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敏、吴仪和陈至立
 
作者:潇湘浪人
 
2003-9-25
 
【人民报消息】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标题是“祸国殃民的陈至立”(1),文中一开头便说,“我本来不想写什么文章来说说这个陈大国务委员,好像值不得写。” 可是现在我又不得不提笔来写这个女人,因为9月19日,这个女人又在高谈阔论教育工作了(2)。我在那篇文章里,我用的是嘲讽调侃的语言,著实将陈至立这个女人奚落了一番,不少网站转贴了。

这并非我对女人有偏见。哪一个人不是母亲所生,我既尊重我的母亲,也钟情于自己的妻子,疼爱我的女儿。而且相当多的女中豪杰一直为我所敬仰,例如,在1968年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上,表决开除刘少奇党籍时,唯一一位没有投赞成票的中共中央委员,就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女士陈少敏。在那次会议上,一些雄赳赳气昂昂拍著胸脯自称顶天立地英雄好汉,自吹自擂自己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中共中央委员,哪一个不是贪生怕死蝇营狗苟之类人物,哪一个又不是为了花翎顶戴拍马屁保禄位个个争先恐后昧著良心在开除刘少奇党籍大会上举手投了赞成票,其结果铸成了中共建政以来最大一起冤假错案,贻笑千古!

又例如现在唯一的一个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吴仪,我也很崇敬她。在今年抗SARS斗争中,她与胡哥宝哥一起,置生死于度外,临危受命当了卫生部部长,深入到抗SARS第一线,与老百姓一起,共同战病魔渡难关,得到了内外好评,我对她敬仰倾慕之情也油然而生。众所周知,吴仪女士一向就是搞外经外贸的,她以多次舌战美国知识产权谈判代表巴尔舍夫斯基而名闻全球。她从未涉足过卫生事业。而那些嘴巴上成天挂著“三个代表”自诩为无所不能的英雄豪杰;那些拉开嗓门就自称是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男子汉大丈夫,SARS一来纷纷作鸟兽散,以种种借口丢弃北京市民和部队官兵于不顾,跟著江老大携儿带女四处逃难,保命要紧。当时几百中共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可有哪个须眉男儿自告奋勇跳出来力挽狂澜愿担任卫生部长?一个都没有,一直到今天。现在,这付担子还是吴仪挑著。可是一旦战胜SARS 后,那些逃出北京保命的大人物,个个挺胸凸肚回到北京,齐声高唱赞歌,这是江老大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伟大胜利,对这些人而言,他们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

除此以外,我崇敬吴仪还因为她尊重自然规律,不矫揉造作逆天行事。她是一个女人,爱美之心是与生俱来就有的。她如今已经是六十五岁了,在电视画面上看去,一缕青丝随著岁月的流逝已变成白发苍苍。吴仪尊重客观规律,她没有染发。她并没有想到过把自己头发染得黑漆漆的在全国广大电视观众面前百般作秀以表现自己红颜不老,青春永驻,做官可做到万岁万岁万万岁。而那些七老八十染黑头发,或戴上假发,隔三岔五作整容手术以假装年轻来蒙蔽世人的男子汉江老大之流有这种气势和风度吗?

我说江老大戴假发或者植了发是有根据的。

我曾经在山东临沂市收藏银雀山汉墓出土孙膑兵法竹简的博物馆里,看到一张很大的相片,拍的是江老大俯身仔细观看竹简的照片,摄影师是从左后方拍的,他的后脑勺竟然是童山濯濯寸草不生,光溜溜的。当时和我一起参观的哥们儿无不惊讶万分,这哪里是电视上油头粉面头发浓密并梳得光鉴照人的江泽民?可见此人的虚伪小气和无耻。一位哥们儿说:“这个记者应该获得普利策新闻摄影大奖”,可惜这张照片就只是挂在那个偏僻的地方。现在看来,至少温家宝总理应该给他奖励,因为他响应温总理的号召,讲了真话。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中共女政治家都是那么值得人们尊敬,现任国务委员、中共中央委员陈至立在全国老百姓心目中就是臭不可闻,一钱不值。

江老大特别钟爱陈至立是不争的事实,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情夫情妇关系抑或是清白如水点到为止?只有他俩心知肚明,别人也不愿意管此等无聊闲事。自古天子多风流,古今中外概莫例外。连美国总统克林顿和莱温斯基都在白宫调情作爱,事情败露后百般抵赖说谎作伪证几乎被弹劾得失去总统宝座。法国密特朗总统精力旺盛,情人多不胜数,他的司机写的回忆录上说他一夜有时候赶赴三处去与情人约会连司机都大呼吃不消。在他的丧礼上,在全球电视观众面前,老婆和情妇同时出现,妻妾同堂的奇观让观众大饱眼福。诸如此类洋人的绯闻全球闹得沸沸扬扬,谁人不知?天子江老大一向倜傥不羁潇洒风流,玩几个女人泡几个小妞与陈至立搂搂抱抱来点亲密接触是家常便饭,还没达到法国总统密特朗水平,应该无可指责。

不过,我可没听说过,克林顿总统因为和莱温斯基有一腿就把莱温斯基擢拔为国务卿、民主党中央委员(如果有的话);也不曾听说过密特朗总统把他最宠爱的贴身情妇超拔为法国副总理;更不曾听说毛泽东把他宠幸的女人张小姐、孟小姐擢升为中共中央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一个国家的元首敢把自己的相好的女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小公务员超迁为党国要人只有那位代表全国最广大人民利益的江老大才干得出,也许这就是他自己说的他是代表全球最先进文化的缘故吧!

自从江老大干出此等荒唐事情后,这些年来全国贪官污吏无不跟著学样,把自己的情妇二奶三奶五奶名言正顺的擢拔为国家干部、科员、科长、处长、局长乃至于省部级官员,由国家出钱供养。自家不花一分钱,便可昼夜左拥右抱无穷无尽地享乐腐化,快活似神仙。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代表最先进文化的亮丽风景线,看得那些拥有二奶三奶的港澳台和海外华人富商巨贾目瞪口呆,羡慕不已。都巴不得早日实现一国一制,花钱买它个共产党的官来做做,享享如此公款消费的艳福,反正中共如今卖官鬻爵现象普遍得很,明码实价,童叟无欺,老子口袋里有的是钱!

我不知道陈至立除了具有女人共同的天生本能外,还具有何种能力?她是在1998年担任教育部部长一职的,尔后就于2003年荣升为国务委员。从她的简历上看不出她具有什么教学经历,她从未在任何大中小学任过教,也不曾有过研修教育学心理学的学历,她纯粹是一个无耻的女党棍。

她在担任教育部部长一职时,不顾亿万百姓的强烈反对,强行推出教育产业化,把亿万老百姓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教育产业化,不仅仅给老百姓带来巨大的痛苦,也将我国几千来积累的教育理念,教师的伦理道德和良心,师生的关系摧毁得一干二净,祸及子孙万代。象陈至立这样祸国殃民的女人,想不到的是居然还升了官,在中共独裁统治下,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如今,不论官方媒体,还是民间网站,都在大张挞伐教育产业化,其实反抗最烈的莫过于贫困大学生了。据我在高校任教的同学来电话告诉我,今年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新生,分文不交,从绿色通道进入了高校学习。从而波及高校高年级的学生也出现了拒交学杂费现象,他担任二年级一个班的班主任,班上有一半学生交纳不起学杂费,也分文未交。学校无计可施,曾经采用过不交纳学杂费不得进入期末考试考场的激烈措施,但是遭到学生的强烈地抵抗,上级后来也出面干涉,遂不了了之。

最后的措施便是未交清学杂费的学生扣发毕业证书。学生如今不在乎有没有毕业证书,只要记住学号和毕业证书号码,街上订做假文凭的多如牛毛,依样画葫芦,伪造一个,填上真的学号毕业证书号码,用人单位上网查询,哪有不是真的?

看来,贫困大学生用大腿和脚来投票,也不失为反抗教育产业化的一个好办法!同样,一些无耻女人的大腿和脚,也是加官进爵好东东,陈至立已经把她的雪白大腿当作武器运用到了挥洒自如所向无敌的境界,江老大只得乖乖投降!

2003年9月20日

(1)http://www.bignews.org/20030517.txt
(2)http://www.cctv.com/news/china/20030919/101960.shtml

摘自(议报) 有删节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