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对今日中国政治腐败负有不可推卸的最大责任
 
2003-10-4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谢宛均、李贞亿整理报导) 2003年9月28日在纽约有一场「江泽民与政治腐败」研讨会,由「中国和平」负责人唐柏桥和全球审江大联盟联系人之一魏鹏飞共同主持,许多海外民运人士、学者、评论家都参与发言,整个研讨内容围绕著江泽民及其所带来的政治腐败问题,指出今日中国腐败之源在于政治腐败,而江泽民对于今日中国的政治腐败负有不可推卸的最大责任。下面是研讨会部分摘要:

主持人、「中国和平」负责人唐柏桥:

中国的一切是由政治腐败引起的,从经济腐败、金融腐败,道德败坏到司法腐败等,包括人权迫害都是因江泽民政治腐败而起的,当然还有导致资源分配不公等等。希望每位发言的朋友都从自己的角度了解,谈谈腐败问题指数——如今中国的腐败指数越来越低,也就是说——越来越腐败,中国行贿问题在是主要发展中国家中的名列第二。这可以说都是江泽民的“功劳”。

中国人权主席刘青:

讨江大联盟是非常有意义,分为两方面来说,一是从法律方面追究江泽民的犯罪责任,再是从舆论上社会活动。中国的腐败是非常严重,不仅侵害到了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权益,据中国公布的数字,每年造成的损失是一万亿人民币,吃喝、小金库都是几千亿,贪污、官商勾结等等都是应当予以追究。目前中国数以千万计破害,是空前绝后的,这些跟江泽民实施的这一套是分不开的,所以全球发起声讨江泽民是非常有意义。

原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祺:

江泽民已成为历史,尽管还是军委主席,但很难再翻大浪,已经告终了,继毛泽东、邓小平的政治腐败后,中国政治经济腐败是空前的,其中可列出「三个代表」,一是政治经济腐败的总代表;二是践踏人权镇压人权的代表,镇压法轮功罪行确凿,对民主自由党的镇压,让海外的流亡人士15年不能回归祖国;三是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代表:在中国边境草约上放弃了赎回中国领土权利。

画家严家学:

我是画家,不关心政治,却偏偏卷入了政治黑暗里。六四之后,很多艺术家和歌星逃到圆明圆成立了圆明圆画家村,公安开始调查控制我们,把我抓起来殴打成伤。我是人大代表,当时用行政诉讼法对抗,警察把我关了一年。后来把我送到团河劳教所,然后又把我送到北大荒劳动教养,为了摧残折磨意志,从三条增加到六条电棒打了我三个多小时,关了两年。两年中我画了100多副画,写了50多万字的日记,后来带到北京开画展。

中国到底有多少腐败,从六四开始反腐败,13年来,已彻底腐败了。1999年我投诉无门,后来因官方在小学门口开脱衣夜总会,同性恋等,我控告政府卖淫,开始是败诉,后来又起诉北京市司法局,结果胜诉,他们就一直恐吓我,还把我26岁的儿子给撞死了,现在我还继续告他们,他们还是继续威胁我,用官方与黑社会勾结来迫害我。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全球审江大联盟筹委会联系人之一魏鹏飞:

江泽民不仅仅迫害法轮功学员,也不仅仅对无辜百姓肉体上折磨,更是全面摧残人类最基本的良知道义,既然大家都是受害者,为何不起来将人类共同的罪犯绳之以法。

人类历史上最可耻、最残暴的暴行,在江泽民的统治下发生了。其治国的背后,中华伦理和社会道德受到根本性破坏,包括六四的学生、下岗的工人、宗教信仰、气功锻练、民主人权、新闻媒体、政治异见等等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特别是上亿修炼真善忍的人们受到惨绝人寰的折磨。邱吉尔说:「善良的软弱强化了邪恶的恶毒。」这种暴行是公然挑战人类的良知,我们必须明白,如果让他继续下去,这些事情落到我们的头上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们希望这悲剧不再重演,我们也一直透过各种和平方式呼吁政府停止对人民犯罪,但是中国法院公安系统无法制止江泽民,所以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十个国家起诉江泽民,全球审江大联盟自发起一个多月以来,得到世界各地不同的职业、肤色、信仰、思想和组织的参与,已有欧、美、亚、澳四大洲近一百个团体和个人宣布共同发起和加盟。这是人类历史上凝聚正义力量,从良心、道义、法律力量将独裁执政者送上审判台,还民以权的先例,为中国及人类未来留下崭新开端。

政论家、《北京之春》主编胡平:

江泽民和政治腐败题目,实在罄竹难书,尽管在眼下还不能把江直接送上法庭,但是他也是一种绝对权力绝对腐败,江泽民10几年来,跟中共的这种绝对权力有直接关系,在中共高层有两个核心,彼此明争暗斗,在联合国大会,体现了这种斗争——程度超过我们的想像。今年安南就邀请世界领袖来参加会议,商谈联合国的问题,胡锦涛也要来的,但是中国最后缺席,有一位官员来泄露了内幕,「因为江的原因」。

国内外反应也都强烈,国内则删除或狡辩。联合国的会期是不变的,上海的会议日程完全是可以改的,为什么没有改呢?去年江泽民为了一个不重要的会就可以把十六大延期。很多人低估了江泽民(不只是出风头的小人问题),是想通过这个来打压胡锦涛,垂帘听政?事情不那么简单,他绝不会把胡锦涛留做自己的翻祖坟的事,所以他一定要把权力交到自己人,也不要以为废除胡锦涛会很困难,过去一段时间,胡温作了一些事情,但是在政治局里面还是有江泽民的势力优势,中共的历史从来都是寡头政治的局面,即便它不能用政绩来拉下胡锦涛,很可能在17大就可以把胡锦涛拉下来,或者把权力一分为二。军委主席,国家主席,总书记里面玩弄手段。党国体制是高度专权,细部从来没有清楚过,同一个头衔可以随意改变,从这种情况来说,不能低估江泽民的政治野心。当然,胡锦涛也不是省油的灯,如他提出的加强中央委员的权力,当年在前苏联也出现过这个问题,如赫鲁晓夫差点失权,就运用中央委员的支援。

评论家凌锋:

我是继续讲外交问题,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内政腐败延续外交也腐败,1989年后,中共走了极端的亲俄路线,放弃了收回大量的土地(15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权力,江泽民出卖国家利益,中国的能源危机,在中国内部迟早一定会对此起诉江泽民。

原香港信报前总编、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邱翔钟:

一党专政下的结果,导致如此严重的腐败,中国若是没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基础,即使成立如反贪局的司法机构,也是没有可能真正反腐败的。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

社会腐败危害是广义的,无形的,直接的,造成整个民族的道德的下滑,分摊在每个人身上,有泯灭良知的教师和不折手段收取高价的医生,其中完全是中共催化造成的,与中共的官员腐败是分庭抗礼,以致全面道德的沦丧,没法管,也没资格管。要面对这个滑坡,只有我们振兴中国民族的道德。

严家祺:

道德与法律不一样,道德是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我不能把我的要求去要求人家,当然不同人有不同的道德观。人是一个群体,如果这个群体只有五个人,而且互相不认识,那道德就不会存在,所以一个人的道德观念是自己对自己的约束,如果有一个好的道德观念才有朋友,才互相帮助。那法律是另一个概念,法律是你做错了要制裁你,而且是通过强制的力量。中国没有法治,法治就是说国家政府的权力受到限制,而且人民的权益受到保障,这才叫法治,而且政府如果违法的话,可以起诉他。所以我觉得道德的观念不能够用来批评指责人的。

枫华园主编丁凯文先生:

因为我经常上网,所以有一点我感触很深,就是网上什么人都有,说什么话的都有,特别是对民运的指责,我觉得很多是没有什么道理的,在我看来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说真的要想让民运这件工作更成熟、更发展,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想给民运抹黑。我觉得不用花时间精力跟他们辩论,最大的精力应该是放在你们的研究,你们对中国转型、对民主制度等等理论方面的作为,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

异议人士沈原:

我想讲的是江泽民维护这个政治构架的腐败。从北京的圈地运动到周正毅的起家,而且还是动用了黑社会一起来,这是我在1980年前没有见过的。再来是怎么样诉诸国际的问题,比如说中国有这么多的思想犯和政治犯,他们都不承认,把他们送到精神病院去是对思想犯和政治犯一种精神上的侮辱。所以我觉得江泽民维护这个政治构架的腐败,还有无产阶级的绞肉机也都应该受到讨伐的,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主持人唐柏桥:

这让我想到一个中央党校的教师说的话,他说中共内部反腐败有几个指导思想,其中一条说「反腐败以不危害政权稳定为前提」,这是内部公开的一个东西,可以查到文件,所以为什么反腐败到一个程度突然就停住了,就是因为他觉得违反这个前提,就不能反下去了。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张铁志:

今天非常高兴和荣幸来到这里,非常巧的,我在台湾时做的研究是金权政治和民主化的关系,来哥伦比亚大学念书后,我也把我的关注视野放在中国,想从比较的视野看看民主化、腐败还有整个经济发展过程。另一方面我在台湾的时候也参与一些民主运动,当然我必须说我们是非常幸运的一代,不像在座各位要牺牲自己的青春、血泪来换取一些基本的自由,当然这也是台湾前一辈,争取民主自由运动的前辈争取来的,所以我一直认为人类社会或人类文明的进步其实大部分是靠这些勇敢的灵魂,牺牲自己的青春血泪,争取人类最基本的自由。当然我没有这么多精彩的故事,我只提供一些重要的基本理论架构,以及台湾的经验,以及中国可能适用的经验来做些讨论。

我希望谈两个迷思,也就是两个错误的观念,第一个是说市场改革的深化是否可以解决腐败的问题?很多人认为中国现在的腐败问题是因为市场转型不完全,还留有很多社会主义的遗迹,所以只要改革继续推进,达到自由市场那一天,就不再有人治的色彩,而有法治。但事实上是江泽民时代所做的市场改革比八○年代更多,但腐败却更为严重,即使推到最顶端,腐败就能解除吗?我要说这是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一个迷思,因为首先绝对不可能有一个完全没有国家介入的市场经济,只要有国家介入,只要有管制,就可能会有腐败问题出帧T谕贫接谢墓讨校颐强吹蕉贾皇腔灰桓龇绞嚼垂苤疲允谐【貌灰欢芙饩龈芪侍狻N颐强吹矫拦拦梢运凳亲时局饕遄罾硐氲囊桓鎏焯茫故怯姓饷炊辔侍猓胰衔且蛭谧时局饕骞讨斜厝换嵊懈堋⒈厝换嵊薪鹑ㄕ危崛萌擞谢嵊萌唤鹎媒鹎蝗Α5敲裰鞴矣懈宄闹贫鹊谋U细贫鹊闹坪猓约白杂擅教謇醇喽浇曳⒄庑┪侍狻?p>我要谈的第二个重点是,经济改革不能够解决腐败问题,但是民主改革可以。很多人认为民主化不能解决腐败问题,我认为这是错误的观念,这也是一个迷思。在民主化时代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问题,是因为我们可以看的到,在威权时代我们看不到,因为资讯是不透明的,在民主化时代,我们可以看到更多,因为更多事情被摊在阳光下,所以我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威权时代的一个迷思。其实不管民主国家、威权国家不可能达到没有腐败的社会,但是民主的时代是可以让这些更清楚的呈现在人民的面前,所以我认为中国接下来唯有进行民主改革,只有在制度上让人大、反对党来监督行政部门,让反对党、不同的政治力量表达另一种声音,来监督行政部门,让媒体有真正追求真相的勇气,让人民能够大声说出不满,来要求官员负责,这才能真正解决腐败问题。

被判刑十年的和事佬(笔名,网上活跃人士)的妻子,法轮功学员黄洪坚:

我是从澳门来的,我原来有一个很美好的家庭,我在保险公司工作,我先生是作日本夏普公司的中国总代理工作,生活非常稳定,我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就是因为镇压法轮功之后,我先生被关押了而且秘密宣判了十年徒刑,就只因为他在网路上发表了一些文章。当时被判,我们家属也不知道,我们请了律师到拘留所去看他,他自己告诉律师,他已经被判了10年,但是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收到判决书。澳门本来说一国两制,其实也没有一国两制,他被捕之后,我在澳门的家里被抄家,电话也被监控,我也被监视,所以造成工作上的不方便,因为我是作保险的,经常跟国内很多老板联系,后来他们知道了就不敢跟我联系,怕影响到他们的生意,因此我就失去了工作。

后来在美国一些朋友的帮助下,2001年我就来到美国,因为我带著一个小孩,当时只有五岁,所以找工作也特别的困难,加上自己的英文也不会,冬天最冷的时候,我就带著我儿子在超市的门口去卖一些东西来解决自己的生活,最热的夏天我就带著儿子到公园里卖些东西,来维持生活。本来我有一个很好的家庭,我两岁的女儿由国内家属看管,我已经三年没有见到我的女儿了,我现在的处境也就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所以为了千千万万个被迫害的家庭能够团聚,我们一定要把江泽民送上审判台。

主持人魏鹏飞、唐柏桥:

我有看过一个录像是关于黄女士和他孩子,当时很让我动容的是最后这个小孩子说:「还我爸爸!」其实我觉得孩子当时不一定知道那么多,但那是他心里最简单的一种呼唤。还有就是一幕,大雪纷飞的时候推一个车在卖鞋,孩子因为没人看,就放在一个纸箱里,孩子睡得挺安详。我觉得,孩子不知道,但我们在座的大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下一位发言的是羊子(王若望夫人),上次看了有关王若望先生的一本书,我有非常大的感触,这么一个事件,当时王若望先生的葬礼有那么多的民主人士、学者大家到了一起,就是王若望先生和羊子他们的那种道德风范、个人的风骨使大家到一起,我知道事实上他们在国内是很有地位的,到这边为了一个正义的事业,已经到了苏武牧羊的那种境地,真的是贫贱不能移,我是很受感动的。

羊子(王若望夫人):

感谢给我这个机会,刚才黄女士讲话我也非常难过,她的不幸其实也不是个别的,我们国内还有好多好多。有一个大家肯定知道,叫做李尚平,被暗杀到现在还没有破案,已经一年多了,他的太太还有一个孩子还在艰苦当中。这么多悲惨的故事,如果只是民间的悲惨故事还只是数目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应该解决生命的问题,也就是「打蛇要打七寸」,很多形势才会好转起来。

7月19日大纪元一位记者采访了我,在大纪元网路上作为头条消息,几天之内就有一万多个读者读到这个消息,也让江泽民的恶行给更多人知道,标题是「江泽民献给邓小平的厚礼」,在1989年的春夏之交,江泽民镇压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成功,加上他们巧妙的故意让外访其间从上海绕道返京,从而被邓小平等元老看重,上北京担任了皇帝。上海方面就有朱熔基担任市委书记,在1989年的9月8日正在受监视居住的王若望老先生趁著我上班动身以前他还高高兴兴的猜测:公安局已经20多天没有找我传讯了,肯定很快就会撤退门外的监视,也就是值班警察。果然到了下午两位公安人员进门来宣布停止监管,并让我们为他备好毛巾、牙刷、衣服等日常生活用品,强行地让王若望上了警车,后来据邻居说王若望一出家门就被戴上手铐。

直到1991年春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朱熔基其实是不得已逮捕了王若望先生,当时曾问江泽民关押王若望这样的老年政治犯合适吗?结果江泽民咬牙切齿地说除恶务尽,从此,古稀之年的王若望开始了中共统治下的牢狱之苦,直到14个月后在海外杂志不断地呼吁下,王若望才回到我们的身边。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快15年了,当时江泽民镇压了最典型的不同政见者,也是最年迈的,江泽民取得了绝对的权力,然后这15年来也就发挥了他绝对的腐败,因为没有法规来制约他,所以才成了全方位的腐败。今天我很高兴有这些年轻人能开始对江泽民的清算,也只有不断的坚持才会有效果。

中国民联主席徐水良:

北京的朋友希望我带来他们的看法,他们认为中国现在的腐败没有任何政治利益,只有赤裸裸的金钱利益。第二,江泽民政府时代的腐败是和黑社会连在一起。我现在讲中共腐败的特点,第一是制度性的腐败。这个腐败是专制制度造成的,70年代我开始找文革的原因,最后发现是专制的腐败,后来越来越厉害。第二是共产党的腐败没有任何政治利益了,完全是赤裸裸的金钱利益。第三个特点,中国政府越来越黑社会化,土匪化。还有一个特点,中共要使我们整个民族走向腐败。

现在中国的腐败不是小面积的腐败,而是整个大片的腐败,首先是官僚「无官不贪」,你要是不贪你就别想在官场混,大家都把你当成异类。然后是中国菁英界的腐败,教师和医生的腐败。部门负责人贪污后会给手下一些小恩小惠,人人都有份,人人都贪污,这样才能维护他的地位。由于工人农民贫困化,很多的腐败也就这样出来了。引导整个的是道德沦丧,道德是良心的概念,良心是靠自我控制的,有没有良心只有自己知道,道德是靠社会舆论来维护的,法律是靠警察、监狱、法庭。每个人都有义务和道德上权利来评论道德问题。中共的腐败还有一种就是舆论上,政治宣传上的。还有一个就是全盘私有化,这些实际上是对中国老百姓的掠夺。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东:

腐败不是不可制止,条件取决于制度上制衡。但今天中国的腐败问题,不仅仅在腐败本身,关键是江泽民从根本上打击了中国制止腐败的草根的力量─中国公民社会的形成。

70年代改革后形成两种趋势:一种共产主义加进自由竞争的机制,拓开了中国非官方意识和公民社会的形成,另外一种是利用公共权利达到个人私利获得公共资源的政治腐败,13年来表现出各个团体超出官方所能控制意识型态。最具代表的是法轮功近亿的公民社会,完全超出共产主义范围,有力地制止了这种腐败现象。

从人数广泛及道德原则「真善忍」,不说谎、真诚待人,江泽民代表的是最大的谎话,法轮功是在把这个腐败根源归正,从根本上铲除,使人人可以讲真话。

腐败的涵义是以公共资源调为已用,得罪公众广大的利益是最大的恶,法轮功的善是最大的善,以德报怨,善待众人,不会争名夺利,从根本上制止恶。忍代表超然的自信,对自己的信心。中国腐败的力量不仅镇压法轮功,而且打击了制止中国腐败的正向的最强的一股力量。

罗格斯大学教授周世雨:

江泽民对法轮功上亿民众的迫害是人类的悲剧,在历史上也有先例,从古罗马对基督教,纳粹对犹太人,中共对地下基督教、西藏的迫害。这场迫害与以前不同点,叫「思想改造」─「转化」,用暴力强迫放弃思想,让你生不如死,这在江泽民时代已是登峰造极。

江泽民四年来通过610恐怖组织对亿万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利用整个国家的宣传机器,在社会上搞谎言宣传、制造仇恨,强迫全民反对法轮功。还不遗余力地把迫害延伸到海外,江泽民亲自在APEC会议上派发污蔑法轮功文件,用经济援助等等来换取欧洲国家的支援。去年10月在芝加哥被起诉之后,马上指示杨杰篪用金钱方式处理,从SARS蔓延即可看出,中国内部事件对全球所有人权的危害都有影响。

中国民主党负责人之一唐元隽:

前几天在大纪元时报3周年的晚会,曹长青先生发表演讲时,席间有位女士说:「这位先生是否太偏激了,中国很好啊,专政是有好处的,没有专政中国就不会发展那么快。」

我当时问她是做什么工作,从她的回答知道是很有身份的人。我问她:「你到大陆去是否每年回去一次?」她说:「两三年回去一次」,我说:「这就对了,你回去是做为贵宾,中共基于你是贵宾和统战的需要所以对你就接待规格高一。」

有很多人离开上海这地方就不了解中国的实际状况,我是从那里出来的,知道实际的情况。其实中国很多人的生活是非常困难的,在东北就有全家因为下冈没有生活收入而全家自杀等等,而官方也不准宣传这样的事情。我也与一些农民谈话,了解一些实际的情况,现在很多地区的农民都得进城去打工,不打工就没有收入,只有粮食吃但是没有钱花。位位女士看到的只是上海沿海一带的情况。从目前我了解的国内情况来看,这位女士看到只是很片面的现象。从党国制度来说,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这种现象,在历史上是从来有没有的。中共政权从来就是靠清洗和大规模的社会迫害来建立和维护自已的威信。

很多在89年民运被判刑的学生、工人陆续在90年代出狱。很多人想在国内通过结社来建立理性的民间民主自由的力量。98年浙江首先开始成立中国民主党,其他省份也陆续跟进向政府申请成立这样的活动。当时的政治原则是和平、理性、公开的。98年出现了我们开始没有意料到的情况,因为他们内部不一致,98年底就把中国民主党三十多位骨干判处重刑,开始全面镇压,最后也就被迫停止了。99年又开始了新的大规模的迫害,群众对于气功修炼的活动,他们追求的理念是真、善、忍,对于整个社会道德的升华,对社会的良善风俗是非常有益的活动,竟然遭到如此的大规模镇压,是史无前例的。

像我这样的人经常要被公安局、国安局找去谈话,当时就谈法轮功的问题,他们不承认镇压的事情。我就跟他们讲在监狱里的情形,在监狱里坚持理念的法轮功学员肯定是要被打的。年纪大的人被这样打,一定会出现生命的危险。像江泽民集团这样的做法,在社会上一定会激起越来越深的仇恨和矛盾,这种制度是不会长久的。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
中国的制度化腐败对未来发展的的影响(由刘敏敏代为宣读)

一、 中国腐败的的阶段性特点:从1998年开始,中国的腐败一开始从组织化腐败向制度化腐败过度,其具体表现:1.腐败已经渗透政治系统的所有机构当中。2. 腐败已成为一种制度安排:社会政治资源、经济资源以及文化资源己成为利益再分配的主要对象。3.反腐败在某种意义上已成为威胁他人或获取利益,或进行政治斗争的工具,有时候中国政府部门为了保护避免更高级别的高官贪污腐败暴光,竟与罪犯进行交易。

二、 中国腐败的制度成因,当代中国腐败并不是阶段性现象,也不是外力作用下的产物,中国社会政治权力结构决定了中国的腐败,与中国的社会制度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1. 中国共产党就是宪法的制定者,也是各种法律的制定者,尤其一些行业法规的制定,就有其行业的利益集团参与立法过程。在法制的制定过程中出现了明显的制定缺失,更集各党政间立法、执法、监督三种职能于一体,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任何监督政府的力量存在,这种不受监督的权力,自然滋生腐败。

2. 中国共产党政府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是政治资源的分配者又是资源的分配的受益者,这种制度产生的问题是,使政府官员有可能自己获得财富累积财富先发优势。3.中国共产党政府是市场经济规则的制定者,中国目前的经济体制,不是由市场经济主导,而是一种半市场交换,半行政干预的双轨制,阻碍金融有效的特性,滋养利益犯滥的腐败。

三、 腐败对中国政府的影响

1.大规模的资本外逃。2.基层政权的黑社会化与黑党合流。3.贫富差距悬殊,社会矛盾尖锐。4.社会讯息的亘阻。5.腐败导致社会资源的过度使用,致使生态环境的全面恶化。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负责人何海鹰:

非常有幸参加今天的会议,听到很多的发言。种种的腐败归结在一起就是良知的沦丧。良知的沦丧的根源在于发动者没有良知,无论对社会各阶层的异议人士、信仰者,法轮功修炼者也好,都是通过暴力、谎言以及利诱来逼迫人放弃人的良知,甚至助纣为虐。

所以从良知上认识到他的罪恶及邪恶的时候,从良心、道义、和法律来审他,他就没有存在的基础。自古一个不变的真理-得民心者得天下。我们都关心中国的未来,关心中国人民的未来,我们要通过大联盟的方式,结合民间和所有的正义政治力量,求同存异。我们通过揭露江泽民种种邪恶罪行,通过各种渠道,把所得的消息传到中国大陆,传到世界上每一个有正义有良知的人的心里头,对它良心的审判就已经开始,这个过程就是唤起良知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人的道义责任就体现出来,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发现自己的道义的使命在。通过大联盟全面揭露江氏的邪恶罪行,现在中国的历史转折点,目前江氏实际上还握有权力,把这个掌权的独裁者,通过良知到法律的层面,由民众真正的把江氏送上法庭。在国际上,法轮功学员已经在各国对江氏起诉,天安门母亲,异议人士,西藏信仰人士,所有受迫害的人士提供证据与大联盟协同在全世界各个不同的地方做起诉。道义和良知的力量传到中国,把所有人中国的正义良知发动起来的时候,我相信最后的审判就会来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