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六四、五四的结果完全不同?
 
辛灏年
 
2003-10-7
 
【人民报消息】1949年,中国升起了一轮“红太阳”,他不仅是中国人民的,他还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他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高声地嘶喊了一句“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可是当年才两岁,今年已经是五十五岁的我却深切地感觉到,自我懂事的那天起,中国人民就跪下去了,并且直到今天都没有再站起来。直到今天,在没有认清驱除马列,恢复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才是我们民族的当务之急的时候,我们还在责骂自己的祖宗,责骂自己的山水、人文,责骂自己的民族和国家,而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马列给我们带来的。

谈到学生运动,1949年以后,在毛泽东的无边黑暗的统治中,有什麽学生运动呢?年年都有,年年都没有。说它有,因为我从小就不断地要走上街头,今天是打倒蒋介石,明天是要解放台湾,后天要打倒美帝国主义,过了几年要打倒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反正永远都在游行,永远都在介入学生运动。说它没有,因为所有这一切都是党、政府、党委、团支部组织的。

86年后自发的学生运动辩析

历史就像一个笑话,共产党当初利用了农民来推动它所谓的共产主义革命,而今天最恨共产党的人就是中国大地上的农民。共产党当初利用学生当尖兵来为它抢夺天下的大权,可没想到86年以后中国自发的又一波学生运动浪潮,它的矛头直接指向了这个已经实行了专制数十年的中国共产党北京洋教政权。这,就是事实!

86年的学生运动我正在武汉大学,我不敢走在学生的前头,不敢走在学生的中间,我保持著距离,远远的尾随著它,追踪著它。在心里激动得不得了、在心里激荡得不得了。心里暗暗地对自己喊著,“终于有这一天了!这一天终于来了!”真的,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感受,当时我身边的几个党支部书记出身的作者也是这麽说的。87年学生运动被镇压下去,抓的抓,关的关,被判刑的判刑,被逼疯的逼疯。武汉大学的学生会会长就成了一个疯子,至今还住在精神病院里。

两年以后,共产党的总书记胡耀邦死了,北京的学生、全国的人民掀起了一场要共产党反贪污,反腐败,要民主,要自由,要新闻,要舆论自由的八九民主运动。死的可不是蒋经国先生,死的是共产党自己的总书记,怎麽会酿成了一场反对中国共产党专制暴政,反对北京洋教政权这样一个特别的学生运动呢?并且它是自发的,自觉的,在它开始的时候真的是没有“黑手”,更没有“红手”的。

要认识六四这场民主运动,我们只需把它跟五四稍作对比。八九民运的第一阶段是从胡耀邦之死,到人民日报4·26社论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运动。这一阶段,借著胡耀邦之死,人民将十年来凝聚在心头对共产党改革的不信任和失望表达了出来,要求共产党反对腐败、官倒,要求共产党给予新闻舆论自由。当时的学生领袖甚至不惜下跪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要求那时的反动总理李鹏接见他们。今天这个学生他倒是已经彻底醒悟了。这就是八九民运的发生期。它的要求符合了当时中国大陆绝大多数人民的心里愿望,所以迅速的在全中国产生了影响,迅速的把这场自发的学生运动扩张成了全国人民都想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要新闻的这样一个运动的开端,尽管它利用了一种改良主义的形式。没有在中国大陆生活过半个世纪的人,是很难理解中国大陆人民唯一的一条聪明,就是怎样打著红旗反红旗,怎样高举著对共产党的吹捧去反对共产党的种种倒行逆施。

从4·26后到5·20军队戒严之前,是运动的发展期。在这个发展期里,共产党当中的一批高、中、下层干部,一批上层知识分子感觉到运动非常有希望。为了结合他们的党内斗争,党内的内讧,开始利用这个学生运动。但是这个利用由于找到了两个结合点,第一就是反官倒,反腐败。第二就是支援党内改革派主张改革,反对顽固派不改革。这两个结合点使得一批中共的高中低级干部开始走进了运动,鼓励和参加运动,甚至也使一些中共的上层知识分子,说白了,就是被中共豢养的那一批知识分子,其实我自己也算其中一个,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在天安门广场上长袖善舞,代表著共产党,代表著政府,真心诚意的参加、支援学生运动。一直到5月20日军队戒严,他们才因为惧怕,害怕鱼与熊掌不能兼得而悄然地退出。这是八九民运的发展期。这个发展期,因为中共的冥顽不灵,由于中共对学生采取的冷酷态度,由于中共对学生的绝食斗争采取无情的不理不闻的姿态,激起了全国人民,甚至于全世界华侨包括一些外国人民的支援。六四运动从而成为一场波澜壮阔的民主抗争运动,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和同情。

5·20到6月3号夜里,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运动终于走向了它的对抗期。中共绝不让步。邓小平说了,一步也不能让。让一步我们就会千百万人头落地。陈云说过,我们共产党不能让步,因为我们杀的人太多了,我们要让了步,别人就会杀我们(1986年陈云先生讲话)。他们不让,人民也不让了。北京街头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横躺在坦克车的履带底下,妄图用老命来保护自己的学生孙子。这种感人的景象在全中国到处激起了一股热血沸腾的状况,那就是人民公开的喊出了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要自由的呼声,这是运动的对抗期。共产党在那个三号的晚上终于对这些对抗他的学生和群众来真格的了。动了AK47,开了坦克车。这些大家都看到了。

鲜为人知的“六四”后人民抗暴

这个运动到了6月4日之后的情况,在海外是没有人说的,因为来到海外的许多民运领袖们,不论是体制内、体制外的,还有当时的和后来的学生领袖们,他们都不提六四之后的情况,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这一段。

然而,6·4之后才是中国大陆人民所遇到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残酷镇压期和集团性的抗暴期。半个多月里,火车停驶,飞机停飞,汽车不开,一股一股的人流,一波一波的人潮涌向城市中央,涌向政府党委机关,要求血债血还,要求打倒邓小平,喊出了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在安徽省三校口,二十万民众高呼著打倒共产党的口号,我是其中的一个。在武汉的街头,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问大家,“你们说,四十年了,共产党给我们中国人干了什麽好事?”几十万群众指向天空齐声高呼“没──有──!”

在重庆的街头,当一些年轻、不懂事的公民和学生们居然唱起了国际歌的时候,有人站出来说:“你们还唱国际歌?不就是这首歌把我们中国人害到到这个份上吗?!”安徽宣城县,水东乡村村办小学的孩子们在黑板上这样写著:“大学生死了,中学生上;中学生死了,我们上。”他们的教师们在长达20天的时间里,就是不把这两句孩子们的话从黑板上擦掉。这才是六四抗暴期中国的真实情况。

就在那短短的20天里,共产党在全中国以所谓参加六四动乱和暴乱的罪名,枪毙了两千八百多人。我们只知道共产党镇压了天安门广场的无辜的学生和市民,可我们想到过那一排一排的,插著亡命牌,跪在地上被一排排枪毙的所谓六四的暴乱参与者吗?两千八百多人啊,事后的我不知道,秘密的我就更不知道。这就是六四运动的抗暴期,也就是中共的镇压期。

洋教用暴力建立政权 全方位复辟

六四运动,也就是89年中国民主运动,终于被中共以一个历史上重来没有过的镇压的气派将它结束了,终于以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痛苦和愤懑,被中国十三亿人民紧紧地压在心底里,今天都快压成一块铁石了。可是,为什麽六四运动的结果和五四运动的结果完全不一样?为什麽五四运动在军阀反动政府的统治下,能够换取对外争取国权,对内惩办国贼,既能获得爱国主义的胜利,又能获得民主运动的胜利,而六四就这样惨败下去?以至于14年来,许多人在嘴上忘记了鲜血,也有一些人在心灵里也忘记了鲜血。为什麽?

那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就象我刚才讲的,北洋军阀统治的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亚洲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刚刚创建的时代,它必然要遭遇到形形色色的专制势力的反扑。但是,中华民国的成立,辛亥革命的成功,一个具有民主共和性质的新生共和国的力量和人心对它的拥护,造成了民主追求进步势力和反动的专制复辟势力之间的一场又一场的公开较量。在这些较量中,有的时候是专制势力赢了,有的时候却是民主力量胜利了。

可是在六四,在89年这个年头里,中国人民已经度过了从1949年开始的40年全方位专制复辟统治的惨淡岁月。在这40年里,中国人民在辛亥前后早已享有的信仰、结社、舆论、新闻、报纸、办杂志的权力早就被一笔勾销,直到我讲演的现在。人民没有言论的自由、没有结社的自由、没有反抗政府的自由,没有追求自己信仰的自由,在这样的时代,有哪一场人民自发的运动能够获得胜利呢?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中国人民运交五十多年的全面的专制制度的复辟,我们中国人民运交五十多年来被一个洋教统政权残酷统治的岁月。

一家洋教,带著西方所不要的思想和宗教原理来到中国,用武力和枪杆子,用暴力建立了政权,将中国人民所有的人身权力剥夺一尽。在这样一个全方位复辟时代的条件下,中国人民怎麽可能获得八九民主运动的胜利?怎麽可能获得六四抗争的胜利和六四之后抗暴的胜利?

所以今天,在我们纪念六四运动的英烈时,在我们回顾89年那一段惨痛的历史时,如果我们能够对现代历史上的历次学生运动、历次运动学生,流血的和不流血的,胜利的和失败,对它们有一个参照式的互相比较,根据基本的事实加以认真的鉴别和认识,我想认识六四是不难的,认识中共北京洋教复辟专制政权是不难的,认识这五十年巨大痛苦的复辟倒退也是不难的。而只有认识它们,我们才能说,我们对得起今天我们还在纪念的六四英烈和我们的先辈。

谢谢大家!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