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論中共政權的不穩定性
 
作者:龍延
 
2003-9-18
 
【人民報消息】中共執政幾十年來,不斷發動政治運動和鎮壓異己,政局經常處於不穩定狀態。雖然「穩定壓倒一切」成為中共的一個基本方針,「安定團結」成為中共認為發展經濟的基本前提,但是中國社會總是難得安寧,最近一些年更是各種矛盾加速激化,許多人也在探索中國強國和長治久安之路。

大家知道,一個政府存在的基本原因是由於人的存在,最終意義是為了人,所以自然要受到人性的影響和制約。為了能清醒地認清中國的根本問題和現狀,本文試圖從人性的角度來對中共政權的本質進行一些深入的解剖。

一、政權的劃分

由於人有善的一面(正的一面)和惡的一面(負的一面),這樣使得國家政權裡面同樣包含善的一面和惡的一面,我們這裏把善的一面叫正面力量,惡的一面叫負面力量。負面力量需要負面的能量來維持和補充,正面力量也需要相應的環境來維護。負面力量可以侵蝕正面力量,謊言和恐怖的環境助長邪惡打擊善良等人正的一面。而正面力量也可以壓制和消除負面力量。由於國家政權是個巨大的系統,我們把一個含正面力量較多的國家政權稱為正面政權,一個含負面力量較多的國家政權稱為負面政權。這種劃分的一個優點就是不受政治意識形態的影響。

1、正面政權

按照上面的定義,正面政權含有較多善的和正義的力量,即含有較多的正面力量。由於人的本性是善良的,這樣的政權具有道義力量,對人民具有天然的吸引力和親和力,人民會發自內心的擁護。由於善良和正義具有包容性,正面政權體制本身是比較和諧的,具有內在的穩定性和凝聚力。一個政權含有的正面力量越大,就越和諧、越穩定、越能吸引人、越得民心。

道德是人性中善良和正義因素的反映和表現,是從內心深處約束人的行為,因此一個正面政權的政府必然自覺地倡導和維護道德,尊重人權,抑惡揚善。這樣政權的維護和發展也基本上是採用比較良性和正義的方式來實現。司法系統的重要目的是懲惡揚善,維護社會公正,一個法制健全和高度法治的國家更傾向與發展成正面政權。

西方民主國家總的來說人性中正的東西比較多一些,例如維護人權和對神的信仰,維護一些正義的事,所以基本屬於比較正面的國家。這些國家的一個特點是其健全有力的司法制度在一定層面上阻止了許多負面因素和力量對社會的侵蝕和破壞,但是卻不能從根本上阻擋人性中一些負面力量的發展。

2、負面政權

這一類政權具有較多人的負面因素,即含有較多的負面力量。人的弱點、負面因素包括自私、貪婪、妒嫉、恐怖、虛偽、假、空、惡、暴、邪、毒等等。這類政權惡的成份較多,違背了人性,破壞人類的道德規範,不尊重基本人權和人道等等,壓迫人民,具有非正義性,所以很難獲得民心和人民的支持。由於負面力量侵蝕人性中善良和正義感,不具有包容性、缺乏忍耐,為了自身私利,可以無惡不作,這樣使得人與人之間關係緊張,所以負面政權體制自身不和諧,具有內秉不穩定性,即內斗和不穩定是其特性,時時感到不安全和有危機感,缺乏信心,時時刻刻強調穩定。黑社會就是一個例子,黑社會團體具有負面力量,它們內部和相互之間打斗、清洗和火並是其特徵,同室操戈無法避免,黑社會也沒有安全感,疑心很重,時時感到有無形的威脅。

負面政權的內秉不穩定性意味著,甚至不需要外界的擾動,這種政權自己就可以突然垮臺。那麼為了使得政權不垮臺,負面政權時時需要通過運動來補充負面能量,維持、加強和潤滑這樣的不穩定系統,但是運動本身對負面政權又是威脅,也可以在運動中崩潰,所以負面政權總是提心吊膽,疑神疑鬼,較多地運用欺騙、暴力、威脅、恐怖等等負面和強制性的手段來維持和加強其統治。

在世界上實施獨裁專制的國家政權都是屬於負面政權。正面政權和負面政權在天然上形成對立。正面政權之間相互吸引、包容性比較好,它們之間比較容易和睦相處,比較容易結成天然的同盟軍。負面政權之間容易「臭味相投」,但是更容易相互猜忌,容易被瓦解,也容易之間相互爭斗,不易長期和平相處。

二、中國過去和現在的政治體制

中國傳統文化宣揚道德規範。歷來的統治者雖然都把自身說成是完美道德的化身,但同時卻實行專制統治,擁有絕對特權,超越道德和法律的約束。

1、封建社會的皇權

兩千年的封建社會對中國影響很大,其封建專制皇權無限膨脹,從而使得人性中負面力量往往起主導作用。例如,皇權至高無上,可以隨便殺人,「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人們在皇權面前完全喪失了自我價值和尊嚴,成了十全的奴才,人們對皇權有無名的恐懼。皇帝「金口玉言」,可以指鹿為馬。皇權對自身權力敏感,時時擔心有人謀反、篡位,具有較高不穩定性,宮廷斗爭殘酷。

在封建社會人民只能聽天由命,如果碰到一個比較善良和仁慈的「明君」就是百姓之福,如果遇到一個殘暴的君主,人民就遭殃了。皇權私利和自我膨脹,皇帝本身人性和道德修養對其具有平衡或加強的作用。另一方面,封建社會的主導意識形態都是崇尚道德和提倡道德修養,因此社會倡導正面力量,對皇權中的負面力量也能起到一定的制約和平獾淖饔謾V泄飩ɑ嗜ㄓΩ黴槲好嬲ㄕ庖煥唷?p>2、中共政權及其特徵

中共政權名義上搞社會主義的民主集中制,實質上是搞獨裁專制,大搞斗爭哲學,不遺餘力地摧毀中國人的善良本性和良知,破壞傳統文化和道德思想,用非常負面的手段嚴密控制人民,無情打擊異己。

中共自稱「偉大、光榮、正確」,這和封建皇帝說自己是「真龍天子」有異曲同工之妙,官方媒體就是「金口玉言」,不准任何人反駁和質疑。中共的政治學習假話連篇,人們在這樣的環境中漸漸失去了真摯、誠實和良心,培養出講假話的能力。官方媒體宣揚空洞口號,誤導性強、可信度差。例如,許多中共官員自己也說,人民日報上除了日期之外,沒有多少是真的。中共黨章中說是「以工農聯盟為基礎」,事實上,中共靠農民打下江山,可是掌握政權後,農民一下子就被拋在了一邊,成了二等公民,被綁在黃土地上不能翻身。現在工人也不再是主人了,成了解雇和被官僚資本家、外國資本家和國內資本家剝削的對象了。謊言和輿論誤導都是屬於負面的東西。

一個政權的統治靠信譽或畏懼來維持。中共用愚民洗腦、思想控制來騙取人民的信任,同時用高壓統治、血腥恐怖和暴力手段使得人民對其畏懼,實行雙管齊下統治。民主社會政權靠信譽和法治來實現,而不是靠對人民的畏懼來而實行統治。

人的思想指導人的行為,人們需要獨立和自由的思想。中共發現統治人民的最好辦法之一就是控制人民的思想,即用思想教育和引導的方式進行精神控制,讓人民在思想上成為中共的奴隸,一切就迎刃而解了,所以中共非常重視「政治思想教育」,強力推行政治學習,強行讓學生上政治課(並且是高考的一部分),壟斷信息資源給全國人民洗腦。中共用斗爭理論和哲學毒害人民的思想,用假、暴、惡、邪的東西毒害人民的靈魂,用威脅、恐嚇、利誘馴服人民。中共宣揚暴力和仇恨,大搞殘酷的、沒有人性的政治斗爭。當謊言欺騙不靈的時候,中共就拿起「無產階級專制的鐵拳」,同時煽動仇恨,妖魔化被打擊的民眾。

實施血腥恐怖和高壓統治。中共「殺一敬百」,用血腥暴力製造恐怖環境,讓人們在思想中和心理上對其產生恐懼,從而起到了恐嚇和威攝效應,使得中國人無能走到哪裏,思想中對中共的恐懼就帶到哪裏。中共的統治力量深入到社會所有方面和社會的最底層,其紅色恐怖也遍布到每一個人,形成了一個全國自上而下的巨大恐怖網,在網絡上的虛擬空間中也不例外。中共巨大的負面力量產生巨大的恐懼力量,給中國人民產生巨大的恐懼心理,即使跑到國外,對中共都膽顫心驚,對中共有一種無形的恐懼。所以中共用思想(精神)控制、謊言洗腦和武力威脅、恐嚇來維持其統治和社會穩定,把中國人民死死地控制在自己手中。

但是中共內心很空虛,對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早已喪失信心,現在純粹是「掛羊頭賣狗肉」,時時刻刻感到合法性危機。和歷史上的暴力政權相比較,中共通過多年的暴政「建設」,給中國社會留下太多的傷痕和仇怨,社會擁有巨大的負面力量,並且中共政權出現了奇怪的負淘汰現象,任何人只要一進入其中立即就變,所以人常說,只要一當官,人馬上就變壞。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中共統治不僅集封建社會大全,而且其控制能力超過了所有的中國封建王朝。而在封建社會,「山高皇帝遠」,民間還比較自由,而且民風也比較樸實。

不過靠恐怖和欺騙手段是建立不起來強大的國家的,中共沒有學會西方的政治文明,卻把中華民族精華打爛,中共政權是個十足的負面政權。在國際上,中共政權缺乏吸引力,害怕和痛恨民主社會。

三、中共的不穩定問題

前面講到,對於一個正面力量的社會,正面力量自身就有穩定社會的功能,不需要特意地強調什麼穩定,社會就能處於比較和諧和穩定的狀態。中共獨裁專制是負面政權,違背了人性,缺乏包容性,對正的因素和其它負的因素都不能包容,因此正的因素和其它負的因素對負面政權都是威脅,所以中共政權本性決定其不穩定性,是高度不穩定系統,即內斗和不穩定是其特性,所以時時感到不安全和有危機感,時時刻刻強調穩定,其神經總是處於高度緊張狀態,對任何風吹草動都極其敏感,人民都是「謀反」的嫌疑者。中共用負面的方式來維持其穩定,即製造和散發謊言、製造恐怖氣氛、加強高壓暴力統治。與此同時,中共自己內部也在不停地進行「路線斗爭」的惡斗,中共的歷史充滿殘酷的清洗。

縱觀中國歷史,從封建皇權到中共極權,都是不穩定的政權,自身缺乏安全感,權力的鞏固和安全都是頭等大事,總是疑神疑鬼,對「謀反」和「大逆不道」最為敏感,打擊也最為嚴厲、殘酷,斬草除根,毫不手軟,寧可錯殺,也不輕易漏掉一個。

1、不存在的「敵人」和無處不在的「敵人」

認清中共政權的不穩定性,對深刻理解中共的行為很有幫助。為了更好地理解中共的不穩定性,可用一個例子來說明這個問題。一個愛動的人,想要靜止下來,於是告訴大家都別動。當大家都靜止了下來的時候,這個人覺得大家還在動,因為他自己一直在動(物理中的相對運動),可是呢,他反而指控別人破壞了靜止的狀態,把靜止不了的罪過加在其他人身上。

中共的不穩定問題從根本上來講就是這樣的道理。中共對權力的壟斷和不容侵犯的霸道心態,使得權力和穩定成了中共解不開的死結。中共為了維護和鞏固自身的權力和統治,製造各種運動,犯了許多錯誤,殺了無數中國人,廣大民眾利益受到損害。中國民眾在長期的高壓統治下,禁若寒蟬,官不逼民是不會輕易反的。當然有壓迫就會有反抗,官逼得太緊,民眾畢竟不是木頭,總要有所表示,或去上訪,或發出不同聲音、看法、不滿甚至憤怒的情緒。

中共沒有看清自己政權不穩定的根本原因,總覺得在一種無形的包圍之中,時時處於不安全的緊張狀態,看任何風吹草動都象是在威脅其政權,是「不穩定因素」或「敵對勢力」,現在更是草木皆兵,結果總是揮動「專政的鐵拳」壓迫人民。中共這種心態把本來根本就不存在的「敵人」,看成是「無處不在的敵人」,而且發揮想象力經常和「國際敵對勢力」聯繫起來,隨時要打倒本來就不存在的「敵人」。

中共對政權的思維和高度過敏以及長期的階級斗爭意識,總是不自覺地用負面的思維和方式來看待民眾,把民眾看作只是專政的對象,把民眾的許多正當行為(如上訪等)誣蔑成「鬧事」,是威脅其政權的不穩定因素。中共在權力和穩定上已經走火入魔了,更形象地說,就像唐詰-柯德一樣,看見轉動的風車都是敵人,看著全國到處都是「轉動的風車」。不過中共擁有強大的國家暴力機器,不象唐詰-柯德那樣被風車打翻在地,而是把所有的「風車」打得粉碎。中共不斷地製造和打擊不存在的敵人,在謊言和暴力中惡性循環,給國家帶來動蕩和災難,給人民心靈和肉體帶來無盡的痛苦。

2、從「階級斗爭為綱」到「穩定壓倒一切」

中共為了把政治運動和殘酷打擊異己合法化,打擊那些自認為破壞穩定、威脅其權力的各種因素,不斷地發明理論,並且用輿論造勢,給全國人民洗腦,欺騙和誤導全國人民。毛澤東作為中共的戰略家和理論家,不僅發明了階級斗爭的理論,並且給中共在意識形態上注入了階級斗爭的思想,至今在中共內部仍然很有市場,在許多黨政幹部的潛意識中根深蒂固。毛澤東還實踐他的階級斗爭理論,要中共以階級斗爭為剛,不斷地揪「階級敵人」、搞階級斗爭、發動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使國家處於動蕩之中,國家和人民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在那樣的年代,「反黨」、「反革命」、「反社會主義」、「資產階級」是致命的大帽子,一旦被扣上,立即就被打翻在地,永世不得翻身。

「文革」之後,全國老百姓人心思定,厭倦了「階級斗爭」。但是,中共因為犯下的許多嚴重錯誤,不穩定感加強。為了解決在新形勢下政權穩定上的理論問題,中共給「轉動的風車」貼上了新的標簽,代替了「反革命」老標簽,如:破壞安定團結的「不穩定因素」,一小撮亡我之心不死的「幕後黑手」、「敵對勢力」或「反華勢力」,「反黨」、「反政府」等等。這些大帽子就成了中共打擊民眾的萬靈藉口。

在國際上,中共作為蘇共在中國扶植起來的專制政權,充當蘇共「老大哥」反西方的馬前卒,在意識形態上一直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對立,一直大力宣傳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煽動反美情緒,創造仇美氣氛。反美在中共多次政治運動中發揮了奇妙的作用,現在還加上臺獨勢力。把國內要打擊的對象和西方反華勢力掛鉤,一小撮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國幕後黑手」、「敵對勢力」或「國際反華勢力」成了非常好用的藉口,由於有民眾的反美情緒作為基礎,這個反華勢力的罪名容易引起中共內部和許多民眾共鳴。

在「六四」期間,中共血腥鎮壓無辜學生,震驚了世界。中共原本就不穩定的政權變得更加搖晃不定,中共政權出現了空前的政治和合法性危機,對於剛從「六四」學生屍骨上爬上來的江澤民來說,這是一個嚴峻的挑戰。一九九一年八月蘇共「老大哥」的突然滅亡,對中共是個巨大的打擊,給中共帶來巨大的壓力和困難,使得中共對自身政權的存亡尤其擔憂和敏感,中共求政權穩定的心態強烈。江澤民平庸無能,面對中共的危機,死死抓住「穩定壓倒一切」的高壓統治方針,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扼殺在萌芽之中。中共越是覺得不穩定,其求穩的心態就越強,怕失去政權的恐懼心越強,理性越弱,對民眾的戒心越強,其暴力和謊言的傾向就越嚴重,從而越會打擊無辜民眾。

於是江澤民以「穩定壓倒一切」為藉口,打擊所謂破壞安定團結的「不穩定因素」,並要把所有「轉動的風車」扼殺在搖籃之中,對全國人民的活動進行嚴密的控制和監視。從去教堂拜神、老百姓煉功到農民上訪、工人失業罷工、學生讀書沙龍、在網絡發表不同聲音,都是中共的嚴密監視和嚴厲打擊的對象。在中共的眼裡,全國人民都是潛在謀反奪權、破壞其穩定的人,所有中共利用手中的權力今天打這個、明天打那個,接連不斷地製造無數的冤假錯案,其實這都是違背法治精神和沒有人性的。

所以中共的穩定本質是恐怖的穩定,我們把這種用恐怖⒏哐埂⒈┝Α⒒蜒緣任值奈榷ń懈何榷ā8何榷ú皇且怨憒筧嗣竦睦嫖兀俏ど偈說募鵲美婧吞厝ń準叮蠱熱嗣瘢崛嗣竦淖雜珊妥鷓稀!肝榷ㄑ溝掛磺小溝謀局適俏じ何榷ǎ鐘酶何榷ɡ囪詬侵泄艙ǖ母靜晃榷ㄐ裕災泄殘摹肝榷ā貢局噬鮮欽飫鍰致鄣摹父何榷ā埂6嬲奈榷ǎΩ檬欽ㄈ撕褪降奈榷ǎ嗣癜簿永忠怠?p>當權者對政權和穩定的過敏把中國攪得烏雲瘴氣,給國家帶來動蕩危機,這是國家和社會不穩定的真正禍根,不過當權者反過來誣陷民眾威脅穩定,以穩定為名迫害甚至屠殺無辜民眾。中共的穩定理論和觀念迷惑和欺騙了民眾,使得社會對其麻木不仁。

3、「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除在萌芽之中」的荒謬與危害

「六四」剛過一個月,江澤民就說:「我們要把反革命犯罪活動扼殺在搖籃之中,不能等問題鬧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再去處理」。因此,「穩定壓倒一切」和「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消滅在萌芽之中」成了江澤民執政之後的最高政策。但是江澤民的這些政策完全違背了依法治國的精神,和法治建設是相抵觸的,邏輯上是十分荒謬的。

首先,完全不符合法治的原則。一個還躺在搖籃中的小孩,現在就猜測這個小孩長大有可能要幹壞事,於是現在就把小孩殺死在搖籃之中。對於未來沒有發生的事情,用毫無根據的主觀臆斷作為事實,把將來主觀上認為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作為今天的罪證,製造出一個完全不存在的專政對象,給予無情打擊。

另一個謊謬之處是極大的任意性,可以隨意濫殺無辜。這是用一種非常靠不住的懷疑方式來處理人命關天的嚴肅事件,可以用這個藉口想殺誰就殺誰。就像躺在搖籃中的嬰兒一樣,誰也不知道他(她)將來長大會怎麼樣,也許會是個罪犯,也許會是國家棟梁。所有罪犯曾經都是嬰兒,但是嬰兒絕大多數將來都不是罪犯。如果按照這種少數嬰兒將來會是罪犯的荒謬邏輯,那麼可以把天下的嬰兒殺光。由於其任意性,人們無法現在判斷,將來到底誰是不穩定因素?一切的解釋權和指控權都掌握在當權者手中,當權者說誰是誰就是,不是也是,從而可以隨心所欲地想打擊誰就打擊誰,人民沒有任何合法保障,尤其是弱勢者更有可能成為「穩定壓倒一切」下的犧牲品。

這樣一個濫殺無辜的鐵血政策,卻被江澤民為首的中共認為是治國上策。在中共列出的重點防範「風車」中,有各類異見人士、失業下崗工人、法輪功、廣大網民、復員轉業軍人和離退休老幹部等等。江澤民的「穩定壓倒一切」、「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消滅在萌芽之中」是從根本上破壞中國社會穩定、國家統一、民族團結。所以中共的這種穩定心態對國家是非常有害的,濫殺無辜,製造冤假錯案,危害社會穩定。但是由於當局長期的宣傳,扭曲了人們的思想觀念,許多人不加思索地接受了。例如,對於最近幾年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有人用中共宣傳的「穩定」來看問題:法輪功現在是沒有要推翻政府,但是將來坐大了,或許就要反黨、奪權、反政府了,所以現在就要把其扼殺在萌芽之中。這種僅僅靠毫無根據的「也許推測」就濫殺無辜本質上是草菅人命和違犯法治的犯罪行為。

4、中共維護負穩定的思路和手段

基於政權的不穩定性和對權力的特殊偏愛和敏感,中共總需要樹立一個敵人來激發和加強自身負面的能量,不時地發一下「威風」,增加自身負面的活力,鞏固和加強在民眾中的恐怖地位,如果人民都不再懼怕統治者,那麼其恐怖統治就馬上失靈,負穩定立即瓦解。這種以高壓和殺人換取政權的穩定和鞏固其實就是中共歷來的思維。歸納中共歷來的政治斗爭,可以看出中共重覆使用下面的步驟。

第一步:鎖定目標,尋找「轉動的風車」,樹立根本就不存在的敵人,然後變成「無處不在的敵人」。第二步:捏造罪名,扣上各種「反動」的大帽子。第三步:輿論妖魔化,用媒體造謠的方式批判,誣陷和捏造罪名,把對手搞臭,這隻有在壟斷和封鎖媒體的情況下才能行之有效,所以中共是絕對反對新聞和信息自由的。第四步:專政暴力機器大打出手,無情鎮壓和迫害。

四、「殘酷斗爭,無情打擊」的血腥歷史

認識到中共不穩定的根源,就可以看出中共以政權穩定為藉口,不斷找出根本就不存在的各式「敵人」,實行「殘酷斗爭,無情打擊」,鎮壓和迫害無辜民眾,換來負穩定的局面。前面例子中講到愛動的人看別人都是動的,同樣地,把政權看得比命還大的中共,總以為別人都在盯著自己手中的權力、威脅自己的統治。當權者濫用自己的權力,不斷地發起政治斗爭,並且妖魔化無辜受害者。中共執政五十多年的歷史就是斗爭的歷史,歷次的階級斗爭和政治運動都是按照上節中的思路和手段進行。受到中共歷次運動株連和迫害的人數占總人口的一半之多,限於篇幅,這裏不能一一列舉,只挑幾件典型例子。

1、「反右派」斗爭

一九五七年春天,毛澤東提出了「雙百方針」(即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鼓勵知識份子「鳴」和「放」,號召廣大人民群眾、各界黨外人士給共產黨提意見,「幫助黨整風」,並且信誓旦旦地做了「言者無罪」的保證(現在被戲稱為「陽謀」中的「引蛇出洞」)。那個時候,人們對中共政權認識不清,還很天真,人們對中共的感情也很樸素。於是本著幫助中共的願望,批評中共的各種言論就出來了,其中自然少不了一些比較激烈的言論。可是到一九五七年夏天,中共馬上就翻臉不認帳,反而倒打一耙,把給提意見的人扣上肆意攻擊黨和社會主義制度的罪名,憑空製造了大批「敵人」,然後用輿論大肆批判這些所謂瘋狂地向黨進攻的資產階級右派分子,展開了新一輪大規模的階級斗爭,最後把「右派」分子關的關,流放的流放,使得他們蒙上了長期的不白之冤,一直到「文革」之後被平反為止(仍然有少數「右派」一直沒有平反)。

「反右」之後,全國沒有人敢講真話了,更沒有人敢批評中共了,中共「一言堂」的地位完全建立起來了,從而導致隨後的「大躍進」和畝產萬斤的荒謬之事。

2、「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是以圍繞著中共政權為核心的瘋狂政治運動和全國社會大混亂,其背景和起因也比較複雜。有國際因素,如蘇共變修和西方圍剿等等,毛澤東非常害怕中共政權變質;有國內政治因素,由於「大躍進」的錯誤導致一九六○年大量餓死人,毛澤東影響力急劇下降,導致「文革」前中共形成兩個司令部:黨主席毛澤東代表的無產階級司令部和國家主席劉少奇代表的資產階級司令部;有文化因素,當時文化藝術界仍然是中共統治之外的「獨立王國」,不理解和難接受毛澤東的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繼續革命的理論和思想,毛澤東說:「許多共產黨人熱心提倡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藝術,卻不熱心提倡社會主義的藝術」,還曾經說中國戲劇家協會「15年來,基本上(不是一切人)不執行黨的政策」,已經「跌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勢必在將來的某一天,要變成像匈牙利裴多菲俱樂部那樣的團體」。在毛澤東的階級斗爭眼裡,文化文藝界已經成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反革命了。

國際和國內的多種矛盾最後集中成中共高層的權力斗爭。文化大革命的綱領性文件「五一六通知」的核心內容是:「混進黨裡、政府裡、軍隊裡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一旦時機成熟,他們就會要奪取政權,由無產階級專政變為資產階級專政。這些人物,有的已被我們識破了,有些則還沒有被識破,有些正在受到我們的信用,被培養我們的接班人,例如赫魯曉夫那樣的人物,他們正睡在我們的身旁,各級黨委必須充分注意這一點。」毛澤東號召批判所謂混進黨、政府、軍隊和文化領域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全面奪這些「走資本主義道理當權派(走資派)」人的權。按照當時一個流行的說法,文化大革命是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的大革命。毛澤東給劉少奇扣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名,然後發動媒體和輿論,妖魔化劉,把劉搞臭。當時的宣傳是:「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劉少奇,是一個埋藏在黨內的叛徒、內奸,工賊,是罪惡累累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最後把劉整死。

「文革」是以黨內高層權力斗爭為起端,把「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階級斗爭從黨內擴展到黨外,打倒「地富反壞右」,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打擊對象進一步擴大,觸及整個社會。「文革」最突出的特徵之一就是野蠻和殘酷,殘暴地吞噬了無數生命,給中華民族幾乎每個成員的身上和心間留下巨大的創傷。

3、「六四」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被迫辭去中共總書記職位的胡耀幫因大面積急性心肌梗塞突然去世。由於知識分子對胡耀幫被迫辭職廣泛不滿,引發廣大學生們自發的舉行悼念活動,之後發展到自發要求民主、法治和譴責專制、腐敗、官倒等等愛國行為。可是階級斗爭的神經總是繃在弦上的當局不這樣認為,認為學生是搞資產階級自由化。據海外的媒體報導,當時的中共北京市委和國家教委負責人「欺上瞞下」,惡人先告狀,指控學運是一場「境內外敵對勢力勾結的階級斗爭」,有西方幕後黑手。鄧小平聽完有關人員匯報後斷言學運「是一場有組織、有計畫地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政治動亂」。根據鄧小平的旨意,<<人民日報>>四月二十六日發表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即「四二六」社論),把學生的自發行為扭曲成「有計劃的陰謀」,給學生的愛國民主行動扣上了「動亂」的大帽子,是「一場嚴重的政治斗爭」,把廣大學生推向了對立面,激化了矛盾,從而導致以後的大規模遊行和絕食活動。而當局就動用媒體宣傳學潮是「動亂」、「破壞安定團結」,以至最後說是搞「反革命暴亂」,妖魔化學生的愛國行動,並且作為藉口,調集大批部隊用坦克血腥鎮壓學生運動。

中共不敢面對和正視自身的根本問題,解決政權不穩定的負面手段和思維只能使得自身更加不穩定。這種用穩定為藉口、以殺人換取穩定其實就是中共歷來的思維,如以前的大搞階級斗爭和在「六四」期間血腥鎮壓學生。由於屈死的冤魂和更多的仇怨,給中共負面政權注入更多負面的能量,加強了不穩定系統,使得中共政權變得更加不穩定。

「六四」給中國精英階愕睦斫庵饕逡曰倜鸚源蚧鰨溝謎鏨緇岢魷值賴潞托叛穌嬋鍘?p>4、法輪功

「六四」事件和一九九一年八月蘇共的垮臺,使得中共高度緊張,尤其害怕西方的「和平演變」把自己搞垮。為了防止「和平演變」,中共當時的措施之一是鼓勵中國民間的氣功發展。法輪功一九九二年五月從長春傳出,教導「真善忍」,由於功法獨特,祛病健身效果極佳,很快在中國廣泛傳播,官方也曾經給予獎勵和支持。由於煉法輪功的人數急速增長,中共內部少數熱衷於政治斗爭的人,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從一九九四年開始就在全國不同地方不斷地想挑撥法輪功事件,開始在一些媒體上發表文章攻擊法輪功,公安也派多人臥底調查,要搞清「階級斗爭動向」,只是沒有查出什麼可疑之處。在一九九七年初,公安部一局以法輪功進行非法宗教活動為名,就布置全國公安部門進行調查。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一日公安部一局發出《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對法輪功的無故騷擾增多。為了搞清楚這一切,官方於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在北京、廣東、武漢、大連等地展開大規模調查,然後給中共政治局寫了一份調查總結報告。該報告主要結論有三點: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極高,給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據後來海外媒體報導說,當時江澤民看了報告說:「寫得玄玄乎乎,看不懂」,然後把報告交給了在「六四」中撈取了許多政治資本、負責政法工作的羅幹,羅幹心領神會。

這件事情本來到這裏就該結束了,不過那幾個想撈政治資本的人並不甘心。在一九九九年初的時候,中共有關部門統計全國煉法輪功的人數在七千萬到一億之間。對於熱衷於政治斗爭的人來說,如能想辦法把如此龐大數目的人群從不存在的敵人變成無處不在的「強大敵人」,那麼將可撈到一筆巨大的政治資本。於是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善於用毛澤東思想來指導其理論物理研究的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發行的一家刊物上發表文章,攻擊法輪功,並暗喻法輪功會像義和團一樣導致亡國。因為何祚庥的做法違背了國務院關於氣功方面的「三不」政策(即不宣傳,不扣帽子,不打棍子),天津市的一些法輪功學員找到這家刊物,要求更正何祚庥所說的錯誤之處,當時該刊物編輯承認了錯誤,答應給予更正。但是第二天,該刊物的主編改口說:上邊說了,不能承認錯誤。之後叫來了警察開始打人,四月二十三日警察抓了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天津警察抓人的消息很快傳到北京,從而導致了四月二十五日法輪功萬人在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請願,當時總理朱榕基出來接見了法輪功代表,這時法輪功學員才知道朱榕基已經作過有關批示,但是批示被政法委書記羅幹扣了下來。羅幹這樣做的目的顯然是要挑起事端,想要象「六四」一樣故意激化矛盾,製造混亂可為自己向上爬撈取政治資本。經過朱榕基的過問,天津警察當天放了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北京法輪功和平上訪晚上結束。

但是,法輪功萬人上訪大大刺激了江澤民:朱榕基功高震「主」,學法輪功的人數太多讓江澤民不安和妒嫉。在四月二十五日當天晚上舉行的政治局常委緊急會議上,江和朱就發生了爭執。朱說,沒事,讓法輪功煉,江大罵朱糊塗,會亡黨亡國。

江澤民政治上沒有什麼建樹,只是死死地抱著「穩定壓倒一切」、「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消滅在萌芽之中」。於是江澤民不罷休,在當天夜裡給中共政治局寫了一封信,可能是想模仿「文革」時毛澤東寫大字報的做法。在信中,江澤民無限上綱,把法輪功上訪上升到亡黨亡國的高度,撿起了中共製造敵人時最愛歡用的指控之一,即稱有美國幕後黑手,給法輪功扣上了一個巨大帽子,這樣江澤民一下子就製造出一個不存在的「強敵」,把法輪功推到了對立面。儘管中共高層眾多人的反對,江澤民一意孤行,強行推動鎮壓法輪功,並且隨後給法輪功扣上了更多的帽子,如:「圍攻政府」、「和黨爭奪群眾」、「反黨」、「反政府」、「破壞穩定」,有「西方反華勢力」、「臺獨」和「境外敵對勢力」的支持等等罪名,然後發動媒體鋪天蓋地似的造謠、誹謗、誣陷和中傷,什麼「殺人」、「自焚」等等都搬出來了,反正是怎麼能煽動人仇恨怎麼編,同時啟動了中共國家專政暴力機器血腥鎮壓和迫害法輪功。

通過分析不難看出,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用的完全是中共長期以來在政治斗爭中養成的那一套駕輕就熟的整人手法,其指控法輪功破壞國家穩定和反黨、反政府是缺乏事實依據的。但是,由於民眾求「穩定」和「發展」心態很強,江澤民扣的一些帽子和誤導宣傳很能迷惑人和激起一些人的無端仇恨。造謠和煽動仇恨與恐懼是中共歷次政治運動斗爭中必用的伎倆。

五、中國在負穩定中發展經濟

中共的階級斗爭把中國弄得動蕩不安,人民的生命和財產遭到嚴重損失,人民長期生活在貧困之中,人心思定,厭倦了政治運動,人民渴望穩定和發展。國際上也希望中國穩定和發展,一來對國際和平有利,另外中國是個巨大的市場,有利可圖。

「文革」後,中共搞改革開放和發展,把發展經濟作為中心任務和自身合法性的依據。因為中共長期的政治斗爭使得中共統治的合法性遭到嚴重質疑和危機,所宣傳的社會主義優越性從來沒有兌現,國家和人民依然貧窮,和國際發達國家的差距越來越大。蘇共的滅亡更刺激中共發展經濟,中共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希望能避免重滔蘇共的覆轍,一手用高壓和恐怖統治實行穩定(即負穩定),一手搞發展,搞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或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即在負穩定中發展經濟。穩定和發展對中共統治的合法性極其重要,中共更是做了大量的宣傳。

通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這裏面實際上涉及中共政權自身不穩定、負穩定和經濟發展三個方面之間的關係。現在中共宣傳的和人們講的穩定和發展實際上是負穩定和發展之間的關係,根本沒有觸及中共自身的不穩定性問題。而要徹底搞清楚中國穩定和發展的問題必須要考慮中共自身不穩定性這個前提,中共自身不穩定性不是個經濟問題,是體制和意識形態問題,發展經濟本身是無法解決這個根本問題的。

1、負穩定不能作為發展的前提

的確,經濟的發展需要社會和政治穩定為前提。前面討論過,中共的穩定涉及兩個問題,一個是中共自身的不穩定,另一個是中共靠高壓和恐怖所取得的負穩定。不過負穩定不是真正的穩定,不是國家長治久安的表現,不能作為經濟發展的前提。負穩定的作用是在表面上掩蓋了中共的不穩定本質,同時又能給經濟發展創造一些條件。因此負穩定對中共具有極大的吸引力,「穩定壓倒一切」。例如,在人們思想中一個流行的觀念是,中國在穩定的環境下,搞經濟發展,慢慢就會變好的。在這樣的觀念影響下,對於中共迫害人權和打擊異己的行為,許多人默許,甚至為中共開脫,認為中共的行為對中國發展有好處。因此,「穩定壓倒一切」又增加了份量,成了一個打擊民眾的強有力藉口、罪名和武器,以「穩定」為名,扣上破壞「穩定」的帽子,就可以隨意打擊無辜。

2、經濟發展沒有改變中共政權的不穩定性

雖然中共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可以給自己心理上增加信心、減輕一點合法性的危機感,但是經濟唯上不但根本沒有解決自身的不穩定問題,而且使得中共政權更加不穩定,產生了更多、更難解決的問題,肆無忌憚的掠奪、剝削和搜刮觸目驚心,貪污腐敗、貧富懸殊等等嚴重問題使得社會更加不安,中共失去更多民心。

中共實行從階級斗爭為綱到經濟至上政策,其中都有嚴重的缺陷,即缺乏人性,崇尚的都是負面的東西。改革開放以來,不擇手段的「貓論」使得人人為了自身利益,無惡不作,人的善良本性消失。「貓論」是不能強國的。人畢竟不是貓,人是要有人性的、要有良心的,如果人能象貓一樣的行為,那麼可能就成為一個完全由貓組成的國家。「經濟唯上」的最大弱點就是破壞道德和人的良知,這種毀滅人性的經濟發展,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摧毀社會,導致社會混亂、人與人之間正常關係的破壞和社會秩序的解體。人們為了掙錢、發財,出賣良心,走「捷徑」,而「捷徑」往往都是邪的、惡的、壞的、毒的、黑的、沒有良心和缺乏社會公義與道德的。中共政權本身就不穩定,經濟唯上使得整個社會產生了龐大的負面力量而變得更加不穩定。現在中共凝聚力很弱,一盤散沙,民間抗議聲彼此起伏,民心、黨心渙散、誠信危機加深,民眾素質急速下降。黑幫猖獗,官匪一家、警匪一家,色情泛濫,吸毒販毒,賭徒、騙子滿天下。

中共只是強調發展經濟,並沒有進行任何實質意義上的政治和體制改革,其內秉不穩定性並沒有由於發展經濟而發生任何變化。中共有的只是幾句空洞和虛假的口號,如「與時俱進」和「三個代表」等等,然後媒體進行大肆宣傳,這隻能增強社會的假空風氣,增強中共和社會的負面力量。事實上,中共一味強調經濟發展使得中共產生了更多負面的東西,並且負面的力量快速向社會和民間發展,使得整個中國具有巨大的負面力量。

3、「發展是硬道理」?

現在中共內部已經有人開始認識到經濟發展唯上的宏觀政策有嚴重的缺陷,經濟唯上解決不了中共政權不穩定問題。最近,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宏觀經濟研究院在一份給國務院的報告中指出:過去以經濟發展唯上的宏觀政策衍生社會不穩定因素,現在是時候改變僅靠發展經濟來解決社會問題的思路。現在官逼民反,中共正在耗盡其最後政治資源。中共對人性的長期摧殘,使得道德淪陷、人心不古、社會價值體系崩潰以及良心和良知的泯滅。喪失人性和破壞道德的經濟發展是不可取的,是得不償失的,最後終將導致嚴重的社會問題和政治危機。

中共政權和負穩定局面現在需要經濟高速發展來維持。中共政權從以前的低消費(當時國家也窮)轉變成現在高消費、高浪費的系統。加上龐大的官員貪污、巨大的金融黑洞需要龐大的經濟資源才能維持其正常運行,因此中共統治機器和貪污腐敗變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吸錢機器,急需內部生血(經濟發展、民眾積蓄等等)和外資輸血。中共面臨的困惑是,雖然經濟發展解決不了其穩定問題,但是經濟不發展對其同樣是災難,無法維持龐大和腐敗的官僚系統,越來越大的貧富差距又嚴重地威脅穩定。

另一方面,中共政權的不穩定和負穩定又制約和阻礙經濟發展。在負穩定上發展經濟,就像在流沙上面建房子一樣,是不能真正使中國強大的。國家的強大和發展需要真正的穩定體製作為基礎,中國的強國之路需要體制的改革和中華文明的重建。

六、中共面臨的危機

共產獨裁專制的本性決定了自身的不穩定本質,負穩定時時處於危機之中。前蘇聯共產黨的突然垮臺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前蘇聯政權是一個碩大無比的獨裁政權,蘇共擁有約一千八百萬黨員,一九九一年八月突然垮臺,許多人納悶,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得世界軍事超級強權在沒有外界的壓力下一夜之間就土崩瓦解了?其實用我們這裏討論的概念來看就容易理解了:前蘇共政權作為巨大的負面政權,自身是高度不穩定的,幾十年的殘酷暴政、經濟和權力腐敗使蘇共早已失去民心。在關鍵時刻,蘇共得不到人民的支持,而且黨心、軍心渙散,軍隊也不聽使喚,正是「失道寡助」,其靠高壓統治維持的負穩定下的負面秩序迅速土崩瓦解。

中共多年的殘酷暴政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的災難。據海外媒體報導,今年「人大」、「政協」兩會之前,中共內部做了一項民意調查,發現有的地方對中共的支持率已經降到了百分之二十,可見中共的民心。胡錦濤上臺後,提出了不少「為民」的口號,目的就是想要扭轉這一局面,但是到底有沒有成效,前景可能並不樂觀。

1、腐敗對中共政權的威脅

現在中共的貪污腐敗已經造成民怨沸騰,中國社會已經到了非常黑暗的程度。現有體制已經濫透了,大批貪官污吏在尋求機會攜資外逃。貪污腐敗侵蝕軍隊、政治體制和經濟金融系統,成了中共政權的癌症,既摧毀人們的良心,又摧毀中共政權。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貪污腐敗使得人民不再相信中共說代表他們的利益,中共遇到空前信任危機,喪失了民心、公信力、凝聚力和號召力。

中共在經濟發展中縱容人性和道德的墮落,給整個國家製造了巨大的負面力量,引起社會混亂。「一管就死,一放就亂」。中國社會現在已經被破壞得非常薄弱了,失去了彈性、理性和智慧,人們麻木不仁。中共對社會各個方面的統治減弱,使得負穩定局面難以維持,巨大的整體負面力量要解體和爆發。在這個過程中,整體負面力量傳遞到個體上去,即加強了個體負面力量,從而破壞局部負面秩序,所以人們看到的中國混亂現象是中共多年來積蓄的龐大負面力量從宏觀到微觀解體和爆炸的過程,這個過程對中國來說是個大災難,同時也會波及一些和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當然中國人民首當其沖。中國最近幾年災難不斷,一個比一個大和嚴重。

所以中共的貪污腐敗成了自身巨大的負面力量解體和爆發的一個導火索和催化劑,即負面因素促使中共負面政權解體,並且有可能在解體過程中放大了負面力量,導致劇烈爆發。

2、「經濟一枝獨秀」下蘊藏的危機

道家有「物極必反」的理論,負面力量發展到一定程度,即壞到一定程度,就要向另外一個方向發展。中國現在面臨的是負面力量的解體和正面力量的建立,在這個負消正長的過程中充滿著危機。不過中國現實有很迷惑人的一點,就是中共大力宣傳的「經濟一枝獨秀」,「經濟一枝獨秀」本身到底有多大水份這裏暫且不論。前面說過,中共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並沒有改變其自身不穩定的特性,只是中共經濟力量的增長,障礙了許多人的視線,但是由於人的弱點(自私、貪婪、腐敗等等)使經濟力量的增加放大了人們負面的東西,給負面力量提供了更多物質上的生存條件,同時摧毀了純樸的民風,使得民間較正面的力量減弱和消失,產生了凈的負面力量,使得社會總的負面力量大增,增強了本來就不穩定的體系。由於人心的變壞,在表面「經濟一枝獨秀」掩蓋下的掠奪和腐敗從宏觀到微觀動搖這個體制,信任危機威脅負穩定和負面力量的秩序。但是僅從表面上來看,「經濟一枝獨秀」確實欺騙了當局和國內外無數的人,這是非常危險的,會使得負面力量解體變得難以預料、非常劇烈和可怕,在此不作多敘。

3、江澤民對中國的危害

認清江澤民對中國造成的危害是非常重要的。江澤民的假、大、空和個人崇拜使得社會風氣敗壞,假、惡、暴、空、毒泛濫。江氏家族、親信和上海幫帶頭掠奪巨額社會財富和貪污腐敗,致使中國貪污腐敗蔓延、猖獗,官匪結合,警匪結合,中共面臨誠信危機,民心正在快速遠離中共,經濟中的腐敗、軍隊中的腐敗正在快速引發社會危機。在江澤民執政期間,社會出現道德和信仰真空,腐敗向全民化方向發展,甚至有人說「我們生活在騙子的汪洋大海裡」,民間人與人之間樸實的關係在消失,社會在分離,人人活得都不快樂,許多人為了賺錢發財六親不認,毫無人性和良心。

江澤民幹的一件「大事」就是鎮壓法輪功。在上面「中共的穩定問題」一節中,我們分析了中共由於自身不穩定性而出現的求穩心態,使得中共草木皆兵,當江澤民指控法輪功「和黨爭奪群眾」、「反黨」、「反政府」、後面有「敵對勢力黑手(指美國)」時,所使用的思維和中共歷次政治運動同出一輒,江澤民製造了一個不存在的「敵人」,人們只要冷靜思考就不難看出,法輪功其實是非常無辜的。那麼,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和中國前途和命運有什麼關係呢?給中國造成什麼樣的危害?概括地說,江澤民斷送了中國唯一一次能夠徹底和平化解危機的機會,這涉及許多深層問題,將在其它地方分析討論。

七、獨裁者的負穩定是人民的痛

綜上所述,要認清中共的穩定問題,必須對中共自身的不穩定性和中國目前的負穩定局面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中共為了維護其領導下的負穩定局面,不斷製造藉口鎮壓人民。中共負穩定的致命弱點就是人民的覺醒,當人民對獨裁專制不再恐懼的時候,就是負穩定解體的時候。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