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懼怕輿論監督?
 
作者:傅國湧
 
2003-9-25
 
【人民報消息】堂堂的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在小小的江西省定南縣竟遭到了封殺,原因是8月28日的一篇報導《如此拆房,為誰謀利》,揭穿了當地違法行政、強拆城市私房的真相。這是一個縣的當權者作出的決策,他們以為只要扣押報紙,就可以將輿論監督拒之門外。可是紙包不住火,瞞天豈能過海,定南當局的愚蠢之舉激怒了當地老百姓,也激怒了擁有無上權威的《人民日報》,這一事件已引起舉國的關注,這恐怕是他們始料不及的。

扣押報紙以往也時有所聞,大致上都是某些地方有權者所為,他們的權勢處於一隅,無法控制自己地盤之外的報紙,所以只能在事後採取強行收繳或扣押等方式。由此可以想見他們對輿論監督的恐懼,他們害怕人們普遍了解事情的真相。

誰懼怕輿論監督?首當其沖的肯定是掌握權力者,特別是在民主化的曙光還沒有出現的前現代國家,手握權柄的人無不渴望著任意妄為,以最快的速度占有最大的社會資源,最好還能子孫萬世永葆富貴。體制本身對他構不成什麼有效、有力的束縛,唯一礙手礙腳的就是新聞輿論,一不留神,在某個環節上出了漏子,就有可能被曝光。雖然新聞媒體在中國只是「喉舌」、「工具」,但對於各地的權勢集團來說,由於他們的手不夠長,伸不到其他地方,比如《南方週末》的許多報導就讓許多地方的土皇帝們頭疼,比如《人民日報》對江西定南縣拆房內幕的披露,都表明輿論如同懸在他們頭上的利劍。

掌權者對輿論監督的懼怕恰恰證明了輿論的威力,沒有制約的權力必然像決堤的洪水,到處蔓延,肆無忌憚,公正、獨立的輿論不是一道堅不可摧的堤壩,它不能阻擋洪水的泛濫,而是一條條瀉洪的溝渠。無限的權力總是驕橫、傲慢的,以為天下盡在它的股掌之中,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天理正義也好、人間的法律、道德也好,一切都可以踏在腳下,無所忌諱,無所敬畏。既然如此,他們還怕什麼呢?他們最怕自己的那些醜行暴露在陽光之下,古往今來,沒有一個有權勢者不畏懼輿論的指責。他們深知,只有在一個密不透風的黑箱裡,他們才能繼續為所欲為,一旦曝光,千夫所指,即使還可以橫行於一時,卻難保能永遠橫行下去。要約束權力的獨斷化、私有化傾向,最有效的辦法就是開放輿論,將一切訴諸公開的輿論,以獨立的輿論監督踩住那些看不見的黑手。

權力的大面積腐敗是中國的「政治之癌」,對症下藥,沒有比開放輿論更好的良藥了。《人民日報》在江西定南縣的遭遇從反面證明了輿論監督的力量,開放輿論已不可緩行,,對今天的中國而言,難道還有什麼比這件事更重要的嗎?

2003年9月24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