的好戲就是拿江主席主管的對臺導彈部署作文章,搞公投。作為軍委主席,以臺灣為靶心的導彈數字讓敵方弄了去,已經丟了臉;若公投觸及臺灣民眾敏感穴位,強化了臺灣人民對中共的反感,使武嚇引來民心和政治的敗績,更何以堪?此次老江亮相,是告訴陳水扁,告訴鮑維爾,發射導彈的按鈕不是胡溫按著,而是在我的食指之下,有誰想以民主理念動搖我們的既得利益,我不信你們不怕我送去「蘑菇雲」!

國內反江暗流湧動。好不容易壓住了周正毅案,未招致上海幫崩潰;現在又要抖摟出江澤民2001年表示「高度評價和肯定」並「欣然題詞」的河北東方大學城巨債醜聞;更有甚者,又出現了「胡溫體制」下「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試行)」,放言「胡錦濤也受監督」。你胡錦濤搞的條例,不會不利於你自己,這分明是「項莊舞劍」,那我老江就來個「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此亮相一番,看有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江澤民這個梟雄,雖不高明,卻極精明,他就這樣選定毛澤東青年求學地的長沙,伴著出自毛澤東詩筆下「天高雲淡」的天氣,加演了此一戲碼,「欲與天公試比高」了。但天公──歷史之法則,就害怕這個逆歷史潮流而動的小丑嗎?不,歷史巨輪必將把這些醜類的妄想軋得粉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