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们江出海口成了中国人永久的屈辱
 
作者:彭小明
 
2003-9-30
 
【人民报消息】

屈辱的历史

江泽民在党政军一身而三任的最后时间里,签订了中俄边界新协定。他没有在人大和政协会议上透露风声,更没有向全国人民有所交代,就把协议签下来了。历史上的中俄边界条约是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北京条约、瑷珲条约的遗留问题,从清朝贵族到毛泽东、周恩来,都没有正式签约予以承认。一系列中俄条约的结果,中国大约丧失了一百四十四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片土地有多大?相当于四十个台湾。

马克思曾经谴责沙皇野蛮地宰割大清国的土地和河流,列宁夺取政权以后,在1919年的第一份苏联政府对华文告中就承认中俄之间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第二份苏联政府对华文告重申了这一原则,1924年苏维埃俄国又在「关于解决中苏边界问题总原则纪要」中明确规定,两国应该重新勘定边界。从这些文件的内容和背景来看,列宁的态度是倾向于把沙皇掠夺的土地归还给中国的,但由于当时两国的历史条件,这一政策没有得以实施。六十年代末,中苏黑龙江珍宝岛武装冲突(1969年3月15日)以后,中国政府于1969年十月七日和八日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文件的名义,引述了马克思、恩格斯著作和列宁文件中抨击沙俄掠夺中国行为的«语录,打破了1949年以后从不批评俄国侵占我国领土的沉默,强烈谴责沙皇和苏共对中国的欺凌和掠夺。文件在社会上引起了一番震动。关心时政的知识青年意外地发现,二十年来的党编历史教科书一直隐瞒了中俄关系的重要史实。

珲春和图门江出海口岸

中俄边界条约有多么屈辱,只要看看地图就一目了然。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原来都是我国的内河,后来变成了中俄之间的界河,库页岛(萨哈林)原是我国最大的海岛,后来成为苏联的石油和海军基地。最是屈辱的地方,莫过于吉林省珲春地区,该地区原是一片海岸,可是沙俄的刀剑竟将海岸线全部割去,中国从此丧失了直接濒临日本海的海岸,吉林省变成了内陆地区。站在珲春的土地上,听得见海涛的呼啸,却摸不到近在咫尺的海水!这种宰割实在是欺人太甚,明摆著就是不让中国人享有海陆交通的便利和国防上的战略均势。

目前珲春的出口货运都是暂借苏朝两国的港口。中国政府租用俄国图们江出海口附近扎鲁毕诺和波谢特两个小港,公路集装箱过境,然后出海。与朝鲜的罗津港已经形成了中韩水陆联运的借用系列。这些都是借用港口,没有主权。一旦遇到政治、经济上的矛盾和摩擦,势必受到限制和阻挠。而且根本没有与铁路相连的现代海港客货运输系统。按照地理的条件来看,珲春如果建立这样的铁路海港运输,比上海天津大连烟台出入日本海(往俄国、日本、朝鲜和韩国)都更近更方便更经济。可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等历代领导人都没有坚持我国的出海权,听任苏联和朝鲜在出海口修建了跨江大桥,现在即使在珲春的防川兴建港口,因为出海口淤积,桥洞偏低,已经无法通过高吨位的轮船。这种不顾我国经济和战略利益的建桥行为本身就是对中国主权的侵害。未来中俄朝三国应该就疏浚图们江口和改建跨江桥梁,尊重中国出海权利的问题进行协商。

珲春的边界问题不可能没有提到日程上来过。双方似已有过争议。九十年代末,俄国滨海地区,即珲春以东的俄国地区,发生地方官员与民众抗议中央政府关于土地(归还中国)问题的意见。涉及到地方民众利益,应该双方协商解决,中国党政领导为什么没有坚持?俄方官民闹事,我方官民难道没有积郁的情绪?谈判遇到阻遏,为什么就轻易退让?党政天天说「代表」,代表国家利益才是第一条。说得实在一点,1969年武装冲突打得沸沸扬扬的珍宝岛和附近的黑瞎子岛之类的江中无人小岛,经济利益和战略地位都远远无法跟图门江出海口相比拟。列宁时代苏联政府的承诺应当继续有效,上述的中国外交部文件也没有把话完全说死。第五节第三点中所保留的一句话就是还要«考虑当地居民的利益»;对此我国并非没有据理力争的余地,即使将争议拿到联合国去,任何一个有良知的联合国外交官都可以看得出来,沙皇的宰割令中国人实在太屈辱了。如果谈判不能进展,还可以不签字,为什么江泽民一定要签字?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也多年没有向俄国让步。

江泽民政府的昏庸与软弱

历史上俄国和欧洲列强长期互相掠夺,德国侵犯过苏俄,作为补偿之一,俄国取得了加里宁格勒。反观中国东北完全是俄国强盗般地掠夺了中国领土,道义全在中国一边。中国并非没有恢复图门江出海权和口岸领土要求的基础。与普京一比,就看出江泽民的完全昏庸和软弱。

中国恢复客货从图门江出海的权利,在图门江出海口地区索还一片土地,是合情合理的要求。方圆几平方公里就可以建立码头和交通设施。退一步说,实在达不到主权回归,可以协商恢复共管。历史上乌苏里江以东全部领土1858年曾经在瑷珲条约中为共管,1860年北京条约才改为割让。中国放弃收回全部领土的要求,要求恢复几平方公里土地的主权或共管权,并非过分。而且由图们江航行出日本海的航行权是直到日军侵占我国东北以后才最后丧失的,割让土地并没有立即丧失航行权,战后是共产党的«一边倒»政策没有坚持恢复航行。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政领导人没有公布任何细节,没有征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同意,暗中与俄罗斯政府签署了勘定两国边界的协议。从此,中国人民永远丧失了要求俄国政府承认「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是不平等条约」的机会,更丧失了对于条约中过分屈辱的部分加以调整和谈判的机会。有些人或许出来洗刷说,江泽民在北京「日理万机」,天高皇帝远,哪里想得到偏远的东北边境上那个小小县级市。错了。1995年江泽民曾经亲临珲春视察,还用他毫无书法韵味的丑字为珲春题词(开放搞活,发展珲春经济)。珲春要开放搞活,就需要交通口岸。珲春人民绝对不会忘记自己身边近在咫尺的日本海出海口,不会忘记历史上的屈辱和今天的不便。只要当地干部跟江泽民见面,就不可能不谈这个问题。

历史的耻辱柱

江泽民等人曾经一再煽动中国青年的民族主义情绪,动辄指责敢于批评当局错误政策的人们是「汉奸、走狗、卖国贼」,明里暗里鼓励所谓中国可以说「不」来转移人民视线,仇视外国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怀。从中俄边界问题上看,出卖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的不是别人,正是江泽民。历史上,著名东南亚侨领陈嘉庚在中华民国代表同意外蒙古独立的时候,立刻愤怒致电南京总统府和延安中共中央,斥责蒋介石和毛泽东出卖民族利益。这是华侨超然于党派利益,以国家民族为依归的典范。可是现在的华侨社团仅仅是党政工具在海外的延长,除了欺骗一些国外机构以外,已经丧失了独立批评的能力。保卫钓鱼岛、抗议印尼排华暴行的活动都不是他们主持的。在反对江泽民卖国行为的问题上,许多华侨要么不知道真相,要么害怕党政的海内外迫害,乾脆不闻不问。1919年北洋政府要出卖青岛和胶州湾,新闻界敢于披露消息,卖国行为立刻遭到五四运动的反抗而搁寝。现在的中国政府一手遮天,人民根本不得与闻其事,青年学生也被调教得丧失了方刚的血性。于是民族利益和尊严就这样被江泽民集团出卖了。这件事刚好证明,今天的中国人权状况决不是「历史最好时期」,而是比民国初年反而倒退,甚至还不如清末时期,当时好歹还有清朝官员谴责李鸿章!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